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大結局) 尾聲  
   
(大結局) 尾聲

白云悠悠,飄蕩在群山之上,輕風吹送,說不出的悠閑適意。 在曾經是狐岐山的地方,那個巨大深淵此刻已經沒有了刺眼的血色光影,不過從深淵的深處,仍然不時傳來一絲熱氣,隱隱有岩漿奔流的聲音。 在深淵之前,一個男人的身影孤單單地坐著,他雙眼緊閉,看著卻是瞎了。 容顏蒼老,人形枯槁,不時低聲地說著些什麼,許久之後,慢慢地倒了下去,躺在地面之上。 粗糙的地面傳來一股堅實的感覺,他嘴角邊慢慢露出一絲笑意,口中輕輕叫了一聲: “瑤兒......” 這聲音飄蕩出去,沒有任何回答,他輕輕喘息了一陣,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又過了好久,從遠處走來了一個身影,是一個黑紗蒙面的女子,身影窈窕,正是失蹤許久的幽姬,她看到深淵旁竟有個頹然倒地的身影,身子一震,立刻掠了過去,只是終究是回天無力。 扶著那個男人的身體,她的眼眶微微有些發紅,黑紗背後,傳來她低低哽咽得微泣聲。 就在這時,突然在她背後的深淵之中,那深深的黑暗里,卻回響起一個清脆的鈴鐺聲音,幽姬身子大震,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猛轉過身子向深淵望去,卻除了深深的黑暗之外,什麼都看不到。 鈴聲清脆,悠揚飄蕩,從深淵中回響而出,融入了山風之中...... 青云山下,河陽城外,一行人緩緩沿著荒野古道而行。 滿面笑容的小環忽地回過頭來,笑顏如花,對身後的人笑著問道: “瓶兒姐姐,你說的是當真的麼,今後你真的放下一切,就跟著我們一起浪跡天涯?” 一身鵝黃衣裳、嬌媚無限神情煥發的金瓶兒嫣然一笑,伸手摟住小環的肩膀,笑道:“那是當然,這人間太多艱險,臭男人數不勝數,日夜在你身邊的就有兩個,我若不看著你,可實在是不放心呢!” 小環嘻嘻而笑,兩人並肩走去,身後卻傳來一陣抱怨之聲,罵道:“什麼臭男人,老夫天性善良,世人皆知,是吧,野狗?” 野狗道人從喋喋不休的周一仙身旁走過,呵呵一笑,也不答話,卻是加快腳步向著前頭那兩個窈窕的身影追去。 周一仙“呸呸呸”了幾聲,搖頭歎道:“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啊......” 說著,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回頭遠遠眺望而去,那遠方巍峨高聳的青云山脈,直插入云,氣勢雄偉,他的嘴角邊慢慢露出一絲笑容,眼中閃過淡淡的一道睿智光芒。 “爺爺,快走啦!”背後,傳來遠處小環的呼喊聲。 周一仙呵呵一笑,轉身過來,手邊“仙人指路”的竹竿一擺,大聲笑道: “來啦,來啦,就知道你們沒有老夫這個主心骨,就是走不了吧,哈......呃,喂,你們幾個家伙,倒是走得慢點啊,也不看看老頭子腿慢不利索,喂......” 時光悠悠,不知一轉眼又是多少光陰流逝。 陸雪琪接任了小竹峰首座之位,這一日馭劍出行前往大竹峰,看望已經與大竹峰首座宋大仁成親的師姐文敏。 兩師姐妹多日不見,見面自然便是好一番親熱說話,從早間一直聊到中午。 陸雪琪才起身告辭。宋大仁與文敏一起送了出來,三人站在守靜堂外。 陸雪琪環顧四周,對著文敏微微笑道:“這里好像很是清靜,正是師姐你的性子。” 文敏微笑點頭,宋大仁也笑了起來,道: “其實本來大竹峰上也是頗為熱鬧的,只是這段日子幾位師弟都出去修行,沒有人氣自然就安靜了,還有啊,原先我們這里有一頭大黃的,是我師父從小養到大的大狗,誰知這幾日居然也不見了蹤影,連狗吠聲也聽不見,真是奇了怪了。” 文敏白了他一眼,道:“多半也是大黃嫌棄你喂它的東西太過難吃,這才跑了。” 宋大仁哈哈一笑,也不在意,陸雪琪看著他們夫妻恩愛,心中也頗為安慰,當下說笑幾句,便告辭離開了大竹峰。 她白衣飄飄,馭劍而行,這一日忽然心中有所煩悶,不想立刻回到小竹峰上。 或許是剛才師姐恩愛的情景令她心境觸動,一時間竟有種不能自己的感覺,不知不覺之中,她卻是下了青云山,來到了那座曾經魂牽夢系的草廟村廢墟之外。 芳草萋萋,清風陣陣,仿佛一切都沒有改變。 她默然站立許久,輕輕歎了口氣,清麗容顏之上,仿佛添了幾許憂愁。邁動腳步,她緩緩而行,信步向著廢墟深處走去。 殘睌_壁,分立兩旁,在青草輕風中,靜靜地站立著,她悄然前行,目光遠離,向著周圍默默看著,眼中柔情無限。 突然,她身子一震,不可置信一般的停下腳步,只見前方廢墟深處。 竟是新立了一座簡陋木屋,屋上歪歪豎立一個煙囪,還正在向外飄著輕煙。 屋子外邊,堆放著兩垛柴堆,在屋簷之下,掛著一只小小的風鈴,風鈴之上,不知為何還系著一片綠色的衣角碎片,在悠悠吹來的輕風里,發出清脆的聲音。 一陣誘人的香氣,從那木屋之中飄了出來。 “汪汪汪,汪汪汪!”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一陣奇怪的叫聲,猛然從那木屋之中響起,隨後只見黃影一閃,卻是從屋中竄出一條老大的黃狗來,滿臉堆歡,撒開四腳就跑; 在狗背上居然還騎著一只灰毛猴子,面上少見的居然有三只眼睛,手中抓著一只香噴噴的肉骨頭,另一半緊緊抓住黃狗脖子,口中亂叫,大概是催促著黃狗快跑吧! 緊接著,從屋中跑出一個男子,粗衣麻褲,面上好像苦笑一般,大聲喊道:“死狗,死猴子,你們又來偷肉骨頭吃啊......” 忽地,他怔住了,眼中倒映著出陸雪琪站在前方的身影。 兩個人就這般站著不動,彼此凝望著。 多少歲月,人間情愁,忽忽都在這深深一眼之中,然後,他們同時笑了起來...... 一陣輕風吹過,屋簷下的鈴鐺迎風而響,綠色的衣角輕輕飄起,仿佛也帶著幾分笑意;清脆的鈴聲,隨著風兒飄然而上,回蕩在天地之間。

上篇:第七章 誅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