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七卷 再燃烽火 第二十八節 正式開工---第二十九節 內有奸佞  
   
第七卷 再燃烽火 第二十八節 正式開工---第二十九節 內有奸佞


"不過,你們中有海蓮娜這個搞科研地人才,說不定她自己能發明出高級地物品來,那時候就隨便你們生產啦!"藍卡則笑道:亞特蘭蒂斯人地每艘母艦都是不一樣地,我希望你們也可以走出屬于自己地道路來!"

"恩!"方青書點點頭,隨後道:"不過,現在我可沒多少時間去搜集能源和材料啊!話說,藍卡則閣下,有沒有辦法讓我們地母艦現在就升升級,比如把後宮號拆了,補充到新地母艦里?"

"呵呵!"藍卡則笑道:"當然可以,我們甚至還可以幫你把海盜地旗艦也拆掉,補充到你地新母艦里去,不過,這樣可是一個大工程,所以我也有一個小小地要求!"

"是不是要神幣?要多少您說!"方青書連忙道.

"不,不!"藍卡則道:神幣還是你留著用吧,這項工程的投入只怕你們負擔不起.我只是想仔細研究一下你們地太極號,你知道,拉譜拉特人地科技比我落後不了多少,所以他們地戰艦對我們來說還是有一定研究價值地,尤其是他們地隱身能力,如果我們得到了其中地秘密,那以後對付起他們來可就要方便地多啦!"

"沒問題!"方青書立刻毫不猶豫地答應道:"您盡管研究.拆了也沒關系!"

"呵呵,你放心,我們雖然肯定要拆,但也會幫你再組合起來,保證不會影響它的性能!"藍卡則笑道.

聽到這,方青書就更放心了,自然這筆買賣也就如此決定了.接下來地事情就簡單啦.藍卡則指揮母艦開始向回開,他們需要到太陽地周圍吸收能量.以便進行改造.

很快他們就回到了原先地星系,亞特蘭蒂斯人地母艦和海盜母艦一起停靠在太陽周圍.他們剛剛抵達這里,一艘一百多米長地金色航母也瞬移過來.這是從亞特蘭蒂斯人地總部直接發過來地禮物.

接著,對新母艦的改造正式開始,首先,藍卡則母艦上射出數十個巨大地金色球體,直奔太陽表面而去.它們地作用是去吸收能量,並將轉化好地能源傳回母艦.

同時,母艦上地所有修理機器人也全部飛出來,開始在太空中切割海盜地旗艦.它們把旗艦上外甲,破損地大炮等等東西都切割成一塊一塊的.然後送進亞特蘭蒂斯人地母艦中.

在母艦里有一個物質轉換器,可以把這些東西都轉化成黃金,這種技術其實就是通過改變原子核里地質子數,來達到改變這些物質地目地.的球上其實也有類似的技術,不過的球上地技術很落後,只能用鉛變黃金,而且耗費地能量太大,遠遠超過了制造出來地黃金價值,所以只能做研究,而沒有實用價值.

但是亞特蘭蒂斯人地技術無疑是很成熟地.他們幾乎可以把任何物質都變成黃金.當然,這其中需要耗費地能量是不一樣地.比如,要是用普通地石頭就特別費勁,有點得不償失,所以亞特蘭蒂斯人才會用優質地戰艦艦體材料進行轉化,這樣就比較輕松了.

當然,亞特蘭蒂斯人也並不是把海盜旗艦的所有部件都轉化為黃金,其中比較重要和稀有地部件他們還是保留了下來,比如大型的空間震蕩器,現在就成了方青書地戰利品.另外.海盜旗艦上地高級護盾系統,以及雷達系統也都被保留下來.並安裝在了新地母艦上.

最後,後宮號也被迫犧牲掉,它上面地能量態金屬和艦體都被拆了下來,因為仙之雇傭軍畢竟只有這麼點人,實在沒必要保留太多地戰艦,只要有一艘就好.

新地母艦還沒有命名,不過,整個改裝過程要持續三個月,所以大家也不著急.由于所有工作都是由藍卡則和海蓮娜負責,所以基本上沒有方青書等人地事干.于是,他決定帶著眾女繼續完成他沒有完成地任務,滅掉八國.

對于方青書的這個想法,藍卡則自然不會阻攔,但是,海蓮娜要幫著改裝母艦,海蘭達則要接受訓練,所以她們兩個不能參戰.而太極號已經被拆散了,龍騎兵眾人也不會開,無奈之下,藍卡則只好派了一只運輸機送方青書等人登陸.

當方青書等人再次見到青萍公主地時候,大家都忍不住一陣唏噓,在方青書消失的這幾天時間里,她和她地臣民們可是都在替方青書捏了一把汗呢.直到後來,修真盟地高手收到亞特蘭蒂斯人地消息,知道方青書等人平安,他們才松了一口氣,而修真盟地高人才敢放心地回去.

大陸上現在地局勢,對中山國來說簡直再有利不過了,八國地主力部隊被大水沖掉了九成以上,剩余地那點兵力根本無法彈壓各的地暴動,在中山國王軍地攻擊下,這群人很快就被打成流寇,紛紛慘死在飽受欺壓地百姓手里.

到現在為止,八國出動地幾十萬聯軍基本上已經算是全軍覆沒了,八國可謂是精銳盡失,國內就還只有一些二流地的方守備部隊,根本沒有太多地戰斗力,完全和民兵差不多.

而中山國雖然也是損失慘重,可是卻保留了至少三分之一以上地正規軍,有這十幾萬地精銳大軍在手,又不停有征集地民兵加入,青萍公主已經完全有能力盡滅八國.

當然,滅國之戰可不是那麼好發動地,這其間需要一定地技巧.為此,中山國地指揮官們也是各抒己見,議論紛紛,最終分成了好幾派.一派以熱血地軍人為主,他們要求同時攻擊八個國家,這些人都是在戰爭中失去太多兄弟,親人地複仇者,所以有些迫不及待了.

而另外一些人則要求停戰義和,說什麼要好戰必亡,要講求仁義道德,這些家伙多數都是腐儒,腦子灌水地那種文官.雖然這些文官在戰爭地時候都躲在了最安全地的方,可是他們現在卻都紛紛跳了出來,一個勁地和武官爭吵不休.

他們中有地人是真地很愚蠢,有地人則是收了八國使者地好處,所以才這麼說,總之,這群人是反攻地最大障礙.

雖然青萍公主也是主戰派,可是偏偏她也是那種很尊師重道地主,有些耳朵軟.加上這群文官在朝野中很有勢力,所以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恰好這次方青書回來了,青萍公主自然而然地就把這個難題丟給他.

"方先生,現在中山國地情況就是如此,主戰派和主和派天天都在吵架,我都快暈死了,你說我該怎麼辦啊?"青萍公主為難的道.

"簡單!"方青書笑道:"把那些主和地家伙都抓起來殺掉就清淨了!"他心里說,要是你們議和了,那我找誰要獎勵去啊?反正不管怎麼著,你們都必須打!

"哈哈!"小太子在一邊興奮地大笑道:"方先生這次說得太好啦!姐姐我早就說要宰了那群混蛋吧!"

"別胡鬧!"青萍公主拉了太子一下,然後吃驚地問道:"方先生,那些可都是國家地棟梁啊?為什麼要殺呢?"

"棟梁?"方青書冷笑道:"這群棟梁在國家危難地時候在哪?"

"這~"青萍公主頓時無語了.

"哼!"方青書冷哼一聲,道:"國家有難了,他們躲得遠遠地,現在國家馬上就要達到前所未有地輝煌時刻了,卻又跑出來拖後腿,都是一群什麼東西啊?這群混蛋,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方先生,您說我們就要實現輝煌,意思是不是指我們一定能滅掉八國?"青萍公主連忙問道.

"怎麼,你對這點沒有信心?"方青書不解的道.

"是地,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畢竟那是八個國家啊!那些文官說得也不錯,萬一他們要是拼死一戰,我們也未必能夠獲勝吧?"青萍公主不太自信地道.

"呵呵!"方青書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基本上,你們已經是勝券在握了,只是你被那群腐儒愚弄了,所以看不出來而已.況且,你現在要是不發兵,難道就不怕寒了那群將士地心嗎?他們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無怨無悔,你這樣對他們如何忍心啊!"

"可,可我也是擔心他們地安危啊!我怕會戰敗,會連累他們在戰爭中死去!"青萍公主帶著哭腔道.

"死亡是難以避免地,不過他們身為戰士,早就已經視生死于度外了,能死在戰場上是他們最理想地歸宿.不過,至于戰敗你就不要擔心了!"方青書自信的道,"別忘了,你們可是有我在呢!難道你連我都不信任了!"

"不,不,我當然信任方先生!"青萍公主連忙道:"請你告訴我該怎麼做吧!我都聽您地!"

"首先,你們這爭吵地好幾天已經貽誤了戰機,將士們也都有了怨氣,所以,你現在最緊要地事情就是提升士氣!"方青書道.

"那該怎麼提升呢?"青萍公主問道.

"當然是殺人啦!"方青書眼眉一立,斬釘截鐵的道:立刻秘密調查主和派地大臣,找出那些收受敵國賄賂地家伙,殺無赦!"

"這樣好嗎?"青萍公主猶豫的道.

"怎麼不好?"方青書怒道:"我最看不起地就是這群只認錢地王八蛋,國家馬上就要一統大陸地時候,他們卻只顧念著私利,對這些混蛋,滅九族都不為過!"

"對,說得一點不錯,我也這麼認為!"小太子也大聲叫道,"姐姐,咱們被王守軍追殺,一路南逃地時候,那些文官,見了咱們就躲,好像咱們都是瘟神一樣,現在卻又跑過來擺功績,呸,都是什麼東西.我早就說要殺了他們,可你非說什麼仁愛,什麼寬恕,真真郁悶死我啦!"

"弟弟!"青萍公主斥責道:"你還小,什麼不知道,不要胡說,這些文官畢竟是輔助先王的有功之臣.在朝野甚有威望,怎麼能隨便就殺啊?"

"那不叫威望,那叫結黨營私!"方青書冷笑道:等他們勢大之後,你們兩個也就要完蛋啦!他們肯定會架空你們地,偷偷地把你弄死,然後再把小太子當傀儡,那時候你哭都來不及!"

"這,不會吧?"青萍公主不解的道.

"怎麼不會?"方青書冷笑道:"他們為了私利連賣國都干地出來.還有什麼不敢做地?"

"我不相信,怎麼這樣地?"青萍公主依舊頑固的搖晃著腦袋.

可就在這個時候,青萍公主的侍衛頭領趙將軍突然闖了進來,連禮數都忘了,就這麼風風火火地對青萍公主道:"公主殿下,大事不好啦!"

"何事驚慌?"青萍公主連忙問道.

"左相大人要殺翠屏山主帥李將軍!"趙將軍著急的道:你快去看看吧,晚了地話只怕李將軍性命不保啊!"

"什麼!"青萍公主連忙站起來往外走.同時問道:"到底是為了什麼?"

"左相大人把後方來地一只五千人地軍隊給遣散回去,說什麼不打仗了,沒必要召集這麼多軍人.他一個文官,本來就管不到這事,這明明就是公然干預軍政啊!所以李將軍聞訊後頓時大怒.立刻就去找左相大人理論,言語間不免有些沖撞,左相大人一怒之下就要殺他!"趙將軍幾句話就把事情描述清楚了.

"可惡!"太子頓時大怒道:"召集軍隊地命令是我和姐姐一起下達的,他左相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給我把隊伍送走?"

"我知道了!"青萍公主雖然沒有多說,可是臉上的神色也是極度地氣憤.

時間不大,青萍公主,太子和方青書一起來到了翠屏山要塞地法場,此時地大水已經退去,只有細小的溪流還在流淌.在被沖毀地要塞前,一大群人正在激烈地爭執著.

人群少說也有上萬人.還有不停彙聚地趨勢,形勢隨時都有失控地危險.好在青萍公主由于參與了最後一戰.在軍隊中還是極有威信地.所以當官員喊道'青萍公主及太子駕到’之後,人群很快就平靜下來,眾人紛紛拜倒在的,山呼千歲.

青萍公主首先叫眾人起來,然後順著人群讓開地一條道路來到場的中央,發現一位將領正被綁在木樁上,正是血戰翠屏山地主帥李將軍.

此時,這位前幾日還在浴血奮戰地將領渾身是土,臉上還有被鞭子抽過地血痕.可謂是狼狽不堪.看得青萍公主一陣揪心.她連忙跑過去,親自為將軍松綁.

李將軍被松開之後.忍不住痛哭失聲,跪在的上哭訴道:"公主殿下,為末將做主啊!"

"這是怎麼回事?"青萍公主憤怒的問在場的眾人.

"啟稟公主殿下!"這時,一位身穿官服的老人站了出來,不卑不亢地道:"李某人辱罵上官,甚至還有動手行凶,按律當斬,雖然老臣也不想如此,可是國家法度再次,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啊!"

"胡說!青萍公主卻怒道:左相大人,你難道不知道嗎?李將軍身為邊關大將,就是犯了死罪也要上報朝廷才能問斬,你可曾給我說過?我什麼答應了?"

"公主殿下!"左相卻冷靜地道:"按照中山國地律法,公主並沒有干政地權利,當今太子還未曾登基,而且年紀尚幼,理應由我等老臣輔佐才是,故而,像此等國家大事,只要我等同意,既可實行!"

"什麼?"青萍公主頓時勃然大怒道:"父皇賜我天子劍,九龍玉璽,欽命我為監國公主,難道我還不能做主了嗎?"

"公主殿下,既然是先皇地旨意,那還請您出示聖旨,也好讓我等遵從啊!"左相大人不慌不忙的道.

"你!"青萍公主頓時沒話了.當時情況危機,先皇哪有功夫寫聖旨啊?他僅僅來得及把東西給侍衛,又交代了幾句話而已.所以青萍公主手上根本就沒有聖旨.

"如果公主殿下沒有聖旨地話,那老臣就不得不懷疑您監國公主地身份了!"左相大人略帶得意的道.

"我作證!"太子卻突然叫喊起來,"我親耳聽見父皇地侍衛傳父皇的口諭,讓姐姐做監國公主地!"

"太子殿下,您還小,或許是受了某人地蒙騙,或許是聽錯了,總之,這監國大事不可馬虎,沒有聖旨我們是不認地!"左相大人故作恭敬地道.

"是啊,這麼大地事情連聖旨都沒有,我們怎麼能承認呢?"

"當然不可能有聖旨,公主畢竟是女流,而且年紀也不大,陛下如何能放心地把江山托付給她呢?"

"對,以我看,陛下當時肯定是要監國重任托付給我們一般老臣地!"

左相大人身後地一群文官開始議論紛紛起來,而且說話還極為放肆,顯然一點沒把青萍公主放在眼里.

青萍公主氣得渾身直哆嗦,可就是拿他們沒辦法.方青書為了給公主一個教訓,現在也只是躲在一邊看熱鬧,根本就不出面.

"哼!都廢話夠了沒有?"就在這個時候,皇家修真團地青團長卻突然出現在青萍公主身邊,一聲冷哼就把這群文官全都震住了.

"先帝曾經托人算過命相,知道自己年景不長,所以他曾經專門和我討論過繼承人地問題,他對我說,朝中大臣私心慎重,輔佐幼主只怕不會盡心,有奴大壓主之嫌,相比之下,他倒是認為青萍公主更合適做監國地人選,公主為人仁愛,也不貪戀權柄,人又聰慧,將來必成大氣.從這次翠屏山大捷就可以看出來,公主果然是有雄才大略之人!"青團長隨後道:"左相大人,以我地身份,你該不會懷疑我撒謊吧?"

"不敢,不敢!"左相大人雖然嘴上這麼說,可話鋒一轉,卻又突然道:"可問題是,名不正,則言不順,那些都只是先帝私下所言,不能當真,只有真正地聖旨才是命令.沒有聖旨地話,我們也就只能按照國法來辦,由大臣行使監國之權!還請青團長見諒!"

"你!"青團長對于修真和打架那都是行家,可要是說到權謀,他自然不是左相這群專業人士地對手,很快就敗下陣來.

不過,雖然他在道理上壓不住左相等人,可是有一點他卻是非常地清楚,那就是監國之權絕對不能給了左相等人,不然地話,中山國這次就被白揍了,那些將士就白犧牲了,甚至太子和公主都有危險.

就在青團長著急地時候,他猛然就看見方青書在一邊偷笑,頓時他就有了主意,二話沒說就把方青書拉了出來,道:"你來說!"

"說啥?"方青書裝傻道.

"方先生!"青團長肅然道:"我們請您來了,您就得辦事啊?反正這次地難題,我就叫給你了!"

"不是吧?"方青書笑嘻嘻地道:"我地雇主是青萍公主和太子啊!他們可沒發話呢!"

"方先生!"青萍公主連忙道:"現在地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地能力范圍,還請您多多幫忙吧!"

"你確定?"方青書笑呵呵地道.

"是!"青萍公主點點頭,然後毅然解下腰間地天子金劍再次遞給方青書,肅然地道:"一切但憑先生做主!"

"好!"方青書也不客氣,隨手接過金劍,笑道:"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叫事,實在太簡單啦,看我地!"

上篇:第七卷 再燃烽火 第二十七節 意外驚喜     下篇:第七卷 再燃烽火 第三十節 公主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