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14章 幡然醒悟  
   
第三集 第214章 幡然醒悟


冷風拂過葉凌飛那帶著淚痕的臉龐,他雙膝跪倒在父母合葬的墓前,將一柱香插在雪花碑前,緊跟著又磕了三個頭.

這塊修在山中的墳墓比起其它只有隆起的土包的墳墓顯得豪華許多,墳墓四周栽著松柏,墳墓全部用花崗石修建,光這些修建墳墓的材料就花了二十多萬.

在葉凌飛本意中,父母生前沒過上好日子,死後一定要把墳墓修地奢華極致,以彌補他對父母的愧疚.但杜順說的一句話改變了葉凌飛的想法,杜順曾對葉凌飛說"人活著受苦,人死後就想安靜,不要再折騰了".

杜順這句話讓葉凌飛意識到自己就算把父母墳墓修地再好,又有什麼用,人都死了,能安安靜靜有一塊葬身之地最好.

雖然葉凌飛後來還是把墳墓的墳地重修了一遍,但只是把墳墓用花崗岩鋪出了一塊平地,以防止山水沖刷父母的墳地.

于婷婷和野獸在墳墓四周燒起黃紙,杜順則站在葉凌飛身後,嘴里說道:"小飛,修這塊墳地時,村里人沒少幫忙.大家也感覺對不起你們葉家,這些年來,逢年過節都有人拜祭你的父母.嗯,還有那些放牛的人,都不來這里放牛,村里的大人都不讓孩子到這里玩.咳,小飛,多少年了,過去的事情就算了吧.咱們的村子太窮,一年下來,也掙不到幾個錢,又得養家.其實大家過的日子也很苦."

葉凌飛站起身來,饒著墳墓走了一圈,又轉到墓碑前.他沒有說話,只是遠望著那隱藏在山間地南陽村.

"孩子,你有時間多回來拜祭你的父母,我這腿腳也不是很好,說不定哪天就會去了.到那時候不能在幫你看你父母的墳了."

"杜爺爺,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帶你回望海市,至少我可以在那里照顧你.一旦哪天我不在了,我也會安排人照顧你,不要一個人生活了."葉凌飛轉向杜順,真摯說道:"我很想好好照顧您老."

"孩子,不必了,我已經習慣在這里生活了."杜順搖著頭道."可能是我這個人古怪,不喜歡離開這里.南陽村我生活了七十多年,舍不得離開.就算我死了,我也要死在這里."

"杜爺爺,你和我父母是一個脾氣,我的爸爸死時候,就說要埋在南陽村.我的媽媽死時,也要埋在南陽村.我現在還記得那時候我一個人拖著媽媽的尸體地樣子,那時候村里的人都怕我媽會牽連他們,沒有人肯幫我.只有杜爺爺您不害怕被我媽媽的病傳染.幫著我把媽媽埋了.現在看起來,肺結核不會死人的,如果當時有人肯借我錢去大醫院治療,我媽媽就不會死了."

"孩子,你不能怪那些人,他們也沒錢啊.咳,我當時就是一個孤老頭子,也沒幾天活了.就算傳染了,也沒事.他們不行啊,哪個人不害怕."

葉凌飛咬著嘴唇,緩緩說道:"杜爺爺.話是這樣說,但我也不能原諒他們.村里的人可恨,我的親戚更可恨,我現在還記得我的姨拿走我媽媽的錢,卻把我拋在一邊."

"孩子,算了吧,我說過了.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

葉凌飛沒再說話.而是張開嘴,大吼了一聲.吼聲在山間回蕩起來,就在這一刻,他把十幾年一直壓抑在心中地積怨終于釋放出來.在這里睡覺?"野獸抱著一根斷折的房子大梁從屋里出來,他把那根大梁扔在長滿雜草的院子里,一屁股坐在地上.

"當然了,這是我的家,不在這里睡覺在哪里睡覺,你小子快點給我把屋里清理乾淨,如果偷懶的話,我就讓你睡那間屋頂塌下來的房間."葉凌飛拿著鐵鍬正把院子里的土鏟開,以便把院子平整.

"不會吧,老大,這樣干下去,咱們到晚上也干不完."野獸犯了愁道,"老大,你就大發慈悲吧,咱們回市區吧."

"少給我嗦,我要是把院子都整理完,你還沒把屋子清理出來,我就讓你好看."葉凌飛把眼睛一瞪,嚇得野獸趕忙爬起來,跑進屋里繼續收拾去了.

這里是葉凌飛家的老房子,這十多年沒住,三間房子現在倒了兩間,剩下那間房子里面也堆了很多雜物,看樣子隨時要倒.至于院牆早就倒了,院子里面到處都是碎石頭.此刻,葉凌飛正和野獸費力地清理著.于婷婷拿著掃把,在屋里掃著地上的灰塵.

這工作量也不小,三人從中午忙到現在,也只清理出一半,還有很多的石頭和雜物沒有清理出來.

葉凌飛正在院子里揮舞著鐵锨翻土時,一名年紀三十多歲地男人扛著一把鐵锨剛好經過門口,他站在門口,向院子里看.此刻,葉凌飛剛好把一锨土揚出去,正看見那男人.葉凌飛停了下來,看著那男人,而那男人也看著葉凌飛.

"葉凌飛."那男人高聲喊道.

葉凌飛冷漠地掃了一眼,點了點頭,面無表情地說道:"李剛."

"真是你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那男人放下鐵锨,打招呼道:"你小子真是的,這些年也沒個消息,我前幾天還和小藍提到你."

一提到小藍這個名字,葉凌飛臉上的肌肉動了一下,他把鐵锨放下來,冷笑道:"李剛,難道你也會想我?這可是天大的笑話!"

"咳,看你這個小子.怎麼這樣說話.當年地事情就別提了,我知道當年我做得不對,但那時候我還年輕,現在想想啊,總感覺我當年真不應該那樣對你."

"有些事情不是說忘記就能忘記的,或許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和我都長大了.但有些事情我是怎麼也無法忘記地."葉凌飛看著李剛那張飽經風霜蒼老的臉,緩緩地說道:"我曾經嘗試過忘記,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不能忘記,尤其不能忘記你當初欺負我的樣子.你說我這個人是不是很容易記仇,我記得是你搶走了小藍."

"葉凌飛,有些事情不能怪我."李剛看著葉凌飛,歎口氣道:"我過去一直都看不起你,一直都喜歡欺負你,在這點上我承認是我錯了.但在小藍的事情上.卻是小藍喜歡我.不相信你可以問問小藍."

"算了,就像你說地,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葉凌飛擺擺手道,"李剛,不管什麼都好,總之我不想再提過去的事情了,更不想再看見你們."

李剛看了一眼葉凌飛,張嘴想說什麼,又忍住了.他一轉身,扛著鐵锨從院子門口走過.

于婷婷從屋子里面走出來.她走到葉凌飛身後,柔聲問道:"葉大哥,那個小藍是不是你的初戀女朋友?"

"不是."葉凌飛否認道,"只是我的一個玩伴."

于婷婷沒有再問下去,她正打算回屋時,葉凌飛突然叫住了她.

"婷婷,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葉凌飛說著把鐵锨放下,拉著于婷婷走出了院子.正在屋里干活的野獸.看見葉凌飛離開了院子,嘴里抱怨道:"老大,你該不會打算讓我一個人干活吧?"

葉凌飛拉著于婷婷一口氣到了一條山間的河邊,現在那條河已經結了冰.葉凌飛松開拉著于婷婷地右手.一屁股坐在河邊.于婷婷大口喘著氣,也坐了下去.

"婷婷,你不是問我過去地事情嗎,我現在就告訴你."葉凌飛用手指著小河說道:"我從小就被人欺負,尤其是剛才那個家伙.他總喜歡帶著人欺負我,那時候我家沒錢,人又長得弱小.結果就被他們欺負.我當時恨死他們了.經常趁著他們不注意時候,偷偷報複.我曾經偷偷地把他家種地葫蘆給摘了.結果被我媽媽知道了,當時就狠狠地打了我一頓."

于婷婷靜靜地聽著葉凌飛說著他小時候地事情,當聽到葉凌飛說偷偷把人家地里的葫蘆摘了的時候,撲哧笑了.

葉凌飛看著于婷婷,忽然也笑了.他哈哈大笑道:"那時候我還是一個小孩子啊,誰讓他們欺負我?"

"後來呢?"于婷婷追問道.

"沒有後來,這就是我的童年.小藍是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子,她那時候是我們這里長得最好看的女孩子,我們這些小男孩都喜歡和她玩.我們經常在這條河里玩,小藍最喜歡唱歌給我們聽."葉凌飛說著,慢慢哼起一首歌曲來,不知不覺間,葉凌飛聲音變的沉重起來,他緩緩地說道:"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小藍的,總喜歡聽小藍的歌聲,她地聲音很好聽."

于婷婷沒有吱聲,她聽著葉凌飛提起小時候的事情.

"我很喜歡小藍,但沒有勇氣告訴她."葉凌飛聲音沉重地說道,"那時候小藍對我很好,我感覺小藍很喜歡我,只是我沒勇氣說出來而已.後來,李剛的父母和小藍的父母訂下了小藍和李剛的婚事,我記得那天小藍哭得很傷心."

"葉大哥,按照你的說法似乎他們很小啊,還沒有到法律結婚的年齡."于婷婷疑惑地問道.

"這是我們的風俗,雖然沒有到法定年齡,只要雙方父母定下婚事,在村子里舉辦婚禮,就算正式結婚了.小藍那時候應該是十七歲,就和李剛舉行了婚禮."葉凌飛聲音低沉道,"如果不是他們家父母包辦婚姻地話,說不定小藍會跟我一起."

"葉大哥,我不知道應該不應該說."于婷婷柔聲地說道,"我認為葉大哥根本就不了解那個女孩,甚至當時根本不懂得愛情,你對小藍的愛,更多是一種喜歡."

葉凌飛被于婷婷這句話說得瞪大了眼睛,他大聲嚷道:"不,我一直都愛小藍,這些年來,我一直都在想小藍."

于婷婷迎著葉凌飛那凌厲的目光,沒有任何退縮,很堅定地說道:"葉大哥,我說出來你不要生氣.我感覺小藍之所以會哭,是因為她要結婚了.但這並不代表她喜歡你,作為一個女孩子,她如果喜歡你,早會告訴你,畢竟她要結婚了,難道她就要結婚也不告訴你."

"也許,她怕我傷心."葉凌飛不肯定地說道.

"葉大哥,你別自欺欺人了.你心里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小藍並不喜歡你.至于你說你愛小藍,我認為更多是你心里的遺憾,你一直都認為如果你當時有錢地話,你就會和小藍在一起.你這些年如果說你想小藍,不如說你一直都在為這件事情耿耿于懷.葉凌飛,你能記得小藍的樣子嗎?"

于婷婷這句話問住了葉凌飛,葉凌飛回想半天,也記不清小藍的樣子了.他費力地說道:"我記得小藍的歌聲,記得那條紅絲帶."

"葉大哥,你不要自己欺騙自己了,你說你愛小藍,甚至連她的樣子都不記得了.你卻記得她的歌聲,她的紅絲帶,你只是心里一直都有遺憾.葉大哥,你捫心自問,你真愛小藍嗎?"

"你是小孩子,你都明白什麼."葉凌飛被于婷婷說道痛處,忽然大吼道,"我愛小藍."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雖然沒談過戀愛,但是我懂得女孩子地心里.我認為你說地那個女孩子沒喜歡過你.我有男同學給我打電話,說他喜歡我.葉大哥,你知道嗎,僅僅因為我對他笑了,他就認為我喜歡他.我在讀書時,對別人笑是很正常的,因為那是我地同學."于婷婷直視著葉凌飛,"我認為小藍也是這樣,她對你好,因為你是她的玩伴."

葉凌飛嘴唇哆嗦起來,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于婷婷這些話說動了葉凌飛,雖然葉凌飛不想承認這是真的,但于婷婷這些話卻如同一把尖刀一般,一下子滑開了葉凌飛心中那被掩蓋的理智,就在這一瞬間,葉凌飛全明白了,他這些年所掛念的並非是小藍本人,而是自己對于過去的不甘,不甘心被人搶走一切,至于小藍本人,對他來說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上篇:第三集 第213章 小飛已經死     下篇:第三集 第215章 當成祖宗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