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41章 小女孩的芳心  
   
第三集 第241章 小女孩的芳心


葉凌飛這句話剛問完,就看見紀雪嘟囔起她粉嫩粉嫩的小嘴,抱怨地說道:"我的爸爸媽媽都在外面做生意,今天晚上沒回來,我一個人在家待著無聊,就出來玩了."

這倒讓葉凌飛吃了一驚,天下還有這樣的父母,只顧著賺錢,連大年初一都不在家.怪不得紀雪這樣,原來是她的父母根本就不管這個女兒,以為只要給女兒錢,讓女兒生活地好一點就行了,殊不知女兒真正缺少的並非是錢,而是家庭的溫暖.

葉凌飛聽到紀雪這樣說,他笑了笑,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今天晚上我陪你玩好了."葉凌飛說著看了一眼還在這里的那個小姐,對她擺擺手道:"你可以出去了,麻煩,你叫兩名女按摩師來,記住,是女按摩師,不要給我找什麼小姐."

"慢!"就在那名小姐想離開包間時,紀雪突然喊道,她白了那小姐一眼,說道:"銘姐,以後不許說認識我."

"我知道."

"哦,按摩師不用叫了,現在你可以出去了."紀雪擺擺手,把那名小姐趕了出去.她笑嘻嘻地轉過身道:"葉大叔,你叫按摩師也要花錢,不如這樣,我給你按摩,你把錢給我."

"小丫頭,你想錢想瘋了?竟然算到我的頭上了,你會按摩?"葉凌飛不相信地問道.

紀雪把小臉一揚,蠻不在乎道:"按摩誰不會,不就是用手捏捏,打打,或者在你的背上踩踩嗎,沒按摩過,還沒看過按摩嗎.電視里面都是這樣演的,葉大叔,你就放心吧,我的按摩手藝很不錯,你只要給我准備好錢就行了.這里的按摩師多少錢.我可要雙倍,怎麼說人家都是可愛的小姑娘,這可是第一次給男人按摩.這第一次地價格總是很貴.等以後我再幫你按摩的話,可以考慮把價格降下來."

瞧紀雪那臉認真的樣子,葉凌飛忍不住想笑.他緊繃著臉,不讓自己笑出聲來.有心捉弄這小丫頭,點了點頭,把上身浴衣脫下去,露出赤裸的上身.作勢還想脫褲子,紀雪趕忙嚷道:"大叔.你干什麼?"

"按摩啊,哪里有按摩不脫光的,難道你不知道嗎?"葉凌飛心里好笑,他存心想逗逗紀雪,故意要脫自己地短褲.這紀雪果然使勁兒地搖著她的小腦袋道:"不許脫,就這樣吧,人家可是小姑娘,大叔你也不害臊,當著人家的面脫褲子."

"不是你要按摩嗎,這怎麼能怪我."葉凌飛頗為委屈道."要不.我還是找別人按摩吧."

"不!"紀雪一口拒絕,她可不想眼看著錢從自己眼前溜走,把小嘴嘟嚕起來說道:"大叔,你就這樣躺著,不許再脫了."

葉凌飛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他沒脫自己地短褲,背對著紀雪躺在按摩床上."好吧.你可以按摩了.如果你按得不好的話,我可要投訴你."

紀雪穿著浴衣到了葉凌飛面前.伸出兩只粉嫩雪白的小手,按在葉凌飛的後背上.她學著電視里面的按摩情景給葉凌飛按摩,但她的那兩只手哪里有什麼力氣,按在葉凌飛身上,葉凌飛根本就沒感覺到一絲舒服的感覺.

紀雪倒是十分賣力,這從頭按到腳,又從腳按到頭,一個來回,就累得氣喘呼呼.

"小丫頭,你這不叫按摩,這叫摸我.我可告訴你,我是有老婆的人,不會對你動心地."葉凌飛嘴上這樣說,但心里卻動了心.雖說這紀雪發育還沒完全,但也有模有樣,尤其是那對被浴衣裹住的酥乳,隨著紀雪身體上下搖晃,也讓葉凌飛感覺身體有了一絲性欲.

葉凌飛真怕自己在被這小丫頭折騰下去,搞出什麼難堪的事情來.于是坐了起來,擺擺手道:"好了,我還是不按摩了,回去吧,我的小按摩師,我會給你付錢的."說完,也不等紀雪是否答應,就打開包間的門走了出去.

紀雪一聽葉凌飛答應付錢,滿心開心,晃著小屁股,跟上了葉凌

葉凌飛和紀雪回大廳時,野獸和野狼倆人都沒回來.葉凌飛找了個靠牆的休息床躺了下去,這剛躺下去,紀雪就湊過來.也沒等葉凌飛同意,她就掀開蓋在葉凌飛身上的毛巾被,和葉凌飛擠在一個休息床上.

這張休息床本來就是單人用,現在紀雪也躺進來,立刻感覺空間狹窄.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紀雪這小妮子地酥胸和葉凌飛身體緊緊貼在一起.怎麼說葉凌飛都是一個正常地男人,被紀雪這性感小LOLI的嬌小身體勾引起幾分欲火.

"干什麼呢,怎麼和我擠在一起."葉凌飛為了避免被紀雪發現自己身體有了沖動,故意裝出不滿意地樣子問道.

"那兩個男人一直盯著我,我有點害怕."紀雪示意給葉凌飛看,葉凌飛按照紀雪所示意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見那兩名光頭的年輕人正躺在兩張休息床上,喝著啤酒盯著這邊.

葉凌飛撇了撇嘴,根本就沒在乎這兩人.他把臉轉向紀雪,這小丫頭正縮著腦袋對著葉凌飛,倆人嘴唇靠得很緊,葉凌飛能聞到從紀雪鼻子里呼出的散發著少女特有處子之香的鼻息.

"小丫頭,你不是膽子很大嗎,怎麼現在害怕了?"葉凌飛身手摟住紀雪瘦弱的肩膀,輕拍著紀雪地後背,逗道:"你可是大姐頭啊,這點事情都擔當不起?"

紀雪穿著單薄地浴衣,里面空空的,什麼也沒穿.這休閑中心哪里有穿內衣地,有的也就是套了一條紙三角內褲,外面穿著浴衣.紀雪也不例外,她的肌膚強烈地感覺到從葉凌飛身上傳來地體溫.但同樣.還有另外一種奇妙的感覺,那是對于擁有絕對力量的男人發自內心的崇拜感.

紀雪對于葉凌飛的崇拜從第一次在校門口認識時,就開始了.在紀雪這女孩子地心中,葉凌飛成熟,有錢,霸氣十足,恰恰這是像紀雪這樣大的女孩子最渴望的男人.尤其是那次在KTV時.葉凌飛所表現出來地冷靜,沉穩以及超越普通人的能力,那可謂徹底征服了紀雪這名小LOLI的心.

剛才在按摩包間里目睹葉凌飛那強壯的身體以及帶著雄性美的疤痕,更是讓紀雪的那顆芳心撲通,撲通地亂跳.那種感覺就像是恨不得能被這完美地男人永遠擁抱.

她此刻躺在葉凌飛懷里,那顆情竇初開的小心肝那是胡蹦亂跳,在被葉凌飛輕輕一拍後,她嬌小的身軀微微蜷縮起來,和葉凌飛地身體貼著更緊.嬌豔的小嘴嘟囔著一團帶著撒嬌的語氣嬌聲說道:"人家怎麼說都是小女孩,在學校里面我最大,那些傻妞肯聽我的話,還有那些毛都沒長齊的男學生想泡我.所以我在學校誰也不敢欺負我.但外面可不行,我可不傻."

葉凌飛被紀雪這幾句話給逗笑了,他輕聲地笑道:"你這個小東西心眼倒挺多的."

"那是."紀雪撅著嬌嫩的小嘴說道,"我可不是普通的女孩子."

"那你就不怕我吃了你,挨著我這樣近."葉凌飛故意把嘴唇貼近紀雪那薄薄地還帶著稚嫩的嘴唇邊,壞笑道:"我可是正常男人,雖說我不忍心對你這樣的小女孩下手,但此時此刻,作為一個正常男人,我很難抗拒生理上地欲望."葉凌飛說話間.摟著紀雪地右手輕輕捏了一把紀雪的小屁股.盯著紀雪壞笑著.

被葉凌飛輕捏了一把小屁股的紀雪微微張開小口,發出一聲輕微的"呀",緊跟著,她兩手反摟住葉凌飛的脖頸,那張嬌豔的小嘴幾乎碰在葉凌飛的嘴唇上,她嬌滴滴地說道:"大叔,我才不害怕你呢.我媽說過.女孩子要嫁人地話.就嫁給有錢地男人.大叔即帥氣,又有錢,我就想找大叔的這樣男人.嗯.如果大叔要吃了我地話,那我就跟著大叔,大叔去哪里,我也去哪里.就算大叔不要我了,我也能混上一筆錢.這樣的話,總比找到一個窮小子強多了."

葉凌飛啞然失笑,心道:"這年頭的小丫頭是越來越開放了,想當年,那些女孩子哪個會說出這種話,還不得被家長打死.現在可倒好,就連這些作父母的都這樣教導自己的女

紀雪的小嘴唇碰到葉凌飛的嘴唇上,葉凌飛就感覺紀雪的那小嘴唇輕薄軟綿綿在他的嘴唇上摩擦,帶著幾分挑逗的意味.葉凌飛被紀雪挑逗地心頭燃氣一股欲火,他右手探進紀雪的浴衣之內,一把握住紀雪那嬌嫩的臀部.

紀雪今年剛剛虛歲十七歲,身體還沒發育成熟.她的臀部還很嬌嫩,沒有周欣茗,張云等人粉臀的彈性十足,但卻別有一番滋味.這葉凌飛並非戀童癖,但當他大手按在紀雪那還沒發育成熟的粉嫩的臀部上時,心頭還是一動,柔軟,細嫩,帶著微微稚嫩的粉臀還是讓葉凌飛感覺下身有了一絲輕微的沖動.雖然葉凌飛感覺自己這是在犯罪,但那種沖動感還是讓他的大手一把捏住紀雪一瓣粉臀,手指伸進了溝壑之中.

紀雪嬌豔的小嘴緊貼在葉凌飛的嘴唇上,那兩只如藕一般雪白的雙臂挽著葉凌飛的脖子,嬌小的身體緊緊貼上了葉凌飛.她的小胸在劇烈地起伏著,帶著少女的青澀,努力嘗試著勾引葉凌飛.

這里是休息大廳,有不少的人在休息.雖說葉凌飛和紀雪身上蓋了一條毛巾被,倆人的動作都在毛巾被的掩蓋下進行,但葉凌飛還是怕被人發現他正在侵犯一個小女孩.葉凌飛心里有一種犯罪感,但同樣,恰恰是這種犯罪感又刺激了葉凌飛心中的欲火.他盡可能讓自己的動作很輕微,右手只是揉捏著紀雪嬌嫩的粉臀,卻沒有想進一步在紀雪的下身有所動作.即使這樣,紀雪還是被葉凌飛那只大手揉捏著小心肝忽上忽下的,整個人都感覺燃燒起來了.

她還沒被人如此親密撫摸過那個部位,那里是禁地.但此刻,紀雪地後面全部失守.葉凌飛的大手攻占了紀雪後面的每寸部位.紀雪小臉變得粉紅,她用自己發育還未完全的酥胸摩擦著葉凌飛的胸膛.

葉凌飛口舌干燥起來,他已經能感覺到自己下身正在高高頂住紀雪地下身.這樣下去,早晚要在這里出事.

"給我來兩瓶啤酒."葉凌飛為了緩和兩人之間過分的親密.把右手從紀雪的臀部挪開,只是輕輕摟著紀雪,伸出另外一只手招呼這里地女服務員.紀雪也感覺自己剛才失態了.怎麼說這里都是大廳,她也擔心被人看見,微微和葉凌飛拉開了距離,但她還是把筆直的細腿放在葉凌飛的大腿上.葉凌飛那強健的身體強烈地吸引著紀雪,讓紀雪不舍得完全和葉凌飛分開.

一名只穿著超短裙的女服務生拿了兩瓶啤酒過來,葉凌飛左手拿起啤酒,把面前擺著的兩個紙杯倒滿了啤酒,拿給紀雪一杯.自己端起剩下的一杯,一口將紙杯里的啤酒倒進嘴里.紀雪本想也學著葉凌飛地樣子一口喝下,但只喝了一小口,她就被嗆到了,急忙坐起來,咳嗽起來.葉凌飛右手輕輕地拍著紀雪的後背,笑道:"小丫頭,不能喝酒就不要喝,我又沒逼你喝."

"大叔,你欺負我."紀雪剛才和葉凌飛那一番親密地接觸.早就打消了和葉凌飛之間的隔閡.她又躺在葉凌飛的懷里,撒嬌道:"大叔,你剛才不是說給我錢嗎,什麼時侯給我啊."

"你還記得這件事情."葉凌飛又倒了一杯,他把按摩床調整了一下角度,身體靠在按摩床上,半躺著.端著啤酒說道:"你不是說雙倍嗎.我給你三百塊如何?"

"才三百,人家可是很辛苦.怎麼都要五百.何況大叔還要帶我出去玩,我不出去玩了,只要給我錢就行了."

葉凌飛右手在紀雪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說道:"你這小丫頭總是貪得無厭,如果再鬧下去,連一分錢都沒有."

"壞大叔,欺負人家."紀雪說著張開櫻桃一般的小口在葉凌飛敞開懷的胸口上咬了一口,咯咯笑道:"那好,我答應你,就五百塊,不能少一分錢了."

葉凌飛笑了笑,看著紀雪那嬌美可人的小模樣,忍不住右手又把紀雪的小美臀蹂躪了一番.

他和紀雪正在這邊鬧時,野獸晃悠悠地從後面走了回來.他懷里摟著一個年紀二十出頭的小姐,看起來十分滿意.拍了拍那小姐翹起的屁股,野獸和那小姐分開,來到葉凌飛旁邊地按摩床躺了下去.

"老大,這小LOLI是誰?"野獸一看躺在葉凌飛懷里地紀雪,咧開大嘴問道.

"我的朋友."

"不會吧,老大,你怎麼到處都是朋友,連這樣的小LOLI都是朋友."野獸不相信道,"要我說老大喜愛這種未成年的小丫頭也不過分,沒必要遮遮掩掩的."

啪!

葉凌飛拍了野獸腦袋一下,瞪著野獸道:"沒事別在這里亂說."

野獸趕忙笑道:"老大,我這不是和你開玩笑嗎,噢,野狼那小子哪里去了,怎麼這半天還沒回來?"

野獸這話音未落,就看見野狼已經走到他的面前.野狼把野獸剛剛拿在手里的那根煙拿了過去,自己點著了.野獸頗為郁悶,只得又拿出一根.

葉凌飛把杯里地啤酒都喝光了,看眼野狼和野獸說道:"好了,這時侯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我這幾天都有事情,野狼你就和野獸待一起,如果有事情,可以給我打電話."

野狼和野獸都點了點頭,他們幾人站起來,朝著休息大廳門口走去.

葉凌飛等人這一站起來,那兩個光頭年輕人地目光就跟著葉凌飛等四人.就在葉凌飛等人剛一離開休息大廳時,其中一個年輕人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四人站在休閑中心的門口,野狼看了看四周,低聲在葉凌飛耳邊說道:"撒旦,有人盯著我們."

葉凌飛點了下頭,他剛換完衣服走出來時,就看見在休閑中心門口站著兩個賊頭賊臉地人,那兩人似乎一直都留意著他們四人.

"看樣子是里面的人不肯放過我們,我本不想惹事,看樣子這些人不給點厲害是不知道害怕."葉凌飛看了看自己身旁的紀雪,又轉過頭對野狼說道:"不管這些人是否是剛才在里面的那三個人的手下,剛才那三個人都必須解決掉,我不想有任何麻煩."

"嗯,撒旦,我知道."野狼點了點頭,他走到野獸耳邊,對野獸嘀咕幾句後,野獸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種興奮的光彩.

上篇:第三集 第240章 巧遇紀雪     下篇:第三集 第242章 去買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