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四章 等待  
   
第四章 等待

這是一件殘酷而可怕的事,特別是在好不容易得到了十日安甯的鬼王宗眾弟子中,這再次降臨切十倍于之前的瘋狂與恐怖,已然令人們的神經繃到了極點。 在劇烈的地震過後不久,終于出現了想要逃跑的人。 逃跑的人不多,只有一個,而且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鬼王宗弟子,拜入鬼王宗門下不過三年時間。而鬼王宗乃是魔教分支,眼下更是以聖教之主自居,魔教種種嚴刑酷法,又豈會少得了? 這個逃跑的弟子很快就被抓了回來且嚴厲處置掉了,但那股籠罩在所有人心上的陰影與周圍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氣氛,卻是清除不了的。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所有人都沉默了,偌大的鬼王宗里一片死氣沉沉,能夠不說話的,就不會有人開口,道路以目,令人窒息的沉迷之下,卻不知道湧動的到底是什麼? 在這種情況之下,鬼王宗的宗主,一脈的重心鬼王卻依舊保持著沉默,在做出迅速處死逃跑的鬼王宗弟子震懾眾人後,他還是那副深居簡出神秘莫測的模樣,沒有人知道這位曾經雄才大略的霸主心中到底在想什麼,是他也收到了那股恐怖力量的影響而發了瘋,又或是他心中另外判斷著什麼大計? 總之,沒有人知道! 但是鬼厲卻是清清楚楚感覺到了這種異樣的氣氛,事實上,只要頭腦稍微清楚有些須理智的,都可以清清楚楚看出來,鬼王宗里一派大亂之下的異常,只是,鬼厲卻無意對這種局面做些什麼。 對他來說,碧瑤是第一位的。 而眼下最要緊的,倒似乎是那股屢屢在他舊制必要的時候突然冒出來的神秘力量,在他這次回山之前,從未感覺到過狐岐山內有這麼一股神秘的力量,如此邪惡與可怕,全然不似人間之力。 只是,他暗中搜索過鬼王宗洞窟上上下下,除了到處遍布的裂縫與龜裂的地面,他什麼也沒有找到。 現在只剩下一個地方,他沒有搜尋過了——鬼王的居所。 不過,還不等鬼厲想到什麼法子可以去探尋鬼王居所,就已經有人來找他了。 因為當日地震劇烈,以至到了可以將許多通道石室上方的岩石都震落下來的地步,鬼厲這些日子以來,除了幾次外出暗中搜索,一般都待在寒冰石室之中,就算出去了,他也是盡量快的趕回來,別的不怕,就怕突然之間再來一次這般劇烈的地震,萬一自己不在碧瑤身邊,岩石落下傷了碧瑤,那可真就是不可挽回的大恨了。 此時的鬼王宗洞窟,顯然已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鬼厲在地震的隔日便想到了這些危險,找鬼王說了一次。 在對女兒這一點上,鬼王自然也不敢大意,只是倉促之間,卻也無法找到合適的安置碧瑤的法子。別的不說,碧瑤的身子沉睡十年,此時已經不能輕易離開寒冰石台,而移出鬼王宗洞窟之外,還要找到一個干燥陰寒的地方,也需要時日。 無奈之下,鬼厲雖然焦急,但也只得暫且忍耐,鬼王加派人手尋找合適地點,鬼厲則日夜守護在碧瑤身旁。 寒冰石室畢竟和其他地方不一樣,這些日子來,石壁周圍的裂縫都已在最短的時間內修補好了,就連門口處的石門,也從其他地方運來了一塊新的巨石裝上,寒冰石室和之前相比並不像外面其他地方那般慘不忍睹。 鬼厲背靠著寒冰石台,坐在地上,目光游離不定,在這間寒冰石室中漂移著,猴子小灰蹲坐在他的身旁,看去也頗為老實,手中抓著幾個不知哪來的野果,自顧自的吃著。 平常日子里,鬼厲一般是不會帶小灰來到寒冰石室,但眼下情況特殊,他整日都要守在碧瑤身旁,回不來自己的居所。此外,鬼厲心底深處對狐岐山深處那股神秘的力量也是猜疑不定,因此也不願就讓小灰獨自亂跑,干脆就帶來跟在自己身邊。 白色的寒氣,從身後的寒冰石台上輕輕飄起,在半空中如薄霧一般飄著,鬼厲默默望著那些朦朧的寒氣白煙,目光也漸漸迷離。 就在這時,寒冰石室的石門忽然發出了一聲低沉聲音,隨後緩緩打開了。因為是新換上的石門,這聲音聽起來有些生澀,在石門之後,一個黑色的身影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是鬼先生。 鬼厲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石門在鬼先生身後,再次緩緩合上,將這間石室與外界隔絕開來。 鬼先生慢慢走上前去,卻沒有立刻對鬼厲說什麼,而是看向碧瑤,凝視了一會,才緩緩道:“碧瑤小姐變成這個樣子,不知不覺已經有十年了啊……” 鬼厲的臉色猛然一緊,目光中射出銳利之色看向鬼先生,鬼先生黑紗之下,不知是什麼表情,但看他的身形動作,卻似乎毫無感覺。 緩緩的,鬼厲的目光漸漸收了回來,移到碧瑤身上,看著她恬靜中帶著淡淡笑意的臉龐,鬼厲忽地心頭一酸,面上掠過一絲黯然。 鬼先生將鬼厲的表情看在眼里,目光中異芒輕輕閃動,略停了停,隨後轉身看向鬼厲,道了:“你想不想救碧瑤小姐呢?” 鬼厲抬眼向鬼先生看去,卻並未在臉上表現出多麼激動的神情,淡淡道:“你有話就說。” 鬼先生對鬼厲這種冷淡的態度也沒有在意的意思,道:“當日用你帶回來的那件星盤施法時雖然另有異變,場面混亂,但事後我細細想過,卻也並非沒有靠按星盤救治碧瑤小姐的希望。” 鬼厲面上這才動容,翻身站起,旁邊猴子小灰看見主人動作,尾巴一甩,連蹦了兩下,爬上了鬼厲的肩頭坐了下去,然後將手中的野果放在口中咬了一口,看向鬼先生。 在鬼厲和小灰一人一猴五只眼睛注視下,鬼先生停頓了片刻,才繼續道:“據我看來,這件星盤寶物乃是一件在世間流傳遠久但從未現身的上古神物,非同小可。” 鬼厲一怔,道:“上古神物?” 鬼先生點了點頭,道:“古老相傳,上古時候諸天神只曾傳下數件奇寶,皆有不可思議之異能神力,非人力所能掌控了解,而這件星盤法寶,應該就是其中的一件。” 他頓了一下,看了鬼厲一眼,只見鬼厲眉頭微皺但正聚精會神的聽著,鬼先生面上黑紗輕輕動了一下,又道:“傳說中,這件星盤奇寶神秘莫測,內涵天地至理,蘊藏無窮奧秘,可斷陰陽、定魂魄、窺天象,更有古人說過它甚至可以通達造化,逆轉因果氣數,實是不可思議之奇寶神器。” 鬼厲心念急轉,當日在天音寺中,普泓、普德兩位大師也說過大致的話,雖然其中稍有不同,但顯然這件玉盤絕非凡物,難道、難道鬼先生竟然真有異能能以救治碧瑤麼? 一念及此,鬼厲身體竟也微微顫抖,踏上一步,道:“請先生救她。” 鬼先生略閃了一下,避過了鬼厲施禮,淡淡道:“碧瑤小姐乃是鬼王宗主的親生愛女,老夫身受宗主大恩,若是能救的話,自是義不容辭。不過……” 他欲言又止,鬼厲心頭焦急,道:“先生有話請說。” 鬼先生沉默片刻,道:“老夫剛才說了,此寶物乃是上古神器,神奇莫測,其中種種異能,老夫必定可以參悟出其中妙法,從而救治碧瑤小姐。” 這本是個大好消息,鬼厲聽了之後,反應卻有些奇怪,並未有狂喜之色,他目光從鬼先生面上移開,轉身看向寒冰石台方向,過了片刻,他緩緩又轉了過來,面上神色淡漠,眼中隱隱反而有些說不清楚的譏嘲與警惕之色,淡淡道:“那先生的意思是……” 鬼先生沉吟片刻,徑直道:“老夫需要時間參悟這件星盤奧秘,如果你信得過老夫,也為了救治碧瑤小姐,就請將那星盤暫時借給老夫研悟,一旦老夫悟出其中奧妙,定然立刻趕來救治碧瑤小姐。” 鬼厲的嘴角輕輕動了一下,慢慢的露出一絲冷笑,他的目光也變得有些冰寒起來,徐徐道:“那若是我信不過你呢?” 鬼先生一怔,一時像是被窒了一下,不知該說什麼好。 鬼厲冷冷道:“當日在青云山通天峰祖師祠堂之外,那個老者與你分明是有極深交情,你一樣連眼都不眨就殺了,我與你之間,也曾數次交手,你我有無殺戮之心,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如你所說這星盤神物真如此神奇,一來關系到救治碧瑤的大事,二來這法寶並非是我自有之物,我怎能如此這邊輕易交給你?” 鬼先生冷笑一聲,道:“如此說來,似乎碧瑤小姐在閣下心中,也並非多麼重要了,眼下有希望救治,閣下卻甯肯放棄?” 鬼厲冷哼一聲,道:“要我將法寶交給你帶走,那是絕無可能。” 鬼先生雙手一攤,道:“哦,那就沒法子了。” 鬼厲默然片刻,忽然道:“我有一個法子,就是要你……”他看了鬼先生一眼,眉頭皺了一下,略遲疑了片刻,終于還是緩和了聲音,改口道:“就是要先生你勞累一會,既可以參悟法寶,也可解我擔憂,不知先生可願聽麼?” 鬼先生“哦”了一聲,道:“還有這等法子麼,請說。” 鬼厲道:“麻煩先生辛苦,就在這寒冰石室中參悟這件星盤法寶吧!” 鬼先生一怔,道:“什麼?” 鬼厲淡淡道:“當然這其中我自會在一旁陪伴先生,又或者先生以為此地並不適宜參悟,我也願請先生隨意挑選地方,只是我必定是要跟隨在一旁的。” 鬼先生望著鬼厲,眼中異芒閃動,鬼厲面色如常,但目光堅定,顯然是不肯再有讓步的意思。鬼先生默然片刻,緩緩道:“此事容我考慮一下,稍候再說吧!” 說著,他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碧瑤,忽又道:“不過碧瑤小姐她這十年受的苦委實不小,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鬼厲冷哼一聲,眼里掠過一絲痛楚,但目光仍舊銳利而清醒,道:“不要你多說,我比你更清楚百倍。” 鬼先生點了點頭,轉身走去打開石門,離開了石室。 看著那黑色的身影消失之後,石門隆隆合上,鬼厲默默轉身,在寒冰石台旁坐了下來,凝視著碧瑤臉龐,好半晌之後,只聽到他低低的聲音道:“碧瑤,你別怪我,我這麼做真的是不得已……” 鬼先生離開石室之後,在寒冰石室之外站了片刻,石室之外的通道仍如往常一樣空空蕩蕩,但不知怎麼此刻看去,卻仿佛彌漫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鬼先生看著空蕩蕩的通道好一會兒,轉過身向著另一側道路走去,他的腳步悄無聲息,在這片異樣的寂靜中,竟沒有一星半點的聲音傳出來,直如一個陰靈一般。 越往里走,通道便越是陰暗,只是鬼先生一身黑衣,卻似乎更適合這樣的氛圍,遠遠看去,他似乎整個人正在慢慢融入那片黑暗之中。 只是他走著走著。忽然停下了腳步,往前方望去,在他的前面,通道有一個拐角折向另一個方向,拐角處沒有燈火照明,顯得最是黑暗,而那模模糊糊的地方,卻仿佛有一個身影靜靜地站在那里。 鬼先生深深看了那黑影一眼,緩慢走了過來。黑暗中,那個人影動了一下,傳出低沉的聲音,道:“怎樣了?” 鬼先生默默搖了搖頭,道:“他不肯將那寶物給我。” 那個陰影僵了一下,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隨後不知怎麼,竟有些怒意升起,猛然向前走了一步,沉聲道:“難道他竟不管瑤兒的死活了?”鬼先生又搖了搖頭:“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碧瑤小姐是他心中最看重的人了,只是我看他是信不過我,所以不肯將那星盤交給我參悟。” 那陰影冷哼一聲,緩緩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卻是鬼王,只見他面色冷峻,道:“既然他不肯將寶物交出,而我們這里血陣未成,一時三刻也不好與他翻臉,這卻如何是好?” 鬼先生淡淡道:“鬼厲他還是極在乎碧瑤小姐的,所以剛才他跟我提了一個條件。” 鬼王一怔,道:“什麼條件?”鬼先生輕輕歎了口氣,道:“他可以將星盤寶物借給我參悟,但我卻須時時刻刻在他眼皮底下,由他看著。” 鬼王眉頭登時皺了起來,遲疑片刻,道:“我們取那寶物是為了解除束縛伏龍鼎和四靈血陣的乾坤鎖的,他若是寸步不離,我們卻該如何施法?” 鬼先生苦笑一聲,道:“便是這里難辦了。” 鬼王默然,沉吟無語,鬼先生想了一會,道:“以我之見,或還有先將寶物取來仔細蠶物一下為好,上古神器奧妙無窮,或許當真能找到什麼隔空接觸乾坤鎖的法子也說不定,要知道前番星盤與伏龍鼎上的乾坤鎖有所呼應,可是隔了老遠的。” 鬼王默默點頭,緩緩道:“眼下也只有這個法子了。” 鬼先生轉過身子,抬步走去,口中淡淡道:“那我先去准備一下。” “且慢!” 鬼王的聲音突然在背後響了起來,鬼先生窒了一下,轉過身子,看向鬼王,道:“宗主還有什麼事麼?” 鬼王目光忽然變得有些凌厲起來,盯著鬼先生看了半晌,隨後慢慢地道:“還有一件事,我要問你一下。” 鬼先生道:“宗主請說。” 鬼王的臉上一片漠然,但眼光在凌厲之後,卻似乎有些茫然,道:“我問你,那星盤上古神物,除了可以解除乾坤鎖之外,是否著年代也有可能……救碧瑤呢?” 鬼先生沉默了下去,半晌後徐徐說:“我不知道,一切還須待我仔細參悟過那件法寶後才能清楚。” 鬼王嘴角動了動,隨後輕輕揮了揮手,低聲道:“我明白了,你去吧!” 鬼先生向鬼王拱了拱手,轉身走了。 鬼王獨自一人站在通道里,久久沒有動作,通道里的黑暗悄悄彌漫開來,將鬼王孤獨的身影又輕輕融合入了陰影之中,不久之後,便除了一片黑暗之外,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鬼厲靜靜地做在寒冰石室中,背靠著必要所趟的石台,猴子小灰則是躺在他的腿邊,腦袋靠在他的大腿上呼呼大睡著。 石室中一片寂靜,靜得似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鬼厲的臉色漠然,但一雙眼神卻是異芒閃動,隱隱有些焦灼的感覺。此刻離鬼先生當日提出要參悟星盤法寶已經過去整整一天一夜了,但那個黑色的身影卻再也沒有出現過,鬼厲的心中漸漸有些不安起來,尤其是每當他眼角余光看到躺在寒冰石台上碧瑤的身影時,他心中那股痛楚感覺就會越發強烈。 他甚至已經有為了碧瑤不顧一切也要冒險的想法。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似乎是對他一日一夜不眠不休的回報,寒冰石室的石門發出低沉的轟鳴聲,緩緩打開,鬼先生黑色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慢慢走了進來。 開門聲隆隆傳來,低沉而有力,將尚在睡夢中的猴子小灰驚醒了過來。小灰翻了個身,從地上爬了起來,伸手抓了抓腦袋,一二只眼睛似乎還有些睡眼朦朧的樣子,半晌才回過神來,隨即對著鬼先生齜牙咧嘴做了個凶狠的鬼臉,才回身爬上了已經站起的鬼厲肩頭,看來它是對打擾自己好夢的鬼先生十分不滿。 不過猴子不滿,鬼厲卻顯然沒有流露出同樣的神情,甚至他暗中還輕輕送了口氣,淡淡笑了一下,他看著鬼先生,簡簡單單地道:“如何?” 鬼先生自然也並非愛嘮叨的人,直接而明了的一句回答:“按你之前說的辦好了。” 鬼厲點了點頭,只見鬼先生漠然向四周看了一眼,忽又道:“不過……” 鬼厲一怔,道:“不過什麼?” 鬼先生道:“不過我們只怕要換一個地方比較好。” 鬼厲眉頭一皺,道:“這是為何?” 鬼先生淡淡道:“此處寒冰石室畢竟乃是碧瑤小姐休憩之地,那件星盤寶物前幾次發動之時俱有異變,若還在這里參悟,豈非對碧瑤小姐有所妨害?” 鬼厲沉吟片刻,緩慢點了點頭,道:“不錯,如此說來倒的確該換個地方參悟才是。”他看了一眼鬼先生,道:“先生莫非已經知道哪里有合適的地方了麼?” 鬼先生微微一笑,道:“老夫來此之前既然下了決斷,自然是將一切都想好了。你隨我來罷!”說著,轉身向寒冰石室外走去。 鬼厲回頭向躺在寒冰石台的碧瑤看了一眼,輕聲道:“碧瑤,你安心休息,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碧瑤靜靜地躺在那兒,恬靜中帶著音樂的笑意,鬼厲默默望了他好一會兒,這才轉過身,深深呼吸了一下,大步走了出來。 石門在身後緩緩合上,鬼厲看向那個黑色的身影,道:“請先生帶路吧!” 鬼先生低低笑了一下,那聲音幽密而有幾分詭異,鬼厲聽在耳中,忍不住皺了皺眉。不過平日里他所聽聞到鬼先生談話之間,似乎也都是這般的語調,只是不知為何,今天聽來,卻格外有幾分刺耳。 鬼先生向鬼厲輕輕做了個手勢,便轉身沿著通道向著山腹深處走去,鬼厲跟在他的身後,猴子小灰則趴在鬼厲肩頭,似乎此刻已經完全沒了睡意,在鬼厲肩頭上東張西望,尤其對他們所置身的通道兩側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粗大深刻的裂縫看個沒完。 兩人在陰暗的通道中緩緩前行著,附近一個人影都沒有,只有腳步聲回蕩在虛無縹緲的空間中。走了一會兒,鬼厲忽然在身後開口道:“先生可看見這周圍的裂縫了麼?” 鬼先生黑色的身影似乎突然窒了一下,但卻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轉身看去,他依然這麼保持著不緊不慢的步調緩緩前行著,同時口中靜靜的道:“這些東西如此明顯,老夫自然是看見了,卻不知副宗主為何突然問起這個?” 鬼厲的步伐也沒有任何變化,隨著鬼先生慢慢向前走著,只是他看著周圍石壁上那些裂縫,目光異芒閃動,最後緩慢回到鬼先生的背影上,淡淡道:“我來鬼王宗十年,從未發生過這等異事,先生在鬼王宗時日遠比我長,見識淵博,或許可以解我一二疑惑罷?” 鬼先生忽然停下了腳步,黑色的身影像是突然凝固了一樣,而身後鬼厲也幾乎是同時停下了身形,靜靜地望著他。陰暗的通道中空空蕩蕩,似乎只有黑暗在悄悄彌漫開來,緩緩聚集到鬼先生黑色的身影旁,鬼先生沉默了很久,才緩緩轉過身來,看向鬼厲。 鬼厲站在他的身後,沒有絲毫的回避之態,直視著他的眼睛。 鬼先生面上蒙著黑紗,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他的一雙眼眸目光卻是極亮的,與隱約凝聚在他身旁的黑暗頗不相稱,只聽他聲音低沉,語調平穩無風,靜靜地道:“請問副宗主放著鬼王宗里無數人不問,為何偏偏找了老夫詢問呢?”鬼厲盯著他的眼睛,淡淡道:“自然是因為在下知道先生見識乃是鬼王宗內第一人,所以誠心求教。” 鬼先生默然片刻,看向鬼厲,卻見他臉色淡漠,什麼表情也沒有,看不出他的心中到底想著什麼,半晌之後,緩緩道:“這些裂縫,乃是因為前些日子狐歧山方圓百里內數次地震,以至山體震動,石壁龜裂所致。” 鬼厲深深看著鬼先生,一雙眼中隱隱有光芒流轉,道:“原來是因為這個麼?” 鬼先生忽然反問道:“不然的話,副宗主閣下以為是什麼緣故?” 鬼厲沒有說話,原本二人還在交談的通道突然瞬間安靜了下來,帶著一絲冰冷的氣息。鬼先生忽然有那麼一點錯覺,在鬼厲的身旁周圍,不知何時,竟隱隱也有些黑暗悄無聲息地聚集起來,圍繞著那個年輕人。 片刻之後,鬼厲淡淡地道:“在下只是誠心求教並無他意,先生說是這個緣故,自然就是了。” 鬼先生深深看了鬼厲一眼,緩緩轉過身子,繼續向前走去,而身後也再度響起了鬼厲的腳步聲。 在他們兩人身旁的通道石壁上,那一條條一道道縱橫交錯、猙獰突兀的巨大裂縫,似乎正獰笑著看著他們二人的身影,無聲地咆哮著。 兩個人的身影,在通道中緩緩走向了更深的地方,黑暗在他們身後,悄悄圍了上去,將最後一絲光亮,都悄悄吞沒。 也不知在通道中走了多久,跟在鬼先生身後的鬼厲目光注視著周圍環境,慢慢地眉頭皺了起來。 終于,鬼先生停下了腳步,站在一間極僻靜的石室門口,顯然他選定的就是這個地方。但是鬼厲的雙眉間,卻是鎖得更緊了。 “且慢!” 就在鬼先生伸出手去想要打開這扇石門的時候,鬼厲在身後忽然開口道:“這里不就是鬼王宗主的石室麼?” 鬼先生緩緩轉過身來,靜靜地道:“不錯,就是此地。” 鬼厲眉頭緊皺,道:“你要在此地參悟星盤?” 鬼先生點了點頭,道:“不錯。” 鬼厲冷冷看了他一眼,道:“鬼王宗洞窟內幾千個石室,你為何單單挑選了此處?” 鬼先生看了鬼厲一眼,眼中光芒一閃而過,道:“怎麼,你對選在鬼王宗主居所感覺有不妥的地方嗎?” 鬼厲沉默了下去,若真是要說起來,鬼王石室有什麼不好他也當真說不出來,但這些日子為了追查那股神秘力量,他暗中已搜索過鬼王宗洞窟內的每個角落,只是鬼王所住的地方他畢竟還有幾分忌憚而沒有仔細搜尋。 凝視著那扇石門,沉默了片刻之後,鬼厲靜靜地道:“我沒有什麼,不過此地畢竟乃是宗主所居之地,是否還是通報知會他一聲為好?” 鬼先生低聲笑了一下,道:“你放心就是,我已經和宗主說過了,知道是為了救治碧瑤小姐之後,宗主自然就是立刻答應了。至于我為何挑選在此處……” 他眼中異芒一閃,靜靜地道:“只是因為此地安靜而已。” 鬼厲向鬼先生看了一眼,忽地冷笑一聲,道:“安靜而已?” 鬼先生卻似乎根本聽不到鬼厲話里的其他意思,淡淡道:“如此而已。” 鬼厲閉上了嘴,不再多言。 鬼先生點了點頭,伸手打開了石門,低沉而熟悉的轟鳴聲音中,石門緩緩向旁邊移開,露出了其內擺設簡樸的房間。 鬼厲跟著鬼先生走了進去,隨後向四周看了一眼,只見周圍擺設乃至牆上懸掛的畫冊,都與自己之前來到這里看到的一模一樣,不過鬼厲皺了皺眉,發現連自己也一時想不起來,上一次來到鬼王居所看鬼王,竟是什麼時候了? 鬼王並不在這間屋子中,鬼先生轉過身來,迎著鬼厲略帶著溫和的目光,淡淡道:“鬼王宗主事先已經吩咐過了,令我們就安心在此好好參悟,他貴人事忙,這幾日間是不會來打擾我們的。” 鬼厲默默點了點頭,忽又想起了什麼,道:“對了,碧瑤那里……” 鬼先生彙了揮手,示意鬼厲安心,道:“你放心就是,宗主已說過在我們參悟這段日子里,他會照看碧瑤小姐的,你不相信其他人,總不會連碧瑤小姐的父親也不信罷?” 鬼厲沉默片刻,點了點頭,道:“如此我也安心了,先生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們這就開始吧!” 鬼先生從一旁拿過兩個蒲團,扔給鬼厲一個,自己在一個一個蒲團上坐了下來,道:“也好。” 鬼厲在另一個蒲團上坐了下來,從懷中取出黑布包裹的星盤法寶,解了黑布,向著星盤凝視了片刻,慢慢遞給了鬼先生。 趴在鬼厲肩頭的猴子小灰目光隨著那只星盤緩緩移動著,面上神色似乎也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鬼先生接過星盤,觸手溫潤,淡淡的白色柔和光束,從星盤上散射出來,在他的面前輕輕流動著,倒映在他的一雙眼眸之中。只見他靜靜地望著星盤,目光一分一分地看去,似乎要將這件寶物看透一般。 石室中,陷入了一片靜默,似乎連呼吸聲,也悄無聲息了。 狐歧山鬼王宗洞窟的另一側,在鬼厲隨著鬼先生離開之後,陷入了像平日里一樣寂靜的寒冰石室里,白色的寒氣帶著幾分孤寂,靜靜地在石室中飄蕩著。 空無一人的石室中,那個綠色的身影依舊安靜地躺在那里,一動不動,面上帶著恬靜的表情,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仿佛一切都和十年之前一模一樣,光陰竟不曾在她的容顏中留下絲毫的痕跡。 她仍是如此美麗,卻不知她的心中,可曾有過淡淡的哀愁,又或是幽幽的悔意呢? 白色的寒氣如輕煙一般飄著,看去漸漸有些朦朧起來,像是做了太久的夢,在夢幻之中若隱若現的影子。 “叮!”忽然,一聲極清脆的聲音,捆細卻清晰的在寒冰石室里響了起來。無形的音波掠過,猶如微風,那石室里飄蕩的淡淡如霧寒煙,都猛然輕輕顫抖了一下。 “叮!” 又是一聲輕響,這一次卻是更加的清晰了,那聲音來自碧瑤白皙雙手合握之中,小小的合歡鈴上。 石室里,原本飄散的輕煙似乎開始飄動的快了些,而從四周石壁上反彈回來悅耳的鈴鐺回音,前聲接後聲,竟是連綿不絕,交織成一曲幽細回蕩的樂曲,有幾分喜悅,有幾分悲傷,有幾分激昂,有幾分歎息。 “叮!” 那自行響起的第三次的鈴鐺之音,突然拔高,瞬間這石室之中白色煙氣盡數倒流,如云海波濤翻騰上下,一聲清嘯開金石,破云霄,直沖而上,淡淡金色光芒,赫然是從碧瑤雙手之間隱隱透了出來。 石室之中,隱隱有風雷之聲,只是片刻之後,卻似乎有氣無力,後力不繼,這清銳之聲緩緩低了下去,而碧瑤指縫之間隱隱散露出來的金色光芒,也漸漸黯淡了下去。 鈴鐺之聲在寒冰石室里慢慢消失,白色的煙氣又恢複了正常,輕輕飄蕩著,像是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 寂靜,又回到了這間石室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寒冰石室的石門忽然傳來一陣低沉轟鳴,緩緩打開來,鬼王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慢慢走了進來。 他緩緩走到寒冰石台旁邊,看著女兒,過了半晌,低聲道:“瑤兒,是爹來看你了。” 碧瑤的神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一如這十年間的每一個瞬間。 鬼王顯然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結果,看向女兒的目光滿是慈愛之色,再不見有分毫凶戾,他輕輕在石台一側坐下,抬起頭,看著這石室之中飄在半空里的白色煙氣。 “瑤兒……十年了,不知不覺,你已經這般睡了十年了。”他忽然笑了一下,嘴角邊帶著幾分苦澀,低聲道:“如果你現在醒來,會不會不認識爹了呢?” 他頓了一下,又輕輕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像是笑自己,自言自語道:“怎麼會呢,你自然是會認得我的吧,不過想必你一定會說:爹,你怎麼多了那麼多的白發了?” 鬼王的手,輕輕在他平整的發間撫摸而過,而他的面容神情,也顯得有些茫然起來。手指縫間,滿是白色的發絲。 他陷入了一陣沉默,像是在回想著什麼,不知是感歎自己的日漸衰老,還是回憶父女過去的光陰。 過了許久,才聽到他的聲音輕輕地說道:“瑤兒,你放心,只要爹活著,就一定會救你的。鬼厲已經和鬼先生兩兒女去參悟星盤那件法寶了,但願老天開眼,能從中悟出救你的法子來……” 說到這里,鬼王停了下來,面上的神情漸漸變得有些冷峻起來,片刻之後,他靜靜地又說了下去:“可是萬一真的老天不開眼,你也不用害怕,只要那星盤能解開乾坤鎖,四靈血陣功行圓滿,到時候爹便無所不能,稱霸天下且不在話下,再來救你也必定是易如反掌!” 白色的煙氣,突然向外猛然退了一尺,那一瞬間,鬼王似乎是心中激蕩,周身竟有無形之氣霍然迸裂一般,向外撲射而去,過了好一會兒,才見那白色的煙氣緩緩飄了回來,再次凝聚在石室中間。 “你別怕,不要著急,”鬼王的目光仍是盯著半空中那些白色的煙氣,但口中的話,卻仍是那麼輕柔地說著,“爹一定會救你的。” “爹所住的石室,是全狐歧山洞窟內離四靈血陣所在的血池最近的地方了。”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慢慢等著……”

上篇:第三集 星盤     下篇:第五章 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