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09章 得寸進尺  
   
第三集 第209章 得寸進尺


葉凌飛一大早就起了床,洗漱完畢,穿著一身ADIDAS運動服,敲了敲白晴婷臥室的房門.

"起床尿尿了."葉凌飛嘴巴貼著房門小聲說道,"老婆,不要尿床了."

白晴婷還在睡夢中,隱約聽到敲門聲,迷迷糊糊起床,打開房門,看見葉凌飛一臉壞笑站在門口.

"干什麼啊,現在才六點半,你就吵我,再讓我多睡一會."白晴婷睡眼惺忪,深深的乳溝從睡衣敞開的領口露出來,被葉凌飛瞧個正著.葉凌飛使勁兒吞了幾口唾沫,強壓把白晴婷摟在懷里好好愛撫的沖動,笑道:"老婆,出去跑步啊,你看這早晨的天氣多好,最適合鍛煉身體了."

"人家還沒睡醒呢,我這些天很累,難得睡個好覺,你不要吵我."白晴婷打著哈欠,半睡半醒推著葉凌飛到外面,緊跟著把房門又關上了.

葉凌飛無奈,只得自己一個人出去跑步.

當他跑完步,回到別墅時,白晴婷已經坐在桌子前,右手捏著小勺攪動著面前咖啡,她的左手翻看著報紙.

"老婆,起床了啊."葉凌飛走到白晴婷身邊,正想坐下,卻看見白晴婷捏著鼻子,抱怨道:"你一身汗味,快去洗澡."

"這叫男人味,難道你不喜歡?"葉凌飛故意湊近白晴婷身邊,就在白晴婷發火之前,突然親了白晴婷粉嫩的臉蛋一下,緊接著小跑上了樓.

"這家伙,總是這樣."白晴婷嬌嗔道.

葉凌飛上了樓,先洗了一個澡,回到房間後,給野獸打了一個電話.他剛才出去跑步的時候.已經考慮清楚要回老家看一眼,他回中國已經大半年了,也是時候回老家到自己雙親的墳前拜祭了,當然.葉凌飛還有另外一個想法,那就是盡快離開望海市,讓他考慮清楚以後如何能既和白晴婷結婚,又能讓李可欣繼續保持目前的關系.

在電話里,葉凌飛讓野獸暫時先放下陸雪華的事情,陪自己回趟老家.和野獸打完招呼後,葉凌飛才換了一身衣服下了樓.

"老婆,我有件事情和你商量."葉凌飛坐在白晴婷身邊,右手很自然摟住白晴婷的蠻腰.白晴婷看了看正在收拾客廳的吳媽,低聲說道:"吳媽在.你不要動手動腳地."

"這有什麼的,咱們都是夫妻,小兩口親熱有什麼不對的?"葉凌飛沒有松開手,相反,右手悄悄地摸到了白晴婷的右胸,輕輕揉捏著.白晴婷沒有任何拒絕地動作.臉頰泛著漣漪一般的紅韻,臉蛋粉嘟嘟的,煞是好看.

"你就是一個大色狼."白晴婷小聲嬌嗔道,"你就喜歡得寸進尺."

"老婆,這有什麼啊,男人不色,絕對不正常."葉凌飛占盡了便宜.不免小得意起來,左手拿起白晴婷只喝了小半口的咖啡,輕抿一口道:"噢,老婆.我想和你說件事情."

白晴婷一直用眼角余光望向正在客廳收拾的吳媽,就怕吳媽注意到葉凌飛的手正放在白晴婷某個敏感的部位上,但好在吳媽一直沒望向這邊,這稍微讓白晴婷心安一點.她聽葉凌飛有事情和自己說,微微側了側臉,一雙如秋水一般清澈的秀目看著葉凌飛,嘴唇輕動.輕聲問道:"什麼事情?"

"你看我和你要結婚了.雖說我沒父母,但我父母的墳還在老家.我打算回老家一趟.祭拜祭拜我地父母,順便和我父母提提你.怎麼說你都是我葉凌飛的媳婦,都需要告訴我的父母一聲."

葉凌飛這句話倒提醒了白晴婷,白晴婷知道葉凌飛沒父母,但葉凌飛的父母埋在何方她卻不知道.白晴婷點了點頭,贊同道:"也好,我恐怕年前沒有時間,這馬上就要年終總結,規劃,我會很忙,要不等過完年,我陪你一起回老家."

"不用這樣,我只是回去看看老家變成什麼樣子.再說,早晚我會帶你去看看我老家的樣子,你何必急在一時.我想好了,明天就回老家,可能待上一個星期左右,會在年前趕回來和你過年."

"這樣也行."白晴婷沒有多想.

"還是老婆好,來親一個嘴."葉凌飛又露出無賴的笑容來,就打算和白晴婷親個嘴.白晴婷卻用手堵住葉凌飛地嘴,呵呵笑道:"你想得美."說著,她站起身來,"我和欣茗約好去買衣服,我看你也不喜歡逛街,你就留下來准備吧."

"我也沒什麼准備的."葉凌飛沒有親到白晴婷的小嘴,頗為失望,他也站起來,說道:"我就打算去買一張火車票,這年頭坐火車總是很安全,比汽車強多了.

葉凌飛真打算坐火車回去,從望海到南竹市至少有四百多公里,要是開車去的話,得累死.更何況葉凌飛還想體驗下坐火車的感覺,這人都這樣,做慣飛機了,卻突然想坐火車體驗下.這就像時下有很多人,吃慣了大魚大肉,突然懷念起當初的窩窩頭了,據說那玩意目前市場很不錯.

等白晴婷出了門,葉凌飛本想立刻買火車票,忽然想起自己不知道該做那趟火車去南竹.本想打電話給火車站,但隨即想到與其打電話給火車站問訊處還不如直接問問于婷婷,那可是南竹人,怎麼回南竹,于婷婷一定很清楚.

沒想到打電話給于婷婷卻得到了一個讓葉凌飛頗感意外的結果,于婷婷竟然還沒回家,而且也是要坐明天地火車,現在,于婷婷就在火車站排隊買火車票.

從電話里才知道,于婷婷考完試之後,並沒有立刻回家,而是參加了一個短期編織培訓班,這樣耽誤了一個多星期.

"一起回南竹好了,我也想回南竹."葉凌飛說道."你在火車站那邊等我,我一會去找你.如果可以的話,幫我買三張臥鋪票,我到那里給你錢."

"三張臥鋪?"于婷婷不肯定問道.

"恩.是三張."葉凌飛想到于婷婷可能身上沒帶那麼多錢,趕忙說道:"你先在那里等我吧,我一會就到."

掛了電話,葉凌飛立刻離開家,開車直奔火車站而去.沒想到剛到火車站,葉凌飛還沒等找到空位把車停下來,他的電話就響起來.葉凌飛沒理會電話,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個停車位.

直到這個時候.葉凌飛才拿起電話,一看電話號碼,這腦袋又大了起來,原來是紀雪那個小丫頭打來的,而且一連打了三次電話.

"大叔,你干什麼不接我地電話?"

葉凌飛剛回撥過去.還沒等他說話,紀雪那如同豆子一般的抱怨就在電話里面響了起來.葉凌飛只得無奈地笑道:"我在找停車位,哪里有時間接你的電話."

"大叔是大騙子,我才不相信."紀雪撒嬌道,"大叔,你忘記你答應我什麼事情了嗎?"

"當然,我怎麼會忘記呢."葉凌飛嘴上這樣說.但心里卻後悔自己當初就不應該答應這個小丫頭,萬一這個小丫頭真達到了自己標准地話,那他不真得帶這個小丫頭去旅游.但轉念一想,這事情不應該發生.像紀雪這樣喜歡玩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達到要求.

"大叔,我的考試成績出來了,我平均分90分,雖說沒達到大叔的要求,但至少大叔也應該給我獎勵,我可是很用功學習地."

葉凌飛總算松了口氣,只要自己不陪著紀雪出去旅游.其他都好說.葉凌飛笑著答應道:"好吧.我考慮給你獎勵,但不是現在.我要出差,可能要過個十天半個月回來,等年後再說獎勵地事情."

"大叔騙人,我就知道大叔是大騙子,欺負我的感情.大叔你不感覺羞恥嗎,欺騙我這麼小地女孩子."紀雪這番話說得葉凌飛無語,葉凌飛暗暗郁悶道:"我什麼時候欺騙你的感情了,還要我感覺羞恥.咳,現在的小女孩子都想啥呢."葉凌飛心里這樣想,但嘴上卻沒如此說,"小丫頭,我和你說真的,我真要出去幾天,年前夠嗆能回來.這樣好了,等年後,我給你打電話,我給你多買點好吃的和好玩的東西."

"我不要那些東西,大叔,這獎勵先欠著,等我想到地時候再和你要."紀雪呵呵笑道,"大叔,我還要告訴你,過完年我就十七歲啦,應該可以談戀愛了."

"十七歲還沒成年呢."葉凌飛糾正道,"你還是小孩子,干什麼著急談戀愛."

"不是啦,我是怕大叔被人搶走了."紀雪說完,又呵呵笑道:"大叔,我和你開玩笑,記住,你欠我一個獎勵."

"知道了,我現在有事情,不和你閑聊了."葉凌飛說著不管紀雪同不同意,掛了電話.

葉凌飛走進售票大廳,這一走進去可嚇了葉凌飛一大跳,就看見偌大的大廳被排隊買票的人擠的滿滿的.雖說葉凌飛也想到這過年買火車票的人會很多,但沒想到會多成這個樣子,真是不來火車站,不知道中國人這樣多.

"來,讓個位置."葉凌飛一看這大廳有八個售票窗口,每個售票窗口都排起了曲曲折折地長龍,他只好用力擠進去,想能在人群中找到于婷婷的影子.但在如此多的人群里,上哪里找到于婷婷,葉凌飛擠了半天,搞得滿頭大汗,也沒有發現于婷婷的行蹤.

不得已,葉凌飛只好打電話給于婷婷,詢問她在哪里排隊.倆人即使在打電話的情形下,葉凌飛也是花費了很多時間才在第三號窗口發現于婷婷.

就看見在于婷婷身前至少還有二十多人,而在于婷婷身後排著無數的人.這隊伍排的很緊,幾乎要人貼人.葉凌飛剛擠到于婷婷身邊,就看見排在于婷婷身後地那個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正用力向于婷婷身前靠,而于婷婷十分不情願,都是極力讓開,但于婷婷一讓,那男人又靠近.一旦于婷婷轉頭看他時,那男人又會稍微向後靠.

葉凌飛一把揪著那個男人的衣服領子拖著就走,連一句話都沒有,于婷婷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只是看著.而那些排隊的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把目光投向這邊.

"給我讓開一條道."葉凌飛對著那密密麻麻擠在一起買票地人喊道,"誰要是攔著我,後果自負."

人就怕橫的,這些人一聽,沒地方也要擠出地方,果真應了那句話,人的潛能是無限的.即使看起來擠得連蒼蠅都飛不進來的大廳,轉眼就讓出一條寬敞的大道.

"哥們,怎麼了?"那男人兩手一直抓著葉凌飛的右臂,嘴里糊塗地問道.

"你不想在這里被我打死,就給我閉嘴."葉凌飛青著臉吼道.那男人也不知道是害怕了,還是感覺到剛才做了虧心事,被葉凌飛一吼,就閉上了嘴.

葉凌飛揪著那男人地衣服領子到了大廳外,松開右手,就是一腳,正踹在那男人地小腹上,一腳把男人踹到地上.葉凌飛緊跟著又過去,對著那個男人的下身就是兩腳,踹得那個男人縮在地上不能動彈.

"媽地,你剛才干什麼呢,是不是找死."葉凌飛打完了,才問道.

"我沒…..沒干什麼."

"你還嘴硬."葉凌飛又是一腳,正踹在那個男人的臉上,就這一腳踹的那個男人鼻口竄血,葉凌飛冷冷說道:"你清楚你剛才干什麼了,你給我記住,不要讓我在望海市再看見你,我看見你就打你一次."說著,葉凌飛從身上拿出兩百塊錢,扔在男人臉上道:"這是給你的醫療費,今天我心情好,下次就沒這樣幸運了."

葉凌飛正要轉身,就看見迎面有一位身穿警服的男人走過來,還沒等那男人問話,葉凌飛就擺手道:"沒你事,我就是看他不爽."

葉凌飛這句話說得那叫一個狠字,就在那警察愣神之際,葉凌飛已經走進大廳.那名警察扶起地上那個男人,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事."這男人窩囊慣了,最害怕像葉凌飛這樣的狠角色,雖然被人打了,但卻不敢說出來.

上篇:第三集 第208章 情不自禁     下篇:第三集 第210章 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