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67章 玩抓兔子的游戲  
   
第三集 第267章 玩抓兔子的游戲


大年初七

和中國大多數城市一樣,望海市還沉寂在春節氣氛中.大街兩側的店家商鋪還在以春節為賣點,大肆宣揚春節貨品大出血.

追風從車窗向外望去,那眩目的燈光在他眼中卻透露著陰森的綠色.思緒不安,追風心煩意亂地點上一根煙,狠狠吸了一口.如花絮一般的云霧從追風鼻孔里飄出來時,追風才猛然一張口,吐出那一直憋在嘴里的大口煙霧,煙霧飄向車外.追風盯著那煙霧,恍然之間看見一個由煙霧形成的骷髏頭.

坐在車後座的李天鵬懷里摟著下午約出來的那名女演員,他的大手伸在女演員深深的乳溝里.李天鵬極力不想追風曾說過的那些話,他抬頭瞅著前面的追風,淡然笑道:"追風,你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應該給你找個女人放松一下."

"沒必要,我現在有點煩躁."追風沒有轉過頭,他的眼睛一直望著車外,不知道為何,今晚心情如此煩躁.追風很快一根煙就抽完了,他又點著一根煙,剛吸了幾口,追風忽然叫道:"停車!"

吱--

這輛奔馳S600停在街邊,追風打開車門,站在街邊大口喘起粗氣來.

"這小子怎麼了?"李天鵬見追風一反常態,對他的司機問道.李公子,我看追風這兩天心神不甯,也許是得了什麼病."

"這小子能得病,他壯得像頭牛."李天鵬明知道追風擔憂的事情,嘴上卻沒有點明,而是開玩笑道:"我看這小子給他找十幾個美女,保證這小子一晚上下來什麼事情也沒有."

話是這樣說,但李天鵬心里還是不安起來.他的大手一直揉捏懷里女人的酥胸,希望以此打消他內心的不安,但越是如此.他的心里愈發不安起來.

追風手扶著路燈,大口喘了幾口氣.心內那壓迫感才減弱不小.正待上車,褲兜的電話突然響起來.追風一驚,從褲兜里掏出手機,那是一個陌生的電話.

"你是誰?"追風接了電話,急促地問道.

"追風,你猜我是誰?"

當追風聽到這聲音時,他知道自己的預感沒錯.這人正是葉凌飛.追風在聽到葉凌飛電話那瞬間,內心地壓迫感又加劇起來.他急促地追問道:"葉凌飛,我知道是你."

"追風,你既然知道是我,也明白我為何會打電話給你."葉凌飛那陰森的聲音仿佛可以穿透電話直刺追風地心,追風握著電話的右手微微地顫抖.他猛然一轉身.就像很多電視劇一般,想尋找到電話的聲音來源.但他的身後只有幾名行人在慢慢行走,沒有葉凌飛的影子.追風握著手機的右手掌心里有冷汗滲出.他抑制不住內心的慌張,緊張地說道:"葉凌飛,你給我出來,不要偷偷躲著."

"我沒躲著.就是你沒看見."現在把你地眼睛向前看,看見我的手了嗎?"

追風按照葉凌飛電話里面說的方向望去,就看見在距離他所站的位置大約五十米停著一輛白色寶馬,從那輛寶馬車的車窗里,一只手伸出車外正對他招手.

"看見了吧."葉凌飛陰森地冷笑道,"我給你兩個小時時間,如果你能在這兩個小時內逃脫出去,我就不會再追殺你.你可以報警尋求保護.也可以逃跑.跑到一個我找不到的地方,現在計時開始.記住.我隨時會在這兩個小時內干掉你,或許是匕首,也或許是子彈,就看我心情了."

追風聽到葉凌飛這句話後,他待了幾秒鍾,突然撒腿就跑進緊挨著他地購物大廈.

車里,葉凌飛把電話放回口袋.伸出左手,野獸把一把俄制PSS微聲手槍遞到葉凌飛左手.葉凌飛拉動滑膛,就聽得咔嚓一聲,子彈被推上膛.

"很久沒完捉兔子游戲,這個游戲我很期待."葉凌飛把手槍別在腰間,打開車門,下了車.

野獸和野狼倆人各自把槍放好,也下了車.三人走上人行橫道,不緊不慢地走向大廈門

追風跑進大廈,搭乘電梯,上到大廈五樓.五樓專營服飾,追風穿過服飾區直奔緊急出口.用力推了推鐵門,鐵門沒有動.

"媽的!"追風狠狠踹了鐵門一腳,緊跟著又奔到電梯前,他想從電梯返回一樓,趁著人多時,從大廈後面溜出去.

電梯門一開,擠在里面的顧客走出電梯時,追風看見電梯最里面,葉凌飛正對著他微笑.

"娘地!"追風一看見葉凌飛,不顧一切撒腿就跑.

葉凌飛走出電梯,並沒有追,而是站在電梯口,冷笑著看著追風在服飾區狂奔.

追風又返回緊急出口,這次,他沒有猶豫,用力狠狠撞擊這鐵門,一次次的猛烈撞擊,鐵門開始搖晃起來.

轟!

追風終于撞開鐵門,伴隨著他這用力一撞,追風整個人翻滾下樓梯.

當滾到樓梯之間的平台時,追風終于停下來,顧不得擦拭鼻子的血跡,站起來拼命向樓下跑去.

他剛跑到一樓出口,就看見在出口處,野狼一雙冷漠地目光如同寒刀一般掃著追風的臉.野狼的右手放在腰間,微微抖動.追風一轉身,又飛快地向樓上跑去.一口氣跑了八層樓,一直跑到樓頂.

追風打開通向樓頂的門,一股寒風迎面吹來.追風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這股寒風吹得追風渾身冰涼.但追風此刻卻沒有多想,到了樓頂,直奔樓頂另外一個門而去.

就在追風剛到那扇門前,卻看見野獸咧著大嘴,打開那扇門.野獸手里握著槍,槍口對准著追風的心髒.

"好巧,還是我的運氣好,看來你這只兔子是我的了."野獸對著追風笑道."你打算怎麼死,是被我打穿心髒還是眉心呢?"

追風回身就跑.背後的槍聲並沒有想起來.

當追風再次返回剛才那扇門時,葉凌飛和野狼出現在門口.葉凌飛手里沒拿槍,而是夾著一根煙,像是在等待追風一般,當追風跑過來時,葉凌飛露出一個令人不寒而栗地冷笑.他把煙扔在地上,用腳踩滅之後.右手伸向腰間.

不需要問,追風清楚葉凌飛再摸著什麼東西.他沒有別地選擇,只得向後退.

野獸,葉凌飛,野狼三人成半圓包圍住追風,一直把追風逼到樓頂邊緣.

"追風,你是個人才.當初我就知道你的身手不簡單,本想和你做個朋友.但你卻很讓我失望.也罷,既然不能做我地朋友,那就是我地敵人.對于我的敵人.我從來不會手下留情."葉凌飛冷笑道,"或許從樓上掉下去是一個不錯地選擇,省了我很多麻煩."

追風面如死灰,他兩手握拳.那架勢看似要做最後一搏.

"送他一程."葉凌飛陰森地說道,"別讓他在這里磨蹭時間,我還有事情要做."葉凌飛話音剛落,電話就響了起來.葉凌飛一看來電,臉上充滿了笑容,他立刻接了電話,笑呵呵地說道:"老婆,什麼事情啊."葉凌飛一邊接著電話.一邊對野獸揮揮手.這邊的野獸和野狼倆人也沒客氣.眼見追風想做最後一搏,舉起手槍.扣動了扳機.

幾乎同時正中追風的眉心,追風連哼一聲都沒有機會,身子從樓頂栽倒下去.

"啊,老婆你在哪里等我啊,什麼餐廳,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葉凌飛一邊和白晴婷打著電話,一邊朝著樓頂的門走去.

撲通!

追風的尸體從樓上摔了下來,正砸在大廈門口停著一輛帕薩特車前蓋.那名正在等女友出來的車主,看見了追風那死不瞑目的雙眼正瞪著他,他發出一聲慘叫聲,連滾帶爬從車里跑出來,大喊救命,沖上了人行橫道.

很快,這車前圍了一堆人,對于這種事情總是有人很好奇想看.雖然很血腥,甚至于當看完之後,這些人可能晚上回家做噩夢,但是還是要看,有時候人地好奇心會害死人.

葉凌飛三人從大廈門口走出來,他們根本就沒看追風死的慘狀.這種事情沒有什麼好奇的,他們只要確定人死了就行.

葉凌飛和野獸,野狼就在大廈門口分開,葉凌飛一直走到路邊,招手叫停一輛出租車.

"師傅,去市中心的上島餐廳."

"那里怎麼了?"那名年紀四十多歲的出租車司機很八卦地望向大廈門前.

"死了一個人."葉凌飛輕描淡寫地說道,"好像是跳樓死的,誰知道呢,總之死地很慘."

出租車司機連連搖頭,發動了車子,調了個頭,開向市中

上島餐廳里,白晴婷坐在餐廳靠窗的座位,不時看著手表.今天下午時,葉凌飛打電話給她,約她晚上來上島餐廳吃飯.本來白晴婷心情還很好,暗想葉凌飛也懂得浪漫.等她到時,發現餐廳並沒有葉凌飛的影子.

這讓女孩子等是很失禮地事情,白晴婷給葉凌飛打過去電話,沒想到葉凌飛還在路上.這火氣就上來,心里十分不滿.

等葉凌飛跑進餐廳時,白晴婷已經等了葉凌飛將近一個小時.

"老婆,我來晚了,這路上車塞得太嚴重."葉凌飛一看白晴婷的臉色不是很好,心知這丫頭在生自己的氣,與其等白晴婷質問自己,還不如自個坦白,爭取個寬大處理.

"我不餓了,想回家了."白晴婷拿起放在旁邊椅子上的LV包,作勢欲起.葉凌飛眼疾手快,已經坐在白晴婷身邊,右手摟著白晴婷地肩膀,笑呵呵說道:"老婆,別生氣,來喝杯茶消消火."

葉凌飛這話說完後,才注意到這桌子上根本就沒茶水.白晴婷已經適應和葉凌飛這種吵架的方式了,她此刻反倒來了好心情.向後一靠,反問道:"老公.茶水呢?"

"茶水,哦,對茶水."葉凌飛反過身,招呼服務員道:"茶水呢,難道你們沒茶水嗎?"

一名身著餐廳統一工作服的女服務員疾步走來,她抱歉道:"這位先生,很不對.我們這里沒有茶水,如果您有需要,我們可以提供溫水."

"老婆,你看這里沒有茶水,要不你喝杯溫水消消氣?"

"老公,你不是說喝茶水嗎.我就想喝茶水."白晴婷也被葉凌飛訓練出來,她不顧什麼千金大小姐的風范了,翹著腿.芊細的手指頭敲著桌面,微微笑道:"我一直都相信老公可以做到任何事情,這次,你不會讓我失望把."

"當然不會.不就是喝茶嗎,我讓他們去買就是."葉凌飛轉向身邊的服務員道:"現在你給我買茶葉來,什麼都行,價錢不是問題."

還沒等服務員說話,白晴婷已然說道:"老公,我很想喝西湖正宗的龍井."

"龍井是吧,沒問題."葉凌飛剛想轉身對那名服務員說道,忽然又聽到白晴婷嬌滴滴說道:"我想喝你親手買地龍井."

這明擺著是故意折磨葉凌飛.葉凌飛怎麼能看不出來.他眼珠子一轉.答應道:"老婆,沒問題.不就是龍井嗎,小意思."

就在白晴婷想看看葉凌飛到底怎麼給她買龍井茶時,忽然看見葉凌飛拿起電話,撥打了電話.

"伯父啊,您在家還沒睡覺.哦,我也沒啥事,就是晴婷想喝龍井茶,我這里也不方便買.要不麻煩您幫我找找,啊,您說家里有啊,那太好了,伯父您給我送過來好嗎.我….."葉凌飛這話還沒說完,白晴婷就劈手搶過來葉凌飛手里地電話,抱怨道:"你干什麼呢,要我爸爸送過來,真虧你想得出來."白晴婷說著把電話放在耳邊張口就喊了一聲爸爸時,才發現葉凌飛根本就沒撥打電話.原來又被葉凌飛耍了一次,白晴婷氣得把電話砸向葉凌飛.站起身來,拿著手包急促走出餐廳.

葉凌飛一看這次玩大了,趕忙追了出去.在餐廳地門口追上白晴婷,一把抓住白晴婷的胳膊,道歉道:"晴婷,我和你鬧著玩呢,你可別生氣."

"是你不生氣嗎,人家辛苦上了一天班,本以為晚上會好好吃頓飯,你來晚一個小時不說,還故意氣我.你說說看,是誰會不生氣."

"老婆,我這不是承認錯誤了嗎,我保證下次不會再犯.咱們回去吃飯吧,別餓壞了肚子."葉凌飛輕拍著白晴婷後背,連連道歉道.白晴婷顯然余怒未消,站在門口沒動,嘴里嚷道:"我現在看那東西沒食欲."

"不喜歡吃這個啊,那咱們去吃野餐如何,這個時候最適合燒烤了."葉凌飛這時候哄著白晴婷,提議去野餐.白晴婷對于野餐也沒有興趣,嘟囔著嘴,站在門口就是不說想吃什麼.白晴婷這樣子,葉凌飛真沒轍了.他在白晴婷面前走了兩個來回,忽然拍了一下腦袋道:"有了,我帶你去吃你從未吃過地."

"是什麼?"白晴婷動了心,忍不住問道葉凌飛神秘笑道:"你猜?"

白晴婷又不是葉凌飛肚子里的蛔蟲,怎麼能知道葉凌飛所說的是什麼東西.葉凌飛拉著白晴婷上了白晴婷那輛停在餐廳門旁的車.葉凌飛開著車一直開到城北,這城北有一條很有特色的夜市,整條街兩側都是密密麻麻地小吃,就是這里髒亂差,一般來這里吃的人多為附近的民工及這附近的居民,偶爾有些學生也會來這里吃.

車是開不進這小街里的,葉凌飛把車停在路口,拉著白晴婷下了車.白晴婷站在這條街的道口,只抽鼻子,這股味道讓她受不了.這里實在太髒了,白晴婷從未來過這種髒亂差地地方吃飯.

葉凌飛抽了抽鼻子,吧嗒吧嗒嘴道:"老婆,感覺這里怎麼樣,多香啊."

"你要在這里吃東西,你瘋了."白晴婷一甩手,她可不想在這里吃東西,誰知道會不會吃壞肚子呢.

"老婆,別走啊."葉凌飛一拉白晴婷的手道,"不要看這里髒亂差,東西還是不錯的,很便宜地."

"我不吃,我甯願去上島餐廳吃飯,也不來這種地方吃飯."白晴婷說道,"這里怎麼吃啊,髒死了."

聽到白晴婷的話,葉凌飛眯著眼睛,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他裝糊塗問道:"那我們去哪里吃飯呢?"

"回上島餐廳吃飯."白晴婷甩開葉凌飛的手,頭也不回地走回了車前,打開車門剛坐上車,她就感覺一陣惡心,心里想葉凌飛怎麼會帶她來這里吃飯.就在葉凌飛剛打開車門時,白晴婷腦海中靈光一閃,一瞬間全明白了.敢情是這家伙故意這樣的,從上島餐廳到這里至少半個小時車程,而他帶自己到這里又看見如此髒的地方,當然感覺還是上島餐廳好,現在白晴婷的肚子有些餓了,那是吃什麼都香,不會再像剛才在上島餐廳門前,肚子並不是很餓,還可以慢慢挑餐廳,但現在幾乎沒得選擇,就算去一家還算過得去的餐廳,白晴婷也不會反對的.

白晴婷終于明白又被葉凌飛欺負了,她狠狠在葉凌飛胳膊上咬了一口,咬完之後,白晴婷才感覺氣順了.

上篇:第三集 第266章 我要殺的人沒人能救     下篇:第三集 第268章 組織部部門經理沒人能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