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187章 這是你逼我的  
   
第三集 第187章 這是你逼我的


葉凌飛和秦瑤換了一家銀行,辦理完業務之後,他把秦瑤送回住處,又返回家里換了一身衣服.

白晴婷還沒回家,葉凌飛只和吳媽說他下午有事情,等白晴婷回來時,告訴她一聲,又開車出門了.

等他到了警察局時,還不到下午一點,警察局里只有幾個中午值班的警察.這些警察一看見是葉凌飛,那熱情地就跟自己人一樣.

葉凌飛上午表現實在讓這些警察佩服地五體投地,那用一個詞形容:精彩.這些警察都曾經接受過格斗訓練,但和葉凌飛今天上午表現比較起來,那可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就無法比.

值班的幾名警察圍過來,紛紛打聽葉凌飛以前是干什麼的.有的猜是軍隊複員特種兵,有的猜曾經也是警察.對此,葉凌飛都保持著微笑,不與否定也不與肯定.

"干什麼呢,難道你們沒事干嗎?"周欣茗剛剛吃完飯回來,就看見自己的同事圍著葉凌飛,她這一喊,那幾名值班的警察全回到各自崗位上.周欣茗打了一杯水,放在自己辦公桌上,拍著桌子對葉凌飛喊道:"到這邊來."

葉凌飛乖乖拉著椅子坐到周欣茗身邊,他和周欣茗靠得很近.周欣茗一瞪眼,嬌喝道:"干什麼靠這麼近,到對面坐去."你剛才又沒有說,我還以為要靠你近點呢."葉凌飛很委屈嘀咕道,不情願拉著椅子坐到了周欣茗對面.

葉凌飛這句話引得在場的幾名警察偷笑起來.被周欣茗瞧見,周欣茗大發雷霆道:"你們怎麼都沒事情干嘛,任小飛的案子還沒結束呢,快去查查任小飛還干過什麼案子.那名受傷地劫匪不在醫院里了嗎,咱們派人去盤問了嗎.不就是槍傷嗎,殺了那名多人,活該.你們快去盤問,不行就帶回警察局,天天給我盤問."

周欣茗這正發火呢,田劍飛從外面晃悠悠走進來.他笑呵呵說道:"欣茗.這是干什麼呢,怎麼好端端發這樣大火?"

周欣茗瞧了田劍飛一眼,沒好氣說道:"我今天火氣旺,想發火."

"呵呵,欣茗,你說你啊,今天應該是高興的日子,你看咱們破了任小飛這樁大案,公安部不給我們記一等功,這二等功是跑不了了."田劍飛說著走到周欣茗身邊.依靠在周欣茗辦公桌上,笑著說道:"今天晚上我請咱們刑警隊吃飯,這可是要好好慶祝一下."

"傷了那麼多同事,我可高興不起來."周欣茗沒領田劍飛的情.把嘴撇道:"田隊長,這案子對你來說可是好事,但對我來說卻沒有任何關系.我就是一個小刑警,破案是我的職責."

"欣茗,看你說的.我這也是為了能破這個大案而高興.至于這功勞嗎,全是咱們大家的,尤其是欣茗你,這可是頭號功勞.沒有你,說不定那任小飛就跑了."

"隊長,我還有事情."周欣茗不打算和田劍飛說下去,"我還需要做筆錄呢."

田劍飛這才注意到葉凌飛,他眼睛一亮,笑道:"唉呦.這不是那名英雄市民嗎?"說著,他伸出右手,說道:"我是望海市刑警大隊的大隊長田劍飛,不知道這名英雄市民怎麼稱呼?"

"我是欣茗的好朋友,我的名字你問欣茗就知道了."葉凌飛一眼看見田劍飛就不喜歡這個人,他明知道田劍飛是打算和他握手.但沒理會這茬.就連名字都懶得告訴他.這田劍飛伸出的右手尷尬地縮回來,盡量掩飾尷尬笑容道:"哦.欣茗的好朋友,怪不得身手這麼好,一定是欣茗教的,我看真應該考慮讓欣茗當我們刑警大隊的訓練教官,平時應該訓練訓練刑警大隊的人."

"田隊長,你誤會了.我可沒這位葉先生的本事,要是你想找人訓練的話,眼前這人正合適."周欣茗說著瞟了葉凌飛一眼,話中帶話道:"誰知道他還會什麼,總之這人厲害得很."

"客氣,客氣."葉凌飛那臉皮夠厚,明知道這周欣茗是借機諷刺自己有太多的秘密不肯說,但葉凌飛還是很坦然接受周欣茗這句話.田劍飛哪里知道周欣茗這話中的意思,還真以為周欣茗是在推薦葉凌飛,他拍手大笑道:"好,等我寫一份報告,看看上面是不是同意這個想法.怎麼說葉先生所表現的身手都令我十分欽佩,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和葉先生當面切磋一下.雖然我也是特種兵出身,但真和葉先生比起來,也不一定能贏啊."

田劍飛這明顯是抬高自己,葉凌飛心道:"什麼特種兵,就你那樣,我一個人打你四個,連口氣都不用喘.他懶得和田劍飛抬杠,只微笑不語.周欣茗聽不下去,她知道田劍飛地經曆,什麼特種兵出身,也就是在當兵時報名參加特種兵,結果連選拔機會都沒有,理由很簡單,素質太低.這複員後,也不知道怎麼混進警察隊伍.撞了幾次狗屎運,破了幾個案子,就升到刑警隊長這職位上.打從田劍飛來到刑警大隊,周欣茗就沒給田劍飛好臉色看.比起老隊長馬剛,田劍飛可是差了一大截.

"隊長,我要做筆錄了,如果你還有事情的話,麻煩等我做完筆錄再說."周欣茗絲毫不給田劍飛的面子,她打開記錄本,對葉凌飛說道:"葉凌飛,一字不漏地把你經曆的過程敘述出來."

田劍飛怏怏離去後,葉凌飛才笑道:"欣茗,我怎麼說呢,簡單概括就是我去銀行取錢,點子背.遇到搶劫了.而那個倒黴地銀行白癡又按了報警,導致你們警察趕過來.你們和匪徒發生槍戰,而我則湊巧干掉兩名匪徒,成了英雄.噢,是三名匪徒,打傷了一名匪徒."葉凌飛把臉湊近周欣茗,壓低聲音說道:"這期間你很擔心我,曾經阻止我追擊匪徒."

周欣茗皺著眉頭,把筆放在桌子上,看眼周圍.那些警察哪里敢吭聲."葉凌飛,你跟我出去,我單獨和你談談."說著,周欣茗拿過來外套,伸手對身邊的那名警察說道:"小趙,把警車鑰匙給我."

"周姐,要不要我給你開車."小趙小心翼翼問道.

"沒你事,快把車鑰匙給我."周欣茗不耐煩說道.

小趙一看這架勢,忙不迭把車鑰匙拿給周欣茗.周欣茗順手把手銬和手槍也帶在身上,對葉凌飛說道:"你是自己跟我走.還是我銬你走."

"自己走."葉凌飛搞不清楚周欣茗想干什麼,又是拿槍,又帶手銬,還要開車,心里核計周欣茗該不會打算把自己帶到野外嚴刑逼供吧.

周欣茗和葉凌飛這一走出警察局.小趙就把幾名警察招呼過來,神秘兮兮說道:"要我看這下子葉凌飛要麻煩了,我記得上次那名強暴犯就是因為態度不好,惹惱了周姐,被周姐帶到外面銬在山上.那次.我可是親眼所見啊.我和周姐輪流在山上看管那名強暴犯,最後那小子挨了一天一夜,等被帶回來時,都不成人形了.周姐那手段叫狠,我也不打你也不罵你,就算想告都沒證據."

這些警察一想也是,整天被銬在山上,暫不說這風吹日曬,就餓也餓得不成人樣了.這些警察開始同情葉凌飛起來.看周欣茗剛才那心情,似乎十分不好,這下子葉凌飛可要苦受了.

周欣茗開著警車載著葉凌飛朝著郊區駛去,葉凌飛坐在車里點燃了一根煙,笑呵呵問道:"欣茗,你這是打算帶我去哪里?"

"去山上看風景."周欣茗拉著臉.說道:"你去過南山頂沒有.那里很不錯地."

"南山,你不知道我就住在南山腳下嗎?"葉凌飛提醒周欣茗道.

"我知道你住在南山腳下.但我相信南山山頂你一定沒去過,我今天就開車載你去一趟.""欣茗,你該不會准備和我一起看雪景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何必搞得這樣嚴肅.再說了,我也沒必要坐你的車上山啊,我自己開車就行了.這坐警車還是有點不適應,總感覺自己像是犯了什麼罪一樣."葉凌飛拉下車窗,把煙灰彈出車外.

周欣茗冷笑一聲道:"你還會有怕地時候,我怎麼就看不出來你害怕警察.你不是說了,我們這些警察你可以一個個干掉,怎麼現在還會害怕."

"噢,你說這件事情啊,我那不是和你開玩笑嗎.你別當真啊,我哪里敢得罪警察,警察可是我們普通市民的保護神,沒有你們警察,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無辜市民怎麼能生活安心呢?"

"你少在這里和我斗嘴,我沒心情和你調侃."周欣茗臉上沒有半點笑容,緊繃著臉,目視前方,根本不看葉凌飛一眼.葉凌飛用眼角余光掃了一眼周欣茗腰間的手銬和手槍,心里考慮著對策.他真擔心這周欣茗發飆起來,真用手銬把自己銬住,扔在山上.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可能,要是真發生了,那葉凌飛可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回,現在不做好准備,那可能會讓葉凌飛後悔死.

南山盤山道還是被雪覆蓋著,自從下雪後,幾乎沒有車輛去南山山頂,主要是因為這南山的盤山道九轉十八彎,如果駕駛技術不好地,就算不下雪,那開車上車也是十分困難.這一下雪,就沒有人開車上山了.

葉凌飛一個勁叮囑周欣茗開車一定要小心,這要是一不小心沖下山去,那他可就報銷了.葉凌飛嘴里連連叮囑道:"欣茗,我死不要緊,就怕你也跟著我一塊就不好了.你還年輕,後面還有大好的生活等著你享受,怎麼能就這樣死了呢.說不定你還會遇到一個老公,生一大堆孩子,祖國將來獲得諾貝爾的人才還指望你生出來呢."

這話惹得周欣茗沒好氣說道:"你這個混蛋,你還好意思說,我都不是少女了,你還說我能找到一個好老公.你如果不想我現在就干掉你地話,給我馬上閉嘴."

"那也不怪我啊,是你主動的."葉凌飛如同蚊子一般嘟囔道.他地聲音很低,生怕周欣茗聽到自己這句話,會氣得把車直接開出盤山道.

周欣茗把車一直開到山頂停車場,偌大的停車場沒有一輛車,只有皚皚白雪.周欣茗首先下了車,一拍車門,對車里沒動的葉凌飛喊道:"到站了,下車."

葉凌飛下了車,把車門關上.笑呵呵走到周欣茗身前,說道:"欣茗,你帶我到這里干什麼,你看這里沒有一個人,還怪冷的,要不咱們回去找個暖和的咖啡廳或者酒吧之類坐坐如何?"

周欣茗把手槍和手銬拿出來,放在車頂上.葉凌飛瞧得奇怪,呵呵問道:"你這是干什麼,該不會打算暴力逼供吧,我可是良民."

"少廢話,今天我要和你在這里好好較量,咱們倆人只有一個能回去."周欣茗說的很認真,沒有半點開玩笑地味道,她已經把外套脫下去,只穿著一件緊身毛衣,揉著手腕道:"葉凌飛,我不會跟你客氣地."

葉凌飛沒動,他笑呵呵盯著周欣茗,那樣子就像是在看美女脫衣服,跟他一點關系也沒有.葉凌飛這樣子讓周欣茗更來氣,就看見她把眼睛一瞪,不和葉凌飛說話,抬起右腳,一腳踢在葉凌飛地小腹上,葉凌飛一下子就飛了出去,在雪地上滾了兩滾,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欣茗,你干什麼,你來真地啊."葉凌飛捂著小腹說道.

"誰和你開玩笑,如果你不還手,那我就打得你不能動彈,我會送你上醫院."周欣茗把嘴唇一咬,又撲了上去.

"欣茗,那不要怪我了."葉凌飛臉色一沉,說道,"這是你逼我出手的,後果自負."

上篇:第三集 第186章 你必須死     下篇:第三集 第188章 是我不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