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54章 誤會了  
   
第三集 第254章 誤會了


對于白晴婷的突然出現,葉凌飛顯然心里沒有任何的准備,他沒有通知告訴白晴婷.這主要是擔心白晴婷知道他出事後,會擔心自己.但葉凌飛卻忘記了作為白晴婷的好朋友,周欣茗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白晴婷的.

在周欣茗看來,葉凌飛這次受傷不是能隨便掩蓋過去的,白晴婷早晚會知道這件事情,如果自己作為白晴婷的好朋友,卻沒有能在第一時間通知白晴婷的話,可能令白晴婷對自己有所看法.

白晴婷這一出現,周欣茗就自然而然地離開了病房,野獸也很知趣,沒等葉凌飛開口,就自覺地離開了病房,整個病房里面只剩下葉凌飛和白晴婷.

白晴婷打從走進病房時,那臉色難看得就像是要哭出來.她坐在葉凌飛的床邊,緊握著葉凌飛的手,帶著哭音道:"你怎麼會被人砍,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誤會,這是一場誤會."葉凌飛又把他剛才對周欣茗說過的那一套拿出來,推說是那些黑幫的人砍錯了對象.比起周欣茗來,白晴婷倒是很容易相信葉凌飛的話.白晴婷不了解葉凌飛的底細,她也認為葉凌飛不應該和黑幫結仇,這樣說來,那就是黑幫的人砍錯了人.

白晴婷連連說道:"太危險了,真是太危險了."她話說到這里,白晴婷忽然就拿出電話,嘴里說道:"我要找保安公司,一定要給你找個保鏢."

"那一定要找個漂亮的女保鏢,還要那種性感的."葉凌飛故意色迷迷地說道.

白晴婷一聽葉凌飛還要找性感的女保鏢,一時間被葉凌飛給氣樂了,把小嘴一撅.不滿意道:"你想得美."白晴婷習慣性地想去咬葉凌飛的胳膊.但很快白晴婷就意識到葉凌飛現在受了傷,這句話不過是為了逗自己開心.她面對著葉凌飛,情意綿綿道:"你這個樣子還和我開玩笑,我真被你氣死了."

葉凌飛握住白晴婷和周欣茗一樣冰冷的小手,安慰道:"晴婷,我不需要保鏢.這次是我不小心.下次絕對不會發生這樣地事情了."葉凌飛說著忽然想到是否白景崇也知道自己地事情,他趕忙提醒白晴婷道:"晴婷,不要讓伯父知道,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事,伯父需要花費精力管理集團,沒必要為了我的事情分心.你看咱們倆人也住了不少天,不如搬回自己的別墅吧."

這句話得到了白晴婷的贊同,白晴婷也正想搬回去,于是欣然點頭.

白晴婷在葉凌飛的病房里待到凌晨一點左右,按照白晴婷的本意.她想在病房里一直陪葉凌飛到天亮,但葉凌飛執意不肯.再加上葉凌飛剛做完手術,需要休息,白晴婷不得已,只好在周欣茗地護送下回家去了.

而白晴婷和周欣茗這一走,一直在病房外面的野狼和野獸才走回病房.

野狼這一回來,就把他得到有關李可欣的情況告訴葉凌飛,順便提到劉海.葉凌飛從野狼口里了解到李可欣只是撞昏過去了,並沒有什麼大礙.這不能不算是幸運.比起李可欣的幸運,劉海就沒那麼幸運了.劉海因為被車撞時.頭重重撞在地上,很有可能變成植物人.

葉凌飛聽完後,沉吟不語.

對于李可欣來說,昨晚的事情如同一場噩夢一樣,只是當她早晨醒過來時,發現自己這個噩夢卻是真的.

她躺在病床上,那白色的床單提醒李可欣這是病房,昨天晚上自己並沒有做夢.

她的母親趴在李可欣的床邊睡著了.李可欣看著母親的白發.于心不忍.自己地父親剛剛住院,自己又受傷住院.這對于母親來說是多大的打擊啊.

李可欣不忍心打擾母親,她悄悄下了床,剛想把病床上的被子蓋在母親身上,卻偏偏這時候,她的母親醒了.

"可欣,你要去哪里,我扶你."李可欣的母親看見李可欣下床了,趕忙站起身來,要去攙扶李可欣.李可欣趕忙把自己的母親扶坐在床上,微微笑道:"媽,我只是想活動活動,我沒事的."

聽到李可欣說沒事後,李可欣的母親長出一口氣,說道:"可欣,你沒事就好.咳,也不知道大海這孩子是不是也會沒事."

"大海哥怎麼了?"李可欣經自己的母親這一提醒,才想到昨天晚上劉海被車撞地事情.在李可欣看來,如果不是劉海救了自己,恐怕被撞的就是自己.

"大海這孩子醫生說命是保住了,但可能會變成植物人.沒想到昨天晚上這孩子還好好地,現在卻成了這個樣子."

李可欣一聽就急了,她顧不得和自己的母親說下去,急急匆匆地出了病房.李可欣的母親不知道李可欣干什麼,也跟著出去.

李可欣急急忙忙打聽劉海的病房,等她轉了一大圈,趕到劉海所在的病房時,她傻了.就看見劉海靜靜地躺在病床上,即使如何呼喚也沒有反應.根據醫生的說法,劉海的腦袋遭受巨大的沖擊,很有可能一輩子都醒不過來,就是人們常說地植物人.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李可欣不敢相信這是真地,她的淚水奪眶而出.

葉凌飛在野狼和野獸地攙扶下,來到劉海的病房,卻意外在病房里面看見正在流淚的李可欣.葉凌飛本想張口說話,卻看見李可欣站起身來,直視著葉凌飛.

"葉凌飛,你不是曾經說過,你會保護我不讓我受到任何傷害嗎,但當時你在哪里.你告訴我.你當時在哪里?"李可欣帶著質問地語氣道,"你只會說,卻沒有保護我.你看看,這上面躺著的大海哥,如果沒有他的話,此刻躺在上面的是我.我為了你傷害過我的大海哥.現在我後悔了,後悔了,以後我都不要再看見你,不想看見你,你給我出去."李可欣說著用兩手去推葉凌飛的肩膀,她地手正好推在葉凌飛那綁著繃帶地槍傷傷口處.

還沒完全愈合的傷口被李可欣用力一推,葉凌飛就感覺傷口處劇烈的疼痛.他只皺著眉頭,卻沒有說一句話.

野獸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抓住李可欣的手腕,大喝道:"你干什麼.如果沒有我的老大,你和那個死男人都會死在那里,你知道….."

"野獸住口!"葉凌飛眼睛寒光一閃,厲聲喝道:"不許再說了!"

野獸不再說話了,只是他對李可欣忿忿不平,瞪著李可欣.李可欣冷笑道:"葉凌飛,我不認識你,你給我出去."

"可欣,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說.但這次的事情你要怪我地話,我也無話可說.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躺在病床上的是我而不是他."葉凌飛目光中閃過一絲悲傷,他心中在自責,為了當時沒有能在李可欣身邊保護李可欣而自責.但這時候說這些已經沒有用了,葉凌飛從李可欣的眼神中,看得出來,李可欣此刻很恨自己.李可欣把這一切的罪過都算在他的頭上,殊不知如果當時劉海沒有貿然逞英雄的話.可能葉凌飛也不會受傷.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這個被李可欣當成英雄的笨蛋劉海.但葉凌飛卻認為此刻一切話都是徒勞的,劉海永遠不能醒地事實會讓葉凌飛的解釋變得蒼白無力.

葉凌飛沒有解釋下去.他一轉身,步伐凌亂的走出了劉海的病房.

就在葉凌飛離開那一瞬間,李可欣忽然放聲地大哭起來.

葉凌飛返回病房,就看見白晴婷已經坐在病房里等葉凌飛.一看見葉凌飛回來,白晴婷立刻扶住葉凌飛,關切地問道:"怎麼樣?"葉凌飛暫時把壞心情壓下去,露出一貫那種無賴的笑容道:"老婆,我沒事.你看我除了左面胳膊不好用外,其他零部件都完全正常,就現在和你圓房都沒問題."

"去,別以為你受傷了就可以欺負我."白晴婷把葉凌飛扶到病床上,緊跟著返回身,把放在桌子上的保暖壺拿起,打開蓋子,倒出今天早晨她親手為葉凌飛熬的燕窩.端著一小碗白晴婷坐在葉凌飛身邊,柔聲地說道:"這是人家今天一大早就起來為你熬的,你不許剩下來,必須喝光."

這讓葉凌飛心里湧起一股暖流,他沒想到白晴婷會為了自己親手熬燕窩.要知道白晴婷可是嬌貴的大小姐,在家從未下過廚.葉凌飛臉上浮現出燦爛地笑容,他看了看正坐在他對面的野狼和野獸,咧著嘴笑道:"看見了吧,這就是有老婆地好處,你們兩個也早點找個女人結婚吧,尤其是野獸你這個家伙,別整天鬼混了."

野狼難得露出一絲笑容,而野獸則咧開大嘴,無所謂道:"我可以買燕窩去."

"上哪里買我做的燕窩?"白晴婷看了野獸一眼,不滿意地說道:"告訴你,全世界就這一份,花多少錢都買不到."

"啊,大嫂,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野獸連連解釋道.

白晴婷不理會野獸,手捏著小勺,舀了一勺,遞到葉凌飛嘴邊.葉凌飛張開嘴,一口含下.他眉頭微微一動,但依舊保持笑容,一口吞了下去.白晴婷正想再喂葉凌飛舀一勺,就聽到葉凌飛忽然說道:"老婆,你看我這個記性,我倒忘記給你介紹我的朋友了."葉凌飛說話間,右手拿過來白晴婷手里的碗.白晴婷被葉凌飛這一打斷,完全沒注意她手里的碗已經被葉凌飛接過去.白晴婷把目光投向一直未說話的野狼身上,微微一打量,旋即說道:"該不會也是國外的朋友吧."

"老婆你果然冰雪聰明,一說就中."葉凌飛把碗放在桌子上,笑道:"我這名朋友是我在英國認識的,你稱呼他為貝侯吧."葉凌飛擔心自己要是再說我這個朋友叫野狼地話.說不定白晴婷會產生疑問.怎麼他地朋友全是動物.為了避免白晴婷產生這種疑問,葉凌飛說出野狼地真實名字.

白晴婷點了點頭,算是和野狼打過招呼.野狼這人也不是那種太喜歡和人說話地人,他和白晴婷一樣,都是點了一下頭.

白晴婷打算再喂葉凌飛喝燕窩時,葉凌飛忽然站起來.右手捂著下身,看起來很急的樣子說道:"老婆,你等我下,我去趟衛生間."葉凌飛說著對野狼和野獸招呼道:"你們快來扶我去衛生間."

野狼和野獸不明白這好端端的,怎麼葉凌飛突然要去衛生間.他們倆人不敢怠慢,急忙扶著葉凌飛出了病房的門.一走出病房,葉凌飛回頭看了看還在病房里面坐著的白晴婷,小聲說道:"我們離開醫院."

"去哪里?"野獸一驚,聲音不免大了點,被葉凌飛一把捂住嘴巴道:"你干什麼那麼大聲.你想讓我死在醫院嗎,快去准備車,別在這里亂說話,我們出去談."

野獸不敢多說,連連點頭.

這白晴婷在病房里左等葉凌飛沒回來,右等也沒回來,她有些坐不住了,站起來在病房里來回走著,不時從房門的窗戶向走廊張望,想看看葉凌飛是否回來.

忽然.醫院病房地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白晴婷以為是葉凌飛回來了.正打算抱怨葉凌飛去趟衛生間也這麼久,卻看見是周欣茗帶著她警隊的人到了這里.

周欣茗推門看見病房里只有白晴婷一個人,葉凌飛不知所蹤.她讓小趙等人在外面等著,走進病房後,反手把病房的門關上.

"晴婷,葉凌飛呢?"周欣茗坐在病床邊的椅子上,翹起二郎腿,問道.

"去衛生間了."白晴婷心情不高.有氣無力地回道.

"看你這樣子似乎有什麼事情不開心.是不是葉凌飛欺負你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把這個家伙帶回警察局,管他受傷沒受傷呢."周欣茗故意說道.果然按照周欣茗的預料,就看見白晴婷緊張地說道:"欣茗,我沒事,他也沒欺負我."

周欣茗笑了,她就料想現在的白晴婷可舍不得葉凌飛.周欣茗那表面上是微笑,但心里卻感覺有一絲酸溜溜的味道.她很希望自己能不用顧慮的提到葉凌飛,不用像現在這般偷偷摸摸,像是做賊一般.但周欣茗也知道一旦自己和葉凌飛的事情曝光地話,白晴婷一定會和自己斷絕關系.怎麼說她和白晴婷都是多少年的好朋友,這份友情不是說拋棄就能拋棄的,至少周欣茗不想和白晴婷斷絕關系.周欣茗最希望的就是自己和白晴婷能一起分享葉凌飛,哪怕白晴婷默許也行,但周欣茗卻不敢把這種想法流露出來.

白晴婷哪里知道周欣茗心里這種複雜的想法,她真當周欣茗想為她報仇.白晴婷趕忙解釋道:"剛才我拿燕窩給葉凌飛吃,葉凌飛剛吃了一口,就突然要上衛生間,這都好半天了,葉凌飛也沒回來,我等著無聊."

周欣茗聽完白晴婷的話後,她笑道:"怪不得看起來你不怎麼開心呢,原來是這麼回事."說著,周欣茗把目光挪向那碗被葉凌飛放在桌子上的燕窩,笑著說道:"晴婷,不要告訴我你為了葉凌飛親自給他熬燕窩."

白晴婷臉頰飛起一片紅暈,她羞澀地點了點頭,咧著櫻桃小嘴輕聲說道:"欣茗,當你愛上一個男人後,你才會明白,你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我之前根本沒想到我也會有這麼一天."

周欣茗心頭一動,雖然她嘴上沒說,但心里卻說道:"晴婷,我早就有這種感覺了.在葉凌飛面前,我可以不顧及一切,甚至于作出一些違背我原則的事情來.有些事情,我明明知道不能去做,但又忍不住,就比如說我不應該和葉凌飛有任何關系."

當然,周欣茗不能把這些話說給白晴婷聽,她笑著把鼻子湊到燕窩邊,笑呵呵說道:"一看這燕窩就有食欲,可惜啊,我這個做好朋友的不能嘗嘗晴婷地手藝,真是遺憾."

"這有什麼難的."白晴婷一聽說周欣茗要嘗嘗這燕窩如何,忙不迭地拿出一把新勺子,遞給周欣茗道:"我早有准備,來嘗嘗."

周欣茗也不客氣,拿著勺子就舀了一勺,剛含進口里,周欣茗眉頭就皺起來,奇怪地問道:"晴婷,你這里面放了什麼?"

"糖啊,這樣喝起來不是更甜些嗎?"白晴婷小得意道,"我可是放了很多,口感不錯吧!"

我想你放錯了,你放了鹽."周欣茗把那口燕窩吐到痰盂里,連連說道:"很咸很咸."

"難道我放錯了?"白晴婷嘀咕道,"但是葉凌飛卻沒說."她這話剛說到這里,白晴婷和周欣茗都愣了愣,白晴婷如夢方醒一般.白晴婷一想到自己竟然傻乎乎等了半天,突然大嚷道:"葉凌飛,你這個壞蛋,你竟然偷偷跑了,不要讓我看見你,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地."

上篇:第三集 第253章 我的命運我掌握     下篇:第三集 第255章 麥克爾,該你登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