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04章 口無遮攔  
   
第三集 第204章 口無遮攔


葉凌飛沒料想自己會在李可欣家里睡著,等他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身上蓋了條毯子,李可欣正在臥室里上網打牌.

葉凌飛拍了拍李可欣的肩膀,笑道:"可欣,不好意思,我可能太累了,所以睡著了.嗯,現在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你沒事吧."李可欣站起身來,關切問道,"我看你的臉色不是很好,你要多休息下."

"我知道了."葉凌飛俯下頭去,給了李可欣一個親吻之後,離開了李可欣的家.

葉凌飛先去找野獸,卻發現這個家伙還在和先前那個小姐亂搞,葉凌飛不由得佩服野獸這個家伙的性欲,看床上那凌亂的場面,至少超過五次以上.

"老大,那個小妞搞定了嗎?"野獸把那個小姐趕出了房間,光著身子,大搖大擺走向葉凌飛,在看見葉凌飛那鄙視他的目光後,他才扯了一條毛巾擋在下身.

"野獸,不要說話這樣粗魯.記住,這里不是總部,你盡可能低調些.這說話也是,什麼叫小妞搞定,你認為怎麼算搞定呢?"葉凌飛翹起二郎腿,手里夾著煙,問道.

"老大,那還用說,當然是上床了."野獸一臉壞笑道,"我看那個小妞真地不錯,如果不是老大的女人,我早就想辦法搞到手了."

"媽的,你這小子總是這樣說話.好了,別在這里浪費時間了.快給我洗個澡去,打扮得像個人樣.我要帶你去見白大小姐."葉凌飛笑道,"一個連我都害怕的女孩子."

野獸剛走到浴室地門口,聽到葉凌飛這句話,他轉過身來,不敢相信地問道:"老大,這白大小姐真這麼恐怖,就連你都害怕.那我不是要更小心一點了嗎?"野獸說著就打算走到葉凌飛身邊,卻看見葉凌飛對他連連擺手道:"你快去洗澡,等我們上車後,我會慢慢告訴你."

等葉凌飛和野獸到回到別墅時,白晴婷已經下班回家了.在回來的路上,葉凌飛大概把他目前地情況和野獸說了一遍,以便讓野獸心中有所准備.

葉凌飛把車停進車庫.和野獸一起走進房子里.一進入大廳,就看見吳媽正在收拾晚飯.吳媽沒料想葉凌飛會在這個時侯出現,她端著一盤菜,站在餐廳門口,對葉凌飛抱歉道:"葉先生,我沒想到你今天晚上會回來吃飯,大小姐說你晚上不回來吃飯了,不用等你了."

葉凌飛聽吳媽這句話,心中明白這白晴婷一定在生自己的氣,不然的話.怎麼會說自己不回來吃飯.葉凌飛並沒有給白晴婷打過電話,從這點上就瞧出來這白晴婷在生氣.

葉凌飛微微一笑.道:"吳媽,沒事,你忙你的.噢,我忘記了,我身邊這位是我的朋友,他剛從國外來看我,吳媽.你先招呼下我這位朋友.我去看看晴婷."

吳媽招呼野獸坐到客廳的沙發上,而葉凌飛則上了樓.葉凌飛直奔白晴婷的臥室.推開白晴婷地房間門,卻沒看見白晴婷在房間里.他正要退出時,後面傳來白晴婷不滿的聲音道:"葉凌飛,你干什麼進我的房間?"

葉凌飛回頭一看,就看見白晴婷穿著白色的睡衣,手里拿著一條乾淨的毛巾正在擦她剛洗過的秀發,一股沐浴露的香味傳進葉凌飛地鼻孔.葉凌飛不由得抽了抽鼻子,呵呵笑道:"老婆,洗澡去了啊."

"我洗澡有什麼問題嗎?"白晴婷沒給葉凌飛好臉色,她從葉凌飛身邊走過,走進房間里.葉凌飛也跟著走進去,順手把房門帶上.

白晴婷坐在梳妝台前,一邊擦著濕漉的秀發,一邊說道:"葉凌飛,你現在膽子越來越大,沒我的允許隨便進出我的房間."

葉凌飛把鼻孔靠近白晴婷的秀發,嗅了一口,滿臉享受地表情,笑道:"老婆,你真香啊.有句話說得好,能在花前死,做鬼也風流.我就是那個願意死在花前的男人,有了我這樣漂亮的老婆,就算少活幾十年也值的."

"你少在我面前貧嘴,不要以為轉移話題就完事了,你還沒回答為什麼要私自進我的房間."白晴婷不依不饒地問道.

"這個嘛….老婆,我想看看你是不是在房間里面罵我."葉凌飛轉到白晴婷身前,靠在白晴婷的梳妝台上,盯著白晴婷那張白皙,漂亮地粉嫩臉蛋,笑道:"我怕你生氣."

"我干嘛生氣."白晴婷裝做不明所以問道,"我不明白."

"老婆,我知道我昨天晚上回來晚了,又沒事先和你打招呼,一定惹你生氣了."葉凌飛說道.

白晴婷把小嘴一撇,不屑冷笑道:"葉凌飛,你太高看你了,你當你是誰,我為什麼要生你的氣.我白晴婷有地是男人追,我才不會在乎你昨天晚上幾點回來,更不會在乎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哪個女人鬼混,那是你的事情.閃開,不要站在我的面前亂晃,如果你沒事情的話,麻煩你離開我的房間."

"老婆,別生氣了."葉凌飛彎著身,把臉靠向白晴婷的臉蛋,白晴婷不願意和葉凌飛靠得太近,故意把頭轉向一旁.葉凌飛也跟著挪動腳步,跟著白晴婷轉,白晴婷一連轉了四個方向,這葉凌飛都跟著她,最後白晴婷把毛巾一扔,惱怒道:"葉凌飛,你到底有完沒完了,你說你到底想干什麼."

"我沒想干什麼,就想和你解釋解釋."葉凌飛說道.

"解釋?有什麼好解釋的."白晴婷惱怒道,"昨天晚上等你這個混蛋吃飯一直等了一個多小時.打你電話也沒人接,如果你喜歡在外面鬼混地話.我也沒意見,但怎麼都應該打個電話回來,難道你真當這里是你地旅館,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嗎.哼,要我看,你也別住在這里了,外面酒店,賓館很多啊.你在外面住多好,多晚回來都沒事.還有,就算你想帶女人回來也沒人管."這白晴婷那是越說越生氣,最後氣得趴在床上,把被子蒙在頭上,不想看見葉凌飛了.

葉凌飛這個人就是臉皮夠厚,他厚著臉皮趴在白晴婷身邊.隔著被子小聲說道:"老婆,你這樣很容易勾引我犯罪地,你想啊,我可是一個正常男人,看見我老婆這樣絕色大美女本來就不容易控制,現在我地老婆洗地干乾淨淨,渾身香噴噴的,不要說你這樣躺著,我就想一下,鼻血就流出來了.咳,要我說我老婆去參加選美.就算不是世界美女,至少也是全亞洲最漂亮的美女.為了這樣的美女.我決定把命豁出去了,今天晚上來個霸王硬上弓,就算明天死了,也值得了."葉凌飛這話說得極其猥瑣,流里流氣的.

白晴婷真相信了葉凌飛的話,她把被子一掀,蓋在身上.渾身包裹得緊緊地.只把腦袋露出來,瞪著眼睛.羞怒道:"葉凌飛,你再胡說,我就和你斷絕任何關系,你更別想和我結婚."

"老婆,我這不是逗你玩嗎."葉凌飛哈哈大笑起來,右手食指勾了一下白晴婷滑嫩的小鼻子道,"老婆,你別生氣,我也知道昨天是我不對,我不應該不給你打電話,但我昨天遇到了點事情,也不知道怎麼得罪了人,好端端地在路上被幾個人攔住了,結果恰好遇到了你的那個好朋友周欣茗,她把那幾個人全帶進警察局了,我也跟著做了筆錄.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問周欣茗,她可以作證."

"真的?"聽到葉凌飛這樣說,白晴婷臉上帶出幾分相信的神色,她慢慢把被子掀開,半信半疑道:"混蛋,你不要以為我這樣就相信你的話了,等我問問欣茗再說."

葉凌飛一看這白晴婷相信了,這心里總算松了一口氣.他知道周欣茗一定會幫他圓這個謊地,周欣茗現在知道了他的身份,當然不想讓白晴婷知道葉凌飛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家伙,當白晴婷問周欣茗時,周欣茗為了不想讓白晴婷煩惱,一定會順著白晴婷的話承認這件事情,對此,葉凌飛有充分的自信.

他伸手扶住白晴婷,笑道:"噢,老婆,我剛才還忘記說一件事情了.我有一個朋友從英國來看我,今天上午剛到的.這家伙知道我有了老婆,一定要來看看老婆你,我也沒辦法,不得已,只好帶他來了."

"你的朋友?"白晴婷看了一眼葉凌飛,沒好氣說道:"你會有什麼好朋友,要我看又不知道是混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不過,既然人家遠道來,如果不見他的話,你面子又不好看.算了,我權當給你一個面子吧."

"謝謝老婆."葉凌飛這一激動,張口就在白晴婷臉頰上親了一口.等白晴婷反應過來時,葉凌飛已經跑到門口,正對白晴婷擺手道:"老婆,我先下去了,咱們樓下見."

"這個家伙,總是這樣."雖然被葉凌飛偷吻了一口,這白晴婷並沒有惱怒,嬌聲抱怨著.

樓下,野獸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在他旁邊的桌子上擺放著水果.吳媽這時候正在廚房里忙碌著,這吳媽那是何等精明地人,猜到葉凌飛是打算請他朋友到家里吃飯.今天晚上只准備了三個人的飯,而且並不是十分豐盛,這吳媽感覺這樣會讓葉凌飛沒面子,于是,沒等葉凌飛吩咐,她就忙碌起來.

"老大,沒事吧."野獸也不傻,也瞧出來貌似自己這位大嫂對葉凌飛很生氣,野獸害怕是因為自己造成這種局面,那心里就感覺對不起葉凌飛了.

"沒事."葉凌飛笑呵呵坐到野獸身邊,壓低聲音道:"不許亂說今天地事情,記住我剛才在車里和你說過地話.我這位老婆對我過去的身份什麼都不知道.要是她問你干什麼地,你怎麼說?"

"我說我是在非洲挖金礦."野獸說完這句話.很郁悶地嘟囔道,"老大,能不能換個職業啊,我什麼時候去挖金礦了.再說了,非洲有金礦嗎,在哪里?"

"就這個職業最好,難不成你想說你是干苦力的.野獸.這不能怪我啊,你看你這樣子,是誰都知道你不是好人,得了,就這樣吧."葉凌飛拍了拍野獸肩膀,以示安慰.野獸只得無奈地點了點頭,心里這個抱怨道:"難道這年頭長得魁梧也有錯?"

葉凌飛把眼睛瞟向樓梯口.看見白晴婷還沒下來,又小聲問野獸道:"野獸,禮物准備好了沒有,你別告訴我你就帶來了一顆血鑽石,如果真那樣的話,你連夜給我回英國去,多帶幾顆血鑽石回來.""老大,這個你放心,我可是有備而來."野獸自信滿滿道,"雖然我沒多帶血鑽石.但我可是破費苦心給嫂子准備禮物了."野獸說著把嘴靠向葉凌飛耳邊,小聲說道:"老大.我可給嫂子帶來一條鑽石項鏈,那條項鏈可是我花了八百多萬美元買的,最大一顆鑽石30克拉,據說是那個叫八什麼地混蛋設計,安琪說那個混蛋是法國著名珠寶設計師,不過,我沒見過.總之很值錢了.怎麼樣.兄弟可不想丟老大地面子."

"呸,你這小子啥時候還懂買東西了.老實交代是不是安琪幫你預訂地."葉凌飛不相信地問道.

野獸無奈聳了聳肩頭,說道:"老大,你干什麼這麼聰明,又讓你猜中了,沒辦法,只好坦白交代了.這東西是我和安琪一起買的,安琪說怎麼都要給老大爭面子,她又不想讓老大知道這里也有她地份,就讓我說是我自己買的."

"我早就知道是這樣一回事."葉凌飛笑道,"你這小子除了玩女人,懂個屁."

"老大,說實話,我感覺安琪不錯啊,老大怎麼不考慮她?"野獸問道.

葉凌飛白了野獸一眼,嘟囔道:"你沒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嗎,我怎麼會和她亂來.再說了,我要是和安琪搞上了,那我以後的日子還能過嗎,那個女人可是動不動就動刀動槍,這受點傷倒無所謂,萬一我哪天不小心惹毛了她,這女人晚上趁我睡覺時,給我那個了,以後我做不成男人的話,我這人生還有意義嗎?"

葉凌飛這一番話說得野獸那叫心服口服,野獸不由得豎起大拇指道:"老大就是老大,想的就是不一樣.看樣子我也得小心點,這以後不能和女人睡覺,還是和老大一起睡覺安全."

"滾."葉凌飛氣地真想一腳把野獸踹飛,葉凌飛暗想,自己這一世英名早晚要毀在野獸手里.

倆人正在這里說著,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葉凌飛回頭一看,就看見白晴婷穿了一套香奈兒的時裝正從樓上走下來.白晴婷那姣好的身材在黑色地香奈兒的套裝襯托下,分外妖嬈.

這野獸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咬到了舌頭,心道:"我說老大怎麼不肯回去呢,原來有這麼漂亮的女人在身邊,要是我的話,我也不回去."

葉凌飛咳嗽一聲,示意野獸注意自己的形態.這才起身,急忙到了樓梯口,親手扶著白晴婷走到野獸身前.

"老婆,這就是我的朋友,你喊他野獸就行了."

白晴婷不用葉凌飛介紹,只是看野獸那長相,就想到了野獸這個詞.再聽到葉凌飛介紹後,白晴婷更感覺野獸這個名字再適合面前這個男人不過了.

出于禮貌,白晴婷微微笑了一下,用悅耳的聲音說道:"你好."

"嫂子好."野獸忙不迭地說道,"嫂子,你看我這個人說話粗魯,不太會說話,你也別見怪.要我說嫂子和我的老大那是絕配,絕對是奸夫淫婦."

"我靠,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混了."葉凌飛差點被野獸這句話氣死,心道:"什麼叫奸夫淫婦,你這小子不會說話也別給我亂說啊."

這白晴婷也愣住了,雖然打從看見野獸這樣子時,就沒認為野獸是個有品位的男人,但沒想到這一張口說出的話卻如此難聽.

野獸也意識到自己說話說得不對,趕忙解釋道:"嫂子,你別誤會,我說錯了,我地意思是說你和我老大實在太合適了."

白晴婷總算能勉強笑了笑,她裝做不介意道:"沒關系,噢,野….野獸,你是不是沒吃飯,要不咱們邊吃飯邊說."白晴婷提野獸這名字時,感覺特別的別扭,心里暗想中國百家姓里是否有野這個姓.

"好."野獸一口答應下來.

白晴婷邁步走向餐廳,野獸沒動,他悄悄對葉凌飛道:"老大,嫂子有妹妹嗎?"葉凌飛白了野獸一眼道:"你這小子別亂想,我老婆是獨生子,沒有妹妹.話說回來,就算她有妹妹,那也是我地,你小子別給我亂想."

野獸臉上極度失望,就在葉凌飛以為野獸這家伙是放棄這種想法時,突然又聽到野獸說了一句連葉凌飛都受不了的話,"老大,就算嫂子沒妹妹,她媽也行啊."

上篇:第三集 第203章 人不能太囂張     下篇:第三集 第205章 給我搞點感情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