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二節 惡毒女人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二節 惡毒女人


數日之後,回到張家的張長老大發雷霆,張家現任家主被罰寒山禁閉十年,張長云也去,而且他被罰30年之久!要知道寒山禁著玩的,真就是在海拔5000米的雪山上)=了就吃冰雪,偶爾才能吃到點素食,也就是一個干巴饅頭.對于高手來說,這樣的懲罰也當成修行了,可是滋味卻絕對不好受.

至于張長云,那簡直就等于是要了他的命啊!在那種地方他根本不可能活下去,他只能靠他父親用真氣保護,才能維持生命,也就是說.如果他在十年之內,不能達到在寒山上獨自生存的能力,那就只能在他父親離去之後,活活凍死.由此可見,張長老那是動了真怒的!

對于蘭陵子的母親,張長老並沒有做得很過分,畢竟人家是老友的女兒,給他當兒媳婦,他也不能太過委屈人家,所以只是狠狠訓斥了幾句就作罷.隨後,他便安排了自己的弟弟,暫時代理家主之位,然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對張長老來說,現在最緊要的事情,除了收拾家里的亂攤子以外,還有就是雙日星資源的事情,那里出產的材料很多都是制造高級法寶所用的,對于張家這樣的大修真世家來說,這種東西無疑是最珍貴的.因為高級法寶的數量幾乎就直接和家族的實力掛鉤,他可不想因為這次禁運事件,就錯過這樣一個提升家族實力的好機會.

盡管各大世家都答應分給張家一部分份額,可是在這樣巨大的誘惑面前,難保這些世家不會暗地里動手腳.張長老對此很不放心,所以才要急著去和各大世家溝通.以便利用自己的這張老臉,為自己地家族盡量多爭取一些利益.

不過.張長老顯然還是太過于自信了,他以為,自己在張家的權威依舊是不可撼動地.可是卻沒想到,在他離家云游的這幾十年時間里,別人早已習慣了沒有他的日子.現在突然被他回來這麼一弄,心里自然是極其郁悶.尤其是蘭陵子的母親.這個女人非常自傲,甚至還帶有一絲惡毒的意味,要不然也不會慣出張長云這個混蛋來.幸虧蘭陵子雖然是她生的.卻是別他地師傅撫養長大,要不然肯定也會被她教壞.

這次張長老的行動.對她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不僅丈夫失去了家主之位,被關十年,而且自己最疼愛地兒子,也要跟著去受罪,甚至還有可能喪命.每每想到此事,她就忍不住怒氣沖天.尤其是在她偷偷看望過兒子以後,張長云那淒慘的模樣.以及嘶聲裂肺地哭喊,都讓她忍不住嚎啕大哭.

可是面對張長老地強勢威壓.她對此也是無能為力,除了經常找機會去看望丈夫兒子以外,她什麼也做不了.看著兒子日漸消瘦的身子.這個女人心中的毒怨之氣也就越來越濃厚,終于有一天,她在回來的路上看見了幾個快樂玩耍的孩子.

本來.這些孩子天真的笑容.帶給她的是比較舒暢地心情.可是她的隨身侍女,在發現主人注意到這些孩子以後.還以為她想地是另外一件事.于是馬上就表功似的對蘭陵子的母親說了一句."這些是陶下村地孩子,叛徒張濤就是這個村子的人!"

"恩!"蘭陵子的母親一聽見'叛徒張濤’這四個字.臉色馬上就變得鐵青起來.因為就是這個人,把他兒子張長云地丑事當眾揭發出來,以至于方青書借機整死了蘭陵子.對于這個人,她自然是刻骨銘心地痛恨.原本按照她地意思,是要把張濤全家都殺掉的,可是後來一打聽,張濤是家中獨子,父母早已亡故,也沒有妻子孩子拖累.想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敢豁出去告發張長云地.

現在蘭陵子地母親再次聽見張濤這麼名字,心中的憤恨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因為丈夫和兒子地遭遇而變得更加濃厚了.她隨後一手,冷冷的吩咐道:"把他們幾個叫來!"

"是!"手下們答應一聲,就趕緊跑過去招呼那些孩子.

很快,幾個五六歲到八九歲之間的孩子就被帶到了蘭陵子的母親面前.這些孩子都是出身普通人

這種貴婦人天生就有一種畏懼,所以全都用一種驚恐她,不知道這位貴婦人為何要把自己叫來.

蘭陵子的母親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隨後指著一個看上去很清秀的小姑娘,問道:"我問你,知道張濤這個人嗎?"

小姑娘顯然不懂得塵世間的凶險,面對貴婦人的提問,很自然的就說了實話,"俺認識,他是俺表舅!"

"啊!表舅!"蘭陵子的母親一聽,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她隨即便自言自語道:"對啊,張濤雖然是家中的獨子,卻不代表他父母也是,沒想到,他竟然還有親戚!哈,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隨後,她再次問道:"張濤在這里的親戚多嗎?"

"多啊!"小姑娘很實在的道:"俺們這個村子的人,幾乎都有點親戚關系,光叫他表舅的孩子,這里就有好幾個呢!"

"是嗎?"蘭陵子的母親吃驚的對另外幾個孩子問道.

"恩!"其他幾人也都輕輕的點頭承認.

"混蛋!"蘭陵子的母親隨即便徹底爆發了,她厲聲咆哮道:"憑什麼?憑什麼那個叛徒的親戚可以享受美妙的生活,可是我的兒子,卻要在雪山上受苦?這難道是上天對叛徒的優待嗎?"

"哇!"幾個孩子當場就被這個像瘋子一樣的女人給嚇哭了.

可惜,他們的哭聲並不能感動這個女人毒蛇一樣凶狠的心,她隨即便大怒道:"不,這不公平!既然蒼天不公,那我就要用自己的雙手,去為我死去的孩子,討回公道!"

接著,她猛然一指遠處的小山村,冷冷的道:"陶下村是吧?我要它徹底消失在塵世之間,給我殺,雞犬不留!"

"是!"幾十個忠心耿耿的近身護衛隨後便化作了一道道黑影,直撲過去,很快,慘叫聲和哀嚎聲便響了起來,接著,沖天的火焰也開始在村子里肆虐起來.

"哈哈!都給我死吧!"蘭陵子的母親一邊狂笑著,一邊惡毒的咒罵著這些在火中掙紮的村民,在這一刻,她簡直就如同一個來自九淵的惡魔一般.

瘋狂過後,蘭陵子的母親並沒有就此罷休,她似乎喜歡上了這種殺戮仇敵的快感,接下來又馬不停蹄的帶著手下,接連摧毀了另外幾個和張濤有關系的村子.哪怕這個村子里就只有張濤的一個遠房親戚,她也會將整個村子連根拔起.充分顯示出了一個瘋狂女人的可怕之處.

終于,瘋夠了的她帶著一身是血的手下,回到了屬于自己的皇宮,留下的,卻是數千條人命的血債.可是她卻還沒有知足,所謂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張濤家殺得這麼乾淨,那麼和張濤一起背叛的那些人,也就別留了吧?帶著這個心思,她直接對手下下令,仿照張濤的例子,把其他幾個叛徒的家屬也都趕盡殺絕!

雖然她已經不是家主夫人了,可是作為張家嫡系的大夫人,她還是有一批忠心部屬可以調動的.所以她的這個命令,得到了最堅決徹底的執行.而且速度特別快,僅僅一夜時間,就差不多完成了,又是幾千顆人頭落地!等到現任家主聽到風聲,過來制止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無奈之下,現任的家主也只能盡力掩飾,心中暗自求神拜佛,祈求此事不要傳出去.

對于蘭陵子的母親來說,這些下人的死活,根本不必在意,就好像殺的不過是一些豬狗而已,所以根本就沒有當回事.但是,對于另外一些人來說,這卻顯然給了他們一個機會,一個用以打擊蘭陵子一系人馬的機會.于是乎,盡管新任家主下達了封口令,嚴禁任何人談論此事,以免走漏風聲,對張家產生不利影響.

可是那些早就對蘭陵子這一支不滿的張家其他嫡系弟子,卻悄悄的將這個消息在暗中散布出去.再加上另外一些勢力的探子別有用心的幫助,很快,此事就傳到了方青書的耳朵里.這些無私幫助傳遞消息的勢力,當然不是為了正義才這麼做的,其實他們真正的目的,只是希望看見仙族軍團和張家內斗罷了.

上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一節 方青書的反擊     下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三節 噩耗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