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22章 沒人能動我兄弟  
   
第三集 第222章 沒人能動我兄弟


酒店房間里,陸雪華素面朝天躺在床上,野獸脫了個精光在浴室里洗澡.

對于野獸來說,帶陸雪華回房間是一個意外,這本來沒在野獸的計劃之內.按照野獸的當初設想,野獸把喝醉的陸雪華送回家里,再一次刺激孟學智,但就在他攙扶陸雪華出了餐廳時,又突然改變了想法,把陸雪華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野獸光著身子走出浴室,一直走到床邊,目光從陸雪華的腳一直掃到陸雪華那漂亮的臉蛋上.

"我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卑鄙?"野獸破天荒一般感覺自己這種做法實在卑鄙,竟然想趁陸雪華喝醉時,發生性關系.要知道按照野獸的身份,找一個女人發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現在野獸面對陸雪華時產生的卻不是人性中最本能的發泄,而是一種他從未有過的暖暖的感覺.

在野獸看來,陸雪華是一個可遇不可求的好女孩子.僅僅是因為和男朋友長久的感情,就一味遷讓,甚至于再得知男朋友一直充當小白臉的情況下,還能忍受她男朋友,只是希望男朋友可以改過,重新做人.

但無疑這樣善良的女孩子卻又一次被打擊了,而且還被男朋友打了.這其中雖說是野獸搞的鬼,但從另一個方面說明陸雪華的男朋友不是一個東西,心里沒有半點悔過的意思.

"管他呢,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好人."野獸坐在陸雪華身邊,右手輕輕摸著陸雪華滑嫩的臉蛋,嘲諷一般嘟囔道:"至少我比他男朋友好多了,我會好好疼她,絕對不會讓他受到傷害."

野獸心里湧起了一股責任感.他那顆早就失去對女人柔情的心不知道為什麼又蠕動起來.野獸在面對陸雪華時,並沒有像對待平日那些女人一般,僅僅是為了發泄.

他動作很輕地拖去了陸雪華的衣服,即使上過無數的女人,野獸也沒有像現在這般激動.當陸雪華那雪嫩散發著少女彈性的胴體暴露在野獸面前時,野獸下身竟然高挺起來.他強忍心中那股暴虐地沖動,動作很輕地進入了陸雪華的身體.

陸雪華醒來時,頭很痛.她右手揉著太陽穴,慢慢睜開眼睛.映入眼簾地是一張看似熟悉.但又不熟悉的臉.

陸雪華猛然從床上坐起.看看眼身旁那還在酣睡的男人,第一反應就是揭開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就看見自己下身赤裸.事情並非如很多電視劇拍的那般,女人在看見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第一反應就是揭開身上的被子,再看清楚自己衣服還在時,長長吐了一口氣.

陸雪華腦袋翁了一聲.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一股悲憤之情湧上心頭.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樣命苦,本想全心全意愛一個男人,過上平平淡淡地生活,偏偏這個男人不是東西,不僅當小白臉,在被她發現後.惱羞成怒誣陷她,還動手打了她.她只是感覺心中很委屈,想哭出來,結果又發生了這種事情.

陸雪華感覺自己被老天捉弄.不管身邊這男人是早有企圖和她發生關系也好,還是因為喝醉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關系,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地是她沒有臉再活下去了.

陸雪華感覺十分絕望,為什麼命運對她如此不公.陸雪華呆呆地走下床,沒有對野獸說一句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赤裸著走進浴室.

隨著浴室門被關上.野獸也睜開眼睛.事情有點出乎野獸的意料.野獸本以為陸雪華在醒過來發現這一切後,會和自己大嚷起來.野獸早就想好了應付的措辭.就謊說他也喝醉了,不知道怎麼回事.

但結果卻不像野獸想的那樣進展,陸雪華竟然在發現這一切後,沒有任何反應,而是呆呆地走進浴室.

"難道去洗澡?"野獸屏氣聆聽浴室里面的聲音,卻沒有聽到水聲.這讓野獸十分不解,他慢慢坐起來,穿上內褲,光著上身躡手躡腳到了浴室門口,把耳朵貼在浴室門上聽著里面的聲音,里面沒有任何聲音.

一種不祥地預感湧上了野獸的心頭,他感覺陸雪華這女孩很可能要干傻事.野獸一想到這,腦袋就翁了一聲,怎麼說陸雪華都是葉凌飛地同事,葉凌飛親自交代自己要讓陸雪華斷絕和孟學智之間的關系.要是這陸雪華出事了,葉凌飛一定會找我算帳的.

野獸想到這里,顧不得其它,右手抓住浴室門把手,用力一拽,浴室的門就被野獸硬拽開了.野獸向浴室里面一望,就看見陸雪華躺在浴缸里,右手手腕處有鮮血流出來,浴室的地面上已經流了一大片.

"該死,你在干什麼."野獸沖進浴室,一把抱起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的陸雪華,抱到房間的床上.他從床單上撕下一條布帶,綁緊陸雪華地右腕,阻止鮮血繼續流淌下去.緊跟著敏捷地拿過來陸雪華的衣服,飛快地套在陸雪華身上.剛抱起陸雪華打算送到醫院里,馬上意識到自己也光著身體,這個時候時間就是生命,野獸顧不得穿厚衣服,下身把褲子套上,上身就是一件單薄的襯衫,抱起陸雪華就沖出了房間.

"放開我,讓我死吧."陸雪華聲音微弱,在野獸懷里近乎哀求道,"我不想活了."

"閉嘴,一個好好的女孩子干什麼要死."野獸大嘴一咧,瞪著眼珠子到了電梯前,緊按電梯,半天電梯也沒反應.他在聽到懷里陸雪華發出微弱地聲音後,急惱道:"我要你活下來."

他再次按了一下電梯,還是如此.野獸氣惱地抬起右腳對著電梯狠狠踹了一腳,那電梯門被野獸踹出一個凹型.野獸也不等電梯了.抱著陸雪華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到了樓梯前,一口氣下了十三層樓,狂沖出酒店.

"媽的,快送我到最近醫院,如果送的晚了,我就干掉你."野獸剛坐上一輛出租車,就對那名出租車司機大吼道,這一聲吼嚇得那司機一顫抖,沒敢多問.立馬開動了出租車.

"你放開我….我…活著沒意義."這陸雪華雖說因流血過多.現在有些半昏迷,但她還是有一絲清醒,聲音微弱地說道:"田……先生,我…..不怨你,我……我求求你,你讓我死…..死吧!"

這句話在野獸聽來,就如同頭被棒子重重一擊.都是因為自己作出的這件事情讓陸雪華想要去死.一想到陸雪華年紀輕輕,就要自殺.野獸心里這個後悔,自己就不應該做這種事情.

"我昨天喝多了,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野獸明知道自己現在還對陸雪華撒謊不應該,但他不得不繼續撒謊下去.

"和….和你無關,是我…我地命不好."

"別說話了,我保證你會沒事."野獸拍了拍司機的座位.吼道:"開快點,你干屁呢,跟蝸牛一般."

那司機叫苦連天,自己這車速已經夠快了.要是再快下去,這超速是難免了.

當這輛出租車剛到醫院門口,陸雪華已經完全昏迷過去.野獸抱著陸雪華沖進醫院,要求緊急搶救.但很快一個新地問題出現了,陸雪華是AB血型,恰恰醫院暫時沒有該種血型.要是從別地醫院調入血液的話,至少要過一個多小時.而且別地醫院還不見得有.現在陸雪華因為失血過多.急需輸血.

野獸聽到這個消息,把襯衫的衣袖一捋.說道:"我是A型血,不用驗了.她需要多少血,你們盡管抽."

鮮紅的血液從野獸體內源源不斷地輸入陸雪華的體內,因失血過多而昏迷地陸雪華慢慢地蘇醒過來,當她醒過來第一眼看見地卻是野獸那張慘白的臉.

清晨第一縷陽光從窗戶照進病房,陸雪華緩緩睜開眼睛,她看見自己躺在病床上,在她床邊趴著野獸,一絲暖流流進陸雪華的心里.陸雪華眯著眼睛,抬起右手,輕輕推了推床邊趴著的野獸,輕聲說道:"你休息去吧."

野獸睜開眼睛,那張因為輸血過多的臉上帶出一絲慘白的神色.野獸一看見陸雪華醒過來,臉上露出憨厚地笑容,咧著嘴笑道:"你總算醒了."

"我不會自殺了,事情都過去了."陸雪華低聲地說道,"我並沒有怪你,你不用這樣對我."

"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喝那麼多酒,不然就不會發生這樣地事情."野獸一臉愧疚地說道,"我很想補償你,盡我最大可能補償你,你希望我做什麼,盡管說."

"我一切都很好,不需要你補償我.你為我做得事情已經夠多了,從未有人對我像你這樣好,謝謝你,田先生."野獸站起來,轉了轉脖子,帶著蒼白地笑容道:"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你餓不餓,我為你買早餐去."

"不了,謝謝你,我只想一個人靜靜."陸雪華把頭轉向窗戶,低聲地說道:"有些事情我想自己一個人好好地想想,田先生,麻煩你出去一下好嗎?"

"好."野獸答應一聲,慢吞吞地走出了病房.

陸雪華從床頭拿過來自己的電話,她看看了來電顯示,上面並沒有一個電話.帶著失望,陸雪華把手機又放在床頭.

病房的門被推開了,一名女護士推著小車走進病房.那女護士一邊為陸雪華檢查身體狀況,一邊羨慕地說道:"你那男朋友對你真好,為你獻了1500毫升的血液,真不敢相信他現在還能自由活動."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陸雪華糾正道.

那女護士感覺自己說錯了話,忙不迭笑了笑,沒有再說下去,再檢查完之後.又推著車離開了病房.陸雪華又轉向窗外,她心里一直都期望著手機能響起來,但手機一直都沒響起來.

葉凌飛是接到野獸的電話,才返回望海市.他在南竹市和于婷婷玩了兩天,然後轉到德州市搭乘飛機返回望海市.飛機到望海市是下午四點,葉凌飛並沒有第一時間通知白晴婷自己回望海市,而是直奔醫院.

等葉凌飛趕到醫院時,已經是晚上六點.在電話里面,野獸已經把發生地事情告訴葉凌飛了.葉凌飛雖然抱怨野獸不應該胡來.但心里還是感覺自己應該幫野獸一把.他從野獸的口氣中聽出來野獸很後悔.甚至于對陸雪華十分擔心.這讓葉凌飛很吃驚于野獸也會對女人有感覺,這就是葉凌飛認為這次地事情說不定對野獸來說是一件好事,至少野獸心里懂了點感情.

他沒放下行李,就到了陸雪華的病房.野獸正站在病房門前等著葉凌飛,一看見葉凌飛來了,野獸趕忙把葉凌飛拉到一邊,目光不住地望病房里面瞅.

"怎麼了?"葉凌飛問道.

"老大.里面有一個熟女,好像是你地上司,剛才她把我一頓臭罵,如果不是看在老大的份上,我真想把這女人掐死."野獸說道.

"難道陳玉婷來了?"葉凌飛皺了皺眉頭,沉思片刻,說道:"她對陸雪華說了什麼?"

"到沒說什麼.只是把我一頓臭罵.再就是勸陸雪華離開她的男朋友,她還說要幫陸雪華介紹男朋友."

"我知道了,你小子這次事情做得過分了.陸雪華是一個好女孩,她不能接受你那一套.不過.話也說回來了,如果你小子真喜歡她的話,那倒是一件好事.這次,我來收拾殘局."葉凌飛拍了拍野獸的肩膀道:"你小子是不是也沒休息好,我還沒見過你會如此擔心一個女人,沒想到你還會為女人輸血,這已經出乎我的意料了.你回酒店休息去.有什麼事情我通知你."

野獸點了點頭.他相信葉凌飛會處理好這件事情.

葉凌飛看見野獸離開了,這才背著包推開了病房的門.

葉凌飛這一推開病房地門.就看見穿了一身黑色緊身毛衣地陳玉婷正坐在病床邊.

"陳副總,你也在?"葉凌飛裝做事先不知道陳玉婷在的樣子,一進來,就驚訝地問道.

陳玉婷和陸雪華顯然沒有想到葉凌飛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葉凌飛去南竹市事先和陳玉婷請過假,按照葉凌飛地說法至少要在南竹那邊待一個星期,所以當葉凌飛突然出現在病房時,讓陸雪華和陳玉婷都感覺驚訝.

陳玉婷很快收起驚訝的表情,她冷漠地點了點頭,用在公司那種腔調說道:"葉經理,你來得正好."

"我是聽說雪華出事了,才急急忙忙地趕回來."葉凌飛把包放在地上,急走了兩步到陸雪華床前,探問道:"雪華,你感覺怎麼樣了?"

"葉經理,謝謝你關心,我沒事."經過兩天調養,陸雪華的身體已經恢複了,就是這心里還堵著慌,她一直都希望孟學智能打電話來.雖說孟學智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但自己現在也做了對不起孟學智的事情,雙方扯平了.在陸雪華心里,對孟學智還是有那麼一丁點地幻想,希望孟學智可以痛改前非,好好做人.這樣以來,她會繼續和孟學智生活下去,至于自己的這件事情,她不會對孟學智提起的.但可惜孟學智一直都沒打電話來,心中那點希望也是逐漸破滅了,以至于心情並不是很好.

"葉凌飛,和我出去一趟."陳玉婷對葉凌飛說道,葉凌飛點了點頭,跟著陳玉婷到了外面.

"陳副總,你不要問了,我知道你想問我什麼."沒等陳玉婷開口,葉凌飛就首先說道,"是我讓野獸拆散陸雪華和她那個混蛋男朋友的,但是我沒想到野獸會干出這件事情.我現在只希望陸雪華沒有事情,如果她需要什麼,盡管告訴我."

啪!

陳玉婷狠狠地給了葉凌飛一個耳光.在葉凌飛臉上留下一個手掌印,陳玉婷聲音激動地質問道:"葉凌飛,你知道你都干了什麼,你是在毀了雪華一生,我沒想到你這麼卑鄙.葉凌飛沒動,低聲地說道:"陳副總,我想你有必要冷靜一下.你說我毀了她一生,我這是在救她,不可否認.我的做法有些極端.但是我認為我沒錯.你現在要責怪的應該是孟學智那混蛋,這一切事情的根源都是他.至于野獸那方面,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野獸不是一個壞人,是我最好地兄弟.他地做法雖然不對,但並不代表他就毀了陸雪華一生.你不會了解當一個男人沉迷在女人當中時,他是想掩蓋某些過去的事情.在野獸的心里.是沒有女人地地位.他一直把女人當成工具,甚至于不惜把女人當成殺人武器.噢,也許我說的不恰當,但是我現在卻看見了為了一個女孩子幾乎把自己置入險地的野獸.你知道吧,野獸為了救陸雪華獻出1500毫升血,那可是會要人命的."

"我不管這些,總之野獸傷害了雪華.我要去告他."陳玉婷激動地說道,"讓他受到懲罰."

"陳副總,我再次說一遍,野獸沒有人能動他.只要我在一天,我就不允許有人能動他."葉凌飛兩眼放出兩道駭人的厲光,陳玉婷從未想到葉凌飛會用這種駭人的目光看著她,不由地向後退了一步.葉凌飛冷冷地說道:"就算是你也不能動他,如果你敢去告他,陳副總,請不要怪我不客氣.為了我地兄弟.我不會手下留情."

葉凌飛說完這句話,邁步從陳玉婷地身邊走過.一直走到病房門口,回頭看了陳玉婷一眼,這才推開門走回病房.

葉凌飛一走進病房,臉上地表情就變了,他帶出一絲笑容,對躺在病床上的陸雪華笑道:"雪華,那小子是我鐵哥們,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你要怪地話,就怪我吧,我願意承擔一切後果."

"葉經理,不用了,我沒怪過他,更不會怪你."陸雪華搖了搖頭,低聲地說道:"這一切都是我惹出來的,我不會怪罪別人."

"你那男朋友來了嗎?"葉凌飛問道.

"不要提他了,我不想再談感情了,我現在只想一個人生活,沒有任何人打擾."陸雪華說道.

葉凌飛一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你好好保重身體."說完,葉凌飛拿起自己的包,走出了病房.

葉凌飛走出醫院,給野獸打了個電話.

"野獸,解決這件事情,我不想再聽到那個名字孟學智,讓他永遠從這個世界消失.這是命令,我下達的命令."

"老大,陸雪華她怎麼樣,我怎麼彌補呢?"野獸問道."野獸,也許你和我都還有一些東西需要學,如何用普通人地心去看這個社會.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不要再提陸雪華這個名字,就讓她過平靜的生活吧.而你,還是做回狼牙組織的野獸."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天,終于野獸緩緩地說道:"老大,如果當年我沒遇到那個女人多好,也許現在的野獸就是另外一個野獸,可惜這一切都晚了.老大,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辦了."

聽到野獸掛了電話,葉凌飛也放下了電話.他長長歎了口氣.有些事情並不是他所能控制的,陳玉婷說對了,自己這樣做很有可能會毀了陸雪華一生.野獸並不是一個能適應普通人生活的人,他之所以來這里,就是因為保護自己.但早晚有一天,野獸會離開這里.

葉凌飛不由自主地又聯想到自己身上,雖說現在他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但誰能知道這種生活又能過多久呢.

一旦那個殺手組織追到望海時,自己地生活將會被徹底打破.他並不害怕有人追殺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己身邊的人受到牽連.

葉凌飛又歎了口氣,未來會怎麼樣,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會不會也毀了很多女孩子的一生呢?

上篇:第三集 第221章 野獸的計劃     下篇:第三集 第223章 美女們,親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