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二節 二戰徐仁  
   
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二節 二戰徐仁


當然,其實長老自己也知道,方靖根本不可能贏的了方青書,畢竟他已經從三女那里知道了方青書的底細,所以才安排了三場戰斗.方靖這一場只是消耗方青書的實力罷了.

聽見長老這樣說,方靖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但是他也不傻,自然知道上面恐怕不會放過方青書,自己也只是消耗方青書的棋子,所以還是有些猶豫.

倒是方青書不在乎的道:"師兄,請啊!我也想趁機領教一下徐家的劍術呢!"意思是他想參考方靖的劍術對徐家的本事有個了解.

"呵呵."方靖苦笑一聲,他心中明白,方青書這麼說不過是給他找個開戰的理由罷了,因為誰都知道,徐家擅長的是天龍斬,可是方靖身為外姓子弟,沒有資格學.所以他只會徐家的飛劍之術,可是徐家的飛劍只是二流水平,要不是方靖天資聰穎,又極為勤奮,他根本不可能達到現在的實力.

不過方靖不忍推辭方青書的一翻好意,也就只好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陪師弟練練,只是為兄學藝不精,只怕要叫師弟失望啦!"

"呵呵,師兄客氣了!"方青書笑道.

"那好,看劍吧!"方靖說完,再次揮舞著飛劍殺上來,這次可和上回不同了.只見方靖地那口青銅古劍突然就和活了一樣.宛如一條游龍圍著方青書四處亂竄,森森的劍芒幾乎都要把方青書整個包圍了起來.

要是論劍術,方青書那自然是拍馬也比不上人家,好在他也乖巧,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是舞動著那把得自死亡騎士的大刀,在周圍劃出一道道血色的牆壁.倚仗裂天勁的霸道,把方靖的劍芒全部擋在了圈外.

兩個人,一個攻得精彩.各種飛劍的基本技巧,層出不窮,顯示出深厚的基本功.另一個守得霸道,經常一刀過去,連破數道劍芒,不管對方如何變化,我自一刀劈,充分展示了一力降十慧的驚異.

雖然在一干高手面前.兩人的實力都還不算什麼,本事也各自有不少地破綻.可是聯系到兩人不過三十來歲的年紀,能達到這個水平,還真是不容易.再加上眾人佩服方靖和方青書兩人的氣度,所以外面的一干人等看到精彩出,也禁不住為他們叫起好來.

不過,這場戰斗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因為方青書手上的家伙實在過于垃圾,才僅僅是四級的武器,和人家方靖手上高達九級的飛劍比起來,實在差得太遠.盡管有霸道地裂天勁支撐,可是在相互斬擊了幾百次之後,那把猩紅的大刀最終還是沒能挺住.被方靖一劍斬成了兩段.

由于二人地戰斗此時已經非常激烈了,所以這個意外發生以後,方靖再想收回飛劍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把古劍以閃電般的速度把方青書斬成兩截.

可就在此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被斬的方青書竟然化成了漫天的光點突然消失在眾人面前.

"幻象!"方靖幾乎立刻就醒悟過來,他畢竟是身經百戰地高手.所以立刻反應過來,急忙像把飛劍調回來防身.

可惜此時已經太晚了,因為方青書笑呵呵的聲音,突然在他背後響起,"師兄,承讓了!"

方靖苦笑著轉過身來,發現方青書離他竟然只有三步的距離,只要一動手就能取了他的小命.他忍不住搖頭感歎道:"方某輸的心服口服!"說著還對方青書拱手為禮.

"只是一時僥幸罷了!"方青書笑道.

"呵呵."方靖卻搖搖頭道:"不,我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其實很大.你要是認真地話,憑剛才那一手,我不可能是你一合之將!"說著,他再次拱拱手,然後轉身向徐家的長老們走去.

"啟稟長老,弟子無能,失敗了!"方靖跪倒在地,恭敬的道.

"起來吧!"大長老自然看出方靖已經盡了全力,加上他剛才也的確消耗了方青書不少功力,甚至還毀去了方青書一件兵器,總算是完成了任務.況且方靖畢竟是徐家里少有的出色人才,他們甚至還打算招方靖為女婿,所以也不忍再責罰他,甚至還安撫道:"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下去休息去吧!"

"多謝長老不怪之恩!"方靖說完扣了一個頭,但是卻沒有起身,而是張開雙臂,隨後他地那口古劍就在他的指揮下左右一閃

將他地手臂齊肩削掉.

"啊!"徐剛頓時急了,怎麼說也是他一手帶大的弟子啊,再沒有徐直以前,他和方靖的感情簡直如同父子一般.見到方靖如此自殘,心疼得他大叫道:"靖兒,你這是為何啊?"說著,連忙伸手點了方靖的穴道,止住他的流血.

方靖臉色慘白的道,"弟子做下恩將仇報的無恥之事,實在無顏留在門中,我一生所學,盡在這把劍上,如今將手臂與古劍一起還給天龍門,還請門主見諒!"

"你~"徐剛一聽忍不住老淚橫流,他激動的遙遙頭道:是為師對不起你!天龍門對不起你,你去吧!"徐剛知道,自己這個弟子一生剛直不阿,雖然外表和善,可是內里卻極為剛正,最見不得無恥之事,如今徐家接二連三的干出這一系列下作的事情,實在是讓方靖傷透心了,走也在情理之中.

其他幾位長老也面面相視一臉惋惜,他們早知道會有大批門人,因為今日徐家的作為而脫離天龍門,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第一個走人的,竟然是方靖,這個最讓他們看中的外姓子弟.

"多謝門主!"方靖說完,重重的在地上給方靖扣了三個響頭,這才掙紮著站起來,再次來到方青書面前.

"方師弟,為兄已是廢人了,只怕欠你的恩情,此生都還不上啦!"方靖苦笑道.

"呵呵,未必!"方青書微微一笑,隨後拿出一個卷軸,當場撕開.隨著一道白光照在方靖的斷臂之處,只見傷口突然開始飛速長起來,骨頭,肌肉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著,時間不大,兩條完整的手臂竟然再次出

"這,這只怕是十級卷軸吧?"方靖也是識貨之人,篡了篡拳頭,就馬上從手臂的力量上做出了判斷.

其實,四級的光明系魔法就可以長出斷肢來,但是這種斷肢力量很小,而且非常的脆弱,不重新經過幾十年的辛苦鍛煉的話,就和廢掉一樣.但是方靖卻感到自己現在的手臂和以前幾乎差不多,顯然,只有很高級的光明法術才能做到這一點.

方青書笑而不答,又從戒指里拿出一塊大個的鐵錠來,足足有幾百斤,遞給方靖道:"師兄,你的飛劍沒了,小弟這里恰好還有塊玄冰鐵,不如你拿去重新煉制飛劍吧!"

"師弟!"方靖頓時眼淚掉下來了,他顫抖著道:"明明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在剛才消耗了你的力氣,是我恩將仇報,你怎麼還這樣幫我啊?"

"師兄,無它,只因我敬佩你的為人!"方青書蕭然道:要是你看得起我,就不要推辭!"

"方靖這條命,以後就是你的啦!"方靖也是個痛快人,結果鐵錠,拱手為禮,隨後化作一道白光,就消失在眾人面前.

"嘿!方靖,方青書真是兩條好漢!"

"一個深明大義,一個以德報怨,都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啊!"

"光憑這二人的氣度,他們日後必定不是池中之物."

一時間,外圍贊揚聲此起彼伏,比罵徐家的時候還要熱鬧百倍.徐家幾位長老自然是尷尬不已.尤其是領頭的老人,自從他出現,臉上的顏色就一直在赤橙黃綠青藍紫之間變幻,反正沒有好的時候,他今天挨的罵,比他一輩子挨的都多,好不容易聽見好話了,還是說別人,並借機諷刺他,心中之郁悶可就別提了.

所以不等眾人的聲音消失,他就再次喊道:"第二場,徐仁!"

隨著老家伙話音一落,一個人影就從廣場外面飛過來,只見他背後有一對金屬翅膀,正是徐家賴以成名的天龍斬,顯示出他是徐家的嫡系子弟.

此人身形稍胖,看年紀也在中年左右,一臉的傲氣,飛到方青書五十米之外就落在了地上.冷冷的打量著方青書.

可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的人突然怒吼道:"靠,徐家還要不要臉?這徐仁今年都七十八啦!人家方青書可只有二十多!這能叫公平嗎?"

"不錯,徐仁成名都三十年了,算是徐家後輩里的俊傑,在這一帶也是小有名氣,徐家派他出來,實在有些以大壓小的嫌疑!"

"還嫌疑什麼?根本就是!"

聽見外面的議論,徐家的長老馬上不干了,怒道:"徐仁是徐直的哥哥,和方青書不是一輩人嗎?稍稍大幾歲又有什麼?"

上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一節 首戰方靖     下篇:第六卷 遠古遺跡 第八十三節 白發人送黑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