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128章 葉凌飛的遺言  
   
第三集 第128章 葉凌飛的遺言


周欣茗聽到葉凌飛那句"沒看過打老婆"的話後,氣得差點暈過去.在眾目睽睽之下,葉凌飛能說出這種話來.

周欣茗兩腳亂蹬半天,沒半點用處,相反還被葉凌飛拍了幾下她的屁股.又羞又恨,但拿葉凌飛沒半點辦法,只好停下來,任憑葉凌飛扛著她跨過護欄.

葉凌飛扛著周欣茗來到車前,一伸手,拉開車門,小心翼翼把周欣茗放在副座上.緊跟著,他繞到另一側,打開車門上了車.

這正准備發動汽車,卻感覺自己腦門被硬物頂住,緊跟著就聽到周欣茗那帶著羞怒的語氣道:"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葉凌飛一臉誠惶誠恐狀,說道:"欣茗,有話好說,何必這樣."

"混蛋,你剛才怎麼不這麼說了."周欣茗情緒激動,右手握著槍在葉凌飛太陽穴部位微微晃動.

"咳,欣茗,如果你真因為剛才那件事情想殺我,我決無怨言."葉凌飛轉過臉來,那把五四手槍的槍口正對著葉凌飛眼睛部位.在面對這烏黑冰冷的槍口,葉凌飛反倒平靜下來,他望著周欣茗的雙眼,一臉真誠的語氣說道:"欣茗,從我認識你那天,我就發現愛上你,你那美麗的容貌,那與眾不同的氣質,還有那令我癡迷的做事風格,一切都深深吸引了我.我一直很希望你能嫁給我,咳,誰讓蒼天弄人.好了,我不想說了.最後,我只是想說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告訴你,我愛你."葉凌飛說完,兩手握住周欣茗的手,說道:"欣茗,你開槍吧."

周欣茗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葉凌飛的話,當葉凌飛雙手握住自己那只握槍地手時.周欣茗如夢方醒,罵道:"你這個混蛋,你用這些話去欺騙三歲小孩子吧."

葉凌飛搖了搖頭,很無奈說道:"欣茗,為什麼你不相信我的話呢,如果你不相信,那我就用死來證明."葉凌飛說著,右手拇指頂在手槍扳機上,頗有點愛情電視劇里為愛情殉情的味道說道:"欣茗.我們下輩子見."

啪!

一聲扣動扳機的聲音,周欣茗失聲喊道:"不要."她一松手,手槍掉在車內.周欣茗在槍響那刹那,相信葉凌飛的話,心中這個懊悔.

但她看清楚葉凌飛沒事看著自己時,忍不住拿起那把五四手槍.她在心里暗暗慶幸這把槍卡彈了,不然葉凌飛這次真的死了.但把槍一拿在手里.周欣茗就感覺到不對勁,仔細一看,她的臉色就變了,彈夾竟然不見了.

葉凌飛把手攤開,露出五四手槍的彈夾.葉凌飛笑道:"玩槍,你還嫩了點,難道沒有子彈的槍也能打死人?"

原來就在葉凌飛扛著周欣茗朝車走來時,他已經把周欣茗地手槍彈夾卸下來,那周欣茗只顧著從葉凌飛肩膀上掙脫下來,哪里顧得上她的槍已經被葉凌飛卸去彈夾.

"你這個混蛋.我和你拼了."周欣茗此時才恍然大悟,剛才那一切都是葉凌飛事先已經知道結果,只有自己還被蒙在葫蘆里.一想到自己又被葉凌飛耍了,周欣茗這股氣再也壓不下去,不管自己右手還有傷,兩手一起打向葉凌飛.

葉凌飛已經想到周欣茗會突然發飆,這已經在他意料中.葉凌飛眼見周欣茗不管不顧的打向自己,身體向後一靠,讓出空隙來,周欣茗這一下子落空.因為周欣茗用力過猛.她整個人都傾向葉凌飛.葉凌飛兩手抓住周欣茗的兩手,緊跟著一拉周欣茗,周欣茗整個人都被葉凌飛拉到他的身上.

周欣茗坐在葉凌飛的懷里,那兩手還准備掙紮,卻聽到葉凌飛那帶著不可抗拒的聲音道:"住手.我只是想和你開個玩笑.如果你還這麼鬧下去,我現在就廢了你右手."葉凌飛雙眼發出凌厲的目光.盯著周欣茗,一字一句說道:"如果你想和我拚命,首先也要把你的手治好,不然,你沒有任何機會."

周欣茗咬了咬嘴唇,低聲說道:"放下我."

葉凌飛這才松開雙手,周欣茗又回到自己地座位.眼看周欣茗變得安靜下來,葉凌飛這才發動起汽車,直奔市醫院而去.

周欣茗的手臂傷口很深,黎興強那把匕首足足插進肉里有半寸之深,好在那把匕首沒帶放血槽,如果是葉凌飛的匕首,那周欣茗這條手臂就被廢了.

醫院立刻安排進行縫合手術,葉凌飛把周欣茗手術的錢付了,等周欣茗進去手術後,他一個人跑進外傷科,讓醫生給他檢查.

等那名老醫生一檢查葉凌飛外傷口,倒吸一口冷氣,就看見葉凌飛兩條腿腫得快成火腿了,不僅腿上,小腹,後背,雙臂都有淤青.

"小伙子,你這是怎麼受的傷?"老醫生詢問道.

"自己撞的."葉凌飛沒和老醫生說實話,總不能告訴老醫生自己遇到一個強勁對手,倆人搏斗中受的傷吧.

好在老醫生也沒多問,只是建議道:"小伙子,我建議你住院,尤其是你腿上地傷,如果不消腫的話,會影響你行走."

"住院嗎?"葉凌飛皺了皺眉頭,他在考慮是不是在醫院療養.按照自己目前狀況,確實不適合活動,這點他很清楚.考慮半天,他還是點了點頭.

這年頭只要有錢什麼都沒問題,葉凌飛要求給自己安排一個單間,就是那種特殊病房,他可不喜歡和別的病人住在一起,晚上說不定和自己同住的病人打呼嚕,還會影響他睡眠.這當然沒問題,只要你肯出錢.就連把醫院最高護理級別的病房給你都沒問題.

就在葉凌飛這辦理住院手續時,白晴婷也趕到醫院.她一眼就看見在大廳里皺著眉頭晃蕩地葉凌飛,上前問道:"欣茗呢?"

"在做手術."葉凌飛撇了撇嘴唇道,"你放心,只是小傷,縫個七八針就沒事了."

"做手術還小傷."白晴婷看葉凌飛那討厭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想起在電話里面葉凌飛敘述的周欣茗受傷過程,就感覺葉凌飛是那種膽小的男人.這氣更大了,狠狠照著葉凌飛的小腿踢了一腳,"你這個混蛋,如果欣茗有事情,我絕對不饒你."說完,挎著小包,急匆匆走向電梯.

"哎喲,我地姑奶奶啊,你踢哪里不好.偏偏踢我的小腿."葉凌飛疼得直疵牙,心道:"我這不住院都不行了."

白晴婷上到三樓,打聽服務台的那名女護士,知道手術室的具體位置.她走到手術室,一打聽,手術還沒結束,她就坐在椅子上等手術結束.大約過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才看見周欣茗右手打著繃帶出現在走廊里.

"欣茗!"白晴婷招呼道.

周欣茗也看見白晴婷,對于白晴婷出現在自己面前雖然不感覺意外,但心里還是有著感動.她自小就和周欣茗一起玩,這長大後,倆人地感情還十分要好.外面有人流傳白晴婷如何驕縱跋扈,但在周欣茗眼中,白晴婷還是那個十分友善的好朋友.

周欣茗收起緊繃的表情,換上笑容,笑道:"晴婷,你怎麼來了?"

白晴婷來到周欣茗身前.擔憂看了眼周欣茗那被打著繃帶的右臂,問道:"欣茗,醫生怎麼說?"

"小事."周欣茗十分輕松說道,"我只是被劃開一個口子,剛才醫生已經幫我縫好,我現在就可以回去,等一個星期後回醫院拆線,就沒事了."

"這樣還是小事,欣茗我看你那警察的工作別干了,伯父怎麼不幫你找份工作.再說.如果你願意也可以到我們世紀國際集團來上班.我看干什麼都比干警察強,整天提心吊膽的."白晴婷挽起周欣茗左胳膊,勸解說道:"欣茗,你這次就聽我一句話吧,我可不想失去你這個好朋友."

誰都知道警察行業危險.周欣茗當初從中國警官高等學校畢業後.按照周洪森地想法就是直接安排周欣茗進入市政府.怎麼說政府也是個事業機關,而且還是公務員的身份.工資也不低,少說一個月也在三千出頭.但周欣茗偏偏喜歡干警察,她堅持進入了市警察局干起了一名刑偵警察.

在她當警察這幾年中,遇到的危險狀況不在少數,但哪次也沒有這次凶險.不僅老隊長馬剛死了,就連她自己都兩次到了生死邊緣.

但周欣茗卻喜歡這個行業,即使遇到再危險地狀況,她也不想就此放棄.她對于自己好友白晴婷的勸告報以淡淡微笑,不知否可.

周欣茗和白晴婷下到一樓大廳,忽然間,周欣茗停下腳步.剛才自從葉凌飛安排她進去做手術後,就沒看見葉凌飛.她氣歸氣,但一想到葉凌飛那雙受傷地腿,心中湧起掛念.

"你看見葉凌飛了嗎?"周欣茗問道.

白晴婷手挽著周欣茗胳膊,打算出醫院.她心里核計要把周欣茗送回家,哪里想到葉凌飛了.經周欣茗這一提,她才想起自己剛才還在大廳看見葉凌飛,還狠狠踢了他一腳.

"那個混蛋你提他干什麼,一個大男人膽小怕事,也不出去幫忙,還躲起來."白晴婷嘟囔起嘴來,她在為葉凌飛感覺丟人.

周欣茗笑了笑,說道:"晴婷,你又被那個家伙騙了.如果沒有葉凌飛,我這次一定會死.有太多地事情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可能我們倆人都被葉凌飛欺騙了,他心里隱藏著太多秘密."

"欣茗,你說什麼,你說這個混蛋救了你,怎麼可能,是他親口和我說的."白晴婷一聽周欣茗為葉凌飛解釋,雖然嘴上不肯認錯,但心里也已經後悔起來.想起上次就是葉凌飛救自己地,怎麼可能這次躲起來不救周欣茗.

"我說了,這都是他用來欺騙你的.葉凌飛這個人遠非他外表表現出來得那樣,你應該多花點時間了解他."周欣茗說著用手推了下白晴婷,"你給他打個電話,看看他在哪里."

"我憑什麼打電話給他,就算他救了你又怎麼樣.說不定這個家伙心里有著什麼陰謀,我才不管他,最好他能永遠從我地面前消失,我不想天天被他耍著玩."白晴婷不肯認錯,她心里在生葉凌飛的氣,這剛好沒幾天,怎麼老毛病又犯了,又開始耍自己玩.

周欣茗一看這白晴婷不肯打電話,那只好她打電話了.她的左手從褲兜里拿出手機來,撥通了葉凌飛的電話號碼.

很快就接通了,聽到電話里面傳來葉凌飛那一貫玩世不恭的口氣道:"欣茗,干什麼呢,該不會是想我了吧."

白晴婷就在周欣茗身邊,怎麼說白晴婷和葉凌飛都是處于在試婚階段的夫妻,周欣茗不想讓白晴婷有任何的誤會,她把電話緊貼著耳朵,低聲問道:"你在哪里?"

"問我在哪里,呵呵,我這個地方好啊,一個和監獄差不多的單間,還有一名可愛的MM照顧我,我現在正在和MM**呢."

周欣茗這時候忽然聽到電話里面的葉凌飛傳來一聲很少見地驚呼聲,"誰讓你給我打針,我不打針,告訴你們醫生,給我吃藥行,讓我打針我絕對不打."周欣茗隱約又聽到有一個女生說道:"先生,這是消炎用的."

周欣茗先是一愣,隨即她明白了.她抓著電話問道:"葉凌飛,你是不是住院了?"

"你說呢."終于聽到葉凌飛那無奈的語氣道,"本來我腿上就有傷,剛才在大廳還遇到白晴婷,被這小妮子又狠狠踢了一下,我現在不想住院都得住了,如果你真心好的話,麻煩有時間多來照看我下."

周欣茗沒多說,掛了電話.

在市中心的病房里,葉凌飛躺在病床上,兩腳被繃帶綁得緊緊得.在他身邊,一名看起來年紀大約二十六七歲的女護士手里拿著注射器,像哄小孩子一般哄道:"先生,打針不疼的,只要你一咬牙,就沒事了."

就算被人用槍指著腦袋都不會眨眼睛的葉凌飛,此刻卻像變了一個人,異常驚恐看著注射器,右手連連擺道:"我說過多少遍了,我不打針,如果你再要我打針,我就投訴你,投訴你性騷擾."

那名女護士也沒辦法,遇到這樣的病人是誰也沒辦法,哄了半天也不見效後,只好說道:"先生,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只好先去和醫生請示一下,看你是否需要注射治療."

"快去吧."葉凌飛連連揮手.等那名護士一走出這間單間病房後,葉凌飛才暗暗松了一口氣.他對打針有著心里陰影,恐怕誰也不能想到,最令人恐怖地"撒旦"最大的弱點卻是害怕打針.

上篇:第三集 第126章 以身相許——第127章 沒見過打老婆嗎     下篇:第三集 第129章 唐曉婉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