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四十八節 不打不相識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四十八節 不打不相識


"我說這位先生!"方青書隨後道:"要是您在吃飯正爽的時候,突然有人叫您滾蛋,您會怎麼做?"

"那還用問?直接打死就是了!"大漢大咧咧的道.

"呵呵!"周圍人一聽,都忍不住捂著嘴輕笑起來.大漢這才想起來,貌似自己的兒子就是因為這個被眼前的家伙打死的,自己這麼說,豈不是等于抽自己的嘴巴?

好在他也不是太傻,馬上就意識到這個問題,然後趕緊改口道:"我殺別人當然可以,可是別人殺我兒子,那就不行了!"雖然他說的很有氣勢,可是畢竟理虧,所以總有弱弱的感覺.

方青書聽慣了這種不講理的論調,所以也沒有和他生氣,只是淡淡的笑道:"閣下,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們修真盟和你們戰神教會並無沖突,而且誰也不懼誰.咱們實在沒有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就打個你死我活吧?不如這樣,咱們一起坐下來喝杯酒,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如何?"

"你剛殺了我兒子,現在又想和我喝酒?"大漢怒道:"你當我是傻子嗎?"

方青書一聽,馬上眉頭一皺,不滿的道:"閣下又何必在這里裝蒜呢?雖然我的同伴剛剛弊了他們,可是畢竟給了全尸啊?難道你們戰神教會連個會複活術地祭祀都沒有嗎?"

"你才裝蒜!"大漢頓時大怒道:"明明是你們搞鬼.叫我的兒子無法複活,現在卻又來消遣我,難道你真以為我好欺負啊?"

方青書一聽,馬上一愣,然後疑惑的對黃金龍道:"你搞鬼了?"

"廢話!"黃金龍白了他一眼道:"殺人不殺得徹底了.那還叫殺人麼?"

"哦!"方青書聽後,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只好道:"那還有沒有救?"

"有救當然有救,可是我憑什麼救他?"黃金龍不屑的道.

"你敢不救?"大漢一聽馬上就急了,直接沖過去一拳猛擊,同時喊道:"那我先宰了你!"

方青書一看,忍不住在心里好笑的說道,怎麼還招惹那姑奶奶?難道真是記吃不記打?

果然,和剛才一樣地場景再次出現了.黃金龍只是趕蒼蠅一樣的揮了揮手,就再次將大漢打飛出去.很快,大漢又飛了回來,但是卻再也不敢上了,只是不停的喘著粗氣.

黃金龍不屑的撇了他一眼,道:"就你這種垃圾水平的玩意,我一只手能放翻一個軍團!"

"你?"大漢一聽這話,幾乎氣得當場吐血,他這輩子活了幾百年,都還沒有被人這麼鄙視過呢.

方青書一看.這麼下去不是個事啊?急忙道:"好啦好啦,這位先生,不如你把令郎他們的尸體抬過來,我們幫你驅除禁止,好叫他們複活.如何?"

"真的?"大漢一聽立刻驚喜的道:"你不是騙我吧?"

"當然不是!"方青書苦笑道:"畢竟我也不願意沒事得罪戰神教會啊?"

"好好,那我現在就去辦!"大漢隨後馬上對手下一揮手,道:"還愣著干嘛,快去把少爺太過來啊!"

"是!"那群人聽後趕緊散去了很多,但是還有十幾個在一邊監視著.

方青書見狀.總不好就這麼干站著啊?于是便道:"閣下,趁著這個機會,不如先坐下喝杯酒,去去火氣!"

"好吧!大漢倒也爽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抄起一瓶酒就喝了個底朝天.然後一邊抹嘴一邊道:"好酒,痛快!"

"呵呵!"方青書微微一笑,一邊使個眼色叫侍女上酒.一邊笑問道:"打了半天,都還不知道閣下尊姓大名呢!"

大漢喝了方青書的酒,自然不好再給人家臉子,于是便老實地道:"我叫暴風,是戰神教會的大執事!"

所謂大執事,其實就相當于是修真盟的長老,只不過叫法不同罷了,但是性質卻幾乎一模一樣,都是地位崇高,權力巨大的家伙.只不過人家戰神教會的大執事要少一些,只有十五個,比修真盟少了三個名額.

"原來是暴風前輩,失敬失敬!"方青書急忙拱手施禮道.他這麼說倒也不完全是客氣,因為這位暴風的確很有名氣.方青書就聽火長老特意提起過,他說此人的實力在戰神教會里能排進前三去.所以火長老叮囑方青書,以後見了他盡量別沖突,沒想到他們卻在這種情況下碰面了.

方青書剛想和人家再拉拉近乎,可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吵鬧聲,接著就變成了叮叮當當的打斗聲,眾人都吃了一驚,紛紛站起來.結果,很快外面就又闖進一波人來,領頭的竟然是火長老.

原來,方青書在這和人家沖突的事情,一早就被火長老地暗探傳了回去.火長老聞報之後,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立刻召集人馬殺了過來.不過,他離得畢竟遠了一些,所以來得稍稍晚了點.

火長老提著飛劍,殺氣騰騰的沖進門來,卻猛然發現,里面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戰斗,反而是幾個人好像老朋友一樣在喝酒.這樣巨大的反差叫他和他帶來的人都給楞在了當場.

方青書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趕緊解釋道:"都住手吧,這里沒事的!"

"奧,對,對!"火長老也隨即反應過來,趕緊喊道:"住手住手,都住手,是誤會!"

其實,現在基本戰事已經結束了.火長老帶來的畢竟都是精銳,而且暴風的人還走了一多半,再加上有心算無心,這杖根本不用打就知道輸贏.暴風帶來地家伙多數都被制住了,極少死硬分子當場被殺.火長老也是著急方青書的安危,所以出手很重.

暴風看見自己的人死的這麼慘,心里也是一肚子氣,但是他現在有求于方青書,而且死地畢竟都是無關緊要的下人,再加火長老也給他道了歉.暴風也就不好說什麼了,畢竟火長老也不是好惹地,雖然暴風的實力肯定在火長老之上,可是修真盟的實力卻超過了戰神教會不止一籌.他又不是白癡,當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招惹一個強大地敵人了.

接下來,幾個人再次落座,方青書和火長老都給暴風敬了酒,算是給足了他面子.在方青書的刻意恭維下,暴風很快就忘記了不快,和幾個人談笑起來.後來,黃金龍在方青書的軟語相求下,出手救治了暴風的兒子等人.大家的心結總算是徹底解開了.

隨後方青書很大方的請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會餐.那些人里,很多都從來沒有進過這樣豪華的包間,今日算是開葷了.無論是戰神教會的,還是修真盟的弟兄,各個都很感激方青書.

這頓會餐雖然花去了方青書數百萬神幣,但是效果卻很好.在酒精的刺激下,暴風很快和方青書和火長老稱兄道弟起來,以至于最後還成了不錯的朋友.盡管這種酒肉朋友的友情很廉價,幾乎不值半個子,可是卻也等于多了一條路.這樣一來,如果日後修真盟想找戰神教會合作,就不至于兩眼一抹黑了!

在回去的路上,火長老苦笑著對方青書道:"小子,你就沒有叫我安甯過,上次是和泰坦神族干架,這次又和戰神教會開打,你就不能收斂一些麼?"

"我有什麼辦法?"方青書委屈的道:"那家伙上來就出言不遜,結果這位小姐更是脾氣暴躁,出手就殺人.這架就這麼稀里糊塗的打起來了,我都很委屈呢!"

"你還好意思說呢!"火長老白了他一眼,隨後好奇的道:"這位姑娘是誰啊?你剛才只是含糊的說是你朋友,可我怎麼不記得你有這麼位高手朋友啊?她少說也有十八級吧?"

"嘿嘿,她的來曆很神奇,反正您也猜不到,我就不說了!"方青書一臉壞笑的道.

"混小子,拿我開涮呢!"火長老笑罵道:"我今天就不該管你!"

"嘿嘿!"方青書立刻傻笑起來.

說著說著,他們就回到了修真盟的總部.剛一進門,就有童子來報,"有位信使找方大哥!"

方青書一愣,道:"他在哪?帶來見我."

"是!"隨後童子便出去領進一個黑衣服的陌生人.

方青書對這個人的感覺很不好,似乎對方是帶著敵意來的.于是他便皺著眉頭問道:"我就是方青書,你可是來找我的?"

上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四十七節 殺小的,來老的     下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四十九節 張家的毒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