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等一個人咖啡 第四章 等一個人,老板娘  
   
第四章 等一個人,老板娘

“對不起。”我。

“不用對不起,你從未應允過我什麼。”他。

“對不起。”我哭了。

“不用對不起,有些事,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了,努力是沒有用的。”

他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

“對不起。”女孩子將臉埋在雙掌里。

“不用對不起,不過你要明白,有些事,是一萬年也不會改變的。”

他堅定地說:”我永遠都在等你當我的新娘子。”(1)

“拜!別忘記明天要模擬考喔!”

小青騎著腳踏車向我揮手,朝著不遠的火車站金石堂的方向騎去。

“拜托,這種事怎麼可能忘記?”

我嚷著,揮揮手,鑽進窄小的地下道里,往光複路前進。

每天打工,我並不覺得困擾或疲倦,反而是上學,唉。

在台灣,高三的生活實在不怎麼彩色,美術課、工藝課、體育課、書法課、班會通通都是虛有其表的掛名,三不五時就有老師要借去考試或趕課,就算沒課可趕沒試可考,他們也會來個請術科老師讓學生自習,好象學生沒有考上台大法律系,這些老師就會很對不起他們的大好人生似的。

不過我念的竹女這一點就好多了,強調五育並進是竹女傳統的驕傲,連體育老師這種愛裝病的角色也不敢借課來考試。不過考試連篇仍舊是少不了的壓力。

但很抱歉,我自己的人生,我想自己來。

只有回到”等一個人”咖啡店,穿上白色、上面有幾點咖啡漬的工作圍裙,站在吧台後面,被甫烘焙完的咖啡豆香團團圍抱,我才能稍微喘一口氣。

“今天氣色不大好?”阿不思罕見地問。

阿不思常常一言不發,就算直到打烊她都像個啞巴我也不覺得奇怪。

我想我懂得尊重她的沉默,因為她的沉默不只是個性,還有那麼一點智能。

“明天要模擬考,好煩。”我一邊看著貼在櫃台上的英文詞組一邊調制炭燒冰咖啡。

“要不要早點下班,我沒關系。”老板娘笑笑,這陣子她在迷剪紙。

我看著根本不打理店務的懶散老板娘,她大我十歲,今年不過二十七,年紀輕輕就已養成什麼都沒關系的個性,我也知道她不介意。

但模擬考就是模擬考,不會因為我提早回家它就不會考。

“老板娘今天心情特好。”阿不思開口。

“為何?”我問,其實我也沒看過老板娘心情真的壞過。

“今天下午有個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點了她的老板娘特調,兩個人聊的可開心。”阿不思忍不住泄密,臉上笑的很開。

“喔喔,原來你今天剪紙都挑粉紅色的色紙,是因為談戀愛喔?”我跟著高興。

老板娘笑而不答,手上的剪紙好象是個傳統式樣的騎鶴老翁。

“對方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啊?”我問。

此時店里只有兩個人,不忙,但透明的門外卻擠了五個高中生不停在嬉鬧擠兌,我立刻認了出來,是上次亂點”華山論劍之黯然銷魂咖啡”的那群,不知道他們又在計畫些什麼。

“一個未婚、三十多歲的計算機工程師,今天下午正好坐在那杯肯亞的附近,兩個人、兩台筆記型計算機,好象事情永遠忙不完。”阿不思也注意到門外的那群小鬼。

好可惜,澤于今天來過了。看來我今晚微弱的動力又少了一點。

但我偷偷瞧著老板娘剪紙的表情,真是有夠春心蕩漾。我原本郁悶的心情逐漸紓解開來。

店里的菜單上,一直有個醒目的”老板娘特調”項目,一杯九十九塊,附注寫著:可以跟老板娘聊天,時間?咖啡喝多久,就聊多久罷。

這是個謎。

記得我忍不住開口詢問老板娘的那天,是我剛剛錄取進”等一個人”咖啡店的第二個禮拜,一個天氣涼爽的星期六下午。

在那天之前,有個剛剛返台任教清大的教授連續三天都來店里坐,也連續三天點了”老板娘不確定特調”。我記得他是個教物理的。

*************

“所以,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物理法則來解釋啰?”

老板娘好奇地捧著冒著蒸氣的熱咖啡。

今天的咖啡是畸形的藍山咖啡,因為上面漂著幾片不知所以然的檸檬切片。

物理教授的山羊胡子微微沾到了咖啡,笑得很篤定。

“也不盡然,也很不盡然,站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的角度來分析文本,你剛剛短短一句話總共二十三的字,卻有四個矛盾點,或者說,有四個邏輯不相稱的地方,但如果依然站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的觀點來看,這四個邏輯不相稱的地方也就毫不矛盾地水乳交融,環環相扣無痕。”物理教授好象不字字珠璣就會死掉一樣。

身為高中生社會組的我,在櫃台後聽得霧煞煞。

但我也不信自然組的學生可以聽得懂。

他根本只是個學術暴走族,不炫耀會死。

但老板娘卻沒有反唇相譏,了不起的涵養。

她很自然地與物理教授從牛頓第三定律談到宇宙生成,然後又從演化論談到從電影”撕裂地平線”中由人工制造黑洞的技術問題,兩人時而開懷大笑、時而嚴肅皺眉,講到宇宙膨脹論的時候兩個人更是張牙舞爪的。

我心中只有佩服的五體投地。

然而,物理教授第四天卻沒有來,第五天也沒有來。

第六天,物理教授來了。

但他點的卻不是”老板娘不確定特調”,而是阿拉伯摩卡爪哇。

我想前幾天她沒有來的原因,多半是拉肚子,所以回店之後不得不換換口味。

老板娘那天的表情略微失望,坐在吧台上獨自翻閱新聞周刊,沒有過去小圓桌與物理教授聊天。(2)

物理教授的表情也感到不解,想要來場學術演講的欲望一直在他的臉上無處暴走著,喝完了阿拉伯摩卡爪哇後,物理教授失望走了,從此我只看過他兩次。

我當然也感到很疑惑。

***************

面容秀氣、幾乎不施脂粉的老板娘年紀輕輕,雖然掛了老板娘三個字,但行為舉止卻像個不打算寫論文的博士班研究生。

她每天都在店里看雜志、看書、做小學生做的勞作,例如做燈籠或是用吸管蓋小房子等,從沒見過她為客人斟上一杯咖啡、或收拾客人用過的杯碗殘余。

唯一說得上”打理店務”的部份,大概是老板娘偶而會帶些小擺設做點修飾,卻也稱不上什麼工程。

但,老板娘每天都會親手准備一點特殊單品咖啡的材料,等待隨時沖上兩杯。

其全名”老板娘不確定特調”,簡稱老板娘特調。

不確定三個字,是因為老板娘沖泡咖啡的技術比我還不穩定。

老板娘用手動磨咖啡豆的樣子,像極了在月亮上搗藥的玉兔,既笨拙又可愛,但磨出來的咖啡粉總是粗細不一,故意搞砸似的。然後是沖泡的過程,不管老板娘用的是咖啡壓濾壺、滴漏式咖啡機、摩卡壺、濃縮咖啡機、虹吸式咖啡壺、甚至是單純的布織濾網,她都表現的像是第一次使用那麼手法拙劣,不是讓咖啡粉浸泡過久,就是將濾孔開的過大,總之每一次煮出來的咖啡都無法保證品質,難有佳作。

我懷疑這間店沒有阿不思的話,大概撐不到三天就會倒閉。

特調兩個字,當然就是老板娘親手烹制的別出心裁。

有時候在味道芬芳、生氣蓬勃的肯亞咖啡上放幾片詩情畫意的玫瑰花瓣,或是在略帶酸味的哥倫比亞中沉入幾顆酸梅,也曾做過胚芽咖啡之類乍聽很正經的怪東西。這些還算是好的,有一次我還看見她在原本就具有甜味的黃金海岸綜合咖啡中,放入一粒剛剝完皮的橘子,她竊笑的表情讓我覺得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這些怪現象我當然也跟家里的人提過。

“你們老板娘好奇怪,我看,我找個時間過去點那杯老板娘拉肚子咖啡,順便問她為什麼要那麼奇怪吧。”爸爸聽我敘述完,這樣下結論。

“外星人,一定是外星人。”哥哥也一樣。

“你在那里打工真的沒有危險嗎?她會不會私底下跑去縱火?”媽媽總是過分擔心。

“其實老板娘人很好,每個人都有奇怪的地方啊,就像哥,他才是最奇怪的人,但因為跟我們住太久所以你們都沒有發現而已。”我說,靜靜看著哥,他正在客廳刮腋毛,一臉白癡地笑。

而每日一變、只賣九十九元的老板娘不確定特調,每天只與一個有心人分享。

誰沒有口福點了,就可以與老板娘共同享受一杯咖啡的聊天時光,當作拉肚子的補償吧。

就在那天,物理教授喝完奇怪的阿拉伯摩卡爪哇、起身離去後,我終于忍不住走到落寞的老板娘身旁。

“老板娘,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當時我剛入店沒有多久,其實不大好意思詢人隱私,但我已壓抑不住心中的好奇。

“你想問我,我每天那麼無聊沖兩杯難喝得要死的咖啡,是什麼意思吧?”

老板娘將臉從雜志堆里抬了起來,她的笨拙只存在于沖泡咖啡時的刻意。

“對啊,我才來幾天就覺得好奇怪,老板娘,你為什麼每天都要親自煮咖啡等客人,有時候快要打烊了,還看見你戀戀不舍地坐在圓桌子旁等人點老板娘特調,有客人點了,那一天你好象就會很開心,如果沒有,你好象會蠻失望?”我問。

老板娘假裝秘密被發現,賊賊地笑著,然後完全忘記我的問題似的。

就這麼過了十分鍾。我,當然也不好意思繼續追問。

但我一直有預感,將來有一天這個謎終究會解開。

解開時,我就能看見老板娘藏在慵懶背後的,那雙明澈眼睛。

“阿不思姊姊,我要我要五杯”

一個顯然是猜拳猜輸了的高中生害羞地站在櫃台前囁嚅著。

還是同一個,上次點黯然銷魂咖啡的那位。真該練練猜拳技術的。

“五杯什麼?”阿不思的臉部肌肉完全沒有一絲牽動。

“我要五杯那個那個降龍十八掌之吸星大法熱咖啡”

高中生很艱難地背完,我笑了出來。

“滿十八歲了嗎?”阿不思冷冰冰地問。

“啊?還沒。”高中生有些震驚。

“降龍十八掌之吸星大法熱咖啡要十八歲以上才能喝,三歲小孩都知道,去跟你的同黨說,改點別的幼稚一點的咖啡。”阿不思拒絕。

高中生落荒而逃,臉紅紅地回到那群狐群狗黨,然後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年輕就是美好,做什麼蠢事都會被當作英雄。”

老板娘回頭看著那群喧嘩吵鬧的高中生,忍不住發笑。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老板娘,你記不記得有個問題還沒回答我?”我看著心情很飛揚的老板娘。

我想,現在也許是個得到解答的好時機。

老板娘看著我微笑,她立刻知道我在問什麼,實在是個很聰慧的女人。

她的魅力不僅來自于淡淡的成熟,還有舉手投足間的慵懶自在。

只有真正的聰明人,才能夠得到這份慵懶暇逸的氣質。

“我不是一直都一個人。”老板娘停止手中的剪紙,對阿不思說:”給我一杯低咖啡因的摩卡爪哇,我想,我又要開始說故事了。”眉毛上揚。

阿不思理所當然的笑笑。

短短三分鍾,阿不思變魔術般在老板娘面前放上一杯熱咖啡。

而我的面前也擺了杯熱巧克力。阿不思用一種很特殊的眼神告訴我,那個故事她已聽過,示意我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

我同意了,我是個很喜歡聽故事、聽故事時也喜歡專注的女孩。

我看著老板娘第一次喝”老板娘特調”之外的咖啡。

比起我的熱巧克力,低咖啡因的香氣略顯單薄了些,但清爽沒有厚瑣的負擔,很像我眼中想象的,老板娘的人生。

或許,這點觀察也可以在我偉大的”咖啡/個性”記事本里添上一個小小記錄。

“很久很久以前,我跟阿不思一樣,是個不喝咖啡的人。”

老板娘聞著咖啡香,那淡淡的蒸氣撫摸著她略顯清瘦的臉頰。

“但我有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他非常喜歡喝咖啡,喜歡到,連我都不由自主端起咖啡,進入他的世界。”老板娘一邊說著,一邊端詳著左手無名指。

當時我年紀還小,但我明白,那里是一個女人,身上最幸福的位置。

“你很喜歡他,對吧?”我猜。

“一開始沒有那麼喜歡,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無話不聊的童黨。原本我以為,我們到了人生某個分歧點,例如“國小”畢業、例如“國中”畢業等,我們就會理所當然穿上顏色不同的制服,走進不同的人生,跟大多數人一樣,回憶塵封在畢業紀念冊上的短短祝福。”老板娘的眼中充滿了得意的光采:”但沒有。”

他的雙親在他“國小”畢業典禮那天,不幸出車禍過世了。

當大家都在為分離培養情緒假哭時,我看著導師走到他身邊說了幾句話,他一聽,倉皇不知所措地從會場跑去醫院,我不懂,于是向導師問明了原因。

知道後,我開始無法克制地大哭。

一連哭了好幾天,每晚睡覺闔上眼睛時,彷佛都會看見他穿著麻衣、無助地跪在喪禮告別式的角落。我難過得無法入夢。

于是,我鼓起勇氣告訴我爸爸,我不想念私立中學的初中部,想到他讀的、位于八卦山山上的彰化“國中”,繼續當他的好朋友、照顧他的情緒,以免他變成自閉兒或是學生流氓。

幸運的,我爸爸很高興我珍惜這份友情,于是答應了。

上了“國中”,依親的他沒有錢吃營養午餐,于是我每天從家里帶兩份便當給他吃。

他成績不好又貪玩,我便晚上押著他到我家、當他的小家教,教他到不想會也得會為止。

而他就是在這個時候看見我家里擺放的種種煮制咖啡的器具,那些都是我喜愛喝咖啡的老爸珍藏的寶貝,而他老是好奇地東摸摸西摸摸,我爸也就熱心地傾囊相授,教導他各種咖啡的知識、如何辨別咖啡豆好壞、甚至還跟他一起蹲在院子里用奶粉罐DIY烘焙生咖啡豆,兩個人像是忘年之交。

到了高中聯考,真是我的一場噩夢。

不曉得是因為太過緊張或是吃壞了肚子,我考到第二天就得了急性腸胃炎,在考場里幾乎熬不下去,成績當然不好,只得在選填志願時將私立中學當作唯一的選擇。而他,他真的很聰明,他的聯考分數遠遠超過第一志願彰化高中五十分。

我想,應該是說再見的時候。

坦白說,我挺難過的,當時我真希望我爸還有沒教完的咖啡課程,如此我才能在偶而的下課晚上瞧見他的身影。

但到了私立高中報到、新生訓練的第一天,我嚇呆了。

“好久不見,以後請全校第一美女多多指教。”

他穿著白色襯衫、咖啡色長褲,笑嘻嘻地背著藍色布書包,站在校門口等我。

然後深深一鞠躬。

我根本沒辦法反應,只好訕訕地向他揮揮手打招呼就走進教室。

回想起來,我當時根本不明白自己心中的情緒,是一種叫做”喜歡”的東西。

我還單純地以為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後來我看見他每天放學後都匆匆忙忙騎腳踏車離去,我才知道,原來他為了支付私立學校高昂的學費還就學貸款,每天晚上都到咖啡店打工。

呵,也算是學以致用吧,我爸知道了還很得意他的徒弟終于青出于藍。

我偶而會到那間咖啡店寫作業,老板跟其它的工讀生都向我誇贊他的手藝是全店第一,客人都很滿意。

“全校第一美女,請問今天想喝點什麼?本店請客。”

他總是笑嘻嘻地穿著白色圍裙,彎腰問我,故意裝紳士。

“隨便。”我想說既然他請客,那就隨便吧。

他每次都端上風味不一樣的咖啡,拿鐵、摩卡、濃縮、哥倫比亞、美景三河、佛羅娜、蘇拉維西,還會貼心地附上一片小蛋糕,單就技術上絕不比阿不思遜色。

雖然我的舌尖沒有特別敏銳,但我總是可以感覺到在每一次不同的口味後、藏在他手藝里的,那一點點特別的東西。

但我還不知道,那一點點特別的東西,是多麼珍貴。

所以我在高二時交了一個男朋友,高三的學長,高高帥帥,騎紅色FZR打檔車、穿刻意定做的打折褲上學,是所有少女心中的夢想。

“對不起。”我。

“不用對不起,你從未應允過我什麼。”他。

“對不起。”我哭了。

“不用對不起,有些事,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了,努力是沒有用的。”

他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

“對不起。”女孩子將臉埋在雙掌里。

“不用對不起,不過你要明白,有些事,是一萬年也不會改變的。”

他堅定地說:”我永遠都在等你當我的新娘子。”

我想我傷透了他的心。

雖然我還是可以見到他勉強擠出笑容,彎著腰、伸出手,紳士般問我:

“全校第一美女,請問今天想喝點什麼?本店請客。”

然後加上一句:

“請問我還沒有沒機會,如果有,別忘了輕輕敲桌子鼓勵一下我喔。”

然而,我的手從來都吝惜傳達我的情感。

他卻從來不吝惜他的笑容,還有美味的咖啡。

所以老天爺給了他一個機會,也給了我一個啟示。

大學聯考前一個月,他陪著我到郵局劃撥一套音樂CD,當時在中午,來郵局辦事的人很多,他趴在我身邊看著我填寫劃撥單,不知在傻笑個什麼。

突然,有兩個搶匪沖進郵局大叫搶劫不要動,我嚇呆了,他立刻緊緊從背後抱著我。半分鍾過後,我聽見一聲爆竹巨響。還有玻璃碎裂的聲音、人群的尖叫。

“你有沒有怎樣!你有沒有怎樣!有沒有哪里很痛?”

他驚慌地抓著我的肩膀,將我繞了一圈察看,我趕緊搖搖頭表示我很好。(2)

“嚇死我了。”他松了一口氣,我卻看見他的右手袖子上,都是血。

我在醫院急診室外,不斷祈求上天別讓他離開我。

只要他還能對我綻放笑容、為我端上一杯溫暖的咖啡,我願意給我們倆一次機會。

兩個小時過後,掛在急診室門上的紅燈熄了。

我又哭又笑,站在走廊上將滿臉的眼淚揩干,將電話卡插進話機里,告訴那個學長我想,分手。

大學聯考後,他因為右手還沒複原、計算答案時慢了半拍,所以沒考上“國立”的大學,填了台中的東海。

我幫他拿志願卡去登記時,瞞著爸爸,將我的志願卡上第一順位”台大心理”用橡皮擦偷偷擦掉,填上一個象征機會的數字。

然後,開始了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涯。

但我還是很笨,即使我越來越喜歡他。

四年中,我深深害怕我一旦被他追到了,他就會像其它現實生活里的許多男生一樣,失去戀愛的熱情,失去當初追求時的活力,忘記在咖啡里添加那一點點,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

所以我一直沒答應他的追求,眼睜睜看著他跟學妹手牽著手,走在美麗的文理大道上。

我哭了,躲在浴室里偷偷地哭了好幾天。

我親手揮別珍貴的幸福,絲毫沒想過一次次拒絕他之後,他所嘗到酸苦滋味。

只顧著保存他追求我的快樂時光,卻不敢攜手挑戰不可知的未來。

心如刀割,我才明白我自以為付出甚多,其實我多麼自私。

畢業典禮,他穿著黑色的禮服,神色有些落寞地站在路思義教堂前的寬闊草坪上與同學、學妹合照,我終于鼓起勇氣,哭著向他大聲告白。

東海大學畢業典禮,大草皮。

數百個人圍觀一場鬧劇。

他走了過來,說要跟我合照。

“你去死去死啦!我以後都不要見到你!”我大哭,推開他的照相機。

“應該說這句話的人是我吧!”他突然情緒爆發。

“你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煮咖啡給我、為我念精誠、陪我念書、拉著我逃課看電影、為我為我擋子彈嗚都是騙人的!”我把鮮花摔在地上,號啕大哭。

“我的努力一直都沒用!都沒用!我追你那麼久你都不肯跟我在一起,別人一牽你,你就跟人家跑了!我算什麼!上個月你網友說要追你,你竟然說要好好考慮一下?!干!我比不上一個你從未看過的男人嗎?”他把相機丟在地上憤怒咆哮。

“嗚~~~~”我蹲在地上,氣得大哭大鬧。

他從未見過我這麼胡鬧,氣竟消了一半。

“對不起。”他歎口氣說。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我咬著嘴唇,看著草地上的小野菊。

“對不起,我真的追不到你。”他轉身,就要走。

就要走。就要走出我的生命。

“不要走!”我大叫。終于下定決心。

他不明白,但停了下來。

“我我不是不當你的女朋友我只是要你一直追我!”我紅著眼,大聲說:”我只是很喜歡很喜歡你追我的感覺,我好怕,好怕你跟我在一起以後,就突然不要我了嘛,嗚”我一直哭,他也一直哭。

圍觀的數百人,也一起哭。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你知不知道這年頭,要找到一個真正願意幫我擋子彈的人,有多有多困難”我的鼻涕跟眼淚攪和在一起。

“你們才是最登對的,再不走,我要被大家用石頭砸扁了。”他身旁的小學妹淡淡一笑。

“sorry”他歉然說,看著小學妹摀著臉跑出人群。

“看這里。”他看著我哭花的小臉,撿起草地上的照相機對准我。

“走開啦!”我摀著臉,不讓他拍照。

“我搞不懂,一下要我滾,一下子說我走了你會死掉,一下子又叫我走開。”

他笑著,把臉上的眼淚都笑落了。

“我哪有說我會死掉!”我抽抽噎噎地笑了。

“嫁給我!”他大叫。

“不要!”我也大叫。

“至少當我的女朋友吧!我連你的手都沒牽過!”他開心地嘶吼著。

我別過臉,但隱藏不住幸福的笑意。

“答應他吧!”一個穿著畢業服的長發女孩擦著眼淚道。

“答應他吧,讓我在畢業前留下一個難忘的美好回憶吧!”

一個拿著籃球,畢業服亂穿的男生大叫。

“答應他吧!”“答應他吧!”

“答應他吧!”“答應他吧!”

他拿著相機,賊兮兮地等待他盼望已久的瞬間。

我擦掉眼淚,說出他期待十四年的咒語。

“女朋友就女朋友。”

“喀擦!”

往後的四年間,他當完兵、在新竹找到一份工作,我則在一間出版社上班,擔

任小小的美術編輯。我們之間,也再度經曆了上千杯的咖啡。

一個周末,他開著剛剛分期付款買下的新車,興高采烈載我到竹東的關霧渡假,

還讓根本沒有駕照的我偷偷開了一小段路,想想真是驚險。

“小咪,你喜歡喝我煮的咖啡嗎?”在民宿吃晚飯時,他突然很認真地問我。(3)

“當然喜歡啊,雖然我每次都說隨便,但只有是你為我煮的我才會這麼回答,嘻,其實我甯願喝白開水也不願嘗別人煮的咖啡一口,我爸爸還會因為你吃醋呢。”我點點頭回答。

他笑了,笑的很開心。

自從大學畢業典禮那天以後,就屬那個時刻的笑容最燦爛了。

“你煮的咖啡太好喝啦,萬一我以後喝不到這麼好喝的咖啡該怎麼辦?”

我學著周星馳電影”食神”里的經典對白。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教你一個辦法。”他正經八百地卻又說著搞笑的內容:”你就開一間咖啡店,整天瞎煮一堆亂七八糟的咖啡,取名叫老板娘特調,然後每次煮的內容都不一樣,唯一相同的地方,大概就是難喝的要死吧?接著規定這種

爛咖啡每日只供應兩杯,一杯給自己、一杯得請老板娘,如果點了老板娘特調的話,就可以跟世界第一美女聊聊、聊一杯咖啡的時間。”

“好無聊喔,這樣有誰會點這種咖啡?豈不是砸了自己的店招牌!”我大笑。

“一點都不無聊。如果有一個人,每天風雨無阻,就算走路碰上下雪、就算開車遇到龍卷風、就算大地震將他前面的路裂成好幾條縫,他都會克服萬難,敲敲你的門,一臉靦腆地向你說:老板娘特調,兩份。”

他越說越認真,認真到,我的鼻子都酸了起來。

“那麼,他就是你的下一任真命天子,當你遇見這樣的一個人,你千萬要珍惜他、別讓他輕易溜走,因為這樣的人,是帶著我托付的使命,帶著我的眷戀。”

他笑了。

我卻哭了。然後一直用力捶他罵他,叫他不要亂說話,害得我好好的假期卻無端哭累了眼睛。

那天晚上,山上飄著細細小雨,他站在門口邀我夜游。

出門前,我看了看日曆,四月一號。

“我警告你,在愚人節求婚的話我會很生氣。”

我用力敲了他的頭。即使我已經拒絕了他一百次的求婚。

他神秘地笑著,撐開雨傘。

“然後呢?”

那個猜拳老猜輸的高中生趴在櫃台上,他的朋友們擠在櫃台邊,圍成了一圈。

不知道從故事的哪一段開始,他們全都靠了過來。

亂點王也將椅子湊近了不少,豎起耳朵傾聽。

蘇門答臘不知何時,被老板娘抱在懷里,睡著了。

“然後,我就在這里,等一個人。”

老板娘笑著,沒有眼淚,也沒有一絲悲傷。

我卻哭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他”最後怎麼了。

但我知道老板娘為什麼開了一間幾乎無所事事的咖啡店。

為什麼菜單上會有一道老板娘特調。這就夠了。

“阿姨,為什麼你在說這些事情的時候都不會哭啊?”那高中生問,他剛剛偷偷抬起頭來讓淚光滑回眼睛里面的動作,早就被我發現。

“回憶很美,為什麼要哭呢?”老板娘依舊看著左手空蕩蕩的無名指,笑的很陽光。

“還有,我不是阿姨,我叫老板娘!小心我叫阿不思放老鼠藥進咖啡里!”

老板娘故意惡狠狠地瞪著那些高中生。

“老板娘,你年紀輕輕就變成了歐巴桑,我們一定會幫你。”

一個剃平頭的高中生勇敢地說道,差點被老板娘的手刀擊中。

“幫什麼!”老板娘第二記手刀也打不中。

“幫你貼海報啊!”平頭高中生空手奪白刃,硬接住老板娘的手。

“貼海報怎樣?”老板娘感到好笑。

“征求喜歡喝難喝咖啡的勇者,通過一百杯咖啡就可以娶世界上最年輕的歐巴桑回家!而且一杯只要99元,多少也值得嘗試一下!”長得像西瓜的高中生附和。

“現在的高中生真是太不可愛了。”

老板娘無奈地收回手刀,然後突然往西瓜高中生的頭上一斬,斬得他哇哇大叫。

我看著老板娘。

多麼美的一個故事。

很榮幸,我能夠在這間店里工作。

陪著老板娘等著她的真命天子,總有一天,他帶著天上另一個他的祝福與使命,前來共飲那一杯杯難喝,卻充滿幸福期待的咖啡。

也希望,在這段浪漫店史的庇蔭之下,我也能等到生命中的那一個人。

“咳,我想來杯老板娘特調。”亂點王整理衣襟,故作憂郁地走了過來。

然後我們全都用白眼瞪他,他只好干咳了兩聲,假裝沒說過那句話。

白爛終歸是白爛,只想撿現成的便宜。

一點都不值得同情。

上篇:第三章 那一個人,阿拓     下篇:第五章 海堤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