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65章 黑幫龍頭  
   
第三集 第265章 黑幫龍頭


一晚上三十三名黑風幫的打手被砍去右手,這件事情在望海市的黑道傳揚開來,這黑道得到的消息可比警方快了很多,而且有些消息那是連警方都無法知道的,就比如說黑風幫的打手被人砍去右手的事情.

錢通已經三天沒有消息了,雖說錢通在望海市的黑道中不算大人物,但怎麼說也是一個有點名氣的黑道老大,和其他的黑幫關系也算不錯.

望海市的兩大黑幫3K和斧頭幫控制了大半個望海市黑道世界,而錢通的黑風幫和另外一些小幫派則在這兩大幫派夾縫中生存.在九十年代初期,望海市黑道那是群龍割據,大大小小的黑幫不下十幾個,那時候治安不好,經常能看見有成群的黑幫成員聚眾打群架,隨著3K和斧頭幫的崛起,一些小的黑幫被逐漸吞並,只剩下像黑風幫這樣在兩大黑幫夾縫中生存的黑幫.

九十年代末,望海市的黑幫格局已經形成,就是今天望海市的黑幫大格局.3K和斧頭幫兩家獨大,其他小的黑幫在兩大黑幫都不願意控制的中間地帶生存.

黑風幫的打手砍人那件事情在望海市的黑幫中早有流傳,就連一直在香港定居的3K龍頭都聽說了這件事情,可想而知道這件事情傳的速度何等之快.

不管是3K也好,還是斧頭幫也好,都不相信出了這樣一個人物,擁有如此大的本事.但接下來的事情卻容不得這些黑幫人物不相信,黑風幫的三十三人一夜之間全被人砍了右手,而且砍人的人放出話來,要錢通的命.

黑幫的人最怕壞規矩,什麼規矩,那就是搞掉對方的老大.不可否認,在九十年代黑幫大火並時代.那時候經常有黑幫暗暗搞掉對手地老大.這樣以來,就能很快地吞並對方的幫會.但現在不同了,現在講究穩定.就算干掉幾個黑幫的小嘍羅,老大們出來一談,陪點醫療費,事情就OK了.但一旦搞掉對方的老大,那形勢可就不同了,雙方就要大打出手.這可是兩大黑幫斧頭幫和3K所不願意見到的.

既然有人破壞規矩,那就要找出來好好談談.黑道往往能做到一些警察無法做到的事情,斧頭幫的龍頭蕭朝陽發出話來.要見錢通.不出一天時間.錢通就自己親自到蕭朝陽的別墅拜見蕭老大.

蕭朝陽年紀六十出頭,老頭子精神,身著一身唐裝的他坐在客廳正中央的沙發上,兩側站著斧頭幫地幾個堂口地堂主.錢通在外面是那麼囂張地人物.在拜見這老頭子時連位置都沒有,只能站著和蕭朝陽說話.

這兩天錢通明顯沒睡好,他根本沒離開望海市,就窩在位于南郊情人的家里.三炮被干掉的事情極大刺激了他,讓他決定躲起來.接下來小雷被人干掉,那些參與砍殺葉凌飛的打手全被人砍掉右手地事情一樁接一樁傳到他耳朵里,讓錢通意識到這次的事情可是鬧大了.他知道這些事情都是葉凌飛搞的,但是錢通卻想不明白這名男人到底從哪里來的這樣本事.就算蕭朝陽不找他.他也打算找人出來幫忙了.這樣躲下去不是一回事,就在這時候蕭朝陽出面了.錢通就感覺總算看見了曙光.

"錢通,你也算老人了,怎麼這次會把事情搞得如此大,在這樣搞下去,早晚你會搞得咱們這些混黑道的人都得進監獄,我都一把年紀了,你該不會想讓我在監獄里面渡過晚年吧."蕭朝陽的語氣不溫不火,但越是這樣的語氣越讓錢通感覺心里七上八下.他連忙笑道:"老爺子,這次事情我也不知道會這樣,都是李哲豪說要我干掉一個人,我核計也沒什麼事情,卻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小李這人以前辦事一直很不錯,怎麼這次會出這樣大的疏漏?"蕭朝陽和李哲豪地關系不錯,斧頭幫地一些錢就是交給李哲豪洗白的,因此,蕭朝陽和李哲豪地交情不錯.

"老爺子這事情我也沒想到這樣棘手,似乎那小子不簡單,現在我也沒轍了.我聽說我的兄弟被人砍掉右手的事情,下一個就是我了,老爺子,你得幫我想想辦法."

"哼,你砍了人家,人家砍你也正常,就是這小子的手法實在太囂張了."蕭朝陽冷笑道,"我早和你們這些小字輩的人說過,做事要給人留三分活路,不要趕盡殺絕,偏偏你們都不聽.現在出事了,才後悔,有用嗎?"

"老爺子這次你一定要幫我,我真是走投無路了."

"哼,我這次找你就是為了這件事情,我打算約那小子出來談談,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你拿錢出來保命,我不想這件事情再鬧下去,亂了黑幫的規矩."蕭朝陽對身邊的一名堂主說道,"派人去請姓葉那年輕人了嗎?"

"龍頭,咱們的人已經去了."

蕭朝陽點了下頭,對錢通說道:"你就在這里等一會,很快人就會到了."

葉凌飛從野獸那邊得到消息,他和野狼倆人已經把那晚上砍葉凌飛的人都砍掉了右手.至于錢通的行蹤還沒查到,他們會繼續追殺錢通葉凌飛對于這樣的處理已經很滿意了,他最喜歡給人心里造成巨大的壓力.想必錢通已經知道他的手下被砍掉右手的事情,就算錢通不出來,那心里一定會有巨大的壓力感.葉凌飛深信早晚他會查到錢通的行蹤.

就在今天下午的時候,麥克爾也給葉凌飛帶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李哲豪已經上當了,麥克爾告訴葉凌飛明天他就會帶著李哲豪到法國巴黎溜達一圈,安排一個大騙局,讓李哲豪乖乖把錢拿出來.

這好事一樁接一樁來,葉凌飛意識到今天對于他來說應該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剛打算和白晴婷晚上出去慶祝一下時.竟然有人登門拜訪.

葉凌飛並不認識面前站著這名看起來不過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那名年輕人自我介紹他叫孫宏.

"葉先生,我們可以出去談談嗎?"孫宏帶著善意的笑容.

葉凌飛點了點頭,拿了一件外套對吳媽說道:"等晴婷回來了,就說我有事情出去了."

吩咐完吳媽後,葉凌飛跟著孫宏出了別墅,上了別墅門口停的那輛奔馳S600.

"葉先生,抽煙嗎?"在車里,孫宏拿出一根中華煙,問道.

葉凌飛也沒客氣,拿過煙來.孫宏馬上給葉凌飛點著火.然後他自己也點著一根.吐了一口煙霧後.孫宏笑道:"葉先生,難道你不問我是干什麼的,去哪里嗎."

"沒有這個必要."葉凌飛笑道,"從你身上我聞出來一股黑道的氣息."

"哈哈.葉先生果然不是簡單人,這也能看出來.既然這樣,那我就直接說好了,我是斧頭幫地霹靂堂堂主,這次是我們龍頭要見你."

"斧頭幫,我沒聽說過."葉凌飛搖了搖頭道,"我和你們龍頭也不熟,他叫我去也沒什麼好事.你看我是不是需要報警呢?"

孫宏又笑了起來.笑道:"葉先生你這人很有意思,提到我們斧頭幫你根本沒怕."

"為什麼要怕?"葉凌飛反問道.

孫宏一愣.隨即笑起來,說道:"嗯,這句話說得好,為什麼要怕我們呢."

大約行駛了一個多小時,這輛車到了蕭朝陽地別墅門前.這棟別墅外表看來和普通的私人別墅差不多,誰也想不到這棟別墅的主人會是望海市兩大黑幫之一的斧頭幫龍頭.等一進入院子,里面的情況可就不像外面那樣不惹人注意,就看見有不少的人在院子里巡邏.

"請吧!"到了別墅門前,孫宏先下了車,親自為葉凌飛打開車門,伸手示意道.

葉凌飛下了車,右手微微按了按腰間,隨即走向別墅的門.這個動作被孫宏看得一清二楚,但他沒有多說.

一走進門,葉凌飛就被領進一條長長的走廊,到了別墅後面的大廳.這剛跨過大廳的門,葉凌飛就看見站在大廳一側地錢通.不用問了,葉凌飛心里已經一清二楚.

孫宏快走兩步,走到蕭朝陽身後,俯下頭,在蕭朝陽耳邊低聲說道:"龍頭,我把人請到了."孫宏刻意用請這個詞,而不是帶,這兩個詞所表示地意思可不同.

蕭朝陽點了點頭,他只是打量葉凌飛一眼,就暗暗點頭.他是什麼樣地人物,那可是老江湖了,那是閱人無數,只看葉凌飛一眼,就知道葉凌飛這人不簡單.他出人意外的客氣道:"葉先生是吧,請坐."說著指向身邊的座位.

葉凌飛也沒客氣,一屁股就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微微掃了錢通一眼,緊跟著又轉向蕭朝陽,此刻蕭朝陽正注視著葉凌飛,當倆人目光相撞時,蕭朝陽笑道:"葉先生,你是不是很奇怪這里是哪里,我又是誰?"

"聽說你是斧頭幫的龍頭,不過,我是外地人,來望海市也不過半年時間,對于斧頭幫還是其他地幫會都不太了解.至于這里是什麼地方,我更沒有必要知道,因為我相信你會送我回去."

蕭朝陽心里暗暗佩服面前這人的膽量,不知道有多少人再看見蕭朝陽時,嚇得不敢說話.而眼前這人卻截然不同,不僅沒有半點怯色,相反倒是把自己視若無物.這讓蕭朝陽懷疑這人背後可能有很大的靠山,甚至于遠遠超過斧頭幫的大幫會做後台.

"葉先生,不知道你是哪里人?"蕭朝陽問道.

"我擁有多國的國籍,只是不知道你指得哪一個國家呢?"葉凌飛反問道.

蕭朝陽一愣,又上下打量葉凌飛,說道:"難道葉先生不是中國人?"

"我出生在中國,但是沒有人規定不可以擁有外國國籍,尤其是想干些違法的事情."葉凌飛笑道,"我想你既然是龍頭.咱們也沒必要在這里廢話下去.老實說.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咱們長話短說."葉凌飛也不等蕭朝陽說下去,首先說道:"我知道你叫我來的目的,一個無非是想干掉我,但如果真是這樣地話,你大可不必派人請我來.如果不是這個原因地話,那就是想我饒了錢通,但是,按照我的為人,我是不會饒過他地."

葉凌飛這話剛一說完.不僅錢通.就連斧頭幫地那幾個堂主臉色都變了.似乎還沒有人敢在斧頭幫的龍頭面前說這種話.就連3K的龍頭和蕭朝陽說話時,語氣也沒有如此生硬.但出乎這些人意料,蕭朝陽竟然沒有生氣,而是面帶笑容說道:"似乎葉先生連我的面子都不給啊."

"不好意思.我這不是給不給面子的問題."葉凌飛歉意的笑道,"龍頭,如果那天晚上不是我運氣好的話,現在你說我還會坐在這里和你說話嗎?"

這句話問得蕭朝陽微笑不語,他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葉凌飛繼續說道:"既然你們是混黑道的,那我就按照黑道的原則來處理這件事情,咱們誰也說不上誰."說著葉凌飛用手一指錢通道,"我本和他無仇.我也不想惹事.坦白說.我就想在這里好好生活下去,別人不惹我.我也不惹別人.但這個混蛋偏偏惹到我的頭上,那我就不能這樣放過他.娘地,老子和黑手黨火並時,你這混蛋還不知道在哪里呢,竟然敢惹到我地頭上."

葉凌飛這句話剛一說出來,在場地所有人都愣了,就連蕭朝陽都沒有想到葉凌飛會說出這句話來.黑手黨誰不知道,那可是世界上最牛X的黑幫.

葉凌飛看了看在場人的表情,忽然又笑道:"各位老大,不好意思,我剛才情緒太激動,我現在和各位道歉了."

蕭朝陽隨即笑道:"葉先生,這沒關系,看得出來葉先生也是豪爽人,就是不知道葉先生混哪個幫會?"

"我啊,我不會混幫會,但是卻和黑幫很熟."葉凌飛說著去摸自己身上的煙,結果摸了半天,也沒摸到.他抱歉地說道:"龍頭,能不能給我一根煙,剛才走地急,忘記帶煙了."

蕭朝陽又是一愣,心里感覺面前這年輕人真是性情古怪,剛才那刹那讓他感覺這年輕人身上充滿著一股懾人的殺氣,而現在呢,又感覺這年輕人更像是一名無賴.蕭朝陽並不抽煙,他對身邊的孫宏道:"給葉先生一根煙."

斧頭幫的那幾個堂主都對于今天龍頭的反常的表現感覺不解,似乎龍頭以前從未像今天這樣.孫宏拿出一根煙,遞給葉凌飛,緊跟著又為葉凌飛點著了火.

葉凌飛翹著二郎腿,先抽了一口煙,這才笑道:"龍頭,也不怕你知道,我是專門給黑幫提供武器的,除了日本的黑幫外,我給世界上絕大多數黑幫提供武器,只要他們肯出價,我就給他們武器.至于日本,老子絕對不當賣國賊.不過話說回來了,如果龍頭想去日本發展地話,我可以以超低價提供武器給龍頭,只要打小鬼子地事情我全力支持."大凡中國人都對日本人仇視,葉凌飛這句話立刻得到了在場的斧頭幫人地好感.蕭朝陽也對葉凌飛笑了笑,他本人就是一個對日本很仇恨的人.日本貨根本不買,也不要自己幫會的人買日貨.雖然帶著點憤青,蕭朝陽的爸爸就死在日本人的手里,因此,對日本人仇恨也是正常的.

接下來的談話氣氛明顯融洽了許多,這蕭朝陽也沒有追問葉凌飛下去,而是把話題轉移到錢通身上,說道:"葉先生,錢通怎麼說都是黑幫老大,你要是這樣干掉他的話,就破壞了黑道的規矩,我這也是沒辦法,總不想黑道的規矩被破壞.到時候就算我不找你,恐怕別的黑道的人也會找你."

"龍頭,這你就不用擔心了,那是我的事情."葉凌飛笑道,"如果我害怕的話,就不會殺錢通了.不管如何他必須死,龍頭,不是我不給面子,而是這混蛋不僅差點要了我的命,而且還讓我的朋友受傷,甚至于一個已經變成植物人.要是只殺我倒也罷了,竟然干出這種事情,龍頭,你說要是你的話,你會怎麼辦."

"殺!"蕭朝陽低聲說道.

葉凌飛聽到蕭朝陽這句話後,忽然站起身來,一個箭步到了錢通面前,就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時,葉凌飛兩手已經扣住錢通的脖子,目露凶光道:"聽見沒有,是龍頭要殺你的,不怪我,你這個混蛋還有話說嗎?"

錢通被扣住脖子,說不出話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在場的人措手不及,就連蕭朝陽都沒有想到.隨即,他想到了自己上了葉凌飛的當,敢情葉凌飛剛才那句話就是為了套自己的話.但他卻沒有生氣,相反倒是微微點了點頭.

但眼前的情況他卻不能不說話,就聽見蕭朝陽低聲說道:"住手."

葉凌飛沒有松開手,而是回頭笑道:"龍頭,你剛才不是說殺的嗎,難道你反悔?"

"不,我說過的話當然不會反悔."蕭朝陽笑道,"但是我卻有一個條件."

上篇:第三集 第264章 巴黎聖母院     下篇:第三集 第266章 我要殺的人沒人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