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七十一節 驚見故人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七十一節 驚見故人


數日後,方青書處理完手上的公務,就急急忙忙帶著黃金龍和鑽石龍直奔南極,去找地母蛛後.雖然此地距離南極有數萬里之遙,可是在黃金龍的法術輔助下,三人不過用了數小時的時間,就趕到了地方.

由于正是夏季,故而雙日星的南極大陸現在也並不是冰封的世界,事實上,反而長滿了密林,到處一片勃勃生機.

地母蛛後的地盤就在南極的極點上,在鑽石龍的帶領下,眾人很快就找了地方.然而來到那里之後,三人卻都被眼前的奇怪景象驚呆了.

只見在極點附近的丘陵上,竟然出現了很多古典的建築,亭,台,樓,閣,水榭,回廊,假山,噴泉,方圓數十里的一片布滿了各種人工景致,就好像是江南園林一般.而最詭異的是,方青書他們還發現這些建築周圍都有陣法保護,似乎是怕被野獸弄壞了一樣.

看到這,方青書禁不住好奇的道:"大哥,難道地母蛛後是東方的修士?"

"當然不是!"鑽石龍馬上就道:"她修煉的是西方法術,這絕對錯不了!"

"可是眼前的景色,又如何解釋?"方青書好笑的道.

"可能是別人弄的!"這時,黃金龍終于發話道:"這些陣法都很粗糙,而且破綻百出,一看就是菜鳥所為,不可能是地母蛛後那種強大的家伙布設的."

就在這時,一個嘹亮的男聲突然傳來:"諸位遠道而來,如不嫌棄,還請入內一敘如何?"

對于被人家發現,三人一點不奇怪.因為他們本來就沒有隱藏形跡,就是要來拜望的.可是方青書卻奇怪的發覺,這個人地聲音似乎很耳熟,好像自己聽過很多次一樣,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是誰.

鑽石龍則已經回答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打攪了!"說話間,他就帶著方青書和黃金龍飛了進去.自從鑽石龍的實力在烈火暴君那里得到提升以後,他現在也已經可以變換人性了,所以此次來這的時候.他幻化成了一個高大男子的形象.

三人走不多遠,就在發現遠處一處亭子里,有人對他們招手.三人運足目力,仔細一看,亭子有一男一女兩個人.看見這兩個人,鑽石龍和黃金龍還則罷了,可是方青書卻頓時是大吃一驚,好懸沒把眼珠子瞪出來.

只見這對男女外表都不過20上下,女子一身白衣.嬌媚異常,男子青色道袍,瀟灑無比.二人神色親昵,就好像是一對神仙眷屬一樣.但是方青書卻看出,那個女人不簡單,實力之強比之黃金龍和鑽石龍都要高一截,顯然,此人八成就是他們要找的地母蛛後.

而這還不是最主要,最最令方青書震撼的,還是那個實力並不很強的男人.因為,此人方青書認識,他正是被方青書趕出仙族軍團基地的蘭陵子!

看見蘭陵子,再看他和地母蛛後的親昵模樣,方青書現在這心里那真就好像是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地.心說.這回完了,自己和蘭陵子之間的仇恨,那簡直就可以稱得上是不共戴天啊!他弟弟,他爹,他娘全都死在自己手上,外加張家的萬年基業,也等于是自己一手摧毀的.

如今他和地母蛛後的關系這麼好,那自己還能在地母蛛後那里要來不朽之王的智慧嗎?恐怕他不當場殺自己就算是好的啦!

就在方青書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邊的女人卻突然驚喜地發話道:"咦,莫非是鑽石龍輝煌大哥不成?"

"呵呵.不錯,正是我!"鑽石龍微笑著道:"沒想到你還記得老朋友啊!"

"哎呀,大哥那里話來,算起來你還是我的長輩呢!"地母蛛後急忙出來迎接道:"快請進!"

看她如此熱情,鑽石龍的戒心也消去了一些,便不客氣的帶著黃金龍和方青書一起走進亭子.進去之後,蘭陵子卻先是對方青書一抱拳,道:"見過軍團長大人!"

方青書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心說.你要知道我宰了你爹媽,還會這麼客氣麼?不過.這話他也就在心里說說,明面上還是很

的還禮道:"見過道兄!"

"什麼?你就是那個把我家蘭陵子趕出仙族軍團的方青書?"一邊的地母蛛後聽見方青書的身份之後,頓時勃然變色,大怒道:"你還有臉來,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她就要動手.

黃金龍和鑽石龍見狀,急忙攔在方青書的身前,鑽石龍道,"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

"大哥,你讓開,我今天一定要宰了這個混蛋!"地母蛛後卻惱怒的道.

"他是我兄弟,我不能叫你殺他!"鑽石龍皺著眉頭道.

"你~"

"算了,蛛蛛,不要這樣,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坐下來說說話多好,不要老是打打殺殺地!"蘭陵子勸說道.

"老朋友?"地母蛛後頓時怒道:"這小子把你趕出基地,害得你差點做了魔獸的午餐,要不是我偶爾救了你,你連骨頭都剩不下.這樣的混賬,你怎麼還拿他當朋友啊?"

"唉,一言難盡!"蘭陵子苦笑道:"總之,我那也是罪有應得啊!"

"罪有應得?"地母蛛後惱怒的道:"你犯了什麼罪?要被他這麼處置?"

"都是一些丑事,你非要說出來丟丑麼?"蘭陵子苦笑道.

"怕什麼,我又不笑話你!"地母蛛後白了他一眼道.

"好吧,好吧!"蘭陵子無奈的道:"那能不能先叫大家坐下再說啊?"

"好吧!"地母蛛後一聽,這才招呼眾人入座,同時還狠狠瞪了方青書一眼,威懾的意味非常明顯.可惜方青書僅僅撇了撇嘴,根本不在乎.倒把地母蛛後給氣得不輕.

眾人都入座以後,蘭陵子就忙著給大家倒茶,絕口不提剛才地事情,顯然是想蒙混過關.可惜地母蛛後不吃這一套,直接就問道:"喂,你現在該告訴我你為何要被趕出來了吧?我問了你好多次,你都不說,今天一定要交代清楚,不然我就殺了那小子!"

蘭陵子見到躲不過,只好苦笑一聲,道:"也罷,反正你早晚也得知道!"

隨後,蘭陵子的臉色顯得異常愧疚,他歎息的道:"此事說起來,我簡直都無地自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就簡單說一下吧.我有幾個跟隨我十幾年的忠誠屬下,在戰場上為我戰死了.可是我弟弟卻在他們死後侵吞了他們的撫恤,還,還奸殺了他的妹妹,踢死了他的母親.誒!"

說到這,方青書狠狠抽了自己一個耳光,淚如雨下的道:"我就是一個畜生啊!"

"蘭陵,那是你弟弟干得,和你有什麼關系?"地母蛛後急忙安慰道,同時拿出一方手絹為蘭陵子擦臉,關切之情,溢于言表.

"可問題是,我限于家族的壓力,只能把此事壓下,放任凶手逍遙法外."蘭陵子愧疚的道:"後來有人揭發,我還想殺人滅口.唉,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地我,簡直就如同被惡魔附體一樣,恩師對我數十年的教誨,統統忘記了.直到被趕出基地,在生死一線之際,我才大徹大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也或許是我的感悟得到了上蒼的原諒,在最後時刻,蛛蛛救了我,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居住在這里."

方青書這才明白前因後果,但是心里卻對上蒼腹誹不已,心說,你就不能叫蘭陵子就這麼去了呀?非得發什麼狗屁慈悲,現在好了吧?他是活了,可我卻要麻煩嘍!

聽完蘭陵子的敘述之後,地母蛛後撇撇嘴,道:"你不就是為了保護弟弟撒了句謊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當時可是副軍團長啊?"蘭陵子苦笑道:"身在高位,不能以身作則,反而知法犯法,不嚴懲還行?"

"那他也太過分了啊?"地母蛛後依舊不解氣的道.

"好啦好啦!"蘭陵子隨後卻大度的道:"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你想想,要是沒有這次地遭遇,我又怎麼會碰見你呢?說起來,咱們還應該感謝他呢!

上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七十節 細作打算     下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二百七十二節 坦誠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