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一節 首戰方靖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一節 首戰方靖


"不要誤會!"老人一看不妙,連忙轉身吩咐道:"趕緊把人放出來!"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廣場外的徐家弟子趕緊跑下去,時間不大,就帶上來三個女孩子.三女身上的衣物並沒有動,看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也沒有什麼傷痕,只是有些髒,而且精神也很差.顯然這段時間里她們的日子也不好過.

三女看見方青書以後,馬上激動的跑過來.方青書也心疼的張開雙臂,抱住了靈兒和海蘭達,晴兒身體大,干脆就把三個人一起抱住了.四個人稍稍安慰一下,就趕緊松開,畢竟這里人太多,他們都不習慣.

"委屈你們啦!"方青書安慰道:他們沒有怎麼樣你們吧?

"除了沒有自由,生活上還算好."靈兒道:"也沒有大罵我們!"

聽見靈兒這樣一說,老人立刻得意的道:"看看,我們徐家可沒有虧待她們啊?"

"是嗎?"方青書懷疑的道:"那為什麼你們的精神這麼差?還有,你們的魔力呢?"

"我們的力量被封禁了!"晴兒怒道:"就是那個老家伙動的手!"說著,他用手指指著徐家的大長老.

"哼!"方青書立刻冷笑道:"有功夫去封禁她們的力量,卻沒有時間放人?你剛才不是說你是'一時疏忽’嗎?這又怎麼解釋?"

"這個~"老人頓時有些語塞.

"哈.徐家老頭,這下沒話說了吧!"

"只怕綁架之事不只是徐直地意思,更有徐家高層的參與!"

"沒錯,八成就是徐老頭的主意,真無恥啊!"

遠處的人也隨即開始起哄.

晴兒好奇的道,"這些是什麼人?我怎麼看不見人啊?"

"是朋友,他們因為不恥徐家作為,所以不屑進來,只在遠處給我們助威,你有什麼委屈.盡管說!"

"我懷疑,徐家對我們施展了精神法術!"晴兒肅然道,"因為我們有5的記憶消失了!"

"哦!"方青書頓時怒道,"真有此事?"

"是的!"海蘭達道:"我們的記憶里只在這里呆了十天,可是我的表卻顯示,我們呆了十五天!"她的亞特蘭蒂斯鎧甲里自帶一種精准地時鍾,徐家人根本不知道.

"我的記憶也只有十天!"靈兒道:"但是我的本命蠱卻有十五天的記憶,它告訴我說.有五天時間我們完全處于昏睡狀態,然後不停的被徐家的人問一些問題.更詭異的是,我們有問必答.所以我們現在的精神才會這麼差,恐怕你所有地底牌都被我們泄露出去了!對不起啊!"說道這,靈兒難過的幾乎要哭出來.

"我靠!徐家太無恥了吧?"

"果然是老鼠生兒會打洞啊,小地綁票,老的用攝魂大法禍害人家.還真是絕配呢!"

"徐家上下,蛇鼠一窩!"

"徐家上下,蛇鼠一窩!"

"徐家上下,蛇鼠一窩!"

隨著眾人的叫罵聲越來越大,最終彙聚成了一個聲音,幾千高手的怒吼.那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直震得方圓數百里內,所有地方都和打雷一樣.徐家的弟子一個個捂著耳朵,苦不堪言.被這麼多高手堵著門口大罵,他徐家這次可真是開了修真界的先河啦!

而此時.方青書也終于明白為什麼徐家會如此大動干戈了.顯然就是因為他們得到了消息,知道方青書吃地不僅是龍神精血.甚至還得到了龍神的血脈.

要知道這龍神血脈和龍神精血可完全不是一回事,龍神精血只能保證服用的人肯定能渡劫而已,渡劫之後也僅僅是最低級的仙人罷了,再往上,那就要靠自己的天賦和苦修,能不能再次提升就不一定了,而事實上,勉強用精血渡劫的仙人,再次提升地空間並不是很大.

但是龍神血脈可就不一樣了,這其中包含了龍神的生命奧秘,它提升的就不僅是肉體的強度,甚至還包括整個人的天賦,可以讓一個白癡變成聰明絕頂地人.擁有龍神血脈,即使成了仙人以後也擁有極大的發展空間,甚至,極有可能會成為仙人中最頂級地幾大巨頭.

而徐家成仙的祖先其實也不過是中層的仙人,離頂級還相差太遠,他們其實時時刻刻都在期盼著自己的後人可以成為仙族中的高層,從而好跟著沾光.

只可惜這樣的機會實在太少,畢竟連渡劫都那麼難,就別說渡劫之後的發展了.而這次出現方青書這個變數以後,他們自然就坐不住了.相比一個頂級仙人,徐家又算得了什麼?就是把徐家偌大的基業盡數毀掉,能換來龍神血脈那也是太值得了.

只要以後家族里有了頂級仙人,那徐家還不是要什麼有什麼?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徐家的長老們才甯肯失去功德碑,甚至不惜讓身敗名裂,也一定要留下方青書.

方青書想明白之後,心里頓時有了計較.恰好此時罵聲也稍稍停歇,他于是冷笑著對徐家長老道:"你身為前輩,又是大世家的長老,活了幾百年的仙人後代,竟然如此欺凌弱女,不覺得羞愧嗎?你將修真世家的聲譽置于何地?你將徐家仙人的榮光置于何地?你祖宗的人都被你丟乾淨啦!"

"你少說廢話!"老家伙氣得滿臉通紅,怒道:"人已經還給你了,現在該輪到你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哼,盡管放馬過來吧!"把一個空間戒指放在了海蘭達的手里,並低聲囑咐道:"龍騎兵在里面!"

說完,他不等三女答話,直接飛落廣場中央,靜靜的等待著徐家安排的對手.

"方靖!"大長長老突然喊道:"你去打第一局,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小子!"

"啊!"方靖連忙道:"師祖啊,弟子曾經被方師弟救過一命,如何能向他遞劍啊?這豈不是恩將仇報嗎?"

"你!"大長老現在最忌諱的就是'恩將仇報’這四個字,卻不想方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提了出來,氣得他大罵道:"該死的畜生,叫你去你就去,難道徐家對你,就沒有救命之恩嗎?"

"這~!"方靖頓時為難起來.

"這什麼?還不快去!"長老怒道.

"唉!"方靖無奈之下,重重的歎了口氣,道:"也罷,就讓方靖用這條小命,還了諸位的恩情吧!"

說完,他眉頭緊皺,一臉羞愧的來到方青書面前,道:"方師弟,我實在有愧與你啊!"

"呵呵,師兄不必介懷,我知道你有為難之處,我不會怪你的!"方青書反而安慰道.

"唉!"方靖搖搖頭,道:"不必安慰我啦,我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可是師命在身,我也只能做一次無恥小人了.方師弟,你可准備好了?"

"師兄請!"方青書輕輕笑道.

"好,接我一劍!"的腦袋.這一劍凌厲到了極點,劍芒足有十米長,而且光華閃耀,從上往下很劈過來.

顯然,方靖這一劍是一點都不保留,有多少勁使了多少勁.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分明是找死的一劍啊!

飛劍講求靈動,只有裂天勁等少數幾種只要求攻擊力的功法才會不遺余力.像方靖這樣,全力強攻卻似乎不留余地的做法,絕對是故意找死.只要方青書輕輕一閃,方靖的飛劍就會深深插入地面.而方青書只要趁機隨便用點什麼攻擊手段,就可以把毫無護身准備的方靖給干掉.

方靖畢竟是辛苦練出來的七級高手,這樣低級的錯誤基本不可能會犯,他現在這樣,顯然是因為心中有愧想故意死在方青書手上.

可是出乎方靖意料的是,方青書不僅沒有閃避他的飛劍,反而突然變出一把猩紅的大刀,狠狠的把飛劍給架開了.

只聽當得一聲巨響,方靖被彈飛到天上,在空中轉了幾圈以後又安然無恙的飛回到方靖的身邊.方靖一愣,隨即苦笑道:"方師弟你有何必和我這無恥小人客氣呢?"

"師兄,你為人坦蕩,這是有目共睹的,你又何必如此呢?"方青書笑呵呵的道:"其實不就是一場比試嗎?咱們兄弟不如就當作一次切磋吧!好像也沒誰非要咱們分出個生死來啊?"

"這~"方靖一聽,頓時也有點開竅,不過老師的他還是回頭看了看徐家的幾位長老.

"唉!"大長老無奈,知道自己要是強行逼迫方靖,那他說不定自己就把脖子抹了,所以他也只能無奈的道:"只有你憑本事贏了方青書就行,不必要他的命!"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節 無恥的要求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二節 二戰徐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