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02章 放棄是一種解脫  
   
第三集 第202章 放棄是一種解脫


李可欣看見葉凌飛張著大嘴巴,她故意伸出手指頭伸在葉凌飛嘴里,又飛快的抽了出來.

"你干什麼呢?"葉凌飛不解問道.

"沒啥事,就是想量量你嘴巴到底有多深."李可欣咯咯笑起來,她把化妝盒放回小包,站起來,拍拍性感的粉臀,沖著葉凌飛說道:"外面怪冷的,我們還是回你的車上去吧."

葉凌飛也站起來,他不住地搖頭,歎氣道:"可欣,你說將來我會不會被你們分成兩端,你不好惹,那邊的白晴婷也不好惹,要是你們倆人都選擇我的話,會不會你們倆人一核計,把我從中間劈成兩半,一人一半啊."

"你才知道女人不好惹,早知道何必惹女人呢?我又被你抱,又被你親,難道以為這樣就算了.哼,那可不符合我的性格,想占完便宜就沒事了,做夢去吧."李可欣哼了一句道,"我算想通了,愛一個人就應該爭取,憑什麼我眼看著我喜歡的男人被別人搶去.我李可欣又不比別人差,我才不會白白把你拱手送給別人,就算我得不到你,白晴婷也別想得到.葉凌飛,這還要多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剛才說得那番話,我還想不明白呢."

葉凌飛心里這個懊悔,早知道他就不說了,還不如在飯店里面讓讓那個叫劉海的家伙,等到了晚上,找機會廢了劉海.讓他一輩子都沒機會和李可欣在一起.現在可好了,自己就是逞一時之氣,結果惹到李可欣這個剛烈地女孩子.根據他對李可欣的了解,李可欣那是什麼事情都干得出來.

雖然心里叫苦不迭,但表面上還是笑呵呵說道:"可欣,要不咱們找個地方親熱一番,你怎麼都得檢查下我身體各功能是否好用,有沒有爭奪的必要,你說是不?"

"做夢去吧.你可別想對我有什麼企圖.我可不是那種隨便地女孩子.我當然了解你們男人心理,男人啊,沒有一個好東西."李可欣說完,邁步就走.

葉凌飛微微搖了搖頭,他本以為李可欣會鄙視自己一番,卻沒有想到李可欣說出更強悍的話來.

葉凌飛和李可欣沿著來路向車走去,李可欣主動挽起葉凌飛的胳膊.這李可欣一直都處于矛盾階段,雖喜歡葉凌飛.但心里卻一直未下定決心以葉凌飛的女朋友身份出現,既然心中依然下定要和白晴婷爭奪葉凌飛的決心.自然放得開了,儼然把她當做葉凌飛的女朋友.

"葉凌飛,那個長相很凶惡的男人是誰啊,怎麼動不動就打人?"李可欣還在惦記著野獸把劉海從飯店扔出去那事,很想搞清楚這凶惡地男人是誰.

"他是我地一個朋友,你喊他野獸就行了.別看外表凶惡,人還是不錯的."葉凌飛笑道."至少這家伙比我有錢.而且花錢從來都不在乎.你和他不要客氣,盡管使勁剝削."

"我看也是.這個家伙長的跟野獸一般,喊他野獸也不為過."李可欣咯咯笑了起來,她的身體和葉凌飛身體靠的很近,葉凌飛聞到從李可欣身上傳進自己鼻孔的那誘人的香味.他不由得看了李可欣一眼,恰好李可欣正望著他.葉凌飛心神一蕩,被李可欣那含情脈脈的如水目光吸引,不由自主地把嘴唇湊了過去.

"干什麼,不要以為隨便可以親我."李可欣故意把小嘴轉過去,不讓葉凌飛親到.葉凌飛頗感失望,沒想到李可欣還有這手,故意勾引起自己欲火,又不讓他親.

看見葉凌飛那失望地神色,李可欣開心得笑起來,這笑聲還未落下,她眉頭一皺,唉呦一聲,原來葉凌飛趁李可欣得意笑時,偷偷在李可欣翹起的粉臀上捏了一把.李可欣羞惱起來,伸手就去打葉凌飛,但哪里能打地到,葉凌飛在偷襲得手後,已經拔腿就跑.李可欣一見自己打不到葉凌飛,心里憋著氣,不顧自己穿著皮靴,也跑起來.

一直跑到車那輛寶來車前,葉凌飛才停下來,回頭看了眼被他拋下很遠的李可欣,他沒立刻上車,而是依靠著車門,悠閑等著李可欣.

李可欣上氣不接下起跑到葉凌飛面前,顧不得好好喘口氣,揮舞著粉嫩的拳頭就打向葉凌飛,卻被葉凌飛一把抱住,把李可欣整個人摟在懷里.李可欣在葉凌飛懷里,大口喘著氣,葉凌飛把頭低下去,親吻著李可欣的粉頸.

坐在車里的野獸傻了眼,剛才眼睜睜看著葉凌飛和那名美女吵架,似乎倆人之間的關系並不是很好,怎麼轉眼之間,倆人就變得那麼親密.

野獸哪里知道葉凌飛和李可欣之間的恩怨,還以為是葉凌飛使用了什麼手段,心里這個佩服道:"老大就是老大,泡個美女就像吃飯那麼容易,怪不得老大不願意回去,這里待著多好,全是美女,簡直唾手可得."

葉凌飛在李可欣粉頸狠狠吻了一通,滿嘴都帶著李可欣那誘人地處女體香,這才心滿意足地把嘴唇離開李可欣地粉頸,李可欣嬌嗔道:"凍死我了,你是不是把我凍死才滿意."

"怎麼可能呢,我可是很心疼你的."葉凌飛趕忙打開車門,讓李可欣上了車,這才打開另一側車門,自己也上了車.

李可欣坐上車,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後座地野獸,又轉向葉凌飛道:"你真是的,怎麼不給我介紹介紹."

葉凌飛哈哈笑道:"可欣,其實也沒什麼介紹,剛才不是說過了嗎,這家伙叫野獸.是我最鐵地哥們,他可是一個有錢的家伙."葉凌飛又看看野獸,介紹道:"野獸.你來認識一下吧,這位美女是我公司的同事,叫李可欣."

"沒了嗎?"李可欣對于葉凌飛地介紹極不滿意,哼了一句道:"是不是感覺我配不上你啊."

"這說得哪里話來,你怎麼可能配不上我."葉凌飛陪笑道,"我這還不是沒說完嗎,野獸.喊一聲嫂子."

"老大.這就是你說的那位嫂子."野獸那是說話不經大腦,一聽葉凌飛讓自己叫大嫂,就以為是之前所提到的那名和葉凌飛住在一起的女孩子.

葉凌飛狠狠瞪了野獸一眼,心里這個懊惱,心道:"果然豔福不是那樣容易享受的,你說我今天到底在干嘛,沒事惹上了李可欣這頭比我還要凶悍的母老虎."

野獸一聽葉凌飛這架勢,心知說錯了話.趕忙笑道:"大嫂,咱們剛見面.我也沒准備什麼禮物,我這里就有一顆不值錢的鑽石,大嫂別見怪啊."說著,野獸就去找那顆帶在身上地鑽石.

就在野獸找鑽石地空檔,李可欣笑著沖葉凌飛說道:"葉凌飛,瞧見了沒,你的兄弟第一次看見我就要送我鑽石.雖說不值多少錢.但總比某些人好了很多,也不知道某些人是不是口是心非.今天這樣說,改天就換個說話,總讓人搞不清楚."

葉凌飛把腦袋一晃,裝作沒聽見李可欣這些話,他只是催促野獸道:"野獸,你干什麼呢,媽的,找塊鑽石這麼費力氣嗎."

"老大,我找到了."野獸也不知道從哪里摸到了那塊鑽石,遞給李可欣道:"大嫂,別介意啊,我沒帶太多來,你先留著,等我下次來,一定給大嫂多帶幾塊來."

李可欣一看這鑽石有些傻眼,她看見的鑽石竟然是散發著血紅色光澤的鑽石,足有豆粒般大小.她不知道這是什麼鑽石,拿在手里,感覺一股寒意從手心直穿心里.趕忙把這塊血色鑽石放在包里,生怕被這股涼意凍到.

葉凌飛也不點破,這野獸給李可欣的這塊鑽石俗稱"血鑽石",是一種很少見的鑽石,這種鑽石的價格可不菲,就這豆粒大地一塊鑽石價值就在一百萬美元,而且那還是朋友價.

葉凌飛開車先把野獸送回賓館,又把李可欣送回家.經過那一番鬧,葉凌飛擔心這劉海會對李可欣糾纏,這才送李可欣回家.李可欣還真有些擔心劉海,怕自己這位大哥會干出什麼事情來.于是,一回到家里,就給劉海去了一個電話,告訴劉海自己沒事,現在已經回家了.

劉海聽說李可欣已經安全回家,急忙告訴李可欣在家待著,他會馬上回去.雖然李可欣連說了幾遍沒有必要,但劉海執意如此,最後劉海掛了電話.

李可欣無奈地對葉凌飛笑了笑,說道:"我沒辦法了,我看你還是先走吧,萬一大海哥來的話,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情來."

葉凌飛正趴在陽台上,望著四周地風景,再聽到李可欣的話後,葉凌飛蠻不在乎地說道:"來就來唄,有什麼了不起的."葉凌飛轉過身來,後背靠在陽台上,兩手插在褲兜里,笑道:"可欣,你家里現在沒人,你說我要是有點企圖的話,會不會得逞呢?"

李可欣背對著葉凌飛,彎著腰從水瓶里倒了一杯熱水,端著熱水到了陽台上,她把熱水遞給葉凌飛,笑道:"我會怕你,得了吧,你要是把我怎麼樣的話,那我就跟定你了,什麼和你老婆爭你,我直接告訴全世界的人,就說葉凌飛那個混蛋強迫和我發生關系,到那時侯,我看你怕還是我怕."

"可欣,沒看出來你還蠻狠的嗎."葉凌飛把水杯放在嘴邊,吹了吹熱氣,小口喝了一口熱水後,回到客廳.在客廳轉了兩圈後,葉凌飛說道:"可欣,你家這是哪年地房子啊,看起來很舊了."

"很舊你別待著啊."李可欣嘟囔著嘴道:"我們小百姓可不像你那樣住在大房子里,我們要求不高.有個房子就不錯了.現在望海市郊區地房子每平方米都6000塊了,更不要說市區,我們哪里能買得起.咳.我家這房子還算新的了,你看看老城區那些還沒搬遷改造地房子,都是50多年地老古董呢,還不是一樣有人住."

這話說得在理,就連葉凌飛都認為目前望海的房價明顯不正常,普通老百姓根本買不起房子,但房價還是一個勁兒地在漲.葉凌飛像是想起什麼了.忽然拍了一下腦袋道:"我忘記了.野獸那家伙不是送給你一顆鑽石嗎?怎麼不拿出去賣個千八百塊的,貼補下家用不好嗎?"

經葉凌飛這一提醒,李可欣才想到自己竟然忘記那塊鑽石.她聽葉凌飛說賣個千八百塊,又看看葉凌飛那壞壞的表情,心里暗想:"看葉凌飛那樣子,應該知道這東西的底細,既然他說賣個千八百塊,看樣子這東西根本就不怎麼值錢.可能不是鑽石,說不定就是人造制品.那個野獸和我第一次見面.怎麼可能送我貴重的東西,還說鑽石呢,可能就是騙我的."

李可欣想到這里,拿著那塊血鑽石回到她地房間,打開電腦,上網搜索有關這塊鑽石地信息.

葉凌飛端著水杯跟著李可欣進入房間,他坐在李可欣的床上.翹著二郎腿.一臉好笑地看著李可欣查找有關這塊鑽石的信息.

李可欣利用百度搜索引擎,仔細搜索著有關鑽石的信息.當她點開一個專門介紹鑽石的網頁時.赫然眼前出現了一顆和野獸送給她那顆相同的鑽石.

"血鑽石,產地非洲,是鑽石中的極品…..."李可欣聲音激動起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按照這個網頁地介紹,就米粒大小的血鑽石價格就上萬,李可欣手里這塊血鑽石竟然豆粒大小,就按鑽石地克拉算也價值幾十萬,可想而知血鑽石還不止這個價錢.

李可欣離開了電腦,站在葉凌飛面前,用疑惑的目光看著葉凌飛.葉凌飛正想問李可欣是不是興奮得過了頭,卻聽到李可欣用冰冷地語氣問道:"葉凌飛,你和我說實話,你到底是什麼人?"

李可欣這句話問得葉凌飛一頭霧水,就看見葉凌飛把腦袋晃得跟撥浪鼓一般,不明所以然地說道:"可欣,你說的話我完全聽不懂,你是不是發燒了,怎麼盡說胡話."說著,葉凌飛把手放在李可欣的額頭,看架勢真以為李可欣發燒了.

李可欣不吃這套,一把撥開葉凌飛的手,沒好氣地說道:"你就跟我裝吧,我問你,野獸到底是什麼人,怎麼一出手就給我這麼貴重的禮物?"

"你說他啊,這小子是我在英國認識的朋友,他去過非洲,你知道那里吧,遍地都是黃金,也不知道這小子交了什麼狗屎運,發了一筆橫財."

"騙三歲小孩去吧,我才不相信你地鬼話呢!野獸和你關系這麼好,他有錢地話,給你一點,你就不需要上班了,干嘛還辛辛苦苦地上班?"李可欣問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這人不喜歡別人送給我的東西,再說,我又沒說我沒錢,這有錢和上班可是兩碼子事."葉凌飛呵呵笑道,"說不定我心里有問題,就喜歡上班被人虐待呢."

"去你地,說話沒有一句是真話."李可欣嬌嗔著,她剛才也只是試探性的詢問葉凌飛,畢竟看見野獸隨手就送給她一個價值不菲的血鑽石,是誰都會有李可欣那樣的反應.雖然,她嘴里不服氣反駁葉凌飛,但這心里也已經初步接受了葉凌飛的說法.李可欣又轉向電腦,彎著腰,右手握著鼠標,點開播放器,播放起歌曲來.

葉凌飛從李可欣背後伸出兩手,一把摟住李可欣.李可欣彎著腰,翹起的粉臀正頂在葉凌飛的小腹,她扭動著粉臀,嬌嗔道:"別鬧,沒看見人家正忙著呢."

葉凌飛摟著李可欣一直向後退,一直坐在床上,李可欣也順勢坐在葉凌飛的懷里.葉凌飛那不安分的右手放在了李可欣的酥胸上,嘴里笑道:"可欣,這不怪我,誰讓你翹著性感地屁股勾引我?"

"我才沒有!"李可欣右手攬著葉凌飛的脖子.老實地坐在葉凌飛的懷里,左手阻止著葉凌飛地手摸她的胸部,"你老實一點.真是的,總是這樣色."

"我是正常男人,好色那是正常反應."葉凌飛淫笑道,"難道女人都不好色,我才不相信,如果女人不好色的話,那需要男人干什麼."

這句話噎住了李可欣.李可欣白了葉凌飛一眼.把小嘴撅起老高道:"女人都是被男人帶壞的!"

"哈哈,那我就把最純潔的可欣也帶壞吧?"說著,右手從李可欣毛衣下方探了進去,隔著李可欣里面貼身內衣,一把按在李可欣的乳罩上,揉捏著那彈性十足地酥胸.

李可欣驚慌起來,本想去阻止葉凌飛地行為,但她那點力氣哪里能把葉凌飛的手從她酥胸上挪開.李可欣一急.張口就在葉凌飛的右肩膀上咬了一大口.葉凌飛皺著眉頭,卻不肯把右手從溫柔鄉里拿出去.李可欣松開口.嬌喘道:"你這個混蛋,快放手,不然我繼續咬下去."

"你咬吧."葉凌飛擺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勢,右手死活不肯離開李可欣的酥胸,右手微微用力,李可欣就感覺從胸部傳來更加強烈的酥麻感覺,心跳驟然加速起來.李可欣嘴唇一動.她把右手也從葉凌飛的衣服下方伸進去.就在葉凌飛以為這是李可欣打算和自己纏綿的信號時,他就感覺他地胸前一疼.緊跟著就聽到李可欣發出一陣壞笑聲道:"葉凌飛,如果你再不拿出來,我就把你的揪起來,我看你怕不怕?"

李可欣這招可夠狠地了,葉凌飛再強,畢竟胸前的那兩個小點是最脆弱的提防,經不得捏,他只得認輸,右手不情願地拿了出來.

李可欣也把手拿出來,她離開葉凌飛的懷里,把兩手放在一起拍了拍,得意地笑道:"這下子你可要小心了,以後稍微惹我不開心,我就用這招."

打鬧了一氣,倆人都感覺有些餓了,這中午李可欣和葉凌飛都沒吃東西,又鬧了一氣,消耗了許多能量,這肚子餓是正常事情.

李可欣走進廚房,很快就端著兩碗熱氣騰騰的面條出來,每碗面條的上面還放了一個荷包蛋.

"將就吃吧,我家可比不上你那里,有什麼海參鮑魚之類,我這里就有面條."李可欣坐在飯桌前,拿著筷子對葉凌飛說道.

葉凌飛把那碗面條拿到他面前,拿著筷子先把荷包蛋放進嘴里,大口咀嚼著說道:"可欣,我這個人在吃的方面沒有任何講究,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行,管它什麼海參鮑魚呢,我吃起來和這面條一個味道."

葉凌飛真餓了,這荷包蛋還沒有完全吃完,就用筷子卷起一大團面條塞進嘴里,狼吞虎咽一般吃起來.李可欣看葉凌飛那吃相,撲哧笑了,她轉過身去,從背後地桌子上,拿過來一張面巾紙,親自擦了擦葉凌飛嘴角邊粘著地雞蛋黃,嬌聲說道:"你吃飯真難看,也不注意點吃相."

"這有什麼,難道肚子餓了還不吃飯.要我說那些注意吃相的人都是沒餓到.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一個人,填飽肚子比外表更重要."

李可欣微微搖了下頭,她把自己碗里地那個荷包蛋夾到葉凌飛碗里,說道:"你多吃點吧,如果不夠,我再給你煮幾個."

"謝謝寶貝."葉凌飛說著肉麻的話.

李可欣把眉頭一仰,嘴里嘟囔道:"不害臊,臉皮真厚."但這心里可是美滋滋的,拿著筷子,小口吃著面條.

倆人正有說有笑地吃著面條,忽然傳來門鈴聲.李可欣眉頭一皺,笑容從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絲愁云,她看了一眼葉凌飛,嘟囔道:"一定是大海哥來了,你去我房間里,我不叫你不許出來."

"好."葉凌飛答應著,把碗里最後一口湯喝乾淨,起身走進李可欣的房間.李可欣趕忙把碗收拾一下,這才打開門.

果不出她的所料,門口站地果真是劉海.只見劉海的臉上被處理過,貼著紗布.

"可欣,你沒事吧."劉海一看見李可欣站在門口.激動著就要去握李可欣的小手.李可欣把手收回來,沒讓劉海握住.她甜美笑道:"大海哥,我沒事."

劉海向房間里望了一眼,沒看見人影,他遲疑說道:"可欣,我可以進去坐坐嗎?"

李可欣本不想讓劉海進屋,但轉念一想.又感覺不妥.並不是很情願地讓劉海進屋.劉海坐在客廳地沙發上,李可欣倒了一杯水放在劉海的手邊,笑道:"大海哥,你喝水."

"可欣,你也坐啊,什麼時侯變得這麼客氣."劉海笑道.

李可欣猶豫著坐在劉海的旁邊,她兩手放在一起,搓著手.不時用眼角余光瞟向自己臥室的房門.

劉海端著水杯,並沒有喝水.而是仔細打量著李可欣.李可欣感覺劉海在看她,笑著問道:"大海哥,我有什麼不對嗎?"

"不是."劉海趕忙把目光從李可欣的臉上挪開,他笑著說:"可欣妹妹,我剛才在飯店里說的話你別當真,我只是和你開個玩笑.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妹妹看待,不想你被人欺負.也許.我那時候被那個姓葉地男人氣昏了頭,才說出那種話.你也知道,我…..."劉海越說越亂,最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嘟囔著,卻聽不清楚他到底在說什麼話.

李可欣瞧出來劉海心里很慌亂,她趕忙安慰道:"大海哥,我知道你一直當我都是小妹妹照顧我,保護我,我也把你當成我地親哥哥一樣看待."

"那就好,那就好."劉海點了點頭,他喝了一口水,又問道:"他呢,我怎麼沒看見他."

"你說葉凌飛吧,他回去了."李可欣說這句話時,心里慌亂的很,這是睜眼說瞎話,李可欣真怕這時候被劉海發現葉凌飛就在自己的房間時,不知道自己以後如何面對劉海.

好在劉海並沒有追問下去,只是笑了笑,他對李可欣說道:"可欣妹妹,我感覺姓葉那個男人還是不錯的,我也看得出來,你喜歡他.

李可欣沒說話,靜靜地聽著劉海說,她現在有點糊塗了,不知道劉海到底怎麼了.劉海看見李可欣這副表情,呵呵笑道:"可欣妹妹,你別多想,我剛才說了,我只是和你開玩笑.好了,我不多說了."說著,劉海站起身來.李可欣趕忙也站起來,挽留道:"大海哥,你這剛來怎麼就要走了,再坐一會吧."

"不了,我還有事情."劉海說著走到門口,他打開房門,轉過身,對李可欣說道:"噢,我想起來了,剛才我上樓時,看見葉先生的車在外面,你讓他小心一點,最近咱們這塊兒丟東西的很多,要是被哪個小偷盯上就不好了."

李可欣尷尬笑道:"大海哥,我….."

劉海擺了擺手道:"可欣,我一直希望你當我的妹妹,有你這樣一個妹妹,我就心滿意足了,以後如果那個姓葉的欺負你,盡管對我說,我一定幫你報仇."說完,劉海關上了門.

李可欣站在門口沒動,隔著門,她聽到劉海打開對面房門地聲音.緊跟著,就是咚得一聲的關門聲.

"難道你有透視眼,隔著防盜門也能看見那個劉海?"不知道什麼時侯葉凌飛已經站在李可欣身後,他右手拍了拍李可欣地肩膀,柔聲說道:"好了,不要看了,劉海這個人還是不錯的,至少懂得放手."

"都是你."李可欣轉過身來,看著葉凌飛,她握著拳頭打了葉凌飛一下,緊跟著撲在葉凌飛的懷里默不作聲.

葉凌飛抱住李可欣,右手輕輕撫摸著李可欣光滑的後背,嘴唇貼著李可欣的圓潤如玉的耳垂,柔聲說道:"可欣,我知道你傷心,怎麼說劉海都是你心中的大哥,你害怕這次傷害到劉海.不過,我想提醒你,如果你一直不肯明確表示你和劉海之間地兄妹關系,那到最後只會把劉海傷得更深."

"我知道,但我真得不忍心傷害他,他一直對我很好."李可欣趴在葉凌飛懷里,兩手抱著葉凌飛地腰,抽泣道:"我不知道以後我和大海哥是否還能像以前那樣相處了."

"傻丫頭,這件事情不用擔心.照我看來,劉海這人心底並不壞,只是有點自閉的感覺.我不清楚他過去發生什麼事情,但無疑他對你地感情是真的.他今天能坦然面對你,就說明他心中已經做出了選擇,當你的哥哥.要我看,應該在你周圍的女朋友里,看有合適的幫劉海介紹個對象.當他有了自己所愛的人後,我相信他會活得更好."葉凌飛說道.

李可欣趴在葉凌飛懷里點了點頭,默認了葉凌飛這種說法.葉凌飛一手摟著李可欣的腰,和李可欣走回到客廳的沙發上.

"可欣,對于我們每個人來說,有些時侯被迫放棄一些東西,甚至于感情…..."葉凌飛和李可欣坐在沙發上,李可欣的頭靠在葉凌飛的胳膊上,靜靜聽著葉凌飛說道:"我也有過像劉海這般暗戀的經曆,雖然放棄很痛苦,但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葉凌飛說著說著,腦海中又浮現出那一座座大山,那飄著的紅絲帶,那清脆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葉凌飛仿佛回到了十幾年前,他看見一個瘦弱的小女孩在唱著歌,在女孩的周圍,站著幾名衣著很破舊的男孩,其中一名男孩穿著一件全是補丁的破衣服,那明顯營養不良的皮膚泛著黃色,很瘦,很瘦…….

漸漸地,李可欣聽到葉凌飛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乎聽不到葉凌飛的聲音了,她微微把頭挪向葉凌飛的臉,看見葉凌飛已經閉著眼睛睡著了.

上篇:第三集 第201章 我要和你老婆爭你     下篇:第三集 第203章 人不能太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