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47章 周欣茗的壞笑  
   
第三集 第247章 周欣茗的壞笑


葉凌飛和白晴婷,周欣茗一出中興大廈,白晴婷就把心頭的疑惑問了出來.

"葉凌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嗯,我想去吃比薩,剛才沒吃飽,如果老婆答應請我吃比薩的話,我會慢慢告訴你過程的."葉凌飛笑道.

白晴婷答應道:"好,我請你吃必勝客."

"晴婷,你們去吃吧,我看我還是回家吧."周欣茗感覺自己有點做電燈泡的感覺,想擺脫這種感覺.白晴婷挽著周欣茗的胳膊,說道:"欣茗,干什麼回家啊,咱們下午去游泳吧."

周欣茗微微搖頭道:"晴婷,改天吧,這感覺有點累了,想回家休息."

白晴婷看周欣茗執意如此,她也沒強留.這周欣茗在臨走時,偷偷看了葉凌飛一眼,恰好葉凌飛也在望向她.周欣茗怕被白晴婷看見,急忙收回目光,轉身直奔她停在越洋百貨停車場的奔馳車而去.

白晴婷挽著葉凌飛右臂,走進必勝客餐廳.他們要了一份情侶比薩,倆人邊吃邊談起來.

原來葉凌飛從知道陳翰林這人擔任世紀國際集團執行副總之後,就暗中調查陳翰林.對于葉凌飛來說,調查陳翰林的底細十分容易.他很快就查到陳翰林確實有著很深厚的國際大企業管理背景,但同時,陳翰林的生活卻十分複雜.陳翰林之所以回國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欠下英國賭球公司地巨額賭債,無力償還.才逃回望海市.但沒想到這筆賭債卻被人還了.

白晴婷聽完葉凌飛的話後,她把手里的叉子放下來,對葉凌飛抱怨道:"你干嘛不早說."

"我沒有證據證明我所說的一切,更何況陳翰林這個人能力確實不錯,你們世紀國際集團不是正缺這樣的人才嗎,所以我才沒有告訴你."

"你真是的,萬一陳翰林這人有什麼企圖呢,我不能拿世紀國際集團冒險.我這就找我的爸爸去,把陳翰林的事情告訴爸爸.讓爸爸開除陳翰林."白晴婷急急忙忙說道.

"老婆,要我看這件事情暫時這樣吧,伯父暫時不會開除陳翰林."葉凌飛不緊不慢道,"我都說過了,我沒有證據.你認為伯父會放棄這個人才嗎?"

"我不管這些,我一定要和父親談.葉凌飛,你自己慢慢吃吧."白晴婷說完,把葉凌飛一個人拋下,拿著手包急匆匆出了店門.

葉凌飛果真沒動.一個人慢悠悠吃著比薩.直到把整個比薩都吃完了,葉凌飛才站起身離開了比薩店.

葉凌飛打車到了周欣茗家所在小區,這處小區住著都是望海市政府高官以及有錢人.這年頭就是這樣,這富人,有權力的人都聚堆生活.那些普通市民買地小區總是沒有有錢人在那里居住,而越高檔的住宅,價位越高的房子,這有錢人越多.相應的.無論從治安還是配套設施方面也較好.

這周欣茗接到葉凌飛從樓下打過來的電話後.感覺有些意外.她以為葉凌飛這個時候正和白晴婷在外面玩,卻沒有想到葉凌飛會到她家樓下.

"你干什麼跑到我家來?"周欣茗拿著手機走到陽台.從陽台向樓下望去,果真看見葉凌飛正站在樓下對她擺手.周欣茗家住在三樓,她看見葉凌飛後,掛了電話,從陽台上沖著樓下的葉凌飛問道.

"來看看你,難道你不讓我來?"葉凌飛笑呵呵道.

周欣茗害怕被別人看見,她沒有和葉凌飛多說,擺擺手道:"好吧.你上來吧."說著.周欣茗走到門前,打開樓下的封閉門.

葉凌飛一口氣上到三樓.就看見周欣茗穿著很休閑的寬松衣服站在門口,正等著葉凌飛.葉凌飛到了周欣茗眼前,先向房子里面望了望,小聲問道:"你父母在家嗎?"

"你現在才問,不感覺太晚了嗎?"周欣茗沒好氣地說道,"快進來吧,站在門口像什麼樣子."

葉凌飛邁步走進周欣茗的家里,很自覺地換了拖鞋.周欣茗把房門關上後,看了眼葉凌飛,嘟囔道:"你干啥呢,看什麼看,我的爸爸媽媽今天都沒在家,不用看了."

葉凌飛一聽周欣茗說她的父母都不在家,這才放下心來.看見周欣茗正要走向客廳,葉凌飛攔腰一把抱起周欣茗.

"你干什麼呢,快放下我."周欣茗突然間被葉凌飛攔腰抱起來,微微吃驚,她右手搭在葉凌飛後背,連連拍著葉凌飛後背,嘴里嬌聲嚷道.

葉凌飛也不搭言,一個勁兒地笑.一直把周欣茗抱在客廳的沙發前,葉凌飛把周欣茗放在沙發上,迫不及待壓了上去.

葉凌飛這嘴還沒碰到周欣茗的嘴唇,他的小腹就被周欣茗用膝蓋頂了一下,緊跟著周欣茗兩手按在葉凌飛後背,一用力,葉凌飛整個人就被周欣茗從她身上甩下去.

撲通!

葉凌飛從沙發上翻滾下去,摔在地板上.

"混蛋,你當我是什麼."周欣茗翻身坐起,她沒給躺在地上的葉凌飛機會,用膝蓋壓在葉凌飛胸口,彎著腰,嗔怒道.

"欣茗,我這不是想你了嗎,干什麼這樣對我."葉凌飛沒想到周欣茗會來這套,這也怪他被性欲沖昏了頭,這一看見周欣茗就迫不及待想和周欣茗發生關系.

"哼,嘴巴倒很甜."周欣茗把眉毛一挑,撇了撇嘴說道:"你就好在嘴巴上."看樣子周欣茗消了氣,她把膝蓋從葉凌飛胸上挪開.坐回到了沙發上.

葉凌飛一看周欣茗消了氣,趕忙從地上爬起來.他坐在周欣茗身邊,右手摟住周欣茗,笑呵呵地說道:"欣茗,我真想你,這不,我偷偷跑過來看你了."

"晴婷呢?"周欣茗側了側臉,問道.

"她啊,有事情要處理.還不是為了她公司地事情.晴婷說要和她爸爸好好談談,就把我扔下來了."葉凌飛說著把周欣茗摟進懷里,左手按在周欣茗凸起地酥胸上,剛想揉捏,卻被周欣茗用手把葉凌飛的手從她地胸上挪開.葉凌飛不死心,再次想放上去,結果又被周欣茗拿下來.

周欣茗用手握住葉凌飛那只不老實的左手,沒好氣地說道:"葉凌飛,你現在是越來越過分了.竟然跑到我家來.你當我是你什麼人,發泄工具?"

"哪敢,我可沒這樣想."葉凌飛連連笑道,"欣茗,我一直都當你是我最親密的人."

"哼,你就是嘴巴甜."周欣茗露出一個笑容,"我還不了解你們這些男人怎麼想的.我看等你和我發生完關系後.你一拍屁股就跑了.這就是你們這些好色男人的個性,比起其他男人.你這個家伙更壞."周欣茗微微歎口氣道,"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認識了你,你就是一個魔鬼,讓我感覺總逃不出你的手

葉凌飛呵呵笑道:"欣茗,也許這就是我們之間地緣分,你這輩子注定要和我瓜葛不清."葉凌飛說著又把周欣茗摟在懷里,這次,周欣茗沒有反抗.她乖乖躺在葉凌飛懷里.那修長地大腿微微彎曲著.葉凌飛心中欲火大起.抱起周欣茗,放在他地大腿之間.一手摟住周欣茗的蠻腰.另一手抬起周欣茗那修長地玉腿,放在沙發上.

葉凌飛的手捏住周欣茗那對雪白粉嫩的玉腳,輕輕玩弄著周欣茗的腳趾丫.周欣茗媚眼如絲,櫻桃小嘴微微張開,從周欣茗嘴里呼出的如蘭一般地香氣直撲葉凌飛的鼻孔,攪動著葉凌飛那本已經被欲火燒著的神經.他低下頭痛吻著周欣茗嬌豔的小嘴,那不安分的舌頭帶著迫切的沖動直侵周欣茗的嘴里,牢牢占據周欣茗地小嘴.

周欣茗身體軟綿綿地,完全貼在葉凌飛身上.她那高翹的粉臀在葉凌飛大腿上輕輕地扭動著,不斷地挑逗著葉凌飛男性地特征.

饒是葉凌飛自制力如何強,但懷里有了如此人間尤物,也俯首稱臣.那本想挑逗周欣茗情欲的右手,放棄了周欣茗的腳趾,迫不及待解開周欣茗那緊繃著的牛仔褲的紐扣,把周欣茗的牛仔褲褪到雙腿之間,大手一把按在周欣茗雙腿之間.

周欣茗嬌軀微微一動,兩腳大腿緊緊夾住葉凌飛那只手.葉凌飛感覺渾身的欲血都***起來.右手微微用力,想把周欣茗的白色內褲扒下去,讓周欣茗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偏偏在這時候,周欣茗忽然用力推開葉凌飛.她嬌聲說道:"葉凌飛,想不想看我穿制服地樣子?"

"難道她想玩制服地誘惑?"葉凌飛腦海中閃過一絲淫蕩的念頭,他使勁兒地吞了吞口水,連連點頭道:"好啊!"

"你等著我,我回臥室,等下我叫你進來."周欣茗在離開前,給了葉凌飛一個香吻,這才扭動著她性感地屁股走進了臥室.

葉凌飛強忍著欲火,心里渴望來一次更加刺激的激情纏綿.他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一邊心里哼哈道:"我讓你現在牛,等一下我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今天不來個七八次不算完."葉凌飛這幾天憋得是欲火焚身,今天總算可以好好發泄了.葉凌飛剛把自己的褲子脫下去,就看見周欣茗的臥室門開了.戴著女警帽子的周欣茗把腦袋露出來,看見葉凌飛只穿了一條內褲,近乎全裸的樣子後,周欣茗咯咯笑道:"你這個大色狼,干什麼這樣急?"

"我當然急了,有美女在前,不急才不是男人."葉凌飛對于自己下身高高挺起沒有半點羞恥,帶著淫笑道:"不知道我的欣茗寶貝做好准備沒有.我可是很強地."

周欣茗嬌媚地看了葉凌飛一眼,嬌聲地說道:"嗯,我准備好了,你現在進來吧."

葉凌飛興奮著正准備沖進去,卻又聽到周欣茗嬌聲道:"你的衣服,全拿進來,萬一我的爸爸媽媽回來看見怎麼辦?"

"嗯,還是我的欣茗寶貝想得周到."葉凌飛樂呵呵地把自己的衣服卷在一起,抱著跑向周欣茗的臥室.

葉凌飛打開臥室的門剛進入周欣茗的臥室.就聽到周欣茗喝道:"不許動,靠在門上."

葉凌飛兩手抱著衣服,近乎赤裸呆呆地看著周欣茗手里握著一把槍,對著他.

"聽見沒有."周欣茗沒有半點開玩笑的味道,厲聲喝道:"葉凌飛,你這個混蛋,不要以為我不敢開槍,我受夠這樣了."

"欣茗,你冷靜下."葉凌飛慢吞吞地轉過身.靠在門上,他地兩手抱著衣服,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刺激周欣茗道:"我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事情."

"等下你就知道做錯什麼事情了."周欣茗扳過來葉凌飛的兩手,葉凌飛手里抱著的衣服都掉在地板上.周欣茗動作麻利地給葉凌飛雙手銬在一起,葉凌飛剛想轉過身來,卻感覺自己已經被周欣茗反銬的雙手上又銬了一副手拷.

"葉凌飛,我看你這下子怎麼跑!"周欣茗發出一陣開心地笑聲.她讓葉凌飛轉過身.面對著她.看見葉凌飛那一臉的不解,周欣茗得意道:"葉凌飛.你這下子終于栽在我的手里了吧,告訴你,我等這個機會很久了."

葉凌飛露出一陣苦笑,他微微搖頭道:"欣茗,我們之間關系已經到這種地步了,我確實沒有想到你會來這一手.好吧,我今天認栽了,你打算怎麼辦.隨便吧.我希望你不要讓我死的難受.給我一個痛快,我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撲哧.周欣茗竟然笑出聲來.她把手槍放回槍套里,推著葉凌飛坐到她的床上.

"你想干什麼,該不會你打算先奸後殺吧.周欣茗,我可警告你,你是警察,絕對不能干這種事情."葉凌飛大嚷道,"我很愛我老婆地."

"你這混蛋,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害怕,難道你從未害怕過嗎?"周欣茗把葉凌飛雙腿抬到床上,緊跟著又取出一副腳銬,把葉凌飛的雙腿也銬在一起.這下子周欣茗可放心了,她站在床下,拍了拍巴掌,笑道:"葉凌飛,我知道你的本事很大,現在我把你銬住,看你還能怎麼辦?"

"你真當我是神人啊,就一副手拷就行了,還給我搞了三副手拷."葉凌飛半靠在床頭,郁悶地說道:"欣茗,你真高看我了,我可沒那本事."

"我不能相信你說的話,狼牙組織的頭領撒旦是全世界頭號的恐怖人物,我不得不提醒自己,我所面對的家伙是一個不能給任何機會地可怕人物."周欣茗一邊說著,一邊把女警帽摘下來,把她紮起來地頭發披散下來.

"但是我現在卻栽在你的手里."葉凌飛無奈地說道,"欣茗,如果你是想知道狼牙組織或者我過去地那些販賣軍火事情話,恐怕你會失望了,我不會說一個字."

"我才不關心什麼狼牙組織和你的過去,那是你的事情."周欣茗把頭發一揚,站在床前,不懷好意地對葉凌飛笑道:"你剛才不是要看我穿制服的樣子嗎,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葉凌飛經周欣茗一提醒,才意識到周欣茗正穿著秋天女警裝.就看見周欣茗下身是一條沒過膝蓋的短裙,那兩條修長的大腿上套著黑色的絲襪,盡享美腿誘惑;上身內穿白色襯衫,外面是女警制服,制服領口處露出周欣茗那粉嫩的肌膚.

周欣茗地秀發披散在肩頭上,她那一直不施口紅地雙唇此刻帶著令人窒息的嬌豔,顯然周欣茗刻意打扮過,不僅擦了口紅,而且眼眉也刻意修飾一番.如此以來,這身制服在加上周欣茗那刻意打扮出來地妖媚,一下把葉凌飛的欲火勾引起來,葉凌飛的下身不聽話的支起帳篷.

周欣茗依然看見葉凌飛下身高高支起的帳篷,她臉上帶著壞笑,轉過身去,故意在葉凌飛面前把她那高翹性感的粉臀翹起.葉凌飛正好看見從周欣茗翹起的臀部下方那露出的一條白線.

葉凌飛就感覺欲火沖上了頭,他看清楚周欣茗穿的是什麼內褲了,那竟然是只有一條細帶的情趣內褲.葉凌飛渾身都被欲火燃燒著,他吃力地吞了吞口水,剛想說話,又看見周欣茗笑呵呵地轉過身來,兩手慢慢地掀起了她的短裙,那只有一小塊遮住周欣茗最隱私部位的情趣內褲赫然印入葉凌飛眼簾.葉凌飛下身幾乎要漲裂起來.他臉漲得通紅,吃力道:"欣茗,你到底想干什麼?"

"想干什麼?"周欣茗呵呵笑著,她抬起右腳,放在床上,故意把自己那兩條彈性十足的雪白大腿暴露在葉凌飛眼睛里.看見葉凌飛那十分痛苦的表情,周欣茗一臉開心的笑容道:"我想要讓你回答我一些事情,如果你不肯回答的話,我會讓你就這樣難受下去."

上篇:第三集 第246章 另有秘密     下篇:第三集 第248章 伯父,您代表了整個董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