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一集 第十五章 訛詐是種美德  
   
第一集 第十五章 訛詐是種美德


陳鴻生兩手摟住秦瑤蠻腰,將鼻子湊到秦瑤散發著沁人香味的秀發,狠狠吸了一口."好香地味道,美女,如果你識相的話,就給我老老實實的聽話.我這人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只要你跟了我,我以後絕對不會虧待你,想要什麼就給你買什麼."

"我不要."秦瑤說道,她的身體在發抖,從陳鴻生嘴里傳出來的惡臭,讓她感覺惡心.秦瑤甯願一輩子這樣生活,也不想以後要面對這樣令她惡心的男人.

陳鴻生冷笑起來,完全暴露他的本性."美女,如果你真不原意也沒有關系,只要肯現在陪我上床,我們之間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不然的話,我就會報警,說你偷了我的手機.我相信警方一定會相信我的話,不僅贓物在你那里,而且你還拿了我的報紙,那些報紙可是我打算留下來包東西用得,結果被你拿走了.恩,讓我再想想還有什麼東西,好像我還丟了一個錢包,里面有五千塊現金,還有一個存折,里面大約十萬塊.美女,你說按照你一貫的行為,警方會相信你還是我.一旦你被抓起來了,那你以後的學業可全完了.美女好好想想,我不是一個喜歡強迫人的人."

秦瑤絕望的使勁搖頭,哀求道:"陳先生,求求你,不要這樣.這些報紙我不要了,你的手機也給你,這些我都不要了,求你放過我."

"放過你唯一的條件就是陪我上床,這事就我們倆人知道,完事之後,咱們誰也不認識誰.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有人知道我們倆發生過什麼事情."陳鴻生笑得極其猥瑣,他認定自己已經搞定了這名小美女,正幻想著和秦瑤在床上云雨.

"誰說就你們倆人知道,我也知道."葉凌飛的聲音傳了過來,"麻煩你們想干那事,也在臥室,干什麼跑到門口,讓我聽到."葉凌飛穿著一身雪白色休閑裝,腳穿運動鞋,剛剛洗過澡,身上還散發著沐浴露的香味.他從門後閃了出來,很瀟灑的掏出一根香煙,給自己點燃了.

秦瑤一看見葉凌飛,就如同看見救星一般,猛然掙脫陳鴻生摟抱,躲在葉凌飛的身後.葉凌飛用手輕拍著秦瑤那柔嫩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對陳鴻生說道:"男人,就應該做個男人樣,嚇唬小女孩子算什麼本事."

"關你什麼事"陳鴻生眼見煮熟的鴨子就這樣飛了,惱羞成怒道:"她偷了我的東西,我要報警."

"就這破手機嗎?"葉凌飛從秦瑤那里接過那款諾基亞的手機,放在手里掂量掂量道:"分量不輕啊,我看怎麼也值個一兩塊錢.得了,這款手機,我就買下來了."他摸了半天褲兜也沒摸出一分錢來,葉凌飛面帶愧色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忘記帶錢了.我看不如這樣."說著葉凌飛眼睛撇向門口,看見門口那捆報紙,"就那捆報紙抵價吧,反正那捆報紙也值個一兩塊錢,就送給你好了."

"那是我的報紙."陳鴻生差點被氣暈過去,不說這部手機怎麼也能賣個四五百,就這捆報紙那也是自己得,這都是什麼思維.

"你得?"葉凌飛一皺眉道,"我看怎麼像是垃圾呢,如果是你的就不應該放在門外吧,你說門里面的是你得,那門外面得當然不是你得了.既然這樣,那這捆報紙就應該算是這名小姑娘得東西,按照市場價也能賣個一兩塊錢,頂替買你手機的錢也已經足夠了,你還感覺委屈."

"你……你這無賴,我要報警."陳鴻生被氣得臉色慘白,轉身就朝客廳的電話走去.他剛握上電話,葉凌飛右手如同老虎鉗子一般牢牢抓住陳鴻生的手腕,讓他動彈不得.秦瑤這時也跟了進來,她抓著葉凌飛的衣服一角,柔弱可憐的聲音哀求道:"葉先生,我不要那些東西,我們走吧."

"走,為什麼要走?"葉凌飛寒光一閃,一雙如鳩鷹一般銳利的雙眼直盯住陳鴻生,他的右手緩緩松開,冷笑道:"如果你敢打電話,我就會讓你變成一具冰涼的尸體."說著葉凌飛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兩腿平放在前面的茶幾上,就如自己一般放松.

陳鴻生被葉凌飛那殺人一般的目光震懾住,抓著電話的手也緩緩松開.他站在電話機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葉凌飛看了一眼放在茶幾上兩杯咖啡,其中一杯喝了一大半,另外一杯一口未動.眉頭微蹙,柔聲問秦瑤道:"你喝過這杯咖啡?"

秦瑤站在葉凌飛身邊,她沒有敢坐下去.現在的葉凌飛所散發的那種氣息讓她有些害怕,聽見葉凌飛問自己,她搖了搖頭道:"是陳先生給我准備得,但我沒有喝."

一聽到這話,葉凌飛笑了起來,不懷好意端起一杯咖啡,放在鼻孔下聞了聞."嗯,味道是好香,但總感覺有股怪味.陳先生,要不你喝一口嘗嘗如何."

"不!"一聽到要喝那杯咖啡,陳鴻生連考慮都沒考慮,脫口而出.

"你自己調得咖啡,都不喝,那就說明這杯咖啡中很有古怪."說道這里,葉凌飛又看了看那部固定電話,"要不,你報警,然後我們一起去警察局."

"你這是在威脅我,你知道我是誰嗎,臭小子,也不看看自己幾根蔥.我告訴你,你現在可是在我的家里,我報警的話,你和她都沒有好果子吃."陳鴻生被葉凌飛逼到無路可退,索性豁出去,色厲內荏說道.

"我好怕哦."葉凌飛這家伙不忘刺激陳鴻生,他裝出一個害怕的樣子來,氣得陳鴻生渾身發抖.葉凌飛伸開雙手,笑道:"看見了嗎,這個房子是你得,而這杯咖啡也是你得.再加上剛才門口那一幕,一處精彩得故事就出現了.你作為房屋的主人意圖對這位美麗的女孩子不軌,被人發現後,你就采用強迫的手段發生關系.但很不幸,我無意中撞破了這一幕,導致你強暴未遂.這就是剛才發生的那一幕真實事件,作為一名見義勇為者,我會毫不猶豫地以證人身份出現在警察局那里.陳先生,你還需要補充什麼嗎?"

"你這….這是栽贓陷害,這是造謠."陳鴻生怒吼道.

"但這就是實事,現在你所能做得只有兩條路,第一,我們私下解決,你賠償這名美麗的女孩子一萬塊作為精神賠償費,並且擔保以後不再騷擾她,我們就完事;第二,那我們就報警,我相信警察對于我這名證人的口供會更加信服,況且我們還有證據.你就等著坐牢吧.哦,順便提醒你,麻煩你在進牢房前,准備一些止疼藥,那些監獄里面的犯人可是會喜歡類似你這種罪犯的屁股."葉凌飛雖然始終帶著笑容,但這種笑容在陳鴻生看來,就如同惡魔的臉孔.他臉色變得慘白,豆大的冷汗涔涔流下.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略懂法律的他,當然相信自己被判刑的成分更大一些.心理的防線終于崩潰了,如同斗敗的公雞一般,他低下了頭.有氣無力地答應道:"我同意第一種."

"好同志啊,接下來,我們就能很好的和解了.來,坐,坐."葉凌飛騰出位置,示意陳鴻生坐下來,殊不知這里本來就是陳鴻生的房子.陳鴻生垂頭喪氣坐在葉凌飛身邊,有氣無力說道:"算了,這件事情就這樣算吧,我以後也不會找她麻煩."

"既然這樣,那就拿錢吧,這樣一來,大家就擺平了."葉凌飛對陳鴻生道.

"拿錢?"

"當然,難道你不拿錢?"葉凌飛臉色一拉,低沉說道:"我說過了,如果你不拿一萬塊作為賠償,那你就等著坐牢吧."

"別,別,我拿."陳鴻生馬上起身,從臥室里面拿出四千塊錢,"就這麼多了.我也沒有多少錢了.你不知道,我最近的股票跌的厲害,不然,我也不會住在公寓里面."

葉凌飛毫不客氣地將四千塊錢拿在手里,大概翻了一下,約摸差不多四千.笑嘻嘻地拍了拍陳鴻生的肩膀道:"得了,我也不是那種逼人死的主,四千就四千."聽到這話,陳鴻生剛露出一絲喜悅,接下來就聽到葉凌飛繼續說道:"至于生下來的那六千,你打個欠條,就說欠秦瑤六千塊,等你以後有錢再還.當然,為了防止出意外,麻煩你再把身份證號寫在紙上,到時候,就算你跑了,我也能找到你."

陳鴻生算是徹底認栽了,雖然不情願,但還是被迫寫下了欠條,交給葉凌飛.葉凌飛很滿意地把欠條交給秦瑤,"來喝點水,解解渴."

陳鴻生正在沮喪中,也沒有在意,真地接過葉凌飛端過來的杯子,一口喝了下去.等他喝下去之後,也後悔了,趕忙跑到衛生間嘔吐起來.秦瑤不知道,他可知道這咖啡里面是什麼,那是春藥.

上篇:第一集 第十四章 貪小便宜,吃大虧     下篇:第一集 第十六章 我們吃拉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