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四節 回家探親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四節 回家探親


"少胡說!"江若琴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不滿的道:"我父親一向喜歡清淨,這八成是那個女人找來的一群狐朋狗友!"

她所說的那個女人,其實就是指她的後母,同時也是她的大學同學.他父親老牛吃嫩草也就罷了,卻還偏偏吃了窩邊的嫩草,這自然讓江若琴感到異常的生氣,所以這才經常在外面跑,總是不願意回家.

要不是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而且也親眼看見父親為了她飛機失事的事而難過的臥病在床,只怕她現在都不願意回來呢.

"那我們還進不進去?"方青書看見江若琴的似乎很生氣,所以猶豫的問了一下.

"不用管她,我是來看父親的,和那個女人沒關系!"江若琴決然的道.而後她毅然抱著方青書的胳膊,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別墅里.

但是,他們剛一進門就被兩個警衛攔了下來,"請問,你們有請帖嗎?"

方青書好玄沒笑死,進自己家還要請帖的?

江若琴卻是一臉的怒色,自己好不容易有了歸宿,帶著男朋友回來卻馬上就碰上這樣見鬼的事情,頓時那氣就不打一處來,不過她畢竟是受到高等教育的人,非常有修養,不會和這些下人發作,所以她只是冷冷的問了一聲道:"管家方伯在哪?"

"哦,他已經被辭退了!"兩個門衛見到江若琴是找管家的人,並不是來訪的客人.立刻態度大便,很不客氣地道:"抱歉,這里是私人住所,要找人的話請去別處!"

江若琴皺了皺眉頭,道:"給我閃開,你們沒有資格擋我的路!"說著就要硬闖.

卻不料兩個不知道死活的門衛竟然伸手就故意往江若琴的胸口推去,嘴上還不三不四的嘲笑道:"小妞.別給臉不要臉!"

方青書頓時大怒,自己的女人要是被別人吃了豆腐,那他地臉可往哪隔啊?所以不等那兩個白癡的手伸直,他直接就一人賞了一腳.只聽膨膨兩聲悶響,兩個門衛就直接被方青書踢飛出去,重重的撞在身後的大鐵門上.

要知道,方青書本身就是學過功夫的練家子,在近百年的閉關苦修中,身體素質也因為功法精深的緣故變得越來越好.力量,敏捷都大幅提升.雖然沒有小丫頭那樣變態.可是一腳踢死個普通人還是沒問題的.

只是方青書畢竟不是個視生命如草芥的魔頭,還沒有到動輒殺人的地步,所以才腳下留情,僅僅踢斷他們幾根肋骨而已.就算如此,巨大地痛楚和強烈的震蕩也直接讓這兩個外強中干的家伙昏迷過去.

"呵呵!"江若琴顯然對方青書的表現很滿意,她對方青書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而後把頭依在方青書的肩膀上,緩緩向里面走去.

大門後面是一個十米左右的噴泉池,白玉雕塑的美女正在口吐泉水.池邊擺放著一套巨大的音響設備,一群打扮怪異的年輕人正在那里不停地扭動著.男的臉上幾乎全是環.女人則差不多就是全裸,看樣子似乎嗑了藥,一個個瘋狂得不得了.

江若琴本就討厭這樣的流氓,又見到自家的草坪被他們地踩踏的一塌糊塗.而且還到處扔著各種垃圾,頓時臉就冷了下來.對方青書恨恨的道:"把這些垃圾給我趕出去!"

這個時候,方青書自然是義不容辭,畢竟不能讓女人動粗啊?那多沒風度呢.所以方青書二話沒說,直接一抖手,暗自放出無影飛劍,把音響的電源線給割斷了,一下子就讓討厭的音樂停了下來.

而後.在眾人還在詫異的時候,他突然站出來大喊道:"你們這群狗屎,垃圾,流氓和廢物,都給我聽好了.馬上從這里滾出去!"

方青書的話頓時激起了他們的強烈不滿,不過是一個身體瘦弱地小白臉罷了.竟然敢對幾十號大漢如此囂張的責罵,這不是找揍嗎?

立刻,就有一個身高近兩米的黑人大漢走了過來,只見他一邊抖動著渾身的肌肉,一邊惡狠狠的道:"哪里來地小雜種?想死是不是?"說著他伸手就要抓方青書的衣服領子.

方青書冷笑一聲,也不廢話,直接抓住黑人地手腕,而後手上發力,只聽嘎嘣一聲,黑人的手臂頓時就被方青書擰折了.

"啊!"黑人馬上如同殺豬一樣慘叫起來,方青書卻絲毫不為所動,腳下又是一記側踢.眾人的注視下,這個體重超過一百公斤的大漢竟然被他踢得橫飛

了出去,重重的撞倒了他身後的好幾個人.

只這一下,他就不叫了,可憐的孩子愣是被踢得昏迷不醒了.

"天,中國功夫!肯定是中國功夫!"其他人紛紛驚呼起來.

"少給我廢話!"方青書卻不耐煩的道:"馬上給我滾出去,不然就和他一樣的下場!"

"等等!"這時,另外一個尖銳的女聲卻突然從後面傳過來,隨後一個衣冠不整的女人分開人群來到了方青書和江若琴面前.

只見她一身的酒氣,衣服也是凌亂不堪,坦露的乳房上還有一排排整齊的牙印.雖然模樣非常俊俏,可是卻總給人一種頹廢和陰狠的感覺.她看見江若琴之後馬上楞了一下,連忙開始慌張的整理衣服,想把自己胸前的痕跡掩蓋起來,可是哪里還來得及啊?

方青書一看就明白了,這個女人八成就是江若琴的後母.他頓時眉頭一皺,心中忍不住替江若琴擔心起來,這還不得把她氣死啊?

想那江若琴出身世家,最講求顏面,可是偏偏就在自己帶著男朋友回家的時候,出了這樣有辱家風的事,如何不叫她怒火沖天啊?

只見她氣得渾身發抖,再也顧不得儀表,忍不住當場破口大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

"哼,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別忘了,我現在可不是你的同學,而是你的長輩!竟然這麼和長輩說話,你媽給你的家教都被狗吃啦?"那個女人竟然也不是善茬,竟然到了現在還敢撒潑.

"你,你!"江若琴氣得滿臉通紅說不出話來.畢竟她是個文明人,潑婦罵街的事情她當然不是對手了.

那個女人見狀卻更加來勁,滿臉不屑的冷笑道:"你還以為你自己是個什麼正經人啊?你不過是野丫頭罷了,現在知道跑回來了,該不是因為倒貼這個小白臉,所以沒錢花了吧?"

方青書頓時也被她氣得不輕,可是他做人有原則,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動手打女人,更何況她畢竟還有個後母的身份擺在這,所以只能忍了下來.可是旁邊那些個小痞子們,卻在這個時候開始冷眼冷語的配合著這個女人對江若琴和方青書大肆調笑.他們雖然被方青書嚇得不敢動手,可是嘴上占占便宜還是有膽子.

不過,他們這次卻是踢到了鐵板上,方青書雖然通情達理,可也是有限度的,怎麼說他也是黑道上混出來的.不打女人自然是顧忌著身份和風度,可是對這群流氓他可就沒這麼客氣了.

"找死!"隨著方青書一聲怒喝,他整個人就化做一道黑影,直接竄到了人群里,管你有沒有廢話,只要是個男人立在他面前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他的速度又快,拳頭又重,基本上都是一下一個,只要挨上保證最少也是骨折的傷.簡直就如同虎入羊群一般,不過轉眼之間,地上就躺滿了不停慘叫的地痞們.至于那群女人,早就尖叫著跑到一邊去了.

方青書揍完人以後,鐵青著臉回到江若琴身邊,冷笑著對那個女人道:"下次找點成氣的,別弄一群廢物來丟人現眼!"

"你~"那個女人也嚇得不輕,哆嗦著書不出話來.

江若琴卻還不解氣,給方青書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是把這個女人也揍趴下.

方青書忍不住苦笑著聳聳肩道:"我可沒有打女人的習慣!那簡直是丟男人的臉啊?"

"哈!"那個女人一聽卻馬上來了精神,立刻叫罵道:"你有種就打死我呀!"說著就對方青書沖過去,而且還伸出手臂想抓破方青書的臉.

方青書一皺眉頭,忍不住就有要破例的沖動,好在這個時候江若琴卻突然出手了,狠狠一記耳光扇過去,當場把那個女人扇倒在地.

那個女人一聲慘叫,悟著臉吐出幾顆帶血的槽牙來,隨後她竟然當場昏了過去,可見江若琴這一巴掌有多狠.

"我們走!"江若琴打人之後根本都懶得看她一眼,直接再次抱住方青書的胳膊,領著他走進別墅里.

江若琴領著方青書在別墅樓里穿行,很快就來到一間臥室門外.這時她抓方青書的手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加大了力量,顯示出她心情正在處于激動的狀態.

"呼!"江若琴長吸了一口氣,平定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後才決然道:"進去吧!"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三節 宿願得償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節 怒殺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