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172章 男人也會吃醋  
   
第三集 第172章 男人也會吃醋


周欣茗很快也換了一身羽毛球裝和白晴婷出現在葉凌飛面前,兩位絕色美女手挽手出現那刹那,葉凌飛差點鼻血流出來.

白晴婷和周欣茗都有天生修長的美腿,周欣茗身材比白晴婷略高,穿起這羽毛球短裙更顯出那兩條修長的美腿誘人無限.比起白晴婷粉嫩雪白的玉腿,周欣茗那雙腿更感覺結實有力.這和周欣茗長期訓練分不開,凡是經過長期訓練的人,腿都會變得結實有力.而白晴婷則把時間花費在保養上,她那兩條腿更顯得水嫩嬌豔.

這兩位美女天生就是魔鬼身材,再加上倆人又是萬中挑一的絕色美女,這一身撩人打扮,就在一站,就能讓人心神蕩漾,不能自已.

葉凌飛想起自己那晚上在病房里和周欣茗纏綿的情形,這心里又微微燥熱,暗思像周欣茗這般美女怎麼也不能讓她從自己手里溜走.至于白晴婷,那更是不能隨便放手.葉凌飛不由自主地浮想翩翩,暗想要是這對絕色美女一起陪自己的話,那自己不是豔福無邊.當然,葉凌飛這不過想想,要是自己稍微處理不好的話,說不定這兩位美女都會從自己手里飛出去.

周欣茗剛走進來時,就看見葉凌飛正瞅著自己.她怕白晴婷看出什麼,趕忙使個眼神過去.葉凌飛也不是傻子,心知周欣茗和白晴婷是多年好朋友,周欣茗會擔心白晴婷瞧出她和葉凌飛之間的關系.葉凌飛暗想如果自己這個時候刻意回避周欣茗的話,按照自己以往那種作風.白晴婷反而感覺怪怪地,反倒會看出點端倪來.索性他就當成沒和周欣茗之間有任何關系,像對待剛認識的女孩子一般,壞笑道:"唉呦,老婆你和周警官在一起,簡直把男人的魂都勾出來了,你就不怕我把持不住,被你們倆位美女給勾引的犯下錯誤."

葉凌飛這句話把周欣茗嚇得夠嗆,她瞟了葉凌飛一眼,心里暗罵葉凌飛這個家伙口無遮攔.要是被白晴婷看出來一點端倪,她以後還怎麼和白晴婷做好朋友,這不明顯是搶了白晴婷的老公嗎?

白晴婷反倒沒感覺什麼,她早就習慣葉凌飛說話帶著流氓味道.這要是葉凌飛一本正經的,反倒認為葉凌飛心中帶鬼.白晴婷撇了撇嘴道:"葉凌飛,你想都別想,我和欣茗才不會讓你這個家伙占了便宜."說著,她出其不意在周欣茗粉腮上親了一小口,帶著示威語氣道:"看見了嗎,我甯願和欣茗一輩子待著.也不讓你占便宜."

葉凌飛故意舔著嘴唇,似乎十分渴望也學白晴婷那樣在周欣茗粉嫩的臉蛋上親上一口.但一看見白晴婷正狠狠瞪著自己,他又趕忙一本正經嘟囔道:"哼,有什麼好的.你們都是女人,我就不相信你們能一輩子不要男人."

這句話說得周欣茗心頭一陣微顫,她一想到那晚上和葉凌飛纏綿的場面,就感覺下身還回蕩著那種說不出來但又渴望的愉悅,那是她第一次體味這種男女之間地愉悅快感.葉凌飛那散發著男性氣息的強壯身體早就征服了她的身體.就那一次,周欣茗就感覺這一輩子都很難再接受第二個男人.

白晴婷當然不會明白周欣茗這複雜的心里感情,她聽完葉凌飛那句色兮兮的話後,和周欣茗如同撒嬌一般說道:"欣茗,你看這個家伙都說了些什麼話,你不是警察嗎,趕緊把這家伙抓回警察局,關上十幾年,省的我整天都被他氣."

周欣茗也意識到現在的自己不像以往那個自己.如果在這樣下去,白晴婷會看出來的.她呵呵笑起來道:"晴婷,像葉凌飛這種人沒人拿他有辦法,不要說你,就連我這個警察他也不怕.咳,要我說你就忍著吧.實在不行.那就搬到我家住,你看不見他.不就不生氣了嗎?"

"哼,我才不會讓他一個人過得舒服.他要是氣我,我就要在他面前晃悠."白晴婷嘟囔起小嘴說道.

葉凌飛搖了搖頭,拿起球拍,說道:"老婆,咱們也別在這里斗嘴,你不是喜歡打羽毛球嗎,來打上幾局,誰輸誰學小狗叫."

"你是男人,怎麼忍心對付我一個柔弱女孩子."白晴婷拉了一把周欣茗,說道:"除非,你一個人打我們倆人,要是你輸了,就學小狗叫."

葉凌飛無所謂撇著嘴道:"一打二也無所謂,就是要是你們輸了的話,得你們倆人都學小狗叫."

白晴婷拿起球拍,不服氣地說道:"你算不算男人,怎麼和女人一樣?喜歡斤斤計較.要是我們輸了,你好意思看見我們學狗叫嗎?沒個男人的風度,怎麼算男人啊!."白晴婷說著已經站在羽毛球場,拿著羽毛球拍,擺好姿勢說道:"不就是輸了怎麼辦嗎?最多我們倆人陪你吃飯,兩位美女陪你吃飯,這待遇夠高了."

周欣茗這時也拿著球拍走到場地,她站在白晴婷後面,微翹粉嫩地臀部,身體微微向前,對葉凌飛嚷道:"葉凌飛,你別在那邊抱怨了,我答應你,如果我輸了,我就學小狗叫."這周欣茗也是看見葉凌飛嘟囔個沒完,來了氣.

"周警官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沒逼你."葉凌飛一臉壞笑道,"我從來不逼女人的."

"有完沒完了,趕緊發球吧."周欣茗不耐煩道.

"好了,准備好了,我開始發球了."葉凌飛說著,將手里的球扔起來,用球拍打了出去.對面地倆人趕忙接那球.這白晴婷和周欣茗也經常打羽毛球,這球打得還是很不錯的.倆人這一配合,倒讓葉凌飛忙活半天.

李天鵬換好衣服回來時.看見葉凌飛和白晴婷,周欣茗已經打起球來.只剩下他老哥一個人,不得已,他只好拿著球拍坐在場邊.他一看葉凌飛這羽毛球打得不怎麼樣,被白晴婷和周欣茗打得只剩下忙活了,那可謂驚險連連.李天鵬自認要是自己上去打葉凌飛的話,幾拍就能扣死他.

這剛想到這里,就看見周欣茗打過去地球速度並不快,但葉凌飛腳步挪動得很慢,竟然眼睜睜的看見那球落在場地里.周欣茗和白晴婷一看見這球落在場地中央,倆人發出興奮地歡叫聲.擊掌相慶.

葉凌飛直搖頭,不服氣說道:"哪里有這樣打球的,你們倆人一左一右來回打,我打了左邊打不了右邊,這明顯是耍賴啊.就你們這樣打,不要說我,就林丹來了,也照樣打不過."

"葉凌飛,你打不過我們就抱怨,這算什麼.明明是你球打得不好,還怪我們."白晴婷笑呵呵道:"看來某人要學小狗叫了,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切,這還沒打完呢.怎麼能說我就輸了."葉凌飛把球拍拿在手里,右手擺弄著球拍,說道:"我這球拍不好,一定是球拍影響了我的發揮,我可奪過冠軍."

"就你那水平也拿冠軍.我才不相信呢!"白晴婷說道.

"真的,我以偉大的上帝發誓,我確實在十歲時,勇奪幼兒班第一名,雖然我的幼兒班只有十個孩子,但至少我是冠軍啊."

"切,早就想到了."白晴婷早有准備,撇著嘴道:"就你那水平也就這樣吧."

李天鵬一直坐在場邊,這一個人孤單坐著也無聊.他很想上去打打球.至少能在周欣茗和白晴婷面前表現一番.他看完葉凌飛那打球水平,心里早就不把葉凌飛放在眼里.這聽到葉凌飛在胡吹很能打,李天鵬忍不住了,很想表現一番.他站起身來,譏諷道:"我說葉先生,你這水平確實不錯.和十歲的幼兒園的孩子打球確實很好."

葉凌飛正擺弄著球拍.這聽到李天鵬譏諷自己地球技,他忙不迭陪笑道:"李公子說得很好.我看我這水平也就打打十歲地小孩.李公子看樣子一定經常運動,瞧這瘦得跟麻杆似的英俊身姿,簡直就是潘安在生.咳,李公子,我也知道就憑我這球技,和你打打還行,但是誰讓人家兩位美女要我陪打呢,只好上來獻丑了."

葉凌飛這番話說得周欣茗和白晴婷忍不住笑起來,表面上看葉凌飛這是在誇李天鵬,但實際上卻在損李天鵬.這世界上能把話說成這樣的,也就葉凌飛一個人了.

李天鵬剛開始看見葉凌飛那陪笑的表情還以為是打算奉承自己,心里正美滋滋的,猛然聽出來葉凌飛這話不對勁,仔細一聽,他聽出來葉凌飛這是在損自己.本來他就愛面子,這又在兩位美女面前,李天鵬的面子可掛不住了.他拿著球拍走到周欣茗那個場地里,輕聲對周欣茗說道:"欣茗,你先下去休息下,讓我好好給這小子上上課."

這句欣茗叫得周欣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她趕忙拉著白晴婷離開了場地.倆人坐在場邊,周欣茗拿著一瓶礦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好幾大口,這才把渾身地雞皮疙瘩壓了下去.

白晴婷一個勁兒對周欣茗笑,那意思是說:"欣茗,這下子你可慘了."

羽毛球場里,葉凌飛還在擺弄著他地球拍,對面的李天鵬可等地不耐煩了,惱火說道:"姓葉的,你打不打球,磨蹭什麼?"

葉凌飛聽到李天鵬這句話,把目光從球拍上挪向對面的李天鵬臉上,他故意裝出一臉諂媚樣,笑道:"李公子,我怎麼能打過你啊,你這不明顯讓我丟人嗎?"

葉凌飛越是這樣,李天鵬越感覺葉凌飛可恨,他就不明白葉凌飛到底哪里比自己強,白晴婷偏偏會和葉凌飛在一起.今天總算找到一個機會能讓葉凌飛好好出丑,李天鵬可不想放棄這個羞辱葉凌飛的機會,他那嘴都快撇到天上了.嘲笑道:"姓葉地,看你打地球,一點力氣也沒有,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真丟咱們男人的臉,我今天好好教你打球,讓你看看什麼叫打球."

"好是好,但是呢,我一般不和男人打球的,有啥意思.你說要是和美女打球.說不定還可以趁機摸上幾把,過足手隱."葉凌飛這時候拋了一個媚眼給白晴婷和周欣茗,正好這兩位美女都把目光投向葉凌飛這邊,剛好看見葉凌飛拋過來的媚眼.白晴婷是回瞪回去,而周欣茗則是把眼睛轉向別方,不看葉凌飛.看見這兩位美女只因為自己一個媚眼就這樣表現,葉凌飛心里美滋滋地,心道:"李天鵬,你看見沒有,這兩位美女那都是我的.你連小手都別碰一下."

李天鵬已經看見了,他一看白晴婷和周欣茗那反應,心中妒火更盛,這男人要是有美女在身邊.總喜歡逞能.李天鵬雖然有錢,但他那些接觸的女人哪個有白晴婷和周欣茗那樣絕色,這李天鵬被葉凌飛氣得直瞪眼,帶著妒火說道:"姓葉的,你到底怎麼才肯和我打?"

"賭錢啊.沒錢誰打球."葉凌飛笑道,"我知道李大公子有錢,咱們不如賭錢.十個球為一局,一局下賭十萬如何?"

"十萬?"不僅李天鵬,就連白晴婷和周欣茗都對于葉凌飛這句話大感意外,十萬塊可不是小數目,只要贏了一局就贏十萬塊,這賭錢也太快了.

李天鵬也沒想到葉凌飛張口就十萬,雖然這十萬塊錢對他來說並不是大數目.但李天鵬一個月從他爸哪里領零花錢也不過五萬塊.李天鵬在望海投資集團那里只是掛著虛銜,並無職務,他又沒有什麼投資,所有花銷都是他父親給他.雖然他可以臨時從父親那里拿錢用于交際,但並不是說他可以隨手就扔出個十來萬不在乎.

李天鵬本想立刻拒絕,但眼見白晴婷和周欣茗都在身邊.這要是拒絕的話.太顯他沒面子了.堂堂望海投資集團的世子爺,會在乎區區十萬塊錢.這要是傳出去,他以後還怎麼在望海市混?

"不就是十萬塊錢嗎,小意思."李天鵬表現得很輕松,他帶著譏諷地語氣問道:"不知道葉先生你全部資產有沒有十萬塊,你玩得起嗎?"

"嗯,這倒是一個問題."葉凌飛頗為為難說道,"十萬塊錢對我來說確實很多,貌似我地全部財產也沒那麼多."說道這里,他口氣一轉,笑呵呵道:"但是我有一個好老婆,她很有錢,我輸了話,我老婆會給我付的."

白晴婷一聽,只撅嘴,心道:"我就想到這個家伙會推到我身上,讓我付,這十萬塊錢可不是小數目,我身上可沒有帶這樣多現金."白晴婷看見李天鵬也望著自己,她狠狠瞪了葉凌飛一眼,那意思是說:"你等著回家我再讓你好看."

白晴婷微微點了點頭道:"我會借給葉凌飛十萬塊錢."

"聽見了吧,李公子,那你有十萬嗎?"葉凌飛這句話在李天鵬聽來更像是在罵他,什麼叫"我有十萬?,這不是侮辱我嗎?李天鵬這時候腦袋一熱,什麼也不管了,惱火說道:"姓葉的,你也不打聽打聽我家是什麼家世,什麼叫我有十萬塊嗎,告訴你,不要說十萬,再多我也玩地起.別在這里嗦了,快打球.我們就十萬塊錢一局,誰輸誰拿十萬塊給對方."

葉凌飛手里拿著球,握在手里掂量掂量,不緊不慢說道:"李公子,你別生氣,我這個人是過分小心了,就怕李公子身上沒帶那麼多錢,萬一等你輸了,你拿不出來,一甩屁股就走人了,我上哪找你啊.所謂小心能使萬年船,要不李公子我們做個錄音吧,萬一你輸了,也有證據證明你輸給我錢了."

葉凌飛這話越來越不像樣,把李天鵬氣得牙根直癢癢,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恨不得過去狠狠咬葉凌飛幾口."這明顯是在侮辱自己,什麼叫證據,我什麼時候賴過錢."李天鵬越想越氣,惱火說道:"姓葉的,你別侮辱我的人格,我李天鵬還沒欠過別人的錢."

"別生氣,別生氣,我也知道我實在侮辱李公子的人格了,咳,誰讓我是一個沒錢地人呢,總喜歡用我地思維去考慮李大公子的人格.得了,李大公子也別生氣,我給你賠錯了.就當我剛才那話沒說過,李公子准備好吧,我打算發球了."葉凌飛笑呵呵說道.李天鵬一聽葉凌飛要開球了,趕忙全身繃緊,做好接球地准備.

就看見葉凌飛拿起球正打算發球,忽然又停下來,抱歉地笑道:"李公子,對不起,我有點渴了,你先等我一下,我喝口水馬上回來."說完,就朝著場邊不緊不慢走去.李天鵬本來已經做好准備打算接球了,哪里想到葉凌飛會來這套,他氣得直瞪著葉凌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葉凌飛喝了幾口礦泉水後,終于又返回場地.他又再次拿起球,笑呵呵道:"李公子,你可要小心了,我可要發球了."

"你快來,別羅羅嗦嗦."李天鵬早等得不耐煩了,催促著.

葉凌飛冷笑著,把羽毛球扔了起來,高聲說道:"接球吧,笨蛋."

上篇:第三集 第171章 羽毛球     下篇:第三集 第173章 老婆,你繼承了我的衣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