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六節 千鈞一發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六節 千鈞一發


"是!"機器人答應一聲,就抱著人頭走了!

"這位老兄,我先替死難的人謝謝你啦!"方青書說著,就個那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不敢當,不敢當!"那人急忙客氣道.

"哦,我能問一下,這個腦袋是怎麼來的嗎?"方青書小心翼翼的道:"當然,這只是我好奇而已,你要是不方便說的話,完全可以不回答,我一樣會把賞金給你的!"

"沒關系,這沒什麼,我其實也有義務向你們說明情況!"那人隨後便解釋道:"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原來,此人姓張,名清遠,是張家的一個外系弟子,因為天賦較高,所以被張家看中,收到門下,傳授修真之道.他也沒有辜負張家的厚望,今年才100歲,就達到了十五級的水平,成為了張家的棟梁之才.然而,原本應該對張家死心塌地的他,卻因為一件事情,徹底走向了張家的對立面,那就是家主夫人的濫殺無辜.

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他弟弟一家老少幾十口人,僅僅因為同村的鄰居中,有一個是張濤的遠房表親,就在這場浩劫中全部無辜受戮!要知道,張清遠因為要潛心修煉,所以終身未娶,家族的香火就全靠他唯一的弟弟傳承,而今弟弟一家遭難,男女老幼,無一幸免,家族的香火也就因此而絕.張清遠心中的悲憤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張清遠生出了背叛之心.而上天也似乎在關照他一樣,恰好就在此時,張家又發生了一件事情,給了他一個報複張家的絕好機會!

原來,在家主夫人大殺特殺之後,臨時家主張十九過來阻止不及,心中十分懊悔,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若是傳揚出去,肯定又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所以不敢怠慢.趕緊下達了禁口令,暫時壓下這件事情.又安排了一下張家地事情,警告家主夫人不得亂來.然後就親自跑去找張長老問計.

張十九前腳剛走,後腳雪山上就傳來了一個消息,張長云病倒了.

其實這也很正常,那小子實力太低,在雪山上完全靠他爹的真氣輔助才能生存,吃不飽也穿不暖,再加上心情極度惡劣.不生病才怪呢!

家主夫人聽說後.那自然是心急如焚,畢竟她現在可就這麼一個兒子了.要是再有個好歹,那可怎麼辦啊?于是她也顧不得什麼家規了,立刻就跑去將張長云給接了下來.安置在自家的暖房中養病.

按說,像張長云這種被關禁閉的人,沒有家主的命令是不能下來的,哪怕凍死也不行.可是現在張長老和張十九兩個能壓住場面的人都不再了,那些弟子當然攔不住家主夫人,幾個家族里有分量的人也被家主夫人用撒潑的手段給鬧了回去,就這樣,張長云才能安心在家里養病!

由于方青書發出的一億神幣通緝令還是有一定威懾力地,家主夫人也不敢太過大意.于是就特意征調了四位十五級的高手,來保護自己地兒子,而張清遠就是其中之一.他原本就是家主親自提拔的嫡系,家主夫人對他也很信任,所以想都沒想,就把他調來了.

家主夫人平時都是高高在上,顯然不會注意一個手下地家事,而張清遠和他弟弟也不是經常來往,張清遠畢竟是以修煉為主,所以常常十幾年才回去見一次面,故此他和他弟弟的關系,知道的人也不多.就是張清遠自己,也是在得到被毀村子的名字以後,才突然想起自己弟弟一家也住在那,這才趕緊親自打探,並最終確認了弟弟一家被殺的消息.

故此,張清遠才能成為這次保護張長云的人選,而其他人卻茫然不知,一只無形的殺手,已經悄悄潛伏在了張長云地身邊.

幾乎是在得到保護張長云地命令的同時,張清遠就下定決心,要宰了張長云投靠方青書了.于是,他在執行命令地時候,就和其他三人商議,要求輪流守護少主,四個人,正好每人6小時,而他主動要求負責夜間的保護工作.其他人一聽,也都覺得很有道理,這里畢竟是張家的老巢,沒必要四個人日夜守護少主,日子還長著呢,他們要是24小時不離身的保護那還不得累死啊?所以就答應了下來.

就這樣,張清遠就成功的獲得了在夜間獨自和張長云相處的機會.

以後的事情就簡單了,在深夜里,張清遠輕松的割下了張長云的腦袋,然後留下一封事先寫好的信,講明事情的原委,又痛罵了家主夫人一頓.隨後,他就趁著夜色,偷偷溜出了張家總部,乘坐外面的傳送陣,離開了張家,一路趕往火家.

張清遠畢竟是張家的高級弟子,而且還是家主親信,很有地位,所以在逃走的路上,很少有人阻攔,偶有懷疑,他也用張長云身上搜出的家主令牌,輕松打發了.這令牌原本是給張長云胡作非為用的,現在卻成了殺他之人逃走的有利工具,實在不能不說是一種諷刺.

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張清遠三下五除二的就說完了.說到自己弟弟一家無辜受戮的時候,一百多歲的他也禁不住淚如雨下.方青書聽後,也是歎息不已,道:"唉,天做虐猶可恕,自作虐不可活啊!好在大仇已報,老人家就節哀順變吧!"

"不!"張清遠卻的:"我的仇還沒有報,那個惡毒的婆娘才是罪魁禍首,張長云不過是我收的利息而已!方先生,在下可以不要賞金,甚至還可以給你做牛做馬,只求你幫我報了這個大仇啊!"說著,他就一頭給方青書跪下了!

"別!"方青書急忙一個健步竄上去扶助他,道:"前輩放心,那個女人殺我仙族軍團將士的家屬,已經是和我結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我遲早有一天,必然會取他的狗命!"

"那我代替我弟弟一家,感謝先生啦!"張清遠馬上便感激的道.

"不敢不敢!"方青書客氣一句,隨後道:"不過,這賞金您還是要收的,要不然,別人問起來,我不好交代啊!此事關系仙族軍團的信譽問題,還請老前輩不要讓我為難才是!"

"這個,那好吧!"見到方青書說得如此誠懇,張清遠也就答應下來.

"那就好!"方青書馬上高興的道:"若琴,你准備轉賬的銀行卡!"這麼大的數目,顯然不能隨身攜帶,所以銀河系里有很多大勢力都有自己的銀行,修真盟也有,信譽自然是沒話說.

"好的!"若琴隨後答應一聲,便出去准備了.

"請坐!"方青書隨後請張清遠坐下,然後問道:"不知前輩以後有何打算?"

"這個!"張清遠苦笑著道:"我還有什麼打算啊?只能四海為家,像老鼠一樣逃避張家的追殺."

"您其實不必躲避的!"方青書馬上道:"要是您信得過我,就和我去雙日星吧,只要有我在,就保證沒人敢動您一根寒毛!"

"其實我也早有此意,只是怕給你惹麻煩!"張清遠猶豫的道.

"哈哈!"方青書大笑道:"我什麼都怕,就是不怕麻煩,反正我和張家早已視同水火,多您一個也不算什麼!"

"也好,既然這樣,那就請軍團長收下我吧,我願意做您的馬前卒!"張清遠隨後馬上施禮道.

"哈哈,不敢當,有前輩助陣,我是倍感榮幸啊!"方青書急忙扶起他來,笑道:"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來來來,讓我帶你參觀一下玲瓏號,順便幫你接風洗塵!"說著,他拉起張清遠就急匆匆的往外走.其實,他是怕夜長夢多,這里畢竟是火家的地方,而且張長老和張十九還在這,萬一他們得到消息,到這里來殺人,方青書可自問擋不住這兩個十八級的高手.故此,為了張清遠的安全著想,他才急著要將張清遠送進玲瓏號里.

不過,真所謂是怕什麼來什麼,就在他們兩個即將進入玲瓏號的時候,後面就傳來了一聲怒吼:"張清遠,還我孫兒命來!"

方青書和張清遠回頭一看,就見到一道銀白色的劍芒如雷霆一般狠狠的從遠處劈過來,劍芒中依稀有一個人影,正是氣得怒發沖冠的張長老!

上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五節 有人領賞啦     下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三十七節 開拔競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