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三節 變生不測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三節 變生不測




"師弟,你想過沒有,你這樣做的後果,只怕不是渡劫,而是入魔!"方靖痛心的道.

"不會的,我不會入魔的!"徐直卻滿懷信心的道:別人只為自己,所以才會入魔,可是我卻是為了家族,你想過沒有?我太爺爺百年之後就要渡劫啦,我爺爺和父親也只有三兩百年的時間了.要是他們可以吃到一點龍神精血的話,那渡劫的希望絕對會大增啊!"

"靠吃人來渡劫嗎?這和魔頭有什麼區別?"方靖怒聲問道.

"只是喝一點血?又沒要他的命?"徐直為了說服自己的師兄不得不暫時撒謊道:"我們可以囚禁他,取一些血液以後,再送上幾件法寶陪個不是啊?"

"強買強賣?那我們和強盜有什麼區別?"方靖冷冷的道:況且,你以為方青書是普通人嗎?他是仙之雇傭軍的首領,背後神明撐腰的?你這樣做的後果有可怕,你自己想過沒有?"方靖怒道,仙人降罪嗎?"

"這,這有什麼?"徐直還是強硬的道:你不要忘記,我們之間雖然名義上是自家人,可是卻互不同屬,而且在諸神制定的傭兵規則下,就是我們殺了他,也不會被諸神降罪的,最多就是被上面訓斥幾句罷了!可是,這樣的收獲絕對值得.你想過沒有.他可以讓我們平安渡劫啊!"

"你已經走火入魔了!"方靖沒有再和徐直狡辯,他知道,現在自己無論說什麼,這個著了魔地師弟也聽不進去,所以他只是痛惜地搖頭.

"師兄,你就算不待見我這個師弟,可也得想想我的父親,你的師傅吧?"徐直這時終于拿出了殺手锏.只見他滿臉沉痛的道:想當年,我父親從大街把你撿來.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了,即教授你做人的道理,又傳授你上乘功法,讓你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成就,難道你就沒有一點感恩的心嗎?"

"恩師如海,方靖不敢一日或忘!"方靖一聽.急忙誠懇地道.

"可是他老人家,馬上就要面臨天劫了,你忍心眼睜睜看著他,被劈成灰燼嗎?"徐直大聲質問道:回答我?

"恩師吉人自有天相,就算不能度過天劫也是命數使然,如果靠吸血吃人度過天劫的話.恩師一生清譽就算盡毀啦!"方靖沉痛地道:"我想,即便是恩師自己選擇,他也甯可面對天劫轟轟烈烈的戰死,而不是靠這種邪門之法芶且偷生的."

"怎麼就叫邪門之法了呢?"徐直忍不住惱火的道:不就取一些血液嗎?要不這樣,我們直接向他買如何?"

"買?"方靖聽到這.總算是開始猶豫了.

徐直一看有門,連忙繼續勸說道:"咱們門中法寶無數.只要拿出幾件頂級的出來,不怕方青書不動心,只要他放幾碗血,就可以得到強大的法寶,這買賣他不虧,而且還很劃算呢!"

"看方青書地樣子,能養黑龍,帶龍騎兵,身上還有龍皮護甲,本身又七級的高手,絲毫看不出他很窮來,只怕人家未必肯答應啊!"方靖搖頭道.

"怎麼會,師兄沒看見今天他都沒動手嗎?我猜他肯定是沒有能拿出手的寶貝,所以才不敢在我們面前出手,他是怕丟丑啊!"徐直笑道.

"可是放血畢竟會影響他體內龍神精血的含量,或許稍稍一點他不在乎,可是多了肯定不行,那樣連他都可能度不過天劫了.而只有一點的話,對師傅根本就于事無補!"方靖無奈的道,最關鍵地是,這個主意提出來,無論他答應還是不答應,都會很傷兩邊和氣的.所以,師弟的這個主意,實在不高明啊!"

"未必,其實,龍神精血完全可以做一個藥因子,只要我們配合其他藥物,肯定可以煉制出極品仙丹,從而大大增加我父親等人的渡劫幾率!"徐直立刻找了一個借口道.其實他不過是想先拿到一點方青書的血液做做試驗罷了.要是真有用地話,他哪怕就是動用家族的力量,也一定會把方青書弄到手地.

方靖聽了徐直的花言巧語之後,覺得也有一定的道理,另外,他也是極為期盼自己的師傅可以度過天劫,所以在猶豫了一陣之後,道:"也罷,師兄我就豁出這張老臉,去向方師弟求一些血液來.只是,無論他答應與否,我都不准你私下動他,你可答應?"

"好,好,師弟我答應

師兄就是了!"徐直連忙興奮的道:那我們趕緊回去吧!

"唉!"方靖重重的歎了口氣,便轉身回到了眾人身邊.

只是這種事情讓方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所以滿臉憂色,卻說不出話來.

方青書早就從靈兒哪里知道了兩人的密議,但是他卻絲毫不露出來,而是故意假裝出很奇怪的樣子,問道:"方師兄臉色為何如此難看?難道有什麼不舒服嗎?"

"不,不我很好,謝謝師弟關心."方靖連忙道:只是,我有一事,想私下和師兄談一談."

"呵呵,有事就在這里說吧,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麼需要避諱的呀?"方青書裝摸作樣的道.

"這~"方靖頓時為難起來,他本來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可是既然方青書已經說的這麼漂亮了,自己再堅持避開眾人的話,難免會叫寒家姐妹和石家兄弟心懷不滿啊.無奈之下,他只好道:"是這樣的,我們天龍門有幾位長老,就快要渡劫了,只是,師弟想必也知道,渡劫這事情實在是誰也沒有把握的."

"而我剛才偶然聽說,方師弟服用過龍神精血,所以,我斗膽求師弟賜一些血液,用其中所含的龍神精血煉制一些仙丹,以增加幾位長輩渡劫的幾率,還望師弟務必成全."方靖終于斷斷續續的把話說明白了.

方青書聽了以後,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沒有說話.

方靖一看,連忙道:"我們當然也知道,這對師弟的修為會有些許影響,所以願意用幾件強力法寶作為賠償."

"抱歉!"方青書淡淡的道:"我這個人暈血,所以恕難從命!"

其實,方青書在戰場上殺人無數,怎麼可能暈血啊?這只不過是個推脫的借口罷了.實際上,他其實對血換法寶的事情並不太反感,甚至還真想用一點血換點好東西呢.

可問題是,他不敢啊?要知道,他服用的可不是龍神精血,而是經血,甚至還吃了龍神的卵子,使得方青書具有了龍神的血脈.這個秘密可是絕對不能泄露的,一旦露了出去那就肯定會招來殺身之禍,甚至連諸神都可能會親自出手誅殺他.

而泄露這個秘密的唯一途徑就是血液,飛天和孔明一再提醒他,自己的血液一定不可以被吸血的家伙吃掉.而這次方靖要用他的血去配藥,那顯然和吸血有異曲同工之妙,所以方青書是堅決不能答應的,哪怕為此得罪了仙族軍團,也在所不惜.

方靖本以為方青書會礙于情面答應的,反正損失不多,一般來說沒有人會為此傷了和氣.可是卻沒想到方青書拒絕得如此堅決,所以方靖當場就楞住了.

而徐直一聽可就惱了,他一向春風得意,合適被人拒絕過啊?所以見到方青書如此不給面子,頓時大怒,冷冷的威脅道:"方青書,你這是不給我徐家面子嗎?即使是在整個銀河系里的修真界,我們徐家也是排上字號的,我勸你還是三思而行的好!"

方青書冷冷看了他一眼,根本不屑一顧.和這樣的白癡爭論,簡直有失身份.就連寒家姐妹和石家兄弟也看不下去了,所謂買賣不成仁義在啊?就算人家拒絕了你,你也不能出口威脅啊?更何況,你徐直還剛剛被人家救了小命,怎麼可以翻臉就不認人呢?身為徐直這邊的人,他們四個都忍不住感覺臉紅.

方靖更是被師弟弄得極為尷尬,他連忙拉了師弟一下,訓斥道:"師弟,你怎可如此說話?還不給方師弟道歉."

"道什麼歉啊?"徐直卻突然面露猙獰,惡狠狠的站起來道:他們只有四個人,最厲害的那個泰坦人已經因為剛才的法術失去了戰斗力,剩下那兩個一個是醫生,一個離了龍騎兵什麼都不是,幾乎完全沒有戰斗力,現在,他們只有方青書而已,難道我們六個還怕他自己嗎?"

"師弟,你在胡說什麼?"方靖忍不住怒道.

"我在做我認為正確的事情!"徐直說著就站了起來,面對天劫的誘惑,他已經逐漸失去了理智,竟然不顧一切的大聲吩咐道,"師兄,還有寒家姐妹和石家兄弟.我現在以軍團首領的身份命令你們,馬上把方青書抓住!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二節 爾虞我詐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五十四節 再遇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