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八節 死不要臉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八節 死不要臉


"家門不幸啊!"徐剛悲痛欲絕的喊道.

見到徐剛如此模樣,一干人也多少有些不忍,畢竟他也算是一代宗師,落到如此天地,實在讓人感歎不已,就是火流云也沒想到他性子這麼烈,所以也有些後悔剛才的話.

青云道長更是連聲勸說道:"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孩子犯錯,與你無干啊!"

"是啊是啊!"另一位長老也勸說道:"幸好此事還未著稱大錯,只要把人放出來,再陪個不是,想必方小友也不會過多追究的!是不是啊?"說著,他還看了看方青書.

方青書冷冷的道:"自然,只要徐家能大慈大悲的把人放了,我就求之不得啦!至于追究?嘿嘿,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

"哼,你太謙虛了,閣下的本事,可是大得很呢!"就在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遠遠傳來,接著,三位老者從遠處飛過來,落在高台之上,說話的人,正是領頭的老家伙.

"見過祖父,叔祖和父親大人!"徐剛連忙對三人施禮問候道.

"唉!"靠後的一個老人歎了口氣,然後掏出一顆丹藥給徐剛服下,然後吩咐道:"你快下去調息一下吧!"

徐剛搖搖頭,苦著臉悲憤的道,"孩兒給徐家丟了人.身為家主,這個時候,我怎麼能一走了之啊?"

"那你切在一邊看著吧!"老人說著,將徐剛拉到一邊.

這時,領頭地老者再次發話道:"小家伙,你不過憑幾句花言巧語,就將徐家數千年的清譽毀于一旦,這等本事可絕對不能算小吧?"

"哈哈!"方青書大笑道:"真是太可笑啦,你們徐家的名聲竟然是我敗壞的,難道是我逼著徐直做下這等齷齪事情的嗎?"

"我家孩子有錯.自有我家處置,這次他不過是一時糊塗,我們陪個不是,把人送回去不就行了?有什麼大不了的,可你卻非要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我徐家身敗名裂."老人怒道:"你用心好毒啊!"

"呵呵,真不愧是老狐狸.幾句話就把自己說得多委屈,好像是我欺負你一樣!"方青書怒極反笑道:我來問你.此事已經過去十五天啦,為何你們不放人?甚至連一個招呼都不和我打?要不是我今天找上門,你能說得這麼漂亮?"

"老夫門中正在辦大事,要招待天下群雄,一時沒有時間通知你,這又有什麼大罪嗎?"老人辯解道.

"狡辯!"方青書怒道:"徐家上下幾十萬人.招待不了這麼多群雄?通過仙境送個消息,不過瞬息之間的事情,難道你們忙成這樣?再說,我就不知道,放人還要什麼時間?她們三個自己不會回來嗎?"

"哼!"老人怒道:"不過一時疏忽,晚了幾日而已.你急什麼?"

"要是我把你家的女孩子綁去十五天,你急不急?"方青書冷笑道.

"要是落在你這種人手上,自然要急,可是我徐家,千年清譽.自然不能和你相提並論!"老人不屑的道.

"好一個千年清譽,恩將仇報地清譽吧?"方青書冷笑道.

"你.你竟然敢辱我徐家!"老人氣得渾身哆嗦.

"我,說錯了嗎?"方青書冷笑道:徐直氣得渾身哆嗦.仇報?"

"小子,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你!"老家伙說著,竟然真的就要動手.

青云道長一看,連忙攔了下來,勸說道:"前輩,前輩,此事萬萬不可啊!您德高望重,怎能和他一個晚輩一般見識呢?"

"可他辱我太甚,哪里有個做晚輩的樣子?"老者怒道.

"哈哈,晚輩?"方青書冷笑道:我的授業恩師乃是兩千年錢的高人,算起來,你不過才八九百歲,相差了至少十輩,哼,真要論輩分,你得管我叫師爺爺!"

"你!"老人這下氣得,腦袋上都開始冒煙了.

青云道長也看不過去了,皺著眉頭道:"方家小友,輩分乃是大事,這個玩笑可開不得!"

"青云道長,在下雖然不才,可也沒必要開這種玩笑,我方某人一向實話實說,從不弄虛作假!"方青書大義凜然的道.其實他心里也在嘀咕,話說,這話從一個職業騙子嘴里說出來,還就有些不是滋味呢?

"噢?"青云道長一道:"那敢問小友恩師是誰?"

"家師乃是三國時期人物,也是我們軍團的戰魂."方青書自傲的道:"名姓在下不方便提起,只說一說,他是六出祁山地那一位,想必這里來自地球的諸位就都清楚了!"

"啊!"青云道長大吃一驚道:"竟然是孔明先生!"

下面地人也紛紛議論開來,這里還真有不少來自地球的修真,他們當然不可能不知道孔明的大名,于是便給眾人講解,很快,眾人也都清楚了方青書所言竟然真的句句是實!

"道長您也知道?"方青書到沒想到青云道長也清楚這事.

"呵呵,在下便來自地球青城山!"青云道長苦笑道:那里有不知之理啊?"

"呵呵,原來還是同鄉,失禮了!"方青書連忙拱供手.

"不敢,不敢,你的輩分可真是比我們高多啦!"青云道長苦笑道.

"誒."方青書卻連忙道:"輩分之說不過是應付那些老不羞的家伙,我不過出入門徑,可不敢和諸位前輩並論!"

"哼!"老人聽見方青書諷刺他老不羞,氣得在一邊直哆嗦.

"哼什麼哼?"方青書冷笑道:沒大沒小地,這就是徐家的家風嗎?你那幾百歲都活到狗身上去啦?"

"豎子安敢欺我也!"老家伙幾乎當場氣瘋了.他身後的弟弟和兒子也忍不住,就要一起動手,可是高台之上足足有十八位高手,所以兩個人還沒出手就被人家給圍了起來.

開玩笑,這可是修真盟選盟主的地方,要是叫他們三個當場殺了一個七級的前輩,那以後修真盟的這十八位長老還怎麼見人啊?

況且,眾人也早就對徐家有意見了,恩將仇報這事太大,簡直是無恥至極,可是徐家三位長老,卻僅僅輕輕一筆帶過,顯然是要包庇自己地孩子啊?這還不算,徐家甚至還口口聲聲說方青書敗壞他們的名聲,這不是胡扯嗎?人家苦主訴苦就叫敗壞名聲啦?你徐家既然干出這無恥的事情來,還不能叫人家說嗎?

畢竟這里都是活了幾百歲的精明人,前因後果稍加捉摸就都清楚了.徐家顯然是想搶奪人家的龍神精血呀?

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們可就不能不管了.于情于理,修真盟都要給方青書一個交代,誰叫徐家是修真盟中地一員呢,他們要想強取豪奪,那就等于敗壞了修真盟的名聲啊.

要知道,修真盟地盟規里就有一條,盟內諸人,不得仗勢欺人,就是為了防止勢力大的門派欺負小派而設立的.徐家現在的做法,已經是同等挑釁盟規,所以修真盟的人肯定不可以袖手旁觀的.

"恩?"老人一見修真盟的長老一起擋在面前,也忍不住怒問道:"青云,你等要于我為難嗎?"

"前輩!"青云道長拱手施禮道:"非是我等于前輩為難,實在是徐家欺人太甚,此事本就是徐家理虧在先,前輩又怎好動手呢?"

"胡說,明明是他當眾辱我!"老頭怒道.

"前輩,這可就是您的不是了,明明是你家少爺先劫掠別人在先,人家身為苦主,來此當眾訴說,也並無不妥,無可厚非,最多就是言語之間有些冒犯罷了.畢竟徐家理虧在先,您應該忍讓一二才是,如何能動手打殺呢?"青云道長不滿的道.

"此乃徐家的家事,盟主大人還是不要過問的好!"老人強硬的道.

"話可不能這麼說."青云道長頓時冷下臉來,徐直綁架的可不是你徐家的人!而是仙之雇傭軍的成員,如何能說是你的家事?"

"這!"老人頓時啞口無言.

"前輩,您且問問在坐的諸位英雄,此事算不算得徐家家事?"青云道長隨後指著下面的幾千人說道.

"不算,這是修真盟的公事!"

"沒錯,分明是徐家仗勢欺人啊!"

"此事如果不管,那修真盟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下面群情激奮,紛紛對徐家表示了不滿.看到如此多的人反對,徐家的幾位長老,也紛紛變了臉色.

青云道長隨後說道:"徐前輩,您也看見了吧,所謂路見不平有人踩,此事,我們只怕不能袖手旁觀!"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七節 真相大白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七十九節 怒毀功德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