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節 鄙劣的暗算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節 鄙劣的暗算


方青書一聽,知道她有所發現,連忙竄過去,順著小丫頭的所指的方向一看,只見在一棵一米來粗的大樹上,被人用利器劈下老大一塊,在露出的光滑平面上,用漢字刻著一句話,'方青書,要想要人,自己來天龍徐家換.’落款是徐直.

"我日!"方青書頓時氣得臉都綠了,怒罵道:"這個混賬雜碎,我和他沒完!"

"咱們真是救了一只白眼狼!"小丫頭也怒罵道.

"奇怪,徐直是怎麼制服靈兒她們的?"若琴不解的道:就是他們六個一起上,也未必是三女的對手啊?"

"既然靈兒能給我們留下教皇冠救玄武,那麼說不定海蘭達就能在衛星上留有監控錄像!"方青書突然道:此地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值得留戀了,不如我們會戰艦上去查看一下!"

"好!"眾女隨後一起答應道,接著,他們把玄武安置在戰機上,而後一行人又回到了戰艦上.

~~~~我~~~~是~~~~淫~~~~蕩~~~~的~~~~分~~~~割~~~~線~~~~

在戰艦的控制室里,大家盯著大屏幕,仔細的觀看了一遍衛星留下的影像資料,心中的怒火禁不住再次熊熊燃燒起來.

原來.事情地經過是這樣的.當方青書等人走了以後,三女也開始戒備起來.海蘭達一直在龍騎兵里盯著雷達,晴兒因為身體太大,在里面狹小的空間不舒服,所以就在營地里坐著冥思.靈兒身為醫生,自然要留在外面照顧晴兒.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以後,海蘭達突然發出了警告,說徐直正在向她們靠近.由于這家伙並沒有露出鬼樂的樣子,不僅光明正大的飛在天上,甚至還在靠近營地的時候故意打聲招呼.而且還說了一個正當的理由,所以沒有什麼心機的三女並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降臨.

"三位小姐好!"徐直當時擺出一副堂堂正正的樣子,彬彬有禮地施禮道:"我剛才不小心把一塊家傳的玉佩失落在這里,所以想過來尋找一下,不知諸位可否允許?"

"請吧!"靈兒心地善良,雖然對這個家伙很討厭,可是也沒有拒絕他的要求.不過,出于自我保護的本能.她還是和晴兒站在了一起,同時把玄武叫到了身邊.再加上她們在龍騎兵的身體下.可以受到龍騎兵護盾的保護,所以總的說來,是非常安全的.

徐直自然知道二女在防備他,可是他臉上卻絲毫沒有露出來,只是假裝很焦急地樣子,馬上下到地面上開始搜索.由于這里是原始森林.地上全是枯枝敗葉和長勢茂盛的青草,想要找出一塊玉佩來,實在不是很容易地事情.

不得不佩服徐直的演技實在高明,只見他滿臉的焦慮之色,雙手在地面上不停亂劃,潔白如玉的手上很快就沾滿了腐敗的泥土.他悶聲找了十幾分鍾也沒找到,又急又熱,弄得是大汗淋漓,他再用髒手一擦汗,得.直接就成了小花貓.

二女看他的樣子,不像有假.逐漸喪失了警惕,尤其是靈兒,心最好,忍不住問道:"你地玉佩很重要嗎?"

"當然,那是亡母留給我的唯一遺物啊!"徐直滿臉懊悔的道:"如此重要的東西竟然被我弄丟了,我可真是個不孝之子!"

"不要著急,慢慢找!"靈兒勸道:"你想想,會不會是在和生化獸打斗的時候失落的?"

"不會,我來到這地時候還仔細檢查過,可是等我回去以後卻找不到了."徐直說道這忍不住根根抽了自己一個耳光,悔恨的道:都是我醉酒誤事啊!還說了那樣無理的話,我,我真是太後悔了,這難道是上天的報應嗎?"說到這,徐直的眼淚都下來了.

"你別急,要不,我幫你找吧!"靈兒看見徐直這樣一個大男人竟然能哭出來,心中一陣不忍,于是便離開了龍騎兵地保護,幫著徐直一起找了起來.

"謝謝,實在太感謝了!"徐直連忙感謝道,隨後他便假裝致電靈兒道:"這里,還有這里,是我曾經走過的地方,有可能就在這幾個地方!"說著說著,他就已經靠近了靈兒.

"哦!"靈兒剛剛點頭答應,正要蹲下搜索呢,卻見到徐直如同惡狼一樣飛速朝她撲過來.

"啊!"靈兒毫無格斗經驗,僅僅

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叫,就被徐直直接抓住了咽喉,同時,一把利刀憑空出現在靈兒地脖子上.

剛剛還滿面悔恨的徐直,現在卻突然換上了一副猙獰的面目,惡狠狠的對晴兒和龍騎兵里的海蘭達說道,"都別動,不然我殺了她!"

"你,你真無恥!"晴兒破口大罵.

"哼,這叫兵不厭詐,你一個婦道人家,懂得什麼?"徐直不屑的道:"所謂成王敗寇~恩!

就在徐直還要長篇大論的時候,玄武卻突然怒吼一聲,直接沖了上來.徐直冷笑一聲,"自不量力!"隨手施展出徐家的天龍斬來,只見他背後的七十二片紫金天龍斬的劍葉在一瞬間飛舞出去.

在一片紫光閃耀之間,可憐的玄武一口火剛剛噴出去,就被當場秒殺在地.畢竟玄武才出生幾年而已,僅僅只有四級.而徐直不僅是六級的高手,而且紫金天龍斬更是一件九級的法寶奇兵,兩邊的實力實在相差太遠了.

不過即便是如此,徐直也是費了一翻力氣才把玄武殺掉了,本來他以為會把玄武分尸呢,卻不料僅僅在身上留下了傷口,最後還是靠要害攻擊才殺了玄武,使得他不免對這只奇特的生物產生了一絲好奇.

徐直心中也暗自佩服玄武的防護力,多少有了一絲悔意.他當然不是後悔殺了玄武,而是後悔下手太重,把一張上好的皮子給毀了.看見玄武的尸體渾身是傷口,他也就放棄了剝皮制甲的念頭,也正是如此,才叫玄武逃過一劫.

"玄武!"三女見到玄武慘死頓時傷心得眼淚直流,***書城手打獨家首發都恨不得要活活咬死徐直.尤其是海蘭達,已經指揮龍騎兵上的所有炮口都對准了徐直,可是偏偏靈兒在對方手上,所以她楞是不敢輕舉妄動.

"你這個壞蛋!"靈兒一想到玄武是因為自己而死,心中的內疚就好像烈火一樣灼燒著她的心靈,她拼命的掙紮,甚至都不顧忌利刃加身.可惜她一個弱女子,那里能從一個高手手上逃脫啊?

徐直不耐靈兒的反抗,竟然狠狠的抽了她一記耳光,然後罵道:"賤人,不要不識好歹,不然我殺了你!"

"你有種就殺啊?"靈兒卻絲毫不示弱的道:你等著,青書早晚會收拾你的!"

"哼,誰收拾誰還不一定呢!徐直隨即不再理會靈兒,轉臉對龍騎兵里的海蘭達道:"里面的人聽了,趕緊給我走出來,不然,我先割了她的小臉!"說著,他用手上那柄寒光閃閃的短刃在靈兒臉上來回比劃著.

"別聽他的,他是個瘋子,開炮打他,給玄武報仇啊!"靈兒拼命的叫喊著.

"找死!"徐直一臉猙獰的怒吼道,說著,他用短刃的背面狠狠的在靈兒臉上抽了一記,直接就打得靈兒嘴角流血,半邊臉都腫了.同時另一只手用力的捏著靈兒的咽喉,讓靈兒喘不過氣來,再也無法說話.

"別打她!"海藍達見到靈兒快被掐死了,急忙叫喊道:我出來還不行嗎?"說著,她匆匆忙忙的從龍騎兵里爬了出來.

"哼,算你識相!"徐直冷笑著送開手,讓靈兒呼呼的喘粗氣,同時,他又指著海蘭達和晴兒道:"你們兩個,離龍騎兵遠一些.不想讓這個賤人被吃苦頭的話,就老實的聽話,快一點!"

海蘭達和晴兒無奈,只好順著徐直的意思走開,徐直隨後拉著靈兒走到龍騎兵旁邊,然後直接吧龍騎兵裝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里,做完這些以後,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氣.

"你到底想怎麼樣?"晴兒惱怒的問道.

"不怎麼樣!"徐直笑道:"只是想請你們去徐家做客而已!"

"哼,我們要是不想去呢?"晴兒冷冷的道.

"這可由不得你們!"戰斗力是零,而你的魔力盡失,至少兩天之內無法動手,這位靈兒雖然有戰魂,可惜現在卻落到了我的手上.只要她敢妄動,我保證,戰魂沒來,她的脖子先斷!你們信不信?"

"哼!"晴兒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卻又不得不承認徐直說得對.召喚戰魂也需要一點時間,雖然不過幾秒種,可是在現在的情況下,靈兒顯然是沒有任何機會的.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六十九節 變生肘腋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一節 回山備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