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十七節 打土豪,分田地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十七節 打土豪,分田地


只見一群人從外面走進來,直奔方青書所有的桌子,領頭的家伙是個衣著華麗的年輕人,他的身後是個黑袍法師,左右各有一個高手護衛,看起來身份不凡.

他們首先在遠處稍停一下,只見那個法師裝扮的家伙在年輕人耳邊低語了幾句,隨後年輕人又仔細打量了一個方青書的裝束,這才領著人只見來到方青書的面前,在不疑難問題間,這群人就把方青書團團包圍住了.

這個年輕個顯然很有勢力,在他行動的時候,周圍的人不僅紛紛主動讓出去路,甚至就連老板也不知去向.

但是方青書僅僅皺了一下眉頭,就繼續大吃起來.這群家伙無論怎麼看,都不配對他產生威脅,既然他們想找刺激,那方青書也絕對不會介意活動活動手腳,反正無論在這里鬧成什麼樣,都和他沒有一點關系.

年輕人對方青書的鎮靜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不過隨後他露出一副不屑的樣子來.對方青書冷笑道:"小子,你不用在這麼冒充高人了,你的老底我一看就清楚!"

"哦?"方青書好笑的道:"請問,你看出了什麼?"

"嘿嘿!年輕立刻賣弄的道:"首先,你茲弱的身體就決定了你不會是一位戰士,其次,你身上沒有任何的魔法波動,就證明了你也不是法師,最後,你胸前也沒有貴族徽章,這就充分說明你不過是個平民罷了!一個沒有任何實力的平民!"

"呵呵!"方青書好笑的道:"我的確是個沒有實力平民,你想怎麼樣?"

方青書這麼一說,旅店里的其他人立刻後悔起來,心說,原來是個裝蒜的家伙,剛才要是知道的話,肯定早就把他的錢給搶光了,可惜現在他被這個大人物看上了,再也沒機會啦.

年輕人見方青收親口承認,似乎也松了一口氣.然後馬上換了一副貪欲地神色,道:"那麼,你剛才在外面殺人的時候,是不是使用了一件威力強大的魔導器?"

"不錯,正是如此!"方青書笑呵呵的道:"怎麼,閣下想搶?那恐怕你要先嘗嘗它地滋味了!"

"不,不,別誤會!"年輕人馬上搖頭道:"我是想買,作為本城城主唯一的兒子,我還是略有積蓄了,如果閣下不介意的話,現在可以開價了!"

"可惜.我不缺錢."方青書冷冷的道:"你們可以走了,我不習慣被人圍著吃飯!"

"你!"年輕人被方青憶的狂妄口氣激怒了,他咬牙切齒的道:"你不過是個平民,竟然敢如此對一位貴族說話,難道活得不耐煩了嗎?"

"在我眼里,你只是一灘狗屎!"方青書眨眨眼睛,非常平靜的道.

"你,你竟然敢辱罵貴族?"年輕人被方青書氣得話都說不利索了,直接一揮手,對手下大吼道:"給我殺了你!"

隨著一陣兵刃離鞘之聲,那些圍在方青書周圍的家奴紛紛撥出兵器向方青書殺了過來.

方青書這次卻沒有動槍,而是伸手拿出一把血色的大刀,就是死亡騎士的武器,小丫頭只接收了鎧甲,武器也沒有要,畢竟她有蚩尤戰魂旗呢.于是這次方青書就帶上了這把大刀,正好可以試驗一下他閉關苦修五十年的裂天勁到底如何!

隨著頂級劍訣裂天勁被方青書灌輸進大刀里,只見血色的刀身上隱隱又透出一絲金芒,方青書也不知道威力如何,所以隨手就劈向了靠他最近一個家伙.

只聽'當’的一聲響,那個家伙招架的佩劍就被方青書的大刀直接震成了碎片,而方青書僅僅覺得手上略有阻力而已,所以刀勢幾乎不受影響,繼續行進,直接劈在那人的護肩上.

接下來的情景真地就如同快刀斬亂麻一般,那家伙的上半身整個就被方青書斬成了兩段,他身上的金屬護肩也好,金屬鎧甲也罷,全部震碎,在裂天勁地恐怖威力下,這些金屬就如同豆腐一樣,簡直不堪一擊.

這還是方青收生平頭一次舉刀殺人,以前他都是用火器遠遠的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親自體會到了那種斬殺的快感,而溫熱的鮮血飛濺在他清秀的臉上,更是讓他內心深處隱藏的殺戮之心被徹底激發出來.

"吼!都給我死!"隨著方青書的一聲怒吼,他竟然反客為主,主動向那些家伙殺過去,只見他的大刀上下翻飛,所向披靡,那些家伙無論是誰都擋不住他一刀之威,而這里地方又狹窄無比,根本就沒有閃避的空間,尤其是方青書的動作更是快如閃電,所以不過轉眼間,年輕人的手下就躺下一地.

死得人無一例外,都是被方青書一刀兩斷,而活著的人則都被方青書的恐怖與凶殘嚇傻了.哭爹喊娘的遠遠的逃開,咱也沒有人敢于靠近他,至于那個囂張的年輕人,也早就被兩個護衛拉到了遠處.

此時的他再也沒有了剛才意氣風發的樣子,滿肚子都是後悔了,一下子就死了七八個正經的護衛,而人家卻連毛都沒傷一點,顯然是個高手啊?自己怎麼就一時鬼迷心竅的踢到了鐵板上啦!

他忍不住憤怒的抓住那個法師,臭罵道:"你不是和我說他是笨蛋嗎?這***要是笨蛋,那高手是什麼?"

"這個,我"那個法師也被如此異常的變化弄傻了,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方青書卻大搖大擺的走上來,笑問道:"小子,你說吧,想怎麼死?"

年輕人一聽,立刻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他連忙賠笑道:"閣下,非常抱歉,這其實是個誤會,都是他在慫恿我,我只是上了他的當而已!"說著,他毫不猶豫的就把那個法師推到了前面.

法師自然是氣得要死,所以連忙反駁道:"閣下,不關我事啊,要您的東西的可是我們少爺!"雖然背叛主人的後果很嚴重,可是現在要是不這麼說的話,只怕馬上就要吃一刀.他可不認為自己的脖子能比金屬鎧甲還硬.

"你放屁,明明是你!"年輕立刻就急了,馬上和法師對罵鹽業,竟然把方青書這個正主給遺忘在了一邊.

方青書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們狗咬狗,略感不耐的道:"行啦,關于這個問題,你們可以下了地獄以後再討論,在那里你們會有充分的時間!"

"閣下!你不要欺人太甚!"年輕人一聽方青書要殺他,馬上裝模作樣的道:"我這兩個護衛可是高手,而且我們這邊還有一個法師,你未必能贏的!"

不過,年輕人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實際上卻知道自己的斤兩,兩個護衛和法師都是二級的,可是看剛才方青書的恐怖身手,只怕最少也在四級以上,真打起來,這邊雖然人多,可也一樣是個死.

"那就試試吧!"方青書一邊笑著,一邊緩緩的走了上來.

倒是法師卻在這個時候道:"閣下,我們少爺可是城主的獨子,你要是殺了他,肯定很快會被城主主府的大軍圍剿,雖然您很強,可是面對上千人的圍攻,只怕也走不出這座城市吧?"

"對對,你要是敢殺我,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年輕人也連忙在一邊補充道.

"嘿嘿!"方青書卻毫不在乎在笑道:"那我就連他也殺了吧!正好讓你們父子在下面團圓!"

"你!"年輕人這下可真是沒咒了,只能使出最後一招,調頭就跑,而他的兩個護衛卻還算盡職,在小主人的跑的時候,他們卻正面迎上了方青書,明知會不敵送命,也要給主人爭取時間.

"呵呵!"方青書笑道:"你們兩個還算有骨氣,不過,想必你們為虎作倀多年,沒少跟著這家伙干壞事吧?這從你們打劫我的熟練程度上,就能看得出來,既然你們都不是好東西,那麼,就一起死吧!"

方青書在說話的同時,其實就已經開始了劈人了,不得不說,這裂天勁實在是太霸道了,兩個二級的戰士,在運足斗氣的情況下,竟然依舊沒有能架住方青書的一記大刀的劈砍,也和前幾個人死狀一樣,被一刀兩斷.

殺了兩個侍衛之後,方青書也不急著那兩個逃跑的家伙,而是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後面,顯然是打算要直搗龍潭,他一邊走,一邊在心里琢磨,恩,,這回我要殺人放火,充分做一回壞人,然後再打土豪,分田地,當一次好人,嘎嘎,這種為所欲為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其實方青書自己也知道,這次任務太過艱辛,說不定就要把命送在這里,所以才干脆放縱自己一次,因為他也不清楚是不是還有這樣的機會.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十六節 行動開始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十八節 意外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