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171章 羽毛球  
   
第三集 第171章 羽毛球


白晴婷沒想到葉凌飛會在辦公室里等自己,她本以為葉凌飛會在家里蒙頭大睡,當葉凌飛突然出現在白晴婷面前,令白晴婷心中微微驚喜.當然,她不會把自己驚喜表現在外面,聽到葉凌飛要給一個吻當獎勵,白晴婷把小嘴一撅,嘟囔道:"你那錢是不乾淨的錢,我還沒敢告訴爸爸呢,還獎勵呢,萬一將來出事,我還不知道怎麼和我爸爸交代呢."

葉凌飛從椅子上站起來,拉了一下他穿得白色休閑裝,笑道:"有什麼好怕的,等你們公司過了這關後,把錢還給我那位朋友,誰能查出來是黑錢."

"話是這樣說,但這錢不乾淨,我還是很擔心."白晴婷沒有坐回座位,而是拿了兩個紙杯,接了兩杯水,把其中一杯遞給葉凌飛.她的粉臀靠在辦公桌邊上,一條修長的美腿疊放在另一條腿上,小口喝了一口水,緊跟著說道:"我沒敢和爸爸說,你也不要說漏了嘴.爸爸這人很講原則,要是他知道這錢是你那朋友不乾淨的錢,我怕爸爸不會用."

葉凌飛挨著白晴婷也靠在辦公桌上,他聳著肩膀道:"我干嘛要說,我那位朋友是混英國黑道的,英國政府早就盯上他了.如果不是為了你,我根本就不會求他."

白晴婷對葉凌飛投以感激的目光,對葉凌飛能為了自己作出這樣大的犧牲而感激.她輕聲說道:"葉凌飛,謝謝你,我保證這筆錢會很快還上的."

"咱們就不能不提這事啊.搞得我怪不好意思地,咱們倆人什麼關系啊,那可是夫妻.不是有句話說的好,一夜夫妻百日恩啊."

"誰和你一夜夫妻."白晴婷撇著嘴唇道,"咱們還沒登記呢,我們目前最多只能算是男女朋友,你不要妄想干什麼,我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

"老婆,你把我當成什麼人,還搞出出賣自己的話.我可不是下身動物.不要把我想得太壞."

白晴婷不認同的白了葉凌飛一眼,帶著嬌嗔道:"你還不是下身動物,不要把自己說得那樣偉大.我才不會上你的當,你這個壞家伙就是喜歡欺騙人,要是我放松對你的警惕,那將來我連哭的機會都沒有.哼,別在我面前說好話.我不吃這套."

"老婆,這話不能這樣說.我已經深深領悟愛情的真諦,什麼叫愛情,那是世界上男女之間最高境界.不再是肉體之間的關系.我知道如果只得到你地肉體無法得到你的心的話,那我甯願一個人孤獨的生活下去."

"唉呦,你還成情聖了.我看你們男人都一樣,一個個看見女人都跟貓看見老鼠一樣.那眼睛都放了綠光.葉凌飛,你不要告訴我你不是男人.如果你說你只想得到心的話,那好啊,現在就把你閹了,咱們倆人馬上可以登記結婚.我會把心留給你得."

白晴婷這句話說得葉凌飛啞口無言,他用震驚怪異的目光看著白晴婷,半天說出一句話:"老婆,我還是想先得到你的身體."

白晴婷把工作安排一下,她陪著葉凌飛出了集團大廈.^^首發君子堂^^這幾天,一直因為公司的事情起早貪黑,總算今天能暫時松一口氣,白晴婷也想放松一下.再加上她還感覺自己對葉凌飛心存愧疚,這件事情多虧葉凌飛幫忙.不然後果不敢想像.她答應葉凌飛今天只出去玩,不談任何工作的事情.

葉凌飛提議去做運動,如果不做運動,整天坐在辦公室里,很容易發胖.這說到白晴婷心里去了,不僅白晴婷.其她女孩子也都這樣.就害怕自己身體發胖.葉凌飛這個提議得到了白晴婷的贊同,她選擇望海市很有名地"海迪"運動會所打羽毛球.就在去"海迪"會所的路上.白晴婷想到了周欣茗.似乎有些日子沒看見周欣茗了,這段時間忙得她都忘記過問下周欣茗傷勢如何,這好不容易有了時間,她當然要關心自己的好朋友.

白晴婷給周欣茗去了電話,詢問周欣茗是否有時間.周欣茗在電話那頭嘟囔道:"晴婷,我現在都快煩死了,你知道那個叫李天鵬的家伙吧."

"李天鵬?"白晴婷坐在葉凌飛旁邊,聽到周欣茗提到李天鵬地名字,微微望了望正在開車的葉凌飛,緊跟著說道:"嗯,我當然知道他,一個極其討厭的家伙."

"就是他,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跑到我家里來.我本來今天放假休息,現在可煩死了,他在我家里和我爸爸聊天呢,我還得陪坐,無聊死了."

"不會吧,你被這個家伙纏上了."白晴婷一聽到李天鵬竟然跑到周欣茗的家里,抿著小嘴咯咯笑了起來.她這一笑,在電話那頭的周欣茗變得更加郁悶.她嘟囔道:"你還是不是我地好朋友,這不是看著我煩不管我嗎.現在我可是躲在陽台上接你電話,要是你再笑的話,我就不理你了,權當我白交你這個好朋友了."

白晴婷強忍笑意,說道:"欣銘,這件事情我真幫不上忙.要我看啊,是這個家伙在我這邊沒希望了,就打算纏著你.你想啊,你爸爸是副市長,而那個混蛋的爸爸又是望海市投資集團的老板,這要是跟你結婚了,他爸爸的投資集團不是有了大靠山.我看這個混蛋還有他的爸爸都奔著你爸爸的權力去了.這可不好辦,你也知道,那個混蛋表面上看確實不錯,再加上還是望海投資集團老板的兒子,就看這身份周叔叔也會認為和你很相配.在這件事情上我真是無能為力啊,除非…..."白晴婷說到這里,故意賣了個關子.不說了,但她的眼睛卻望向身邊地葉凌飛.

周欣茗正聽著白晴婷說話,結果說到最關鍵地方,白晴婷卻突然不說了,急得周欣茗催促道:"晴婷,你快說啊,干什麼把話說一半就不說了,除非什麼?"

"除非讓葉凌飛對付李天鵬,有句話說得好,那叫一物降一物.當初.就是葉凌飛一攪合,才讓李天鵬對我死心地,要是你也想遠離李天鵬那混蛋的話,只有讓葉凌飛幫忙了."

周欣茗那邊沉默了,她和葉凌飛之間的事情白晴婷並不知情.=君子堂首發=周欣茗本想和葉凌飛徹底斷絕關系,但現在卻發現想和葉凌飛斷絕關系很難.這不是說斷就能斷開的,周欣茗沉默半天,她在權衡輕重.這李天鵬,她如同白晴婷一般討厭,甚至于惡心.但她父親卻不了解李天鵬的本質.出于對自己父親了解,如果自己告訴父親李天鵬地本質,她父親並不會相信,反而認為周欣茗只是出于不想結婚才這樣說.

周欣茗認為比起讓李天鵬纏著.不如自己在和葉凌飛當回朋友,至于她們過去發生地事情,就當成一次無意中的錯誤,雙方只要誰也不提起這件事情,就會這樣深埋在心底.

打定主意後.周欣茗才說道:"晴婷,好吧,那就麻煩你告訴葉凌飛一聲,讓他幫我擺脫李天鵬這家伙地糾纏."

"OK,沒有問題."白晴婷笑呵呵答應下來,"欣銘,我和葉凌飛正要去打羽毛球,你也來吧,順便帶著那個家伙.我相信葉凌飛一定有辦法讓那家伙難堪的."

白晴婷這句話說得葉凌飛心中一陣郁悶,他心道:"我什麼時候變地和李天鵬一類人了,這白晴婷也真是高看我,還說我一定有辦法.咳,真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啊.不過.這李天鵬確實討厭.怎麼就和纏著我的女人,望海市有的是女人.他偏偏喜歡自找沒趣.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不需要和他客氣了."

白晴婷把她們要去的地方告訴周欣茗後,這才掛了電話.她轉向正在開車的葉凌飛,呵呵笑道:"葉凌飛,這次又要靠你了.李天鵬那種混蛋,只有混蛋才能對付."白晴婷這話一說出口,她也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趕忙轉移話題道:"欣銘也是美女,這次讓你占了便宜,就讓我們倆位美女陪你吧."

葉凌飛再聽到白晴婷說的那句只有混蛋才能對付混蛋話後,把眼睛使勁望向白晴婷.卻看見白晴婷低著頭,手里拿著化妝鏡,正在上妝,完全不搭理葉凌飛在望著自己.

"咳,女人啊,為什麼總是這樣呢."葉凌飛心里感慨一番,他眼見白晴婷不打算搭理自己,心里想想算了,難得白晴婷今天心情不錯,就不和她計較剛才那句話了.于是,葉凌飛把這茬扔在一邊,也不去提這茬,只顧著專心開車.

來到"海迪"會所門前,葉凌飛找了一個停車位,停好車.白晴婷下了車,她的右手挽著葉凌飛的左手,看了看手表,說道:"現在九點,等欣銘來了,我們玩三個小時然後去吃飯,至于下午在另作安排.今天這一切的花銷都算我地,權當我謝謝你幫我."

葉凌飛笑呵呵說道:"是不是那個李天鵬也來?"

"那是當然,你沒聽見我在車里說的話嗎,等欣銘帶著李天鵬來的話,你要想辦法讓李天鵬離開欣銘,不要讓那個混蛋整天纏著欣銘."

"看你說的,人家李大公子怎麼不好了.李天鵬這個人大方,好客,等他來了一定會請咱們吃頓大餐,就算花個幾十萬,人家連眼皮都不會眨一下.要是他走了,誰請咱們吃飯啊.要我說啊,咱們對人家李大公子說話要客氣一點,不然怎麼讓李大公子花錢啊."葉凌飛這句話讓白晴婷錯以為葉凌飛腦袋壞了,什麼時候葉凌飛對李天鵬也會滿口稱贊,但仔細一琢磨,原來葉凌飛是打算狠狠宰李天鵬一頓.反正白晴婷才不在乎李天鵬怎麼樣,只要李天鵬不纏著周欣茗,葉凌飛想干什麼就由他做去.

倆人先在會所里面換了一身運動衣.這家會所是望海市一家比較上檔次地運動會所,分為室外和室內兩大塊運動場,不僅可以打羽毛球,乒乓球,桌球,還可以打網球,籃球等等.凡是來這里玩的人既可以自己帶服裝和球拍,也可以以超過市場大約30價格購買用具及服裝.比起望海市那些高檔運動會所,動輒高出市場三到四倍地價格提供的服裝及球拍,這家運動會所算是很不錯了.

葉凌飛先換完衣服,他坐在三樓羽毛球場地邊,拿著一瓶礦泉水邊喝別看別的場地里面人家打羽毛球.雖然外面氣溫很低,但這室內地溫度還是頗高.葉凌飛穿著白色短褲,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短袖運動衫,兩手手腕還帶著護腕,乍一看,葉凌飛穿得還像那麼一回事.

他剛喝了幾口水,就看見白晴婷也換好衣服來到三樓.葉凌飛這一看白晴婷的打扮,眼睛就亮了起來,那對散發著色迷迷的目光的眼睛只盯向白晴婷那兩條雪白粉嫩的修長大

"看什麼看,一看你就知道是色狼."白晴婷一看葉凌飛那雙色迷迷眼睛盯著自己大腿,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心里還是美滋滋的.怎麼說葉凌飛也是她未婚夫,能讓未婚夫色迷迷盯著,那也證明自己魅力無窮.

白晴婷坐在葉凌飛身旁地塑料椅子上,她是一套白色的羽毛球裝.羽毛球裝都是短裝.尤其是女士地短裙,如果穿在長腿的美女身上,那就變成勾引男人犯罪的致命武器.白晴婷天生兩條修長的美腿,這又穿上這誘人的羽毛球短裝,更讓葉凌飛口水直流.他直勾勾盯著白晴婷那短褲.嘴里嘟囔道:"再短幾分就更美妙了."

聽到葉凌飛的嘟囔聲,白晴婷拿著球拍就打向葉凌飛地腦袋,葉凌飛本能躲開,嘴里嘟囔道:"老婆,你干什麼呢."

"你說呢."白晴婷質問道.

"人家只是看看你地裙子是不是合身,我怕等你一運動起來不方便.你看啊,這褲長33厘米,對于像老婆這麼好地身材地美女明顯大了.我建議如果再縮短十厘米的話,那就更好了."

"要不我干脆不穿著短裙.直接穿內衣打球的了,你看行不行?"白晴婷故意問道.

"那可不行.這里人這樣多,你要是被別人看去了,那就不好了.要不這樣吧,等晚上咱們回家,咱們就去三樓打羽毛球.到那時候你再穿內衣打球怎樣?"葉凌飛淫笑道.

"去死."白晴婷再也忍不住.拿著球拍就打向葉凌飛.葉凌飛一見白晴婷這次來真了,趕忙起身.拿著球拍招架.倆人把這里當成擊劍地地方了,拿著球拍在這里鬧了起來.

倆人正鬧著時,忽然聽到背後傳來周欣茗的呼喚聲,"晴婷,我來了."

葉凌飛和白晴婷停止打鬧,白晴婷一回身,就看見周欣茗站在她的身後.而在周欣茗身後,李天鵬正把色迷迷眼睛瞟向自己身上.

葉凌飛用色迷迷眼睛看白晴婷的話,白晴婷感覺心中有那麼點小得意,但李天鵬用同樣色迷迷目光看她,白晴婷就感覺渾身只起雞皮疙瘩.她拉著周欣茗的手,招呼道:"欣銘,快去換衣服,我們都等你好半天了."說著,就拉著周欣茗朝換衣間走去.

這時,葉凌飛也到了李天鵬身邊,右手一摟李天鵬地脖子,滿臉都是殷勤的笑容,忙不迭說道:"李公子你總算來了,我可想死你了."

李天鵬不知道為什麼這一看見葉凌飛就感覺渾身不舒服,他本以為周欣茗說去打羽毛球可以趁機和周欣茗拉拉關系.這運動難免有什麼跌跌碰碰,到時候,他趁機可以表現他對漂亮女孩子的關心和愛護.一想到要是周欣茗穿上那迷人的羽毛球短裝,他就內心欲火騷動,恨不得立刻趕到羽毛球館.

這一來就看見葉凌飛,那燃燒起來的欲火被葉凌飛全澆滅了.尤其剛才又看見白晴婷那性感撩人的打扮,更讓感覺對葉凌飛充滿了妒忌,心道:"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去了嗎,怎麼我就沒有這樣好運氣."

現在,李天鵬又被葉凌飛一摟,他感覺渾身難受的要死,趕忙推開葉凌飛,冷淡說道:"我和你不熟,不要碰我."

"唉呦,怎麼搞得像個小姑娘似得,連碰都不讓碰."葉凌飛明知道李天鵬討厭自己,他還故意靠進李天鵬,笑呵呵說道:"李公子,我沒想到你也會來,咱們倆人真是有緣分啊,到哪里都能遇到."

"我只是陪欣茗來打羽毛球,請你離我遠點."李天鵬冷漠說道.

"李公子,這說話不就見外了吧.欣銘是我的好朋友,我和欣茗那叫熟,你知道嗎,我們倆人曾經蓋過一床被子."葉凌飛看見李天鵬聽到自己這句話,臉都白了,他心中好笑,繼續說道:"算了,那都是過去事情了,不提也罷.說說現在吧,李公子或許咱們之間有些誤會,不過沒關系,我相信誤會很快就會消除得,我很希望和李公子做朋友."

李天鵬輕蔑看了葉凌飛一眼,冷笑道:"想和我做朋友的話,那就看你怎麼表現了,老實說,我很討厭你這個人,到如果你以後能像狗那般聽話地話,我倒可以考慮下,我要去換衣服了,再見."

葉凌飛看著李天鵬離開,冷笑道:"李天鵬,我也很討厭你,就算你像狗一樣,我也很討厭你.今天,是你的倒黴日,我會讓你一輩子都記住今天."

上篇:第三集 第170章 看不見硝煙的戰場     下篇:第三集 第172章 男人也會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