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11章 有緣未必是好事  
   
第三集 第211章 有緣未必是好事


光天化日之下,葉凌飛抱著喝醉的于婷婷上樓自然會引起別人異樣的目光,但葉凌飛全然沒理會在上樓過程中遇到的一名老太太異樣的目光,相反,他倒主動打招呼道:"老奶奶,您身板真硬朗啊."

那老奶奶沒和葉凌飛打招呼,而是從葉凌飛身邊下了樓,聽覺異常靈敏的葉凌飛還是聽到那老奶奶嘴里嘟囔道:"咳,這像什麼話."

從于婷婷身上摸了半天,摸出房間的鑰匙,打開防盜門,抱著于婷婷走進房子後,直接把于婷婷放在她房間的床上.

秦瑤已經回家了,秦瑤房間的房門鎖著,偌大的房間只有于婷婷和葉凌飛.葉凌飛把于婷婷的靴子脫去,看見躺在床上熟睡的于婷婷微微搖了搖頭.他來到客廳,拿著暖瓶倒了些熱水在水盆里,取了一條乾淨毛巾,在水盆里浸濕,把水扭干後,擦了擦于婷婷的臉,最後把毛巾放在于婷婷的額頭上.

完事之後,葉凌飛離開于婷婷的房間.他並沒有離開,而是倒了一杯熱水,端著水杯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看起了電視.

這于婷婷睡了很久,當于婷婷醒過來時,感覺自己額頭放著一塊濕毛巾.她趕忙起身,就看見自己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于婷婷想起自己先前和葉凌飛在KTV唱歌的情景,現在突然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本能地掀開被子,就看見她身上只是外套被脫下去.于婷婷心中帶著異樣的感覺,那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有感動,佩服,信任還有淡淡的失落感,但她此刻心中更多地是對葉凌飛細微的體貼的感動.

下了床,于婷婷剛走出臥室,就看見客廳的沙發上,葉凌飛斜躺在沙發上,兩腳搭在沙發的邊上,眯著眼睛.半睡半醒.

于婷婷心中那份感動無法用語言表達,她悄悄到了葉凌飛身邊,剛想幫葉凌飛脫去鞋.以便讓葉凌飛睡得更舒服些,但沒料想葉凌飛突然說道:"婷婷,你醒了."說著,坐了起來.前後搖晃了下腦袋,葉凌飛伸了一個懶腰,站起來笑道:"好了,我也該回去了.時候也不早了,你收拾下.早點睡覺吧,明天要不要我接你去火車站?"

"葉大哥,不用了,我明天打車去火車站."于婷婷沒有敢直視葉凌飛的眼睛.柔聲說道:"葉大哥,謝謝你."

"小丫頭,有什麼好謝的.不過,你以後要記住了,可千萬不要再喝醉了."說著,葉凌飛走到門邊地衣服架子上,取下自己的外衣,穿在身上,臨走前又叮囑道:"你自己一個人多小心點,不要隨便開門.知道了嗎?"嗯,我知道."于婷婷一直送葉凌飛到門口,她的目光一直跟隨著葉凌飛,直到葉凌飛從樓梯口消失後.于婷婷才把目光收回來,關上了門.

于婷婷依靠在房門上,右手放在胸口,一瞬間,于婷婷明白愛上一個男人後是什麼樣地感覺了.

葉凌飛返回別墅時,白晴婷已經回來了,她為葉凌飛買了一套黑色的西裝.一看就是高檔貨.白晴婷意思讓葉凌飛回去時穿的好一些.總不能隨便穿套衣服回家吧.葉凌飛心里感覺暖滋滋的,趁著白晴婷為他試衣服時.摟著白晴婷親熱了一小會.目前他和白晴婷的親熱僅僅局限于親嘴和隔著衣服撫摸,並沒有進一步發展,即使如此,葉凌飛也已經感覺很滿意了,要知道在這之前,他想摸白晴婷酥胸都是白日做夢,更不要說像現在這般可以輕微的揉捏了.

小鬧了一會,白晴婷就強迫葉凌飛去洗個澡,早點睡覺.葉凌飛倒聽話的照做了,果真洗完了澡,早早上了床.

望海市火車站,葉凌飛斜背著NIKE的旅行包依靠在進候車大廳門口地欄杆上,他嘴里叼著煙卷,不住看著時間.

野獸也背著一個旅行包,右手夾著剛抽了幾口的煙卷.野獸哈欠連天,顯然還沒睡好.

"老大,咱們到底在等誰啊."野獸等著有些不耐煩了,他在葉凌飛面前來回走著,抱怨道:"誰這樣有面子,讓老大和我等."

"我不是告訴你了,是我一個朋友."

"是不是情人?"野獸湊到葉凌飛身邊,笑嘻嘻道:"老大,你就坦白吧,和我有什麼好保密的."

"只是一個朋友,你這臭小子,別亂講."葉凌飛白了野獸一眼,"難道你腦袋里面除了女人再沒點別的東西,看你小子這樣困,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和女人鬼混了.我可警告你,那些小姐都不乾淨,小心點病."

"老大,看你說地."野獸笑呵呵道,"我現在有目標了,怎麼會沒事找小姐呢.我昨天一整天都沒閑著,先找一家中介公司幫我租房子,又去找了私人偵探幫我盯著陸雪華和她的男朋友.在我不在這段時間內,我就讓那私人偵探幫我搞定陸雪華的事情.我看出來了,那小妮子人很單純,而她那男朋友絕對不是好東西,簡直就是混蛋中的混蛋,我讓那私人偵探找一些證據,等我回來,就把那些證據一點點郵寄給陸雪華,哼,然後我一出馬,這小妮子不對那小子死心才怪."

葉凌飛對于野獸怎麼讓陸雪華對孟學智死心並不關心,他相信野獸會有很好的辦法.雖說野獸這人外表看起來是個粗人,但內心卻是很細,要不然也不能在軍火界如魚得水.葉凌飛真正關心的是野獸怎麼突然想找房子.

"野獸,你找房子干什麼,該不會你打算在這里長住下去吧."葉凌飛奇怪問道.

"沒什麼,我看望海市地方不錯,就打算在望海市買一處別墅,將來有機會就來住住.再說了,老大不也在這里住嗎,我可以經常和老大在一起.我和中介公司談好了,我就要買南山別墅那片的房子.老大,你不用這樣看我.我沒說就要住在你家附近,南山那不有很多別墅嗎,我只是在南山那里買房子."

"你這小子.我就知道你准沒好事.你買房子我不管,但是不許在我住的地方兩百米之內,要是我發現你敢挨著我的別墅買房子,我就把你那棟別墅給炸了,省的你天天給我找麻煩."

聽見葉凌飛這樣說,野獸哈哈大笑道:"老大,你放心吧,我不會挨著你地別墅找房子的."

葉凌飛正想說野獸幾句.忽然看見于婷婷拖著一個沉重的旅行箱,身上背著大包正吃力向這邊走來.葉凌飛拍了野獸肩膀一把,說道:"野獸,別說了,快去幫忙."

野獸一臉迷惘.心道:"幫什麼忙啊."他跟在葉凌飛身後,就看見葉凌飛一直奔向迎面而來的一名年輕美女,那美女年紀不大,也就二十來歲,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也很不錯,尤其是那雙美腿,眼饞著野獸直流口水.

眼看著葉凌飛接過來那美女地旅行箱,野獸心知這美女就是葉凌飛所說的那個朋友.野獸心里這個後悔,早知道望海有這麼多美女.自己早應該來了.野獸這時對葉凌飛離開狼牙組織有了最新體會,什麼厭倦了那種血腥的生活,明明就是喜歡這里美女多,來這里享受.

野獸心里這樣.但表面上可沒說出來.他緊走兩步,到了葉凌飛身前,伸手接過葉凌飛手里拿著地那個旅行箱,問道:"老大,這就是你說的那名朋友?"

"嗯."葉凌飛答應一聲,道:"婷婷,我給你介紹下.這名是我的鐵哥們.叫野獸,這次他陪我回老家."

于婷婷一看野獸那凶惡的樣子.真嚇了一跳.如果不是聽葉凌飛說是朋友,于婷婷死活不敢和野獸說話地.野獸忙不迭笑道:"于婷婷是吧,我地老大和我提過你,說你是他的朋友.既然你是我老大地朋友,那就是我地朋友,以後有事情跟我說一聲,我保證幫你搞定."

"謝謝."于婷婷說話聲音不大,帶了點害怕的感覺.這和于婷婷的性格有關,于婷婷就是那種膽小的女孩子,眼見著野獸凶惡樣子,沒被嚇到已經很不錯了.

"野獸,你別嚇壞人家."葉凌飛說話間從于婷婷地背上取下于婷婷大包,背在身上,招呼野獸道:"快進去,別在這里嗦."

于婷婷並不想讓葉凌飛幫自己拿東西,但她還沒等說話,葉凌飛已經催促她快點進入候車大廳,于婷婷只好跟在走向候車大廳.

這趟去南竹的火車是在十點開車,因為望海市是始發站,可以提前半個小時上車.現在是搭乘火車高峰期間,排隊上車的人很多,就看見在檢票口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葉凌飛,野獸和于婷婷三人排在隊尾,跟著隊伍慢慢向檢票口挪動.于婷婷看著葉凌飛和野獸拿著她沉重的行李,而她卻什麼也沒拿,感覺十分不好意思,連連說道:"葉大哥,我能拿動,讓我拿吧."

"沒事,你東西不沉."葉凌飛空出的那只手搭在于婷婷的肩膀上,催促著于婷婷向前走.葉凌飛並沒有意識到他這個動作給于婷婷造成了很大的誤會,于婷婷心里撲通撲通跳,在于婷婷心里,這個曖昧的動作無疑在傳遞著某種信號.她臉頰泛著紅暈,微微把身體靠向葉凌飛身上.葉凌飛沒猜透于婷婷的心思,還以為于婷婷是被擠到自己身上.

好不容易通過狹窄地售票口,葉凌飛才長長吐了一口氣,對前面的野獸說道:"野獸,我真後悔,早知道就應該開車回去了."

野獸哈哈大笑道:"老大,坐火車感覺也不錯啊,我就喜歡人多熱鬧."

葉凌飛瞅了野獸一眼,說道:"你這小子從來跟正常人不一樣."

好在他們乘坐的是臥鋪,臥鋪車廂比起硬座車廂可就寬松了很多,上車也不需要排隊,很容易就上到車廂里.按照車票上寫的號,他們來到三號包廂.這個包廂一共有四張臥鋪,分別為上鋪和下鋪,沒有像其他火車臥鋪那樣一面分成上,中,下三個臥鋪.

葉凌飛和與婷婷分別在兩邊地下鋪,而野獸在葉凌飛的上面,至于于婷婷上鋪已經躺著一個豐滿的少婦.那少婦看見不過三十五六歲,飽滿的身體散發著熟女成熟的味道.她半躺在上鋪上,手里拿著一本書,正在看書.當野獸爬到上鋪時,那少婦只是看了野獸一眼,就繼續看著她的書了.

野獸從手包里取出金表,故意拿在手里,嘴里嘟囔道:"怎麼到二十點了,難道我的表壞了?"說著,他故意轉向那少婦問道:"請問,現在幾點了."

就在野獸拿出金表時,那名少婦已經看見了.當野獸問她幾點時,少婦看起來漫不經心拿出放在床頭地手機,看了一眼道:"九點四十八."

"噢,原來我看錯了手表."野獸顯得頗為尷尬對那少婦道:"我剛從國外回來,還沒適應中國地時間,看樣子還需要適應一下."

那少婦放下書,看了看野獸那塊金表,提醒道:"你是不是忘記調整回中國時間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這塊金表是在英國花了二十多萬美元買的,一直就沒動過."野獸說著把金表遞向那名少婦道:"麻煩你幫我看看,我不會玩這玩藝."

少婦接過金表,她放在眼前仔細看了看,很快眼睛里閃爍著異樣地光彩.她開始還不相信這男人拿的是金表,以為是假貨,但現在她確認了,這塊金表是貨真價實的金表,這樣以來,那少婦臉上的表情可全變了,帶著笑容笑道:"這位先生,你看錯時間了,你看上面有好幾個顯示,中間那個是這里的時間."說著,她依依不舍地把金表交還回野獸手里.

"原來是這樣啊."野獸裝做恍然大悟道.野獸把手表戴在手腕上,緊跟著問道:"你去哪里?"

"南竹."

"南竹,好巧啊,我也去南竹."野獸說道,"我們很有緣啊."

"確實很巧."少婦笑道.

坐在野獸下方的葉凌飛此刻心里暗暗歎了口氣,心道:"這個野獸,我早知道就不應該帶他出來,這下子可好了,看樣子他又找到了新的目標."

上篇:第三集 第210章 霸道     下篇:第三集 第212章 時間是無法撫平傷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