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188章 是我不放過你  
   
第三集 第188章 是我不放過你


葉凌飛一見這周欣茗來真的,他也不敢掉以輕心,收起先前笑意,臉色一沉.在周欣茗右拳揮過來之後,舉右臂擋住周欣茗的右臂,緊跟左手變拳直擊向周欣茗的面門.

葉凌飛這一拳去勢凶狠,快如閃電.周欣茗沒想到葉凌飛反應如此迅速,她以為自己一拳擊出,葉凌飛會躲閃,那她就會繼續攻擊.但葉凌飛卻沒有躲閃,而是硬抗,眼看著葉凌飛這一拳打向自己面門,想躲閃也來不及,周欣茗緊咬銀牙,准備硬抗下這一拳.

但葉凌飛這一拳卻距離周欣茗鼻尖幾厘米處停下來,周欣茗感覺臉上被一股強勁的拳風擊打.葉凌飛拳頭變掌,只是一推周欣茗的面門,將周欣茗向後推了幾步.

"別鬧了,沒意思."葉凌飛微微搖了下頭,淡然說道:"你和我之間何必搞成這樣."

"我說了,今天必須分出個勝負."周欣茗緊咬嘴唇,恨恨說道:"雖然我明知道我打不過你,但我也不會就此放棄,我要讓你知道,我絕對不是像你想象那般無能."周欣茗說著抬起右腳,側踢向葉凌飛.

葉凌飛一側身,讓過周欣茗提過來的腳,緊跟著右手一抓周欣茗的腳踝,身體向周欣茗身前一靠,左手按在周欣茗的後背,只是微微用力,就把周欣茗撞倒在地上.葉凌飛向後一退,沒有去攙扶倒在雪地里的周欣茗.

看著渾身是雪的周欣茗又從雪地里爬起來,葉凌飛點了點頭道:"欣茗,我們再來."

周欣茗臉上浮現堅毅地神色.她大喝一聲,兩手變爪,去抓葉凌飛雙臂.葉凌飛眼見周欣茗抓向自己雙臂,他把兩臂掄起,反手抓住周欣茗的雙手手腕,只是輕微向里面扣去,周欣茗就熬不住,腳步凌亂起來.葉凌飛借機向周欣茗身前靠去,用肩膀撞擊周欣茗的胸口,腳下使了絆.周欣茗又摔在雪地.

看周欣茗摔在雪里,葉凌飛心中不忍,他彎下腰,伸出右手道:"欣茗,別打了."

周欣茗一把推開葉凌飛伸過來的右手,兩手拄地,又爬起來."葉凌飛,我不需要你同情,拿出你的真本事來,我們再來."

葉凌飛微微搖著頭.只得再次面對周欣茗.

周欣茗本就不是葉凌飛的對手,又被葉凌飛一次次摔在地上.看著周欣茗每次都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葉凌飛心中暗生敬佩.隨著周欣茗從地上爬起來的時間越來越長,當葉凌飛再次把抓周欣茗雙臂.周欣茗心中已經做好再次摔倒的准備的時候,葉凌飛卻沒有任何動作,他只是把住周欣茗雙臂,心疼說道:"欣茗,好了.不要再打下去了."

"我不要你同情."周欣茗用力去掙脫葉凌飛,但她早就虛脫了,只有大口喘氣的份,哪里能撼動葉凌飛那硬如鋼鐵地胳膊.

葉凌飛兩手松開抓著周欣茗的雙臂,向前一近身,兩手環抱住周欣茗蠻腰.不顧忌周欣茗身上沾滿了雪水和濕土,抱起周欣茗一直走到車前,將周欣茗按在警車上.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你放開我."周欣茗渾身乏力,只能雙手無力捶打著葉凌飛的肩膀,她的兩腿四處亂蹬,鞋底粘著的髒土全粘在葉凌飛的長褲上.

"你瘋了,你告訴我,你到底想干什麼?"葉凌飛兩手按住周欣茗的雙臂.身體緊壓著周欣茗的嬌軀.怒吼道:"你在這樣下去,你會死的.你告訴我,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親手干掉你.我不想愛上一個瘋女人,太讓我失望了."

"葉凌飛,你是一個大混蛋,徹頭徹尾的大混蛋."周欣茗被葉凌飛制住,動彈不得,只得張口在葉凌飛肩膀上咬了一口.但隔著厚厚地衣服,葉凌飛感覺不到一點疼痛.

啪!

葉凌飛被周欣茗惹惱了,毫不客氣打了周欣茗一耳光,周欣茗的嘴角竄出血來.就聽見葉凌飛那帶著惱怒的聲音在周欣茗耳邊響起,"欣茗,你說我是混蛋,那我就告訴你,我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惡魔."

葉凌飛這一耳光打得周欣茗冷靜下來,她大口喘著粗氣,死死盯著葉凌飛地眼睛.葉凌飛一看周欣茗冷靜下來,他臉色舒緩下來,帶著歉意的語氣道:"欣茗,對不起,我知道不應該打你,如果你恨我的話,那你打我,我絕對不會還手."

周欣茗沒說話,她只是盯著葉凌飛的眼睛,似乎想看透葉凌飛的心.

葉凌飛微微歎了口氣,右手摟住周欣茗地腰,左手打開車門,周欣茗順從地上了車.表面上看此刻的周欣茗很聽話,但葉凌飛總感覺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自己打了周欣茗一耳光,難道按照周欣茗的性格,真就這麼算了?

葉凌飛從不後悔他所做的事情,既然打了周欣茗,那他就會承擔這相應的後果.葉凌飛抬眼看見了周欣茗放在車頂的槍和手銬,他把槍拿到手心里,卸去子彈,這才拿著手槍和手銬回到車里.

看見周欣茗坐在車里一動不動,嘴角邊還帶著血跡,葉凌飛伸手拿過面巾紙,擦著周欣茗的嘴角血跡.就在這一刻,周欣茗兩手抓住葉凌飛的手臂,張開小嘴,死死咬著葉凌飛右臂.

葉凌飛只是皺了一下眉頭,並沒有把手縮回來,任憑周欣茗咬著他地手臂.葉凌飛明顯感覺自己的手臂被周欣茗咬破了,可想而知,一直以來,周欣茗都深藏在心里對他的恨.

終于,周欣茗松開了口,用一雙迷惑的眼睛看著葉凌飛那面無表情地臉.厲聲問道:"混蛋,你為什麼不縮手?"

"因為我虧欠你,這是我所能彌補我對你傷害的最好辦法."葉凌飛冷漠地說道,"如果你喜歡咬地話,我會讓你咬個夠,我絕對不會收手地."

啪!

周欣茗抬手就給了葉凌飛一個耳光,五個血紅手指印印在葉凌飛的右臉上.

"這是還你剛才打我地,現在我們兩清了."

"錯了,我們之間清不了,一輩子都清不了."葉凌飛沒理會自己臉上的巴掌印.從容地取出一根煙,點著後,他夾著煙,淡然說道:"是我欠你的,不是你欠我的."

"你沒欠我,我也欠你.我只希望從現在起,你離開我."周欣茗眼圈紅了起來,幾乎帶著哭音說道:"你知道當你出現後,我的生活變了多少嗎.為什麼你總喜歡用你那副玩世不恭地態度對待我,為什麼你總是讓我感覺你心中藏著無數個秘密.為什麼你總會救我.我很想告訴自己你和我之間沒有關系,就在我自以為快做到的時候,你為什麼又會出現…….."

葉凌飛靜靜聽著周欣茗的話,他那根點著的煙.一直夾在手指中間.

周欣茗說完之後,趴在方向盤上,抽泣起來,此刻的周欣茗還哪里有一點警察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在盡情發泄她心中的委屈.

一直聽完周欣茗的話,葉凌飛才意識到自己的那根煙已經著了一大半,他手指一松,那根只剩下半截地香煙掉在雪地里,被雪熄滅後,冒出幾縷淡淡的煙霧.

葉凌飛向後一靠,整個人都靠在車座上.他閉著眼睛,用低沈而嘶啞的聲音說道:"欣茗,有些事情我不想告訴你.只是害怕失去我目前好不容易得到的平靜生活.沒有錯,我是混蛋.就連我自己都感覺我有太多地秘密,難道你以為我不想說嗎,但是,當我說出來的話,只會讓你們苦惱.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面嗎.你當時問我高中畢業後的幾年去了哪里.實際上,我高中並沒有讀完.甚至于我只是在高中待了很短幾個月.我的檔案都是假地,你是無法查出來的.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去了福建,又偷渡去英國.那段經曆是我一生中都無法忘記的,就在那時候,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出人頭地."說道這里,葉凌飛睜開眼睛,自嘲一般笑道:"你聽說過死亡學校嗎?"

"死亡學校!"周欣茗一愣,她剛才已經沉迷在葉凌飛所說的話中,她沒想到葉凌飛經曆過這種坎坷,突然聽到"死亡學校",周欣茗腦海中立刻顯現出她曾經查到的有關死亡學校的事情.那是一所地下的學校,凡是自願參加這所學校訓練的人都必須簽訂死亡協議.國際刑警曾經把這所學校列為非法學校,但國際刑警卻一直沒有機會鏟除這所學校,甚至于有所忌憚,要知道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名精英都出自于這所學校,就連美國情報機構都和該學校保持著秘密關系,從中尋找適合他們的特工.

周欣茗忍不住問道:"你去過死亡學校?"

"准確說我從那里畢業."葉凌飛說著開始脫去上衣,當他把背心脫去後,露出身上那密密麻麻地疤痕,"看見了嗎,這些就是那所學校給我留下的紀念品."

周欣茗上次和葉凌飛發生親密接觸時,正是晚上,她沒有留意葉凌飛身上的疤痕,今天才仔細看清楚葉凌飛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疤痕.

"我經曆過太多的事情,才想找個地方平靜生活下去."葉凌飛沒有穿上衣服,裸露著他那強壯的上身,自嘲一般笑道:"你不會了解我地經曆,就不會明白我目前地生活態度.我已經習慣了面對生死,才能坦蕩面對人生."

周欣茗滑嫩的玉手按在葉凌飛那些傷疤上,透過這些傷疤,周欣茗能想像到葉凌飛所受到地那些磨難,能在死亡學校畢業的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對不起,我不想提起你的傷痛,只是你給我太多困擾,讓我一直無法排除."周欣茗緩緩說道:"你總是讓我感覺對一切事情都漫不經心,我很想把你忘記,但是我承認,我很難做到."

"因為你喜歡上我了,就如同我喜歡上你一般."葉凌飛右手握住周欣茗的手,一拉把周欣茗拉到懷里.周欣茗從未像現在這樣放肆地坐在一個男人的懷里,但現在,她卻默認了自己這種行為.她性感的臀部坐在葉凌飛大腿上,那修長的玉腿彎曲在一起.

"葉凌飛,我錯了,我本就不應該和你認識.如果我和你不認識,那我們之間也就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周欣茗右手抬起,撫摸著葉凌飛那張讓她無法忘記的英俊臉蛋.一個女人把她最珍貴的東西獻給男人,並不是像說得那樣說斷開就斷開.周欣茗現在才意識到她多幼稚,但周欣茗卻不想繼續幼稚下去,她必須找到一個辦法讓她和葉凌飛斷開關系.周欣茗眼圈又紅起來,低聲說道:"但是,我們之間已經發生了太多事情,葉凌飛,我曾經和你說過,晴婷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看見她因為我而痛苦.你答應我,放過我吧,以後也不要和我有任何聯系."

"我也說過了,我很難做到."葉凌飛微微搖頭道,"你認為感情真像你想像的那樣簡單嗎,我們之間已經有過關系,讓我眼看著你和別人在一起,我會發瘋的."

"你錯了,我說過,我一生中只會有一個男人,那就是你.我不會再有男人,所以,你不要再想下去."周欣茗頓了一頓道,"你是我唯一愛過的男人."

葉凌飛還是搖著頭道:"欣茗,對不起,我無法想像以後和你見面不說話的場面,更無法阻止我自己不去想你."

"你到底怎麼樣才會放開我,我們在這樣下去,早晚會讓晴婷發現,那樣會傷害到我們三個人,你明白嗎?"周欣茗一急,惱怒道:"我和晴婷是最好的朋友,如果因為你傷害到晴婷,我現在就干掉你."說著,周欣茗就去抓手槍,但她的手沒有摸到手槍,相反卻被葉凌飛抓住了手.

"我說過,不是你不放過我,是我不放過你."葉凌飛突然抱緊周欣茗,帶著強橫的味道,強行親吻了周欣茗的嬌豔的小嘴.

上篇:第三集 第187章 這是你逼我的     下篇:第三集 第189章 白雪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