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二集 第八十章 地獄里的惡魔  
   
第二集 第八十章 地獄里的惡魔


葉凌飛聽這句話很耳熟,當初白晴婷就對葉凌飛說過這句話,沒有料想,今天又聽到這句話.

"我可是普通人,哪里敢得罪黑社會的人."葉凌飛手持酒杯,一仰脖,將杯里的紅酒倒進嘴里,之後,把酒杯放在桌上,吧嗒吧嗒嘴道:"我這人一點不愛管閑事,所以,我並不打算參合到這件事情來,尤其是還有黑社會的人在,我更不敢參合了."說到此處,葉凌飛話鋒一轉,就看見他右手放在秦瑤腰部,就勢一拉,把秦瑤拉進他的懷中道:"但怎麼說我和秦瑤也算老相識,既然這件事情是有關她的,我就不得不出面."

"又是一個喜歡裝得."姜麗麗撇著嘴唇,譏笑道:"看你那副窩囊像,我看到時候嚇得能尿了褲子."

姜麗麗這一番話引起其他人一陣大笑,尤其是秦瑤另外兩名室友,笑得都捂著肚子,快要笑出眼淚.

"這位美女說話管然不同凡響,竟然張口就想到尿褲子."葉凌飛絲毫不介意,呵呵笑道:"放心,就算我尿了褲子,也會把髒褲子塞進你的嘴里."

"操你媽."姜麗麗本來還在笑,突然聽到葉凌飛這句話,臉色一變,大罵著抓過酒瓶子,她打算將酒瓶子砸在葉凌飛的頭上.一看姜麗麗要動手,那兩名女孩子也站起來,看架勢也打算上.

"這年頭女孩子也學壞了,動不動就罵人,還要打人,這都什麼世道啊."看見姜麗麗那架勢,葉凌飛沒半點害怕,相反,倒給自己點上一根煙.

趙泰天哈哈笑了起來,一把將站起來的姜麗麗拉回座位."麗麗,干什麼生氣,咱們不是還沒玩完嗎,現在就要生氣."

姜麗麗瞪著眼,一副嚇人氣勢,嘴里罵道:"操,這個蠢貨真當老娘是好欺負的,等下,我非讓他爬出這里."

趙泰天只是笑,並沒有阻止姜麗麗.他從身邊的包里,取出一個照相機,打開相機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他的眼睛望向秦瑤,嘿嘿笑了兩句,緊跟著說道:"秦瑤,咱們算是見過面了,也算是朋友.本來,我不想管這件事情,但麗麗找我,我又不能不管.你偷了麗麗的電話,這件事情我們總得有個結果."

"我沒偷,真沒偷."秦瑤連忙否認.

趙泰天冷笑一聲,道:"你宿舍三個人都看見了,還說沒偷.我這個人很講道理,你只要賠償麗麗一萬塊錢,咱們就兩清,就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如果你不打算賠償的話,那就對不起了."說著,趙泰天擺弄著相機,淫笑道:"我想有很多人會喜歡看你的**,而且還有特寫.老實說,雖然我還沒看相片,但就看你這身材和長相,就連我看都想上你,真是極品."

秦瑤臉色變得慘白,她起身就打算去奪,卻撲了空,趙泰天已經把相機拿到手里.

葉凌飛拉了一把秦瑤,重新將秦瑤拉回座位.他寒光一掃,臉上的笑容消失,用一副冷冰冰的語氣說道:"既然這樣說,那就是還沒過看了?"

"那是當然."趙泰天淫笑道,"很快就會看得,如果你不給我錢的話,我想我會洗出來,多洗幾張,分發給我的兄弟,晚上打手槍用."

葉凌飛冷笑道:"看來你是沒這個機會了,和你這樣的人,我想我也沒必要多說.有句話說得好,自作孽不可活,這壞事干多了,可會報應得."

"報應是什麼東西,我怎麼不知道."趙泰天大笑起來,"我只知道錢,有錢才有一切.現在,擺在你們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給我一萬塊錢,我或許會考慮把照片底片銷毀;或者,就讓那小丫頭陪我們玩上幾天,哥們幫她找幾個有錢人,陪上幾天,說不定還被人包養了."

葉凌飛臉如寒霜,他輕輕拍了秦瑤肩膀一把,低聲說道:"秦瑤,你在外面等我,不要進來."

秦瑤擔心的看著葉凌飛,遲疑站了起來.

"去吧,我沒事."葉凌飛拍了一把秦瑤翹挺的美臀,示意秦瑤快出去.秦瑤這才走到包間門前,打開包間的門,再關上門時,又用擔憂的目光看了一眼葉凌飛,這才關上房門.

秦瑤這一離開,葉凌飛語氣一下子嚴厲起來.他冷笑道:"你應該回去看看黃曆,今天就不應該出門."

趙泰天依然覺察到葉凌飛語氣不善,但他並未把葉凌飛放在眼里.在他眼中,葉凌飛不過是一個小白臉想來個英雄救美.他不屑撇著嘴道:"小子,話不能這樣說,我看你是活膩了,如果找死,早點說,哥們我送你個痛快."

"哈哈,天哥說得好,我們兄弟好長時間都沒有見血了,今天不如拿這小子練練手."那兩名男人也附和起來,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至于以姜麗麗為首的三名女孩子更是誇張的大笑起來,姜麗麗更是握著酒瓶子,囂張嚷道:"蠢貨,你真是不知道死活."

趙泰天正在大笑,突然,他停了下來.他就感覺自己四周的空氣驟然冷了下來,一股看不見但感覺到的寒氣直擊他的心髒.他的心跳當時快了幾倍,從額頭有冷汗滲透出來.他知道那並不是寒氣,那是殺氣,只有真正殺過人的人才有殺氣,而且更令人不安得是那股殺氣很強烈.

趙泰天想起自己當年在部隊中聽老兵說過的一件事,據老兵流傳真正殺過人的人身上帶著一股讓人不安的殺氣,殺氣不是裝出來得,是從骨子里流露的.而殺氣越強烈,證明殺的人越多.那些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人身上彌漫不僅是殺氣,還有死亡的味道.

趙泰天從部隊複員後,一直就沒遇到像老兵說的那股殺氣.他一直懷疑老兵說的這件事,如果說殺的人越多,殺氣越重,那些專門執行死刑的人豈不是沒人敢靠近?

趙泰天以為自己感覺錯了,就在他想再次確認這種感覺時,就看見整天跟著他混的黑狗已經大罵著踹翻面前桌子,握著酒瓶子撲了過去.還沒等他看清楚,就聽得黑狗一聲淒慘叫聲,兩手緊捂右眼,鮮血從手指縫之間流淌出來.

葉凌飛將粘著黑狗鮮血的手指頭縮了回來,放在嘴唇,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那粘著黑狗鮮血的手指頭,發出一陣冷笑.緊跟著他一個翻身,躲過一個砸過來的酒瓶子,以超越常人的速度到了剛剛擲出酒瓶子的趙泰天另外一名手下眼前,右手握拳,直擊那人的嘴巴,就聽到一聲更加淒慘的叫聲,那家伙張口吐出一大堆帶著血跡的牙齒,大口大口吐出鮮血.就這一下,那家伙的牙齒幾乎全部被砸掉.

"我說過,你們要為你們所做的付出代價,現在想後悔已經晚了,任何傷害過我朋友的人,將會付出慘痛的代價."葉凌飛渾身上下漫延著駭人的殺氣,那如同從地獄發出的陰森的聲音激蕩在房間中,混雜著那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一遍遍擊打著在場所有人的心髒.

就在這一刻,趙泰天相信老兵的話,更相信眼前這個人雙手沾滿了鮮血.趙泰天就感覺葉凌飛如同從地獄里走出來的惡魔,讓他無力反抗.

上篇:第二集 第七十九章 我靠,又混黑社會     下篇:第二集 第八十一章 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