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之雇傭軍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三百二十四節 沖關3  
   
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三百二十四節 沖關3


女法師並沒有對近在咫尺的兩位十八級高手如何,反而將臉扭向旁邊的空氣,用顫抖的聲音道:"蘭帕德哥哥,好久不見了!"

"唉!"隨著一聲歎息,一個身影憑空出現在女法師面對的位置,正是那個暗黑聖堂武士.要是外人看見這一幕,肯定會把下巴吃驚的掉下來.要知道,暗黑聖堂武士的看家本領就是隱身和潛行,而這個女法師竟然在沒有用任何偵查法術的情況下,就輕而易舉的找到了這家伙的准確位置,這簡直就太神了.

不過,好像被叫破身形的暗黑聖堂武士一點都不奇怪,他只是微微苦笑道:"蕾雅,看來還是你厲害,無論我的潛行術到達了什麼地步,卻都瞞不過你."

"那是因為我心里有你!"蕾雅嘴上說的平淡,可是顫抖的身體卻出賣了她激動的心理.

"唉!"暗黑聖堂武士再次長歎一聲,苦澀的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我喜歡,我願意!"蕾雅倔強的道.

在這一瞬間,蘭帕德和蕾雅都不約而同的被這句熟悉的口頭禪勾引出了對往事的回憶.原來,蕾雅的父親是泰坦族常駐亞特蘭蒂斯神族的特使,所以蕾雅從小就在亞特蘭蒂斯神族長大.她和蘭帕德是從小長大的朋友,准確的說,算是青梅竹馬,情深意切.

只可惜.這樣的關系僅僅維系了一百多年,在他們都成人之後,迫于家族地壓力,就不得不分開了.作為對家族勢力無奈的反抗,在離別的時候,他們相約此生甯可孤獨終老,也絕對不會屈服家族壓力進行婚嫁.

可是蘭帕德卻400歲的時候,沒能頂住臨終祖母的懇求,為了滿足這個疼愛他的老人最後的意願.蘭帕德娶了另外一個亞特蘭蒂斯神族的女孩.

而蕾雅卻要比蘭帕德倔強的多,無論家族如何威逼利誘,她都堅定地堅持著,一直到現在,整整2000多年沒有嫁人,這在泰坦神族里,是唯一的一個.

其實.早在一千多年前,蘭帕德結婚之前就將自己違約的消息告訴了她,並勸說她不必在遵守承諾了,因為自己首先違背了諾言,可是蕾雅的回答卻依舊是那一句話,'我喜歡,我願意!’

他們的故事在老一輩十八級的高手中廣為流傳,所有人都為他們的遭遇感到可惜.尤其是對蕾雅的固執.更是贏得了眾人地敬仰.

只是沒有想到,這一對宿命糾葛的戀人,卻在如此情況下再次重逢了.實在不得不令人感歎命運的奇妙.

兩個人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之中,絲毫不覺得時間的流逝,可是別人卻有些等不下去了.金甲戰士不得不咳嗽兩聲,提醒道:"咳咳,兄弟.咱們這是在打仗呢?"

"唉!"蘭帕德立刻清醒過來,只能無奈的對蕾雅道:"蕾雅,我要過去.你要阻攔我嗎?"

"是的,蘭帕德哥哥!"蕾雅堅決的道:"除非我死,不然,我絕對不會放你們過去!"

"那好吧!"蘭帕德沒有廢話,直接亮出了自己地武器,一把漆黑的能量劍.見蕾雅還傻乎乎的站在自己面前,只能皺眉道:"我准備好了,你准備好了沒?"

"好了!"蕾雅很直接地道:"你來殺我吧!"

"你!"蘭帕德一聽就有些惱火了,蕾雅是個法師,本身就要和戰士拉開距離才能打,可是現在蕾雅不僅就在自己身前,甚至連魔法盾都不撐一個,這不是擺明了找死嗎?

"蕾雅,現在我們是處于戰爭狀態,我希望你認真一點,我是不會因為我對你有所虧欠就手下留情的!"蘭帕德厲聲訓斥道.

"蘭帕德哥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不必提醒我!"蕾雅倔強的道:"既然不能和終老,那死在你手里或許也是一種最好的結果!你盡管來吧,我是不會和你動手的."

"你!"蘭帕德一聽頓時大怒道:"你可別後悔!"說著,他猛然間就撲上去,手中地能量劍狠狠的劈下,這種暗黑聖堂武士專用的高級能量劍犀利異常,即使是一塊鑽石放這,也絕對一刀兩斷,更別說蕾雅這個毫無護身手段地活人了.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劍劈下去的後果是什麼.

然而,蕾雅即使面對如此威猛的

卻依舊頑強的站在那里,一點沒有反抗地意思,倔強一絲解脫的笑容,嘴里依舊是那句,"我喜歡,我願意!"

"呀!"蘭帕德聽聞之後,如同被巨錘砸重一樣,這凶猛地一劍終于歪了,在蕾雅的側面迅猛的劃過,沒有造成一絲傷害.

十八級的暗黑聖堂武士蘭帕德,在劈出這一生中誤差最大的一劍之後,直接隱身了.似乎是在為自己的失誤感到羞愧,可是從他消失的地方,滴落的兩滴液體,卻暴露了他內心世界的酸楚.

"蘭帕德哥哥,如果你不忍心的話,可以讓你的同伴動手!"蕾雅顯然沒有死里逃生的覺悟,反而換了一種方式催促道.

"你們來吧!"蘭帕德頹廢的聲音從黑暗處傳來.

金甲戰士和光明聖堂武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後還是領頭的光明聖堂武士開口對金甲戰士道:"你去!"

"又是我?"金甲戰士抱怨一聲,然後走到蕾雅身前道:"蕾雅,我不是蘭帕德,你和我動手打一場吧!"

"我不和你打!"蕾雅搖搖頭道.

"那要不你讓開路?"金甲戰士試探著道.

"不行,我的任務就是把守這里,除非我死,不然,我不會放任何人過去!"蕾雅堅定的道:"你們如果想過去的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了我!"

"可是你又不動手,難道任憑我殺?"金甲戰士為難的道.

"是的!"蕾雅道:"殺了我,你就可以突破了!"

"這!"金甲戰士惱火的撓了撓頭皮,然後狠狠一跺腳,對光明聖堂武士道:"我不殺不反抗的女人,還是你來吧!"

"你胡鬧!"光明聖堂武士立刻道:"你是戰士,是保護我的,這種事情應該你來!"

"你少扯!"金甲戰士馬上反駁道:"你比我的實力還高,咱們該誰保護誰啊?我就不信,你連這點小事也干不好!"

"你!"光明聖堂武士頓時被他問住了,只好使出絕招道:"我的軍銜比你高,我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我現在命令你,馬上進攻,突破這里的攔截!"

"你,你耍賴!"金甲戰士悲憤的道:"不帶仗勢欺人的!"

"少啰嗦!"光明聖堂武士笑道:"嘿嘿,你難道想戰場抗命?"

"你!"金甲戰士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突然對蘭帕德道:"蘭帕德,我的軍銜比你高,我現在命令你,馬上進攻,突破這里的攔截!"

"奸詐!"光明聖堂武士忍不住小聲罵道.

"嘿嘿,還不是和你學的?"金甲戰士不屑的道.

蘭帕德沉默了一下,然後淡淡的道:"我已經對不起蕾雅一次了,不想再有第二回,如果這真的是你的戰場命令,我會自殺抗命."說著,那把能量就突然出現在蘭帕德的脖子上.

"別!"金甲戰士一見就慌了,急忙道:"那不是命令,是我鬧著玩的!"

"那就好!"蘭帕德收起了劍,再不說話.

"哈哈,這下你沒轍了吧?"光明聖堂武士笑著對金甲戰士道:"該你了,快去執行命令!"

"如果這是你的命令,那我也自殺抗命!"金甲戰士卻馬上倔強的道:"我甯可死,也不想屠殺不還手的女人,這是對戰士榮譽最大的侮辱!你確定要我死嗎?"他說話的時候,一臉嚴肅,顯然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光明聖堂武士一見,知道自己要是硬來,肯定就是兩條人命,無奈之下,只好惱火的道:"算你狠,我收回命令了!"

"哈哈!"金甲戰士得意的道:"小樣,還和我玩,門都沒有!"

"靠!"光明聖堂武士差點被他氣死,忍不住罵道,"你還有臉笑,現在咱們被攔在這了,你說怎麼辦吧?"

"要不,咱們就在這呆著吧."金甲戰士撓撓頭道:"大不了就認輸,不就是幾瓶酒嗎,讓蘭帕德出就行!"

"放屁!"光明聖堂武士大罵道:"我們現在是以亞特蘭蒂斯神族軍人的身份參與這次戰斗,如果我們不全力突破,就是在丟整個亞特蘭蒂斯神族的臉,這種大事,你我的腦袋都當不起!

上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三百二十三節 沖關2     下篇:第八卷 陰你沒商量 第三百二十五節 沖關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