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58章 一世英名,毀于一旦  
   
第三集 第258章 一世英名,毀于一旦


葉凌飛返回臥室,打開筆記本電腦,剛想上網打會兒CS游戲,偏偏這個時候白晴婷把房門推開一條小縫,她的腦袋探了進來.

"老公,我可以進來嗎?"

這白晴婷突然換上一副溫柔可人的語氣,葉凌飛還以為他聽錯了呢.但很快就回過神來,趕忙說道:"老婆,快進來,我這里你隨時可以來,最好就是像現在這個時候來."說到這里,葉凌飛嘿嘿地笑起來.

白晴婷推開房門,步入葉凌飛的房間,當白晴婷剛邁入房間時,葉凌飛的眼睛立馬亮了起來,色迷迷地看著白晴婷.

只見白晴婷穿著一件近似透明的絲質睡袍,那白色的胸罩和內褲赫然躍入葉凌飛眼中.葉凌飛就感覺渾身欲血***,心道:"有情況,難道她也想和周欣茗一樣玩誘惑?"但隨即一想,不應該,這白晴婷再怎麼說也是大家閨秀,一直都是走清純路線,玩不出周欣茗那種制服誘惑來.

"難道是剛才被摸到那個部位後,突然想開了,想和我親熱."葉凌飛一想到這,立馬腦袋就熱了起來.他急忙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白晴婷面前.

白晴婷坐在床邊,柔聲地說道:"老公,對不起,你受傷了,我還和你生氣,你不會怪我吧."

"怎麼會呢,你是我的老婆,我是不會怪你的."葉凌飛坐在白晴婷身邊,還不等他伸手去摟白晴婷,白晴婷已經主動把頭靠在葉凌飛的胸口上.聞著從白晴婷身上散發出來那股沁人心脾的體香,葉凌飛心底一陣欲火***.他右手摟著白晴婷的腰,摩挲著白晴婷那平坦光滑的小腹.白晴婷嘴里發出一陣呻吟聲,刺激著葉凌飛把嘴唇毫不猶豫地貼上了白晴婷地嘴唇.

倆人倒在床上.葉凌飛迫不及待地壓了上去,嘴唇隔著白晴婷幾乎貼身的睡袍吻著白晴婷的全身,當他的嘴巴吻到白晴婷大腿跟時,白晴婷忽然說道:"老公,你等等."

葉凌飛抬起腦袋,疑惑不解地問道:"老婆.怎麼了?"

"沒什麼,我就是有點緊張."白晴婷嬌聲說道,"你能不能讓我自己慢慢來?"

"老婆,你喜歡這種啊,早說."葉凌飛意外發現白晴婷還有主動這面.他立刻躺在床上,白晴婷兩腿分開坐在葉凌飛的身上.從葉凌飛的角度望去,正好可以看見白晴婷那白色三角內褲.

葉凌飛地下身高漲起來.嘴里連連說道:"老婆,我准備好了."

"閉上眼睛."白晴婷俯下身,嘴唇慢慢貼進葉凌飛的嘴唇.葉凌飛閉著眼睛.他聞到從白晴婷嘴里呼出的蘭花一般的清香氣息.

白晴婷在葉凌飛嘴唇上淡淡吻了一下,雖然很輕,但也讓葉凌飛感覺渾身舒暢.他把嘴巴高高撅起來,准備再次接受白晴婷的親吻,就在這時候忽然感覺他地右手手腕被人按住,葉凌飛一驚,睜開眼睛,就看見白晴婷已經坐直了身子.兩手拼命壓著葉凌飛那只右手.

在床邊.周欣茗拿著繩子正把葉凌飛的右手綁到床頭.一絲不詳地預感浮現在葉凌飛的心頭,他心里暗叫道:"不好.我上當了,這是白晴婷在使用美人計."

但此刻葉凌飛明白過來已經晚了,周欣茗動作利落地把葉凌飛地右手綁在床頭上.她擔心葉凌飛會自己解開,葉凌飛曾經解開過手拷,對于葉凌飛的恐怖能力周欣茗是不敢掉以輕心的,她又綁了十幾道,把一條兩米多長地繩子一直綁完,打了二十多個死扣,這下子周欣茗才放下心來.

白晴婷還坐在葉凌飛身上,一直到周欣茗綁完之後,白晴婷才下來.她擔心地問道:"欣茗,你看我們需不需要再把另一只手也綁上?"

還沒等周欣茗說話,葉凌飛已經大嚷道:"老婆,你看我左手還能動嗎?"

周欣茗搖了搖頭,道:"算了吧,我看這樣子就差不多了.""嗯!"白晴婷放下心來,咧著櫻桃小嘴呵呵笑道:"老公,這不要怪我啊,要怪就怪你總欺負我,偶爾報複一下也沒什麼,你說是不是?"

葉凌飛心里暗暗歎口氣,心道:"看來這年頭真壞了,連白晴婷這樣的女孩子也靠不住了."按照葉凌飛的伸手,周欣茗和白晴婷根本就綁不了葉凌飛,如果葉凌飛連這點警覺力都沒有的話,那他早就死在戰場上.但問題出在這兩名女孩子實在過分狡猾,白晴婷先勾引葉凌飛,讓葉凌飛放松警惕,然後白晴婷又坐在葉凌飛身上,兩手按住葉凌飛的胳膊.葉凌飛哪里敢動,他就怕自己一動,傷害到白晴婷.至于周欣茗綁他,葉凌飛還是有機會逃脫,但葉凌飛也不敢硬來,怎麼說人家都是美女,嫩得很,不能隨便動粗.

葉凌飛只能老老實實地被綁住了,他面對著兩名美女,故意驚恐地說道:"你們不要這樣吧,怎麼說我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如果你們想報複我的話,說一句就行了,我一定不會反抗的."

"哼,我認為從你嘴里說出地話都沒有真地."周欣茗不屑于聽葉凌飛在那里胡說,她對白晴婷說道:"晴婷,准備好了嗎?"

"嗯."白晴婷壞笑道,"我早就准備好了,就等這一刻呢!"看著白晴婷和周欣茗一臉壞笑,葉凌飛意識到要有極其危險的事情發生,他帶著驚慌地語氣說道:"不,不,不要啊,你們再靠前我就喊救命了….救命啊!"葉凌飛大喊起來,那誇張的表情讓周欣茗和白晴婷彼此對視一笑,得意笑了起來.

"老婆,欣茗,如果你們真要這樣做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葉凌飛眼見這兩位美女完全不理會自己大嚷,又換上一副很順從的表情,語氣頗為無奈道:"麻煩,你們下手輕點,事後記得要對我負責啊."

"去,你這個家伙有完沒完了."周欣茗耐不住了.她一把脫下葉凌飛的襪子,招呼白晴婷道:"晴婷,快動手吧."

白晴婷和周欣茗拿出早已經准備好的雞毛,這可是現從雞毛撣子上拔下來地,倆人一臉小得意.一人一只腳,拿著雞毛開始癢癢葉凌飛的腳心.

"救命啊.不要這樣,我招.我全招了."葉凌飛一邊笑,一邊大嚷著.他就怕癢癢,被兩名美女一癢.立刻受不住了.但葉凌飛又不敢亂蹬腳,害怕不小心踹到白晴婷和周欣茗,把他這個難受的,比殺了他還痛苦.

白晴婷感覺心中那憋了很久的氣終于釋放出來,她拿著雞毛爬上葉凌飛的床,用那根雞毛癢癢葉凌飛的胳肢窩,葉凌飛那是嚷得更大聲了.

聽到葉凌飛嚷得越大聲,白晴婷那是越得意.偏偏這時候白晴婷感覺自己地屁股被碰了一下.回頭一看.就看見葉凌飛正用腳丫子撓自己的屁股.

"哼,到了這個時候你這家伙還不老實."白晴婷又加了一把勁.大有要把葉凌飛癢死的意味.

樓下的吳媽把剛剛找到的硯台拿到手里,本來白晴婷想要找一些染料之類地,但吳媽找了半天,實在找不到,最後找到一個硯台,就是專門磨墨那種硯台,吳媽把這硯台拿到在手里,正在想是不是應該拿給小姐時,就聽到葉凌飛的房間里傳出來葉凌飛地大嚷聲.

"好殘忍,好殘忍."吳媽連連搖頭,她把硯台又放了回去.吳媽這人心底太過善良,一聽這葉先生已經夠慘了,要是真按大小姐說的那樣把東西塗在葉先生臉上地話,那對葉先生也太慘無人道了.吳媽裝作沒找到的樣子,回房間去了.

葉凌飛的房間里,正上演著兩位美女摧殘著一名強壯男人地好戲.葉凌飛一邊笑,一邊大嚷.而白晴婷和周欣茗再次從心底里發出一陣開心的笑聲,一直以來,不管是女警察周欣茗還是高貴的白晴婷,都飽受葉凌飛的欺負,倆位美女一直都沒有能得到很好的宣泄機會.上次周欣茗算是報了一點仇,但卻沒有像現在這般舒暢.

倆人感覺這折磨的差不多了,于是停下手來.葉凌飛以為苦難就此結束時,就看見白晴婷離開臥室,時間不大,白晴婷又返回來.

"欣茗,咱們是先化妝還是先照相?"白晴婷把她拿過來的化妝品和裙子扔在床上,手里舉著數碼相機說道:"要不咱們先照相吧,我想留個紀念."

"嗯,先拍照吧."周欣茗贊同道,"這就是證據,以後要是他敢欺負你,就把這些照片拿出來,看他怕不怕."

"不會吧,你們還想玩?"被折磨地不成樣子的葉凌飛哭喪著臉道,"在怎麼說我也需要有隱私啊,你們可不可以不照像?"

"不行!"白晴婷和周欣茗一口否決,白晴婷拿起數碼相機,對著葉凌飛就拍起來.這可是兩G地容量,白晴婷大有把這兩G容量占滿地意味.這劈裂啪啦一通拍照下來,葉凌飛面無表情,兩腳張開,頗有點職業模特的味道.

"下面開始化妝吧."白晴婷此刻就像是一個孩子玩得興起,迫不及待地要繼續玩下一個游戲.她把相機放在床邊,拿著化妝盒兩腿分開坐在葉凌飛地身上,呵呵地說道:"老公,你不要亂動,我保證等我化妝完後,你比女人還要漂亮."

葉凌飛目無表情地躺在床上,聽到白晴婷這樣說,葉凌飛反應很平淡地說道:"老婆,我的眼淚已經流干了,你再也無法刺傷我的心了."

"切,你不要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放過你,老公,你不知道我一直以來遭受多大的委屈,你總是欺負我,但我呢,卻沒有機會能好好報複你.你說你的眼淚流干了.我的眼淚也早就被你氣干了."白晴婷一臉認真地說道,"我一直渴望這個機會,做夢都渴望,現在機會總算來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老公,你安息吧."白晴婷說著一本正經地用手抹了一下葉凌飛的眼睛.抹完之後,看見葉凌飛還睜著眼睛,白晴婷撲哧笑道:"好了,老公你別生氣,我就玩一會.很快就結束了,你不要生氣啊.千萬不要生氣,最多我親你一下."白晴婷說著在葉凌飛嘴唇上親了一口.緊跟著招呼在身邊有點發傻的周欣茗道:"欣茗,你干什麼呢,快啊.這可是大好機會,趕緊幫忙."

周欣茗心里那是百感交集,她也渴望能像白晴婷這樣公然地和葉凌飛調情,但她卻知道以她目前地身份不能這樣做.白晴婷是葉凌飛正式的妻子,而她不過是一個愛上葉凌飛的女人,這種尷尬的身份讓周欣茗很羨慕白晴婷.

但白晴婷是她最好的朋友,周欣茗不想和白晴婷斷絕關系.她盡可能維持這很容易就斷絕的關系,雖然她很想和白晴婷一樣.親葉凌飛一口.但她只能強忍這種沖動,笑道:"好.我這就來."她到了床邊,從白晴婷地化妝盒里取出粉撲,蘸著粉,要給葉凌飛打一個底妝.而白晴婷則拿著眉筆,給葉凌飛的眉毛畫了一個鳳尾的造型.

葉凌飛一動不動,只說了一句"想不到我葉凌飛一世英雄,到最後竟然被兩名美女搞得身敗名裂,我死不瞑目啊",說完這句話後,再也不說話了,任憑這兩位美女折騰.

白晴婷和周欣茗那是折騰了一個歡,很快倆人就把葉凌飛打扮好了,只看見葉凌飛臉上打著底妝,顯得份外的白.塗著腮紅,看起來又帶著幾分妖豔.白晴婷給葉凌飛塗了一個天藍色帶銀片的眼影,使葉凌飛看起來更嫵媚.

本來白晴婷和周欣茗還打算給葉凌飛換上白晴婷地裙子,打扮地徹底點,但她們看到自己打扮完後的葉凌飛時,倆人忍不住捂著肚子大笑起來.這葉凌飛被化妝到這種地步,也沒有必要繼續穿裙子了,就按照現在地樣子,就足夠讓葉凌飛終生難忘了.

"快拍照,快拍照."周欣茗這時候也忘記了她應該注意情緒,不能讓白晴婷察覺到她和葉凌飛之間關系很親密.她此刻只想著快把葉凌飛此刻的樣子留下來,急忙催促白晴婷快拍照.

白晴婷趕忙拿起數碼相機,這一通拍,是把葉凌飛各個角度都拍完了.拍完之後,白晴婷還感覺不太滿意,她飛快地跑回臥室,又取出DV機來,對著葉凌飛攝像起來.

葉凌飛閉著眼,任憑她們倆人鬧去.

"好了,就這樣吧."白晴婷感覺自己拍地足夠多了,才對閉著眼睛的葉凌飛笑道:"老公,你這一打扮起來很漂亮,要不咱們做姐妹吧."

葉凌飛還是沒說話,白晴婷和周欣茗對視一眼,倆人默默點了點頭,那意思說就到這里吧.周欣茗開始解葉凌飛手腕上的繩子,她邊解邊觀察葉凌飛動作.白晴婷和周欣茗此刻最擔心地就是葉凌飛報複她們,白晴婷站在門口,擺出一副隨時逃跑的姿勢來,而周欣茗則小心翼翼地解開繩索,當打開最後一個死扣後,周欣茗趕忙跑到門口.

倆人就站在門口觀察躺在床上的葉凌飛,發現葉凌飛還是一動不動.白晴婷犯了核計,低聲地問道:"欣茗,是不是我們玩得狠了,這家伙被氣暈過去了."

周欣茗搖了搖頭,說道:"不應該啊,按照葉凌飛的為人怎麼可能就這樣被氣昏了呢."

"那他怎麼一動不動."白晴婷問道.

"我也不知道."周欣茗搖著頭說道,"或許,他剛才睡著了吧."

白晴婷擔心地看了看葉凌飛,把手里的DV交給周欣茗,低聲地說道:"我去看看,要是這家伙抓住我的話,你一定要來幫我."

周欣茗點了點頭,白晴婷這才慢慢地向葉凌飛的床邊靠去.當她走到葉凌飛床邊時,白晴婷伸出右手放在葉凌飛的嘴邊,想探探葉凌飛是否還有鼻息.卻沒有料想她剛把手放在葉凌飛地嘴邊,葉凌飛突然動了,嚇得白晴婷趕忙把手縮了回去,一個箭步到了門口,就連站在門口地周欣茗都驚訝于白晴婷的速度.

葉凌飛睜開眼睛,望了望站在門口地白晴婷和周欣茗,沒有說什麼話.他坐起來,伸手拿過放在床邊桌子上的鏡子,看了看自己的臉,顯得很滿意地笑道:"嗯,化得還不錯,差一點連我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來了."說完,葉凌飛又把鏡子放在桌子上,轉向站在門口的白晴婷和周欣茗咧著嘴笑道:"兩位美女,為了表示我對兩位美女對我所做的一切獎勵,我決定把你們全部吊起來,掛在別墅的窗外."

白晴婷和周欣茗倆人一聽,立刻把房門關上,撒腿就跑.她們心里有愧,知道這次葉凌飛不會放過她們倆人.

葉凌飛沒追,而是又拿起鏡子,再次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過了好半天,葉凌飛突然如同爆發一般在臥室里大喊道:"你們給我出來,我一定要報複,一定要報複!"

上篇:第三集 第257章 我一定要報複     下篇:第三集 第259章 分化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