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二節 爾虞我詐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二節 爾虞我詐


想到這,方青書干脆直接笑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得了一滴龍神精血而已!"

"啊!"方青書此話一出口,徐直等人忍不住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啊!他們可都是出身修真世家的子弟,可不和方青書這個小白一樣,所以一聽就知道龍神精血是什麼玩意.

方靖還有些不信,確認道:"可是那種可以改變體質,讓人穩度天劫的龍神精血?"

"正是!"方青書點頭承認道.

"哎呀,這可是了不得的東西啊?就是已經成仙的仙人,也會垂涎的."方靖忍不住羨慕道:"方兄好福氣啊"

石家兄弟和寒家姐妹也一起拱手為禮道:"恭喜方兄!"

"呵呵,多謝多謝,只是一時僥幸罷了!"方青書連忙還禮道.

直到這時,一直發愣的徐直才醒過來,也急忙假裝恭喜的拱拱手,雖然臉上還帶著笑容,可是眼睛里卻閃爍出了妒忌的光芒.

天劫,幾乎就是懸在所有修真者頭上的利劍,一旦斬下來,百不存一.徐直的家族縱然龐大,可是最近幾千年來,幾十位頂級高手渡劫,無一例外,全部都被打成了飛灰.這就讓徐直禁不住對天劫產生了極大的恐懼心理,他雖然對自己的資質自負,可是要說渡劫地把握.那是一絲都沒有地.

雖然他距離渡劫還有十萬八千里遠呢.可是天劫的威脅卻一直壓在他的心頭,讓他喘不過氣來,多少次,他都在夢中夢見自己在劫火中灰飛煙滅.也正是為了擺脫這個命運,他才對于修煉無比的刻苦.可是他越是修煉,卻越是感覺自己差得太遠,也就越來越沒有信心了.

而今,突然聽到有人拿到了龍神精血.這種可以讓人輕易度過天劫的絕世寶物,如何能不讓他動心啊?

徐直心中明白.龍神精血的藥力極強,就是普通的仙人服下,也要十幾年的閉關煉化才能完全吸收.所以別看方青書已經吃進肚子了,可是卻最多也只能消化其中萬分之一地力量,剩余的大部分藥力都潛藏在他渾身地血脈里.

而這個時候,如果有人可以把方青書吃掉的話.那麼最少也能夠得回絕大部分的藥力,換句話說,方青書現在根本就是一個唐僧,吃了他就可以度過天劫,從而長生不老啊!

徐直想著想著,就走了神.方青書和方靖都看見了他臉上忽驚忽喜的神態變化.他們都是精明的流油的家伙.對徐直心里地打算都是一目了然.

方青書臉上絲毫沒有表現出來,依舊笑呵呵的與石家兄弟和寒家姐妹說笑,飲酒,但是心里卻閃過一絲殺機.心中暗道,小白臉.一看見你就知道不是好東西,你可千萬別打我的主意.不然,老子可不管你爹是誰,保管宰你不客氣.

方靖則皺了皺眉頭,輕輕推了徐直一下,示意他不要失態.但是心里卻在歎氣,極為無奈的想道,師弟啊,你千萬要把持好啦,人家剛剛救了咱們的命啊?你現在卻打算要吃人家,這不是恩將仇報嗎?你要是敢如此做了,那肯定會入魔的呀?

要知道,在修真這一行,相比天劫,人們其實最怕地還是入魔,一旦入魔,雖然實力大增,可是卻會神智不清,嗜血好殺,甚至連妻子兒女也照殺不誤.所以一旦有人入魔,那肯定就會遭受全體修真界的追殺,根本就不會客氣.

當然,一旦入魔的人實力超強,甚至度過了天劫,嘿嘿,那麼他就要被仙人親自出手誅殺了.所以入魔之人,基本上就沒有活命的可能性.

要是徐直是在渡劫的時候被劈成灰燼,那麼修真界地所有的人至少還會有些敬仰之情.可是一旦他要是因為入魔而被圍攻致死,那麼身敗名裂地可就不止他自己了,連他的家族和門派都會蒙羞,甚至幾百年都抬不起頭來.這一點方靖實在太清楚了,所以才忍不住為自己的師弟擔心啊!

而徐直在被方靖推醒之後,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打個酒嗝,傻笑一下掩飾過去,然後假裝顫顫微微站起來,對方靖道:"師兄,小弟喝多了一點,能扶我到林中吹吹風嗎?"

其實,所謂吹風,不過是小解的一個委婉的說完,畢竟這里有好多女士,他自然不好意思直接說自己要撒尿啊?

方靖皺了皺眉頭,道:"好!"說完,他對方青書等人告個罪道:"

師弟喝多了,有些失態,我帶他吹吹涼風,萬望贖罪!"

"好說好說!"方青書不在意的道:"您請便!"

方靖點點頭,就假裝扶著徐直,一起離開座位.事實上,誰都知道他們不過是想說些私房話.只是在兩邊人都聚會的時候,他們卻要鬼鬼祟祟的暗自背著大家交流,就顯得有些不得體.

而且徐直找得借口也實在太爛,連石家老大也看不過去了,等二人走遠了以後,他忍不住不屑的嘟囓道:"六級高手能被幾杯貓尿灌倒?還真是天下奇聞呢?"

"人家畢竟是大世家的子弟,較貴著呢,和咱們這些粗人可比不得!"寒家姐妹不冷不熱的粉刺道.

方青書一看,不願意為此鬧得不愉快,便叉開話題,異常坦蕩的道:"四位,來,咱們還是喝酒吧,方某先干為敬!"說著,一口悶了一杯他帶來的上等茅台.

"干!"四人一看也馬上喝了.寒家姐妹隨後趁斟酒的功夫,對方青書提醒道:"本來有些話,我們不想說,可是你如此待我們,我們不說又實在于心有愧!"

方青書卻連忙笑道:"不必為難,兩位師姐的心意我領了,此事不說也罷!在下理會得."

"方師兄,你實在是為君子!"寒家姐妹被方青書這麼一拒絕,反而更加看重方青書的人品了,所以再無顧慮,直接道,"有些事情你有所不知,我們這位徐直師兄乃是大修真世家的嫡系傳人,自小呢,就被家里人寵壞了,做事有事太過功利,而且不分輕重的!您,可要小心些!"

"沒錯!"石龍也低聲道:"我看他剛才聽見你有龍神精血的時候,神色很是異常,只怕他會對你不利啊!"

"他敢?"雷晴兒眼睛一瞪,怒道:"他要是~"

方青書連忙拉住她,使個眼色不讓她說話,而後他肅然拱手道:"四位高義!方某多謝了!此事我也略微看出一些,自會小心謹慎.不過,這不過都是臆測,沒有證據.也或許徐師兄並非這樣的人,而是我們都看錯了,所以此事實在不宜多談,咱們還是喝酒吧!"說著他又舉起了酒杯.

其他人一看,紛紛對方青書的坦蕩欽佩不已,也都紛紛舉起酒杯,和方青書痛快的碰了一個.

但事實又是如何呢?要想讓方青書坦蕩,那就好比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雖然表面上他紋絲不動,說話也漂亮得像奪花,以至于把寒家姐妹和石家兄弟都蒙得一楞一楞的,但是暗地里呢?他卻悄悄的通過自己的本命金蠶蠱,和靈兒取得了聯系.

因為靈兒修習的功法可以讓她知道金蠶蠱的意思,而金蠶蠱畢竟是方青書的本命蠱,和方青書心意相通.所以方青書就可以在眾人都無法察覺的情況下,吩咐靈兒做一點事情,比如說,放出隱身蠱,跟蹤那兩個去吹風的家伙,聽聽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由于隱身蠱是竊聽跟蹤的利器,非常受方青書重視.所以他特意讓靈兒用龍血去喂養,在十八級強者精血的滋養下,這些隱身蠱的等級就好像火箭一樣向上竄.

此時,跟蹤在方靖師兄弟左右的,就是高達八級的隱身蠱.對于只有最高只有七級的兩人來說,是根本無法察覺的.

徐直方靖二人來到僻靜之處以後,徐直立刻就恢複了正常,身形也穩了,頭也不晃了,眼睛也清澈了.只見他隨手布下一個隔音的法術,這才對方靖道:"師兄~"

方靖伸手攔住徐直的話,直接肅然道:"你是不是想偷偷做了方青書,然後吃了他?"

"啊,原來師兄和我想到一塊去啦?"徐直驚喜的道:"哈哈,咱們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方靖一翻白眼,好玄沒氣死,他隨即怒聲道:"師弟,我看你要走火入魔啦!"

"什麼?"徐直不解的道,"難道師兄不想度過天劫嗎?"

"每個修真的人都想度過天劫!"方靖怒道:"可是度劫要憑自己的本事?而不是巧取豪奪別人的東西?更何況,人家剛剛救了我們的性命,你怎麼可以恩將仇報的啊!"

"師兄!"徐直卻不在乎的道:"所謂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在天劫這種生死考驗面前,我們不能太迂腐了!"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一節 稍事休整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三節 變生不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