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二集 第八十五章 謝謝你  
   
第二集 第八十五章 謝謝你


葉凌飛給田妮講了一個故事,田妮很確定地說那故事中的孩子就是葉凌飛.葉凌飛笑了笑道:"我只是和你說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說不定並不是我的."他不置否可的態度讓田妮更確定這就是發生在葉凌飛身上的.

"你呢,你有故事嗎?"再講完這個故事後,葉凌飛又問道田妮.此刻的田妮已經帶了幾分醉意,她用手推了一下黑色的眼鏡,淡淡地說道:"我不喜歡講故事."

葉凌飛沒追問下去,他並不是一個喜歡強迫人做不喜歡做事情的人.葉凌飛和田妮又喝起酒來,他們倆人誰也沒勸誰,只顧自己喝著自己的酒.

當田妮又喝下一杯酒之後,她趴在桌子上,帶著醉意說道:"你沒問我是從事什麼職業的."

"我忘記問了."葉凌飛回答乾淨利落.

"忘記問了,你真是一個另類的男人."田妮笑了笑,吐字不清道:"我專門給人編故事,你不是想聽我講故事嗎,那我現在就給你編個故事,記住,我是在給你編故事."

葉凌飛咧著嘴唇笑起來,他看著田妮那帶著幾分迷離的眼睛,說道:"我記住了,你是在給我編故事."

田妮帶著醉意,吐字不清地給葉凌飛講起故事來,"曾經有一個小女孩很信任她的父親,就和她母親一樣信任她父親,但這個父親卻在外面養女人.那個小女孩逐漸長大,而她的母親卻在小女孩18歲過生日那天,病死在醫院.一直到死,那個可憐的女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外面養女人,那個女孩也不知道.一直到有一天,她的父親帶著一個女人還有一個男孩出現在女孩面前時,女孩才知道.好了,我的故事完了."

"就這樣結束了嗎?"葉凌飛好奇問道,"我還想知道那個女孩子知道後發生什麼事情呢!"

"結束了,就這樣結束了."田妮趴在桌子上,閉著眼睛,嘴里反複說著這句話.

田妮被葉凌飛攙扶出奧傑酒吧,帶著渾身的酒味的田妮一出酒吧,張口就吐.一直等田妮吐得差不多後,葉凌飛才再次攙扶著田妮到了停車場.

"你怎麼回家?"葉凌飛詢問醉得已經近乎不省人事的田妮.

田妮支吾著,說著葉凌飛聽不清楚的話.葉凌飛皺起眉頭,怎麼每次喝酒都遇到這樣的事情,現在怎麼辦?

他右手摟著田妮平滑的後背,另一只手去摸田妮的手機.他打算就像上次找到唐曉婉家具體地址那樣,也找到田妮的家.但令他失望,田妮的電話上看不出她的家人是誰.葉凌飛又不敢就這樣隨便打個電話,萬一對方不是田妮家人,只是一個認識的普通朋友怎麼辦?

葉凌飛有自己的原則,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要不然就帶著田妮去酒店開個房,趁機發生關系,這樣也省得麻煩了.但葉凌飛一直認為就算是色狼,也不能趁人家什麼不知道就發生關系,那不叫男人,而應該叫禽獸.

他感覺很頭疼,如果把田妮送到賓館,讓田妮一個人待著又擔心田妮出現危險.考慮半天,葉凌飛終于想到了一個人:張云.

他把田妮抱進自己車里,開著車直奔張云目前租住的房子.這一路上,田妮嘴里反反複複重複著一句葉凌飛聽不清楚的話.

剛到張云的樓下,田妮又吐了一氣,田妮滿身都是酒氣,嘴角帶著汙垢物.葉凌飛歎了口氣,心道:"女人總是自以為是,明明自己不能喝,卻要拼命灌自己.就算心中有事情,也不能這樣糟蹋自己身體."

兩手抱起田妮,將田妮抱上了樓.張云聽到敲門聲,穿著睡衣打開了門.看見葉凌飛帶著一個醉酒的年輕女人出現在門口,她微微一愣,疑惑問道:"葉先生,她是?"

"我的一個朋友,剛才酒喝多了,醉得不成樣子.我怕把她一個人單獨扔在賓館出事,只好帶到你這塊來了."說著葉凌飛抱著田妮走進屋子,將田妮一直抱進衛生間里的浴缸,之後,走出衛生間道:"張云,這次就麻煩你了,幫我照顧她一下,給她洗個澡,等她醒了後,讓她自己離開就行了."

張云點了下頭,答應道:"葉先生,這您可以放心,只要是您的朋友,我一定會好好照顧的."

"我得回去了,這幾天事情忙,沒時間去你那看看,如果你需要我幫忙的話,盡管說話."葉凌飛說著邁步走到門口,張云也跟到門口,眼睛里帶著一絲失望看著葉凌飛.她很希望葉凌飛今天晚上會留下來,很希望葉凌飛這個時候抱住自己.但葉凌飛卻沒有這樣做,而是和張云笑著說聲再見後,就急速的下樓去了.

失落在張云身上蔓延,她右手放在下身,那里還殘留著一絲濕潤的濕氣.就在葉凌飛未來之前,她正在幻想和葉凌飛纏綿.只是那一晚發生的事情,就讓張云反反複複在腦海中回想著,每次回想,都讓她感覺下身一陣濕潤.

等葉凌飛開車回到家中時,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葉凌飛現在感覺自己有點奇怪,不知道為何這麼著急回來.如果是在以前,他說不定今天晚上會留在張云那邊,但不知道為何他卻很想回家,想看看白晴婷是否吃過東西.

客廳牆壁上的壁燈發出柔和的光澤,整個客廳已經空無一人,吳媽應該已經睡熟.葉凌飛上了二樓,看見從白晴婷房間里透射出一絲燈光,難道白晴婷還沒睡覺?

葉凌飛遲疑是否應該去看看白晴婷,但很快就打消這個念頭.他笑了笑,心里暗想自己是沒事找事,白晴婷和周欣茗出去吃飯,怎麼可能沒吃飯呢.想到這里,他感覺釋懷,心里那絲愧疚感也消失了.就在他准備打開自己房間門時,忽然白晴婷臥室的門開了.

白晴婷穿著一身雪白色的純絲睡衣站在門口,她的頭發披散在肩膀,散發著沁人的清香.聞到葉凌飛身上那股強烈的酒味,白晴婷皺了皺眉頭,但出乎葉凌飛意外,白晴婷並沒生氣,而是低聲說道:"葉凌飛,謝謝你."說完,又關上門,只留下一頭霧水的葉凌飛傻站在門口.

白晴婷這句"謝謝",讓葉凌飛心中湧起一絲溫暖,再仔細一想,似乎和白晴婷認識以來,都是自己讓白晴婷生氣,好像白晴婷從未說過一句謝謝的話.驟然,葉凌飛感覺到一絲不安,心道:"該不會是白晴婷被我氣瘋了吧,竟然對我說謝謝,一定是腦子壞了."

越想越感覺白晴婷一定有問題,說不定她和周欣茗倆人策劃了什麼陰謀,等著自己跳下去.想到此處,葉凌飛剛才心中那股溫暖瞬間消失,心里連連叮囑自己一定要小心.

上篇:第二集 第八十四章 男人不喜歡灌醉女人嗎     下篇:第二集 第八十六章 聯合國慈善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