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49章 在結婚前,我要熟悉流程  
   
第三集 第249章 在結婚前,我要熟悉流程


白景崇一生中聽到最為震驚的話莫過于葉凌飛這句話,當他聽完葉凌飛的話,那夾著煙的右手停在半空中,那一刻,對于白景崇來說時間停止了,他一動不動,直視著葉凌飛.

葉凌飛似乎早料想白景崇的反應,他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微微動了動屁股,變換了一個姿勢.

足足過了幾分鍾,當那燃盡的香煙的煙頭燙到白景崇夾著煙的兩根手指頭時,白景崇才緩過神來,慌忙地把手里的煙頭扔在煙灰缸里.

白景崇站起身來,饒過他的書桌,一直到了葉凌飛面前.白景崇右手微微顫抖,按在葉凌飛肩膀上,帶著激動地語氣問道:"小葉,這是真的嗎?"

葉凌飛點了點頭道:"伯父,難道你認為我會騙您嗎?"

"當然不會,當然不會."白景崇連連說道.

"伯父,我曾在美國中過大獎,或許這有些離奇,但我確實中了大獎.那天我很幸運,買了六張彩票,每張是一百萬美金.我把這些錢委托給保羅投資,這幾年來,保羅為我賺了不少錢.我的資產翻了幾倍,大約應該在四千萬到五千萬美金,而這些錢折換成人民幣大約是在三億到四億.這次,我拿出其中的錢收購世紀國際集團的股票,只是想幫助伯父您.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伯父,您說我說的對嗎?"

葉凌飛直到此刻,也沒有把他的底細全部告訴白景崇.殊不知葉凌飛手里的資產價值在幾百億美金,如果把這些告訴白景崇地話,葉凌飛很擔心白景崇會不會以為葉凌飛瘋了.

"好離奇.好離奇."白景崇連連說道."小葉,你地故事足夠寫一本書了,簡直就是傳奇啊.啊,對啊,咱們可是一家人.你可是晴婷的丈夫,將來世紀國際集團就是你和晴婷的."白景崇因為過度興奮,語氣十分激動,他連連笑道:"嗯,小葉這下子我可放心了,你擁有世紀國際集團40的股份.那可是世紀國際集團最大的股東,比我擁有的股份還要多,想不想進入世紀國際集團參與管理呢?"

"伯父.我剛才已經很明確地闡述過我的想法了.世紀國際集團是您親手創立的產業,也是您的集團.我不會干涉世紀國際集團任何管理決策,我之所以買下世紀國際集團的40股份.就因為我想讓您在董事會擁有絕對地權力.今後,您所擁有的就是世紀國際集團的70股份.你所做地決定沒有人能否定.當然,如果伯父想讓自己名下擁有我手里的40股份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無條件地把我地40股份轉到您的名下,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葉凌飛這幾句話說得那叫一個精彩,這白景崇一聽葉凌飛要把40地股份無條件轉到他的名下,那是連連說道:"小葉,咱們是一家人,你擁有的股份就是我的.我相信以後你一定會全力支持我.如果我連你都不相信.我還能相信誰呢."白景崇說完,在書房里面來回走動著.嘴里激動地說道:"老首長啊,老首長,您老人家連我都騙.怪不得您執意要把小葉介紹給我的女兒,原來您早就知道這回事.您這是在幫我啊,哈哈,老首長,我看來要去北京當面感謝您了."

這白景崇興奮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葉凌飛微微地笑道:"伯父,現在我想您可以說說晴婷和您之間發生的事情了吧?"

"噢,噢,對了,你看我竟然把這回事忘記了."現在的白景崇和葉凌飛剛走進書房的那個面帶著滄桑地白景崇完全不一樣,他臉上帶著異樣地光澤,坐回座位後,白景崇心情大好,面帶親善地笑容說道:"晴婷剛才就是為了陳翰林的事情和我爭吵,小葉,你猜對了大部分.晴婷認為陳翰林這個人有問題,她堅持要把陳翰林開除出世紀國際集團.但她不知道世紀國際集團目前地狀況,從我的角度來看,雖然陳翰林這個人可能有點問題,但我所承受的壓力卻不能立刻撤換陳翰林."

"伯父,我明白.陳翰林這個人在我看來是一個適合世紀國際集團的人,只是有些事情可能,哦,我的意思是說可能危害到世紀國際集團.與其現在冒很大的風險繼續花精力找一名執行副總的話,不如讓陳翰林先對世紀國際集團改革.但伯父卻需要隨時盯著陳翰林,如果可以的話,最好經常提醒陳翰林.這樣以來,陳翰林就會有所顧忌,而不敢輕舉妄動.陳翰林就像一把雙刃劍,如果用得不好很有可能傷到自己,但如果能好好把握這個人,未免不是一把利器.他所具有的國際大集團管理經驗,會很好得領導世紀國際集團.而且在這個節骨眼上,再更換執行副總的話,很容易讓世紀國際集團傷到根本."

白景崇連連點頭,現在他對葉凌飛有另外的認識.不僅像以前那樣認為葉凌飛是有潛力,如果好好培養的話,可能是一個好的領導.現在在白景崇看來,葉凌飛完全就是深藏不露,葉凌飛如果願意的話,會是一個世紀國際集團很好的領導者.但白景崇也意識到按照葉凌飛以前的做法,葉凌飛是不會管理世紀國際集團的.

"但是晴婷不理解這些,她就為這件事情和我爭吵,或許我的言辭有些重了,傷到了晴婷的心."白景崇微微歎了口氣道,"這孩子把自己關在臥室里面,我也沒有辦法了."

"伯父,我去看看晴婷,看看能不能勸勸晴婷."葉凌飛站起身來,對白景崇微微笑道,"伯父,從另一方面看.晴婷現在至少已經是一名稱職的世紀國際集團的接班人.她不正在為了世紀國際集團的未來而和您吵架嗎?"

白景崇微微一愣,隨即欣慰笑了起來.

葉凌飛走出白景崇地書房,微微搖了搖頭.有些事情他並不願意說出來,但有時候又必須說出來.他發現自己現在牽掛地東西越來越多,再也不是之前那個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的單身男人了.

葉凌飛站在白晴婷臥室門口,他先長長吸了一口,換上了一貫玩世不恭的笑臉.抬起右手輕輕敲了敲門.

"老婆,你最親愛的老公來了."

"不要進來,我不想見任何人."白晴婷情緒不高地說道.

"老婆.你不知道這扇門擋不住我嗎?"葉凌飛站在門外,呵呵笑道:"如果你不讓我進來,我可要破門而入了."

"你敢!"葉凌飛話音剛落.白晴婷的臥室門就打開了,就看見白晴婷眼圈通紅,臉上還帶著淚痕站在門口.

"我只是說說,怎麼可能破門呢."葉凌飛一看白晴婷打開房門.沒等白晴婷允許葉凌飛進去,葉凌飛就抬腳跨過了門檻.

白晴婷擋在門口.不讓葉凌飛進來.她那張還帶著淚痕的粉嫩的臉上帶著絲絲怒色,對葉凌飛嚷道:"出去,出去,我不要見任何人."

葉凌飛出其不意地攔腰抱起白晴婷,把白晴婷放在他肩頭,走進了臥室.

"放開我!"白晴婷被葉凌飛扛在肩膀上,兩只小手拍打著葉凌飛的後背.葉凌飛才不理會白晴婷怎麼喊,反手把房門關上.一直走到床前.才把白晴婷放在床上.

赤著腳,穿著寬松的絲緞睡衣的白晴婷坐在床上,帶著小女孩子生氣時候地脾氣.一雙精致的小腳胡亂蹬著葉凌飛的腰,嘴里嚷道:"你出去,你出去,我不要看見你."

葉凌飛拖了鞋,上了白晴婷地床.他用手抓住白晴婷的小腳,捏在手里把玩著,臉上帶著笑容道:"老婆,生氣了?"

"沒你事,我想生氣,不用你管."白晴婷用力想把自己的腳從葉凌飛地手里拽出來,但她那麼點力氣怎麼能和葉凌飛的力氣比,她連拽幾次都紋絲不動,氣惱地嚷道:"你們干什麼,都欺負我."說著,那晶瑩地眼淚又從眼眶里流淌出來.

葉凌飛趕忙松開握著白晴婷的腳,他把白晴婷摟在懷里,伸手擦拭著白晴婷那臉上的淚水,柔聲說道:"老婆,不要哭,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白晴婷頭靠在葉凌飛結實的胸膛上,伸出右手,摟住葉凌飛的脖子,帶著哭音委屈說道:"爸爸說我,他從來不說我,今天說我.我沒做錯什麼,為什麼要說我."

此刻的白晴婷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在哭泣著.她那晶瑩的淚水如同斷了簾地珠子一般,從臉頰滴落到床單上.

葉凌飛能理解白晴婷此刻地心情,對于像白晴婷這樣嬌貴的女孩子來說,哪怕是一丁點地委屈,都會造成白晴婷滿心委屈.她只是因為白景崇對她嚴厲了一點,就感覺十分委屈.以白晴婷的角度來看,她在為集團的未來著想,白晴婷想不明白自己的父親為什麼會袒護陳翰林.在白晴婷看來,陳翰林這個人應該立刻被開除出世紀國際集團,而不應該讓他繼續在世紀國際集團任職.

白晴婷當然不理解白景崇的想法,她越不理解,越造成白晴婷認為父親有點老糊塗.而白景崇出于全面的考慮,不能開除陳翰林,也可能白景崇不願意把世紀國際集團目前的所有的問題都告訴白晴婷,以免讓白晴婷煩惱,但越是這樣,越讓白晴婷誤會.

白景崇不免說話嚴厲了一番,這樣以來,白晴婷就感覺自己被爸爸傷害了,結果委屈的哭了一下午.

葉凌飛看見白晴婷哭得如此傷心,心里湧起無限的憐愛.他摟著白晴婷,一直用手摩挲著白晴婷滑嫩的臉蛋,借此安慰白晴婷.

白晴婷越說越傷心,導致她有點泣不成聲.葉凌飛擔心要是再讓白晴婷這樣哭下去,會不會哭壞了身體.他抱緊白晴婷.把嘴唇貼上去.采用了最直接果斷的手段,和白晴婷親吻.

白晴婷的嘴巴被葉凌飛地嘴唇貼住,再也哭不出聲來.猝不及防被葉凌飛強吻,白晴婷握著粉嘟嘟地拳頭打了葉凌飛後背幾下後,就反抱住葉凌飛的後背,和葉凌飛親吻起來.

葉凌飛慢慢把白晴婷放躺在床上,他壓在白晴婷身上,兩手緊緊地抱著白晴婷的嬌軀.白晴婷像一條蛇一般兩腿纏繞著葉凌飛的腰,此刻的白晴婷把葉凌飛當成她最值得信賴的男人,想這樣從葉凌飛那里得到安全,得到依靠.

倆人這樣熱吻著.一次次地熱吻.

終于倆人的嘴唇徹底分開了,葉凌飛抬起頭,面對著身下的可人.柔聲說道:"老婆,現在你真美.帶著滿臉淚痕的白晴婷嬌嫩的臉羞紅了,嘴不對心說道:"你真壞.人家傷心時,你就強吻人家.我恨死你啦."

"誰讓我地老婆長得這樣美,我的魂都被勾引過去了."葉凌飛笑呵呵地從白晴婷身上離開,他躺在白晴婷身邊,伸出右臂,摟著白晴婷的粉勁,側臉說道:"老婆,我知道你為什麼哭,你是因為陳翰林地事情和你爸爸有了爭吵.感覺你爸爸袒護陳翰林.氣不過才哭的,對不對?"

白晴婷沒承認也沒否認.她只是撒嬌一般在葉凌飛嘴唇邊嬌聲道:"人家沒說錯,陳翰林那人有問題,憑什麼要留他在集團?"

葉凌飛伸手捏了一把白晴婷薄薄地可人的嘴唇,笑道:"老婆,你忘記一點,世紀國際集團現在沒有更好地人選,不要忘記了,年前伯父可是對外宣布要對世紀國際集團改革,所有的改革方案地執行者都是陳翰林,這年後要是突然更換執行副總,不說時間倉促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就算有人頂替陳翰林的位置,對于世紀國際集團都是一場災難性的波動.現在世紀國際集團需要的是穩定,伯父恰恰考慮是穩定.要我說留下來陳翰林也不是問題,可以一邊和獵頭公司合作,讓其為你們集團公司物色優秀的集團管理者,另一方面對陳翰林警惕,留意這個人,一旦陳翰林想干什麼都會提前警覺.我相信陳翰林這個人不傻,他會很小心的,說不定真會全心全力管理世紀國際集團.所以說,你不用為世紀國際集團擔心,畢竟這家集團公司是你父親一手建立起來,他不會讓世紀國際集團破產.你現在做的應該是盡快作出成績來,這樣以來,你就能豎立權威,接下來全面掌管世紀國際集團地話,還有必要留陳翰林嗎?"

白晴婷被葉凌飛說動了,她眨動著她俏麗地眼睛,露出了笑容.葉凌飛看見白晴婷露出笑容,心里知道白晴婷已經認同了他的說法.葉凌飛這時候右手才開始不安分起來,從白晴婷腰間,摸進了白晴婷地睡褲.

白晴婷那寬松的睡褲沒給葉凌飛那只手任何的阻礙,很容易就伸到白晴婷那穿著的三角內褲,伸出兩根手指頭,故意在白晴婷的下身劃來劃去.

白晴婷用手按住葉凌飛的右手,小嘴一撅,不滿意道:"你這個大色狼,又想趁機干壞事."

葉凌飛淫笑起來,他的右手從白晴婷的睡褲抽了出來,大力拍了白晴婷粉臀一下,大笑道:"雖然我們還沒舉行婚禮,但早晚你整個人都是我的,我這叫提前適應.這就比如工作一樣,只有提前了解工作流程,熟悉我所要接收的工作的每個細節,我才能在正式工作時,得心應手.我以後每天都打算來和你適應一下,以便將來我們圓房時,我能很快找到關鍵部位,進而很順利完成我們的新婚之夜."

葉凌飛這番話那是淫蕩無比,白晴婷聽完葉凌飛這番話後,那是小臉羞得緋紅.她把小嘴張開,在葉凌飛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葉凌飛一個側滾從床上滾了下去,他站在床邊,捂著被白晴婷咬出口印的部位,連連嚷道:"老婆,你一定是屬小狗的,就會咬人."

白晴婷也坐起來,羞紅的紅潤還沒有褪去.她張著小嘴,嘟囔道:"我就屬小狗的怎麼了,我現在要咬死你這個天下最色的男人."

白晴婷說著下了床,穿著拖鞋張口就去咬葉凌飛.葉凌飛哪里能讓白晴婷咬到,飛快地跑出了白晴婷的臥室.

白晴婷本不想追葉凌飛,卻沒想到白晴婷剛轉身打算回床上時,葉凌飛的臉從臥室門口露出來,就看見葉凌飛故意挑逗道:"老婆,我下去給你准備骨頭去,你是喜歡純骨頭啊,還是帶一點碎肉的骨頭?"

這一句話惹到了白晴婷,白晴婷的腮幫子鼓了起來,憋著一口氣追出了臥室.

上篇:第三集 第248章 伯父,您代表了整個董事會     下篇:第三集 第250章 打岔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