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七節 真相大白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七節 真相大白


看完之後,所有人都氣得臉色鐵青,尤其是徐剛,幾乎都要吐血了.

方青書冷冷的指著畫面上的晴兒道:"這位身材高大的姑娘是一位泰坦族人,七級的高手,要不是她為了救人耗盡了魔力,哼!徐某人哪能打得過她?"

"真是太可惡啦!"

"簡直禽獸不如啊!"

"徐直在哪?把他交出來!"

"徐門主應該給個交代!"

地下人群情激奮,紛紛喊著要徐剛給個交代.

徐剛見勢不妙,連忙擺手道,"諸位,聽我一言,聽我一言!"

見到徐剛發話了,眾人很快安靜下來.

徐剛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道:"小犬是我一手教育大的秉性如何,我這個做父親的最清楚,雖然他有些年輕氣盛,可是徐某卻敢以身家性命擔保,他斷然不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諸位請想,我徐家雖然不才,可也不至于貪心別人的東西吧?小兒身上,光12級的法寶就有三件之多,我就不明白了,這方青書有什麼寶物,值得我家孩兒如此大動干戈!和身敗名裂相比,幾件東西能算什麼?我家孩兒又不傻,怎會如此不懂事呢?"

"是啊,徐門主說得有道理."

"這影像該不會是偽造地吧?"

被徐剛這麼一辯解.頓時眾人又開始懷疑起方青書來了.

倒是青云道長馬上說道:"方家小兄弟,關于徐門主所言,你可有話說!"

"說一千道一萬,人家不認賬,也全是沒用的廢話!"方青書冷冷的道:"證據擺在這里,你們不信,那好,把徐直叫過來,當面對峙不就完了嗎?"

"也對!"青云道長立刻點點頭,道:"徐賢侄.不知令郎可在?"

"這個,小犬不在山上,他還在忙軍中之事!"徐剛連忙道.

"哈哈!他老子當選修真盟盟主,他當兒子的竟然會不在?你蒙誰呢?"方青書不屑的道.

"你,我還騙你不成!"徐剛怒孔.

"哼!"方青書冷笑道:"那你的徒弟方靖在不在?"

"方靖肯定在!"卻是火流云突然插嘴道:"剛才就是他接引我上山的呀!"

徐剛一聽,氣得都想咬火流云兩口.可是現在場合不對,就是知道火流云在給他上眼藥,他也一點辦法沒有.見到眾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他也只能無奈的吩咐道:"把方靖給我找來!"

"方靖就在這呢!"下面的人立刻就喊了起來.原來,方靖負責這里地禮賓工作.所以一直都在這里,結果一下就被別人認了出來.

看見自己被幾千人的眼光注視,方靖知道自己逃不了啦,只好硬著頭皮向徐剛那邊走去.其實,他一看見方青書拿出的木樁就知道,這事鐵定是徐直干得.所以他現在心里正天人交戰呢.說實話,恩師和師門馬上就會身敗名裂,可是當眾撒謊,他就是有這個心,也沒那個本事啊?

周圍全是十五級以上的老鬼,七級的方靖根本就沒有撒謊的資格.一撒謊就肯定被看出來.而方青書只所以沒有在一開始就被轟殺當場,原因就是眾人都看出他說的是實話.大家開始都以為方青書是被人蒙蔽,有了誤會,才會如此狂言.要是眾人看出方青書在撒謊的話,早就把他給滅了.

待方靖滿頭大汗地來到高台上.徐剛馬上怒問道:"我問你,此事果真是你師弟所為?"

"啟稟恩師.弟子不知啊!"方靖低著腦袋無奈的道.

"不知?"青云道長皺著眉頭,繼續問道:"方青書剛才說,他曾經救過你,難道這事你也不知?"

"這事,弟子自然知道!"方靖站站克克地道:卻是如此!方師弟對我有救命之恩!"

"噢!"這下地下的人馬上驚呼出聲了.

"那以後的事情呢?你師弟徐直有沒有劫持人家姑娘!"青云道長馬上追問道.

"此事弟子確實不知啊!"方靖連忙苦著臉到.

"你們當時不是在一起的嗎?怎會不知!"青云道長怒問道.

"當時,弟子們確實和方師弟等人一起,可是後來,我徐師弟和方師弟因為一事有了爭執.大家便各自告辭.徐師弟先走一步,我隨後跟上于是,就此失散!"方靖無奈的道:一直道現在,弟子子也沒有見過徐師弟!"

"噢."青云道長越聽越可疑,馬上追問道,你們怎麼失散的?"

"我本以為師弟會回到我們地亞空間,可是等我回去之後,只見到了寒家姐妹和石家兄弟,卻並沒有見到師弟!"方靖只好全盤說道.

"啊!"眾人這下可就炸了鍋了,因為方靖的證詞雖然沒有明說此事是徐直所為,但是卻已經隱隱透露出了兩個信息,第一,徐直和方青書有過口角,第二,徐直沒有回去,有作案時間!

火流云一聽,立刻在一邊裝模作樣的道:"哎呀,真是奇怪啊,要是徐賢侄沒有回去的話,那他會去哪呢?"他言下之意在清楚不過了,顯然就是徐直沒回去,自然就是去作案了唄!

徐剛一聽,氣得五內具焚,可是他不能把火撒到火流云身上啊?于是便對著方靖怒道:"孽障,我來問你,那逆子因何事與人沖突!"

"是啊!干嘛要和救命恩人吵架呢?"火流云在一邊陰陽怪氣的問.

"這,這!"方靖哆嗦了半天沒敢說.

"你還不快說,想氣死我嗎?"徐剛怒孔道.

"是,是因為師弟想用法寶換方師弟的東西,可是方師弟拒絕了,于是師弟生氣,說方師弟不給面子,因此就吵了起來!"方靖無奈之下,只好照實全說了.

"哈,強買強賣啊?"火流云立刻不屑地道:真是好大的威風噢!"

"你!"徐剛憤怒的瞪了火流云一眼,隨後轉頭對方靖問道:"那逆子是個混蛋嗎?人家有什麼好東西,值得他做出如此下賤的事情來!"

"是方師弟的血液,師弟說要孝敬您地!"方靖苦著臉道.

方靖此話一出,眾人全部驚呆了,難道徐剛還喜歡喝血嗎?

"你胡說些什麼!"徐剛氣得臉都綠了,他大罵道:老夫又不是吸血鬼,我要人家的血干嘛?"要不是他看出方靖在說實話,只怕現在就一腳踢死這個徒弟了.

"師傅,弟子所言句句是實,師弟確實要要方師弟地鮮血,其中其實另有緣由,只是牽扯到方師弟的隱私,弟子不好直說啊!"方靖為難的道.

"恩?"眾人一聽,馬上又都把眼光轉向了方青書.

"唉!"方青書歎了一口氣,道:"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方師兄就實話實說了吧!"

"孽障,還不快說!"

"方師弟在機緣巧合之下,服食了一滴,這個,'龍神精血'!"方靖不得已之下,只好把實話說了.

"啊!龍神精血!"

"穩度天劫的寶物啊!"

"怪不得,怪不得那!"

"是啊是啊,和被天劫轟成灰來比,這名聲又算的了什麼,看來這真是徐直干的啦!"

龍神精血這四個字一出,下面頓時就炸了鍋,這種東西即便是宗師級別的高手也一樣眼紅不已啊!而眾人在驚訝之余,也紛紛肯定了徐直的作案動機.就連徐剛這時候,也逐漸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心中頓時一陣冰涼.

而偏偏就在這個時候,那位火流云當家的又笑嘻嘻的道:"哎呀呀,現在看來,似乎真可能是徐家大少爺一時糊塗呢!不過我好像聽說,剛才有人拿什麼擔保什麼來著?"

"你!"徐剛頓時大怒,他剛才大義凜然的那自己的性命擔保兒子,結果卻證明自己錯了,本來就夠窩火的,現在卻又被火流云當場點出來,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我什麼我?"好不容易抓住了徐剛的小辮子,火流云那自然是肯定不會輕易放過的,只聽他冷笑著挖苦道:"我兒子又沒忘恩負義,恩將仇報,綁架女人,敲詐勒索,我火家堂堂正正,不想某些人,明了一套,背里一套!"

"哇!"徐剛當場吐出了一口血來.當著全銀河系的修真者,自己被人家如此挖苦嘲諷,卻愣是一點反駁的余地都沒有,他的那張老臉可實在是掛不住了.都恨不得一頭撞死在這.

"恩師!"方靖嚇得連忙跑過去把搖搖欲墜的徐剛攙扶著,急得眼淚都下來了.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六節叫你丟人沒商量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八節 死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