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31章 玩出火來  
   
第三集 第231章 玩出火來


葉凌飛又轉回身,手里拿著毛巾,不確定地問道:"老婆,我沒走錯房間嗎?"

葉凌飛只穿一條內褲,那強壯的身體完全暴露在白晴婷眼前,成塊的肌肉塊盡顯男人本色.

白晴婷的目光完全被葉凌飛那強壯的身體吸引住了,女孩子總是喜歡那種強壯的男人,白晴婷也不例外.這葉凌飛長得斯斯文文,誰也不會想到那文靜的外表下,掩飾著這樣強壯的身體.那凸顯男性力量的肌肉,那泛著古銅色光澤的肌膚,處處震撼著白晴婷那顆情竇初開的芳

白晴婷被葉凌飛的聲音叫醒,這才想到自己正躺在葉凌飛的床上,凝望著葉凌飛那近乎裸體的身體.少女的羞澀讓白晴婷口不對心嬌聲嚷道:"快穿衣服,難看死了."說著,把目光挪向自己的雜志上,但她卻用眼角余光偷偷掃著葉凌飛的身體,撲通,撲通,一顆芳心如同小鹿撞懷一般亂跳.

"這是我的臥室,就算脫光衣服也正常."葉凌飛頗為郁悶地抱怨著,他拿起一件襯衫,披在肩膀上,就上了床.

白晴婷一看葉凌飛只穿著襯衫,而且襯衫還敞開懷,連扣子都沒扣.趕忙從床上坐起來,嘴里抱怨道:"難看死了,我回去了,不理你了."

"老婆,干什麼走啊,難得你到我的房間來,咱們聊聊."葉凌飛說著裝出色迷迷的樣子,一把抱住白晴婷,把白晴婷按在床上.

白晴婷羞紅了臉,被葉凌飛抱倒在床上,她把自己的兩條玉腿抬起,胡亂瞪著葉凌飛的胸口.嘴里連連嚷道:"你是大色狼,救命啊,救命啊."

這白晴婷那是開玩笑,一邊嬌聲嚷著.一邊笑著用雪白細嫩如嬰兒的小腳輕輕地頂著葉凌飛的胸口.葉凌飛知道白晴婷這是和他瘋鬧,雖說這白晴婷地力量在葉凌飛看來根本不值得一提,但他又不能使太大的力氣,以免弄傷白晴婷,被白晴婷一頂,葉凌飛就到了床邊.

葉凌飛這次把襯衫也脫下去,光著腳在床邊走來走去,笑眯眯說道:"哼.不要給我找到機會,到時候看我不打你的PP.讓你不老實."

白晴婷身體彎曲在床上,兩條玉腿彎曲著,把腳對著葉凌飛,跟著葉凌飛轉動.她呵呵笑道:"你想得美,我才不給抓到了."

這白晴婷本就穿著寬松的睡衣.這把腳彎曲著,露出她大腿之間那粉紅色地內褲.葉凌飛瞧個正著,就看見兩條雪白大腿之間一片粉紅色.葉凌飛就感覺內心欲火燃燒,這下身不自覺起了反應,高高撐起.

"你不要讓我抓住."葉凌飛說著伸出雙手去抓白晴婷的腿腕,白晴婷兩條修長俊美的玉腿亂瞪,那粉嫩的小腳在葉凌飛面前亂晃.葉凌飛不敢硬來,害怕弄傷白晴婷,只得換了一個位置.再次抓過去.

這次白晴婷終于被葉凌飛抓了個正著,兩個腳踝被葉凌飛輕捏在手里,緊跟著葉凌飛整個人都壓在白晴婷身上.

幾乎是肉體貼著肉體,白晴婷眉眼如絲,胸口劇烈起伏著.葉凌飛俯下頭,痛吻起來.

白晴婷嬌軀在葉凌飛身下挪動著,她感覺到葉凌飛下身那突起的東西正死死頂著她那最為寶貴的地方.火熱熱,如同被燙了一般.白晴婷瞬間感覺下身一陣灼熱感.她伸出兩條粉臂緊緊抓著葉凌飛的後背.嘴唇和葉凌飛的嘴唇緊緊貼在一起.

葉凌飛地大手探進白晴婷的睡衣中,從白晴婷地粉嫩的大腿外側一直摸到白晴婷的大腿內側上.那渴望依舊卻沒有敢碰的部位就在眼前.葉凌飛大手沒有半點猶豫一把按了上去.

白晴婷櫻桃小口里發出一聲嗚嗚聲,她兩手用力抓住葉凌飛那只放在她最為美麗的部位,死死不肯讓葉凌飛再進一步.

葉凌飛沒有能再進一步,雖然他地大手已經完全按在白晴婷的內褲上,但卻沒有更進一步,在白晴婷反抗之下,他的大手只是隔著白晴婷的內褲上下摩擦著.即使如此,白晴婷也已經起了激烈反應,粉色的內褲很快就被打濕了.

就在葉凌飛的大手和白晴婷的兩手在白晴婷下身纏繞在一起時,葉凌飛的嘴唇也已經離開白晴婷的嘴唇,吻到了白晴婷粉頸.那已經褪到胸部下方地睡衣堆在白晴婷胸下,白晴婷那高傲,挺拔的酥胸傲然出現在葉凌飛眼前.

"老婆,我們現在就結婚吧."葉凌飛把嘴唇從粉頸上挪開,使勁吞了吞口水,盯著白晴婷那高挺的酥胸,帶著熊熊欲火的燃燒,艱難地問道.

白晴婷已經意亂神迷,但一絲清醒還是讓白晴婷吃力說道:"葉凌飛,你記得你答應過我什麼?"

"我當然記得,但是今天晚上是你主動勾引我的."葉凌飛說道.

"我希望我的男人是一個說話算數的男人."白晴婷吃力地說道,"我曾經作過一個夢,我地白馬王子會親手給我穿上婚紗,地上鋪著全是玫瑰花,我和他在花地海洋中完成婚禮,成為他的妻子."

葉凌飛使勁兒地吞了一口口水,猛然從床上躍了下去,他沖進浴室里面,用冷水把自己澆了個透,這才返了回來.

一走進自己地臥室,就看見白晴婷已經穿好睡衣.她看了葉凌飛一眼,低聲說道:"我累了,想回去睡覺了."

"老婆,坐下來聊一會吧."葉凌飛拿過自己的睡衣,穿在身上,坐在一起上,點燃一根煙,冷靜說道:"我想和你聊聊天."

白晴婷長長吐了一口,把雜志抱在懷里,坐在葉凌飛旁邊.她看著葉凌飛臉.柔聲問道:"你是不是現在很生氣."

"沒有."葉凌飛笑了笑,他翹著二郎腿,盯著白晴婷的臉說道:"因為我了解你."

"了解我?"白晴婷愣了愣,不解地望向葉凌飛.

"嗯.我了解你的個性.你一直都渴望你自己能擁有幸福的婚姻,你希望在結婚那天把自己一切給你的一生一世的男人.在你心中,你從未相信我是一個值得托付終生地人,說得更直接一點,你一直認為我太花心,讓你沒有安全感.你怕你一旦和我有了關系之後,我會離你而去."

"不是這樣的."白晴婷一聽葉凌飛這樣說,趕忙解釋道."我只是希望能是結婚那天完成我的第一次."

葉凌飛笑了笑,說道:"晴婷.這也許是你最可愛的地方.你和很多地女孩子不一樣,你在性觀念中還是十分保守,一直認為一生中只能有一個男人.我尊重你這點,我曾經答應過你,我就不會改變."說到這里.葉凌飛又笑了笑,道:"但有的時候,我無法控制我自己,你不知道你對我有多大的誘惑力嗎,話說回來了,今天晚上你到我的臥室里面這不是勾引我犯罪嗎,如果就算發生了什麼,那也是你的錯,你勾引我犯錯了."

撲哧.白晴婷笑了.她嘟囔起粉嫩的小嘴,笑道:"你就會惡人先告狀,明明是你先來欺負人家,到頭來反倒說是人家勾引你."

"本來就是這樣,那你告訴我你到我臥室來干什麼,而且還躺在我的床上."葉凌飛認真地說道.

"我…..我…..."白晴婷噎住了,漲紅著臉.支支吾吾地不肯說出來.

葉凌飛呵呵笑起來.他看著白晴婷那漲紅的臉,輕聲地說道:"你是不是打算和我增加感情.想提前和我適應."

"不是,我不和你說了."白晴婷像是被葉凌飛說中了心事,急忙站起身來,走出了葉凌飛地臥室.

葉凌飛歎了口氣,他在冷靜下來時,已經想通了白晴婷的心事.一定是白晴婷感覺自己和她關系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過完年就要結婚.這結婚地話,勢必要發生性關系.白晴婷擔心到時候她和葉凌飛發生關系過程中害怕,這才想提前和葉凌飛適應一番.

不過白晴婷想得太簡單,這男女之間的事情哪里能控制的住.又想和葉凌飛親熱,又不想和葉凌飛發生關系,這就是白晴婷矛盾的心里.

葉凌飛對自己也沒有信心,要是普通的女孩子或許他能控制地住,但對于白晴婷,葉凌飛卻沒有這種自信.白晴婷對于葉凌飛來說,那是十分渴望得到的極品少女,每次稍微和白晴婷親熱,葉凌飛就感覺自己無法壓制住自己的性欲,也不知道為何,或許出于對白晴婷的愛讓葉凌飛感覺自己是一個男人,他和白晴婷之間沒有性欲,更多的是愛.這愛和性欲本來就是一個難于區分的東西,葉凌飛把對白晴婷的愛轉化成想占有白晴婷的性欲,這點讓葉凌飛感覺十分可笑,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色狼.

注定今天晚上又會是一個失眠地夜晚,葉凌飛躺在床上,聞著床單上殘留著白晴婷的香味,久久不能入眠.

"周姐,今天可是大年三十,我們還要勘察現場,這也太過分了吧."小趙在周欣茗身邊不滿意地嘟囔道.

周欣茗白了小趙一眼,不耐煩地說道:"你是警察,過什麼年,別在這里廢話."

這里是馬鳳云的別墅,馬鳳云和她保姆的尸體已經被送去解剖了,以確定死因.現在這里被燒成一片廢墟,望海事刑警大隊的警員們正在勘探現場,不放過任何一絲蛛絲馬跡.

這起案子是昨天晚上發生的,本來這件案子是當成一起普通的煤氣爆炸案子處理,但馬紫燕卻堅持說這是一起謀殺案.按照馬紫燕地說法,她地妹妹得罪過很多人,一定有些人報複殺人,案發之後又偽裝成煤氣爆炸.

李哲豪是望海市有名的大人物,當地地媒體也把這件事情炒作起來,不管從哪方面說,市警察局都對這起案子給予關注.

周欣茗在現場並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現場一片混亂,根本找不到有價值的線索.等周欣茗帶人返回警局時,李哲豪一家子已經在警察局等消息了.

田劍飛一看見周欣茗回來了,趕忙迎上去,小聲說道:"欣茗,怎麼樣了?"

周欣茗對于自己這個大隊長真是沒話說了,什麼事情都安排她出去,儼然自己成了刑警大隊的大隊長.周欣茗不耐煩地說道:"沒有什麼線索."

"不好辦啊,局長那邊剛剛打過招呼了,這起案子一定要當成我們刑警大隊最重要的案子處理.你也看見了,李哲豪那也是咱們望海市有頭有臉的人,法醫那邊還沒有消息,要是你這邊沒有線索的話,我不好和他們交代啊.你不知道,這一大清早,人家就來這里等消息了."

周欣茗哼了一句,對田劍飛說道:"大隊長,你是刑警大隊的大隊長還是我是,你當我沒事干啊,我手里的幾起案子還沒處理完,你就把這案子交給我.就算是被人謀殺的話,總得找到線索立案吧,你讓我怎麼查.再說了,李哲豪他們一家都和黑社會有關,說不定是黑吃黑呢,要我說啊,這案子你自己想辦法處理吧,我沒空管這案子."

田劍飛一聽周欣茗發火了,趕忙陪笑道:"欣茗,你別生氣,我這也是心急.你看咱們刑警大隊剛剛得到了公安部嘉獎,這就出了這樣大的案子,我就怕咱們的先進拿不到了."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無關."周欣茗不願意搭理田劍飛,"今年大年三十,我要回家過年,這案子你自己處理吧."周欣茗說完,連看都不看田劍飛一眼,疾步走進了辦公室.

田劍飛兩手搓在一起,為難起來.這案子如果周欣茗不管的話,那他不得不親自管了,一想到這件案子的複雜性,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心道:"早知道,我就不拿李哲豪那份紅包了."

上篇:第三集 第230章 結婚鑽戒     下篇:第三集 第232章 抓人總得有個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