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182章 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救你  
   
第三集 第182章 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救你


葉凌飛早已經習慣了和李可欣斗嘴,他聽到李可欣罵自己流氓時,反而給李可欣來了一個飛吻.

李可欣緊繃著嬌豔的小臉,右手抬起,狠狠一握,像是把葉凌飛拋過來的飛吻握得粉碎.

葉凌飛大笑道:"可欣,你就承認了吧,這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咱們該做的都做過了."

"你這個混蛋,少在這里造謠,我才不會上當.哼,你想氣我是吧,好,我就陪你玩.走,咱們去找你老婆說清楚咱們之間的關系."李可欣本來心里就對葉凌飛有氣,那次在醫院里面被白晴婷說了一通,讓李可欣心里憋著氣,今天又遇到葉凌飛拿自己開玩笑,李可欣那固執的性格促使她對葉凌飛的態度硬了起來,擺出一副你敢去,我就敢奉陪的樣子來.

李可欣快走兩步,到了葉凌飛身前,把臉一拉,正視葉凌飛道:"怎麼樣,敢去嗎.當著你老婆面說咱們倆人什麼事情都干過,讓你老婆自覺點,省得總耽誤咱們倆人的好事.我雖然不是千金小姐,怎麼說也算是標准美女,我才不會委屈地當人家二奶,想娶我,先跟你老婆離婚了,咱們再結婚."

葉凌飛怎麼也沒想到整天打雁,今天卻讓雁叼了眼.他習慣于看別人難堪的樣子,但今天卻輪到自己.心中暗暗感慨,所謂樹沒皮沒法活,人無臉天下無敵.這李可欣明顯是葉凌飛第二,深得葉凌飛厚臉皮理論的真諦.

如果不是朱俊在身邊.葉凌飛說不定真會豎起大拇指,稱贊道:"李可欣,你狠,我服了你."但現在葉凌飛卻不會說這句話,要是他服軟,那還不被朱俊笑話死.今天本想挖苦朱俊,哪里想到連自己都被套了進去,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可欣,好啊,這可是你說的.咱們這就去見我老婆,當面說清楚,我總不能讓你沒名沒份跟著我."葉凌飛這家伙說得跟真地一樣,打開後車門,連拖帶推把李可欣推進車里,緊跟著也打開前車門,對有些傻眼的朱俊笑道:"朱部長,我這個沒文化的流氓先閃了,咳,沒辦法啊.這年頭人長得太帥也是錯誤,這美女是想推都推不開.好了,咱們回頭聊,說不定今天晚上能來個雙飛."

葉凌飛那輛寶來車從朱俊身邊開過.駛向中央大街.

朱俊今天可真長見識了,以為李可欣是難得的好女孩,人漂亮,身材特棒,工作也認真負責.最重要的是還沒男朋友.朱俊上次看見李可欣不顧一切保護自己,心中錯誤以為李可欣暗戀自己.朱俊一琢磨,自己長得也不差,在公司職位也算高層,這錢票子也不少.雖說自己有老婆吧,但說不定李可欣看中自己不在乎名份呢.

這朱俊是這樣打算,這才纏著李可欣,屢次三番邀請李可欣出去吃飯.哪里想到李可欣一次也沒給過面子,而且態度都是十分冷淡.

直到今天才明白過來.=君子堂首發=搞了半天這李可欣是葉凌飛的情婦啊,這也難怪李可欣那天為什麼會阻止葉凌飛打他了,那是害怕葉凌飛出事.朱俊一想這件事情就惱火了,心道:"葉凌飛,你到底哪點比我好,憑什麼美女都讓你占了.你不也是有老婆嗎.職位也沒我高.憑什麼李可欣能看上你卻看不上我?"

這朱俊越想越氣,不由得右腳狠狠地一踹地.想發泄一下他心中的不滿.就在他腳一觸地刹那,朱俊突然想起自己的車被葉凌飛故意撞了.

"葉凌飛,你這個混蛋,快陪我修車錢."朱俊怒吼道.但這個時候早就看不見葉凌飛那輛寶來車的影子,還上哪找葉凌飛賠錢.

李可欣這一上葉凌飛的車,就後悔了,瞧葉凌飛那架勢真像是想要去世紀國際集團找白晴婷.李可欣暗想:"這葉凌飛那可是什麼都干得出來,說不定又在想什麼壞主意,打算讓我難堪."

"停車."李可欣突然喊道.

這一句把正在開車地葉凌飛嚇了一大跳,他一晃腦袋,奇怪問道:"可欣,干什麼停車?"

"我說要停車就停車,嗦什麼."李可欣不耐煩地說道.

"你看清楚了,這里哪有停車線,你該不會想讓我被罰款吧."葉凌飛嘟囔道,"剛才還好好的,要去和我老婆表明我們之間的關系,怎麼這回就反悔了.可欣,我可對你心儀很久了,就等著這一刻呢.我剛才就想好了,咱們馬上既然表明態度了,那你就搬出來跟我一起住.我們兩人天天可以在一起,我以後也不需要一個人孤單睡覺了,你說這樣多好."葉凌飛故意把話說得極其露骨,淫笑道:"到那時候,我們倆人可以在家可以光著身子,沒事就那個,你看多好."

"停車,你這個混蛋,我要回家."李可欣被葉凌飛說得這句色兮兮的話惹惱了,她一想到真像葉凌飛說得那樣赤裸相對,她還不得羞愧死.

"停車干什麼,我送你回家就是了."葉凌飛一看自己真把李可欣惹毛了,趕忙見好就收,也不打算繼續惹下去.壓根他就沒打算去世紀國際集團找白晴婷,那些話是說給朱俊聽的.要是去找白晴婷,誰知道會惹出什麼事情來.葉凌飛眼見李可欣示弱,他也順著台階下,忙不迭地把車從中央大街下去,直奔李可欣所住的小區開去.

一直開到李可欣家樓下,葉凌飛把車停在樓洞口,招呼李可欣道:"可欣,咱們回家吧."

李可欣先前沒反應過來,什麼叫咱回家,但很快.她就明白過來.冷哼道:"你說話主意點,什麼叫咱們回家,這是我家,請注意你的口氣."

"你家不就是我家嗎,值得這樣生氣."葉凌飛打開車門下了車,催促道:"可欣,干嘛磨磨蹭蹭的,我們快一起回家吧."

李可欣被葉凌飛氣得要暈過去,這臉皮也太厚了.她狠狠把車門關上,搶先一步走到樓門口.擋住葉凌飛道:"葉凌飛,你不要跟過來,我可沒邀請你."

葉凌飛哪里管李可欣擋在樓門口,邁走到了李可欣眼前,一推李可欣,嘟囔道:"哪有不讓回家地道理."

"你這個混蛋."李可欣氣得拿起手里的包就打向葉凌飛,卻沒有想到葉凌飛一閃開,兩手抱住了李可欣地腰,帶著三分硬來的味道,抱起李可欣到了牆邊.把李可欣頂在牆壁上,強吻起李可欣.李可欣哪里料想葉凌飛膽子這樣大,現在的天色並不是很黑,而且還在她家樓下.就敢強吻自己.出于少女天生的羞澀,李可欣握著粉拳捶打著葉凌飛地後背.她的嘴巴被葉凌飛用嘴唇捂住,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來.

李可欣那點力氣對于葉凌飛來說如同撓癢一般,葉凌飛不僅沒因為李可欣的捶打而松開,相反兩手摟得更緊.他地舌頭也頂開李可欣緊合地貝齒,溜進李可欣的櫻桃小嘴里.李可欣的舌頭被葉凌飛那根如同長蛇一般滑嫩的舌頭肆意挑逗著,在葉凌飛挑逗下,李可欣那根香滑小舌在短暫的抵抗後,首先投降,乖乖得和葉凌飛的舌頭攪纏在一起.緊跟著李可欣的貝齒也放棄了抵抗,門戶大開,任由葉凌飛的舌頭進出.沾滿李可欣香液的嘴唇隨著葉凌飛用力地親吻,而收縮著.

李可欣的心一下子到了嗓子眼.這不是因為擔心害怕,而是因為這突然而來的興奮刺激著她.這可是在她家樓下,一直以來,李可欣在父母眼里都是很莊重的女孩子,雖然帶了幾分男孩子地倔強,但李可欣從來不是那種隨意和男孩子交往的女孩子.更不會大膽在樓下親吻.

偏偏遇到了葉凌飛.在膽大包天地葉凌飛看來,沒有任何事情是他所不敢做地.他這強行和李可欣親吻.迫使李可欣只能被動接受.雖然開始有著短暫的反抗,但隨著和葉凌飛火熱地接吻,李可欣那兩只捶打著葉凌飛後背地粉拳也松開,反而抱住了葉凌飛那寬闊的後背.

李可欣身體早已經順從了葉凌飛,只是她那理智促使李可欣和葉凌飛保持著距離.本來,李可欣打算和葉凌飛嘗試著更進一步時,又出現了白晴婷.在李可欣看來,她不能和一個有女朋友的男人來往,即使是站在朋友角度來看,她也不能這樣做.

李可欣很想能硬下心來徹底拒絕葉凌飛,但她總是下不了這個決心.就如唐曉婉那般,雖然嘴里說要和葉凌飛分開,但心里卻不容許她這樣做.這樣以來,表面上看李可欣對待葉凌飛冷冰冰的,但一旦因為某種事情,兩人打破這層白紙一般的外殼,那李可欣就會被心促使著暫時性接受葉凌飛,甚至于能和葉凌飛保持親密關系.

但李可欣畢竟不是唐曉婉,她有著自己的主見,有著自己的原則,並不會像唐曉婉那樣只被葉凌飛哄上幾句,就會如同小貓一般順從了葉凌飛.李可欣有著自己的想法,即使在葉凌飛花言巧語之下,她也能保持主見.

此刻的李可欣很想拒絕葉凌飛地親吻,但這只是她還殘存那麼一丁點的理智提醒她罷了,很快這點理智也化成了李可欣的柔情,她骨子里那天生的嬌媚讓李可欣的身體軟了下來,緊緊貼在葉凌飛的身上.

一個熱吻下來,李可欣已經變得嬌軟無力,小鳥依人一般倒在葉凌飛懷里,哪里還有半點先前見到地那個做事果斷地女孩子.她紅著小臉,低著頭,嘴里嘟囔道:"這里是我家,你再這樣做,我就喊人,打死你這個混蛋."

葉凌飛一臉好笑看著李可欣那羞紅的臉蛋,此刻地李可欣平添了幾分媚態.葉凌飛忍不住親了李可欣那嬌紅的小嘴,右手在李可欣那高翹地美臀上捏了一把.壞笑道:"寶貝,你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嚨也沒人敢救你."

"你這個混蛋."李可欣嬌聲道,"你就是天底下最色的色狼."

"嗯,既然知道我是色狼,你也應該知道落在色狼手里沒有什麼好後果."葉凌飛右手再次按在李可欣美臀上,在被緊身牛仔褲勒出來得凹處,來回摩挲著.同時,他的嘴巴再次靠近李可欣那香豔的小嘴,打算再親一次.

李可欣這次沒讓葉凌飛得逞.她使勁推了葉凌飛一把,半真半假道:"人家很討厭你,別色兮兮靠過來."

"這有什麼的,男人不色,純屬有病.我就不相信有男人不好色,你看朱俊那混蛋,都一把年紀了,還不是惦記著你,想上你."

"瞧你說的,這好端端的話怎麼到你嘴里就變了味."李可欣笑呵呵道:"萬一人家朱部長沒別的想法.就是好心送我一程呢."

"得了,這話說給鬼聽吧."葉凌飛撇著嘴,右手正好到了李可欣美臀溝壑中央,他捏了一把.這一下捏得李可欣輕聲尖叫一聲,不滿說道:"注意你的行為,你這大色狼,快把你那髒手拿開."

"我又沒干什麼."葉凌飛真舍不得拿開,輕捏著李可欣的粉臀.捏得李可欣眉頭皺了起來,突然右手在葉凌飛腋下捏了一把,捏得葉凌飛呲牙咧嘴.

葉凌飛也不甘示弱,馬上還以顏色,又狠狠捏了一把.李可欣氣得又用腳踩葉凌飛地腳,權當報複.這倆人正瘋鬧中,忽然聽到樓梯上傳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可欣,你爸爸在等你吃飯."

李可欣和葉凌飛這才注意到李可欣稱呼為大海哥的那個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樓梯口.就看見他一臉陰沉,顯得十分不悅.

"大海哥,你去過我家?"李可欣一看有人出現,趕忙停止和葉凌飛打鬧,有些慌張問道.

"我和你爸爸剛剛下完棋,你家已經做好飯.等你回家吃飯.你卻在這里玩."說著,劉海下到樓門口.看了葉凌飛一眼後,又對李可欣說道:"你快回家吧."

"嗯,我這就回家."李可欣笑道,"大海哥,你去哪里?"

"買點東西,可欣,你要買什麼東西告訴我,等回來時,順便給你捎來."劉海說道.

"不必了."李可欣擺擺手.

劉海沒吭聲,從葉凌飛身邊走過.

一直到劉海離開了,李可欣才嘟囔道:"都怪你,讓我晚回家."

"這和我有什麼關系,還不是你不讓我去你家,要是讓我去你家的話,不早就回家了嗎?"葉凌飛不服氣地說道,"女孩子總是這樣,不肯承認是自己的問題,偏偏要怪罪到我頭上."

"你還說!"李可欣握起粉拳,嘟囔起小嘴,不滿道:"總之,你別想去我家吃飯,我不會讓你去的,省得讓我父母以為你和我之間有什麼關系呢."

"瞧你把話說的,搞得我像一個壞人似的."葉凌飛抱怨道,"想我儀表堂堂,你父母說不定就認准了我是你的丈夫,正考慮給咱們籌辦婚禮呢!"

"去死,不和你說了."李可欣一轉身,飛快地上了樓,生怕葉凌飛會跟上去.葉凌飛並沒有動,他只是看著李可欣上樓,一直到李可欣消失在樓梯拐角處,葉凌飛才轉過身,朝著他的車走去.李可欣一口氣跑到家門口,向下望了一眼,沒看見葉凌飛跟上來,這才松了一口氣.她真怕葉凌飛跟著上來,自己地父母還真被葉凌飛說中了,都看葉凌飛人不錯,一個勁兒地詢問李可欣和葉凌飛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李可欣每次都無奈地告訴父母自己和葉凌飛只是同事,並沒有其它關系.

李可欣打開門,果然看見家里已經把飯准備好,就等著自己吃飯.李可欣趕忙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簡單洗洗後,就坐到了飯桌.

"瞧這孩子,一回來就著急吃飯."李可欣的爸爸笑道,"可欣,大海去樓下買酒了,咱們等他一會."

"噢,知道了."李可欣點了點頭.自從劉海的父母在一年前因車禍雙雙身亡後,劉海就一個人生活.他把工作也辭了,整天就待在家里.除了和李可欣家有來往外,劉海幾乎很少和別人接觸.李可欣父母眼看劉海一個人生活太孤單,怎麼說都是十幾年的鄰居,也不忍心看見劉海一個人憋在家里,于是,李可欣地父母經常叫劉海過來吃飯,沒事大家聊聊.

本來這也算正常,只是李可欣因為劉海在樓下沒告訴她今天晚上來吃飯而感覺不解,隱約得,李可欣感覺劉海因為葉凌飛的出現而不高興,在她印象里,劉海每次看見自己都喜歡笑,獨獨這次很冰冷.

上篇:第三集 第181章 車追尾     下篇:第三集 第183章 觀賞雪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