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一十四節 無恥的真相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一十四節 無恥的真相


原來,事情就發生在這次蘭陵子回去的日子里.當時,和蘭陵子一起回去的人里,還有蘭陵子的寶貝弟弟,張長云.這個小子和火寶寶一樣,典型的紈绔子弟,被家里嬌慣得無法無天,一身的臭毛病.實力差勁的要死,卻喜歡到處惹事,尤其對沾花惹草情有獨鍾.只是,他的模樣雖然俊俏,卻透著一股淫邪,讓人一看就非常不舒服.所以看上他的女孩子卻是不多.

當然,這些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問題,女方不願意,直接用強就是了,反正他有後台可以給他擦屁股.

這次,張長云也買到了20個紈绔子弟的名額,被張家送去了雙日星.在那里,他當然是吃喝玩樂,由于有蘭陵子約束,倒還沒有干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好不容易頂替了另一位張家高手的功勞之後,他就迫不及待的要求回去.

蘭陵子這次回家,自然也就順路帶了他.這小子到了張家以後,就拿自己的頂替的功勞到處吹牛,大家心里明白,可是誰也沒敢質疑,都不停的誇獎他.弄得這小子越發得意起來.

這一天傍晚,在親戚家酪酊大醉的他路過他家皇宮外面的一處民宅,那里住的都是張家的外系弟子.突然他就看見了一位身穿重孝的小姑娘路過.那姑娘十六七的樣子,長得是異常水靈.頓時,在酒勁的作用下,這小子就起了淫心.

他就帶著隨從.直接跟著小姑娘到了家,然後便欲行禽獸之事.此時,這家人里就只有小姑娘和她母親兩個了,而且還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如何能抵擋這麼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啊?

老太太都快70地人了,因為過去攔阻,被酒後的張長云一腳踢飛,當場吐血而亡.小姑娘拼力反抗也無濟于事,被張長云侮辱之後,又被他的手下輪流奸淫.當夜就上吊自殺了.左鄰右舍的人都知道張長云的威勢,一夜都緊閉房門.任憑小姑娘如何嘶喊求救都不敢出頭,直到天亮以後.才敢過去看看,只見到兩具尸體而已.

此事對于這些平常百姓來說,自然是天大的災禍,可是對于張長云去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可是他卻沒有想到,自己這次卻給家族惹了大麻煩.原來,這家人的兒子便是仙族軍團犧牲的戰士之一,那小姑娘是犧牲戰士的妹妹.這次的重孝就是給他帶地!

如此慘烈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張家.蘭陵子聽說以後,氣得當場善了張長云一記大耳光.按照蘭陵子地意思,非得把張長云吊起來揍一頓不可.可是張長云的母親卻極力維護,說什麼不過就是玩死個下人.根本沒什麼大不了地,犯不著如此.

蘭陵子的父親比較畏懼妻子,自然也不會為了一個下人就和妻子翻臉,所以訓斥了張長云幾句之後,也就作罷了.蘭陵子其實還算有點良心,知道此事如此處置過于不妥,可是他面對父母的壓力,也只能無奈的退縮.盡力將此事遮掩下去.

張長云這小雜碎被蘭陵子抽了耳光之後,心中不僅不思悔改,還心生怨恨.他當然不可能找蘭陵子出氣,于是就把火撒在了那對死去的母女一家身上.他再次跑去人家,將給二女辦喪事的親戚,也就是犧牲戰士的叔叔伯伯們打成重傷,又強行將犧牲戰士地撫恤全部搶走,用作自己地吃喝玩樂.

此事後來也傳到了蘭陵子的耳朵里,這次,他干脆就麻木不仁了,反正他也知道,就算自己想收拾這個弟弟,也肯定會被父母阻撓地.于是就故作不知,只是嚴禁手下人提及此事.他現在最怕的就是此事被方青書知道,因為他也明白,方青書是那種講義氣的愣頭青,只要被他知道此事,那張家在仙族軍團地人,非得倒大黴不可!為此,他一邊對家族下達封口令,一邊又對所有仙族軍團的人再三警告,嚴禁他們把此事傳出去.

可惜的是,蘭陵子千算萬算,還是少算了張濤這個人.原來,這張濤和被害的戰士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被張長云糟蹋的那個女孩子,也算是他青梅竹馬的伙伴.這層關系知道的人並不多,因為他們畢竟都是下層出身的人,所以很少有人關心這個.

張濤知道消息的時候,怒火重霄,原本他是想找張長云報仇的,大家拼個魚死網破.可是張長云畢竟是張家的嫡系少爺,出入都在張家皇宮的深處,張濤在張家不過是個中層偏下的干部,根本沒資格進皇宮,更談不上和張長云見面了.所以他這麼長時間里,他都一直沒有機會.

最後終于到了回去的日子.張濤于是便暗下決心,一定要把此事給捅出來,而且,還要當著大家的面捅出來,他這是拼著自己的性命,來賭方青書的人品.要是方青書和蘭陵子是一樣的貨色,那他的結局肯定是無比淒慘的.

不過,張濤這一把顯然賭贏了.方青書果然是那種眼里不柔沙子的人.他聽完此事之後,氣得當場拍碎了面前的金屬桌子.隨後他直接指著蘭陵子的鼻子問道:"蘭陵子,張濤說的可都是事實!"

"他在胡說八道,根本就沒有此事!"蘭陵子鐵青著臉狡辯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要是他承認了,那張家的聲譽也就算是完蛋啦!

"蘭陵子!"張濤一聽,立刻怒罵道:"你竟然有臉睜著眼睛說瞎話,你還要臉不要?"

"你才不要臉!"蘭陵子怒罵道:"吃里爬外的混蛋!"

"閉嘴!"方青書斷喝一聲,當場就制止住他們的爭吵,道:"哼,誰撒謊,我很容易就能分辨的出來!"

他說完之後,就要有所動作,可是西門長老卻突然插話道:"慢來慢來!"

"恩?"方青書疑惑的扭臉問道:"西門長老有何指教?"

"哦,是這樣的!"西門長老隨後道:"我看,這件事情,雙方各執一詞,咱們一時間也難以決斷,不如暫時先到此為止,將張濤受壓起來,等事情查個水落石出以後,再做決斷,也不為遲晚!"

"正式,正式,這樣才是最穩妥的!"李長老也急忙道.

蘭陵子一聽,臉色頓時好了起來,一臉微笑的望著方青書,顯然他看的出來,這兩位長老是在維護他.要不然的話,以兩個老家伙十八級的實力,又怎麼看不出誰在撒謊呢?他們之所以不點破,分明就是存了偏袒之意.事實上,只要此事能過去今天,那就可以通過暗箱進行操作.到時候,憑借張家的勢力,那還不是想要什麼結果就要什麼結果啊?

張濤也不傻,自然也明白這一點,可是他卻不敢反駁修真盟的長老,只好將渴求的目光望向了方青書.

方青書當然不會不知道兩位長老的心思,可是他卻根本不打算妥協,只聽他冷冷一笑,道:"嘿嘿,我看不必這麼麻煩了,只要我隨便問兩句,自能水落石出!"

"誒!"李長老一聽,馬上一跺腳.還以為方青書沒聽出他的潛台詞呢,急得他不停的給方青書使眼色.

可是方青書根本不理會他,反而扭臉對下面喊道,"所有張家弟子,除去張濤之外,都給站出來,在前排集合!"

方青書畢竟是軍團長,而且威望甚高,雖然這次他顯然是要找張家的麻煩,可是張家的那些弟子們卻是誰也不敢不聽他的命令,所以趕緊都老老實實的向方青書前面的空地跑去集合.

在他們集合的時候,西門長老終于坐不住了,他再也顧不得避嫌,直接跑到方青書身邊,低聲對方青書道:"青書,你要干什麼?此事不能再查啦!"

"為何?"方青書冷冷的道.

"這不是明擺著嗎?你要是把真相揭發出來,那張家的老臉還要不要啊?"西門長老著急的道.

"哼,這麼說,你是早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方青書怒聲問道.

"這個~"西門長老被方青書問的一愣,隨即便苦笑道:"我只是能分辨出蘭陵子在說謊罷了.不過,此事牽扯到張家的聲譽.而張家是修真盟里極為重要的一支,所以他家的聲譽也就連帶著包含了修真盟的聲譽.你能不能高抬貴手,放張家一馬?即使修真盟上下,也會對你感激不盡的!"

"是啊是啊!"李長老也道:"你總不能叫天使那群鳥人,看咱們的笑話吧?"

上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一十三節暴怒之由     下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一十五節 最後處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