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70章 多了一份顧慮  
   
第三集 第270章 多了一份顧慮


陳玉婷和葉凌飛將車停在新開的一家爵士樂酒吧,這是一家剛開業不久的高檔酒吧,比起那些低俗的酒吧,這家爵士樂酒吧定位在白領及老板身上,酒吧里面沒有亂七八糟的東西,就連舞池都沒設.

一走進酒吧,就聽到那與眾不同的爵士樂,比起那些刺耳喧鬧的DJ,爵士樂更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

陳玉婷和葉凌飛被酒吧的侍者領到二樓的台子坐下,葉凌飛點了幾樣小吃外加兩瓶紅酒,那名侍者隨即下樓去了.

"陳副總,你今天真沒事?"葉凌飛發現陳玉婷打進來後就不說話,陳玉婷的臉色有些泛白,並不是正常的臉色.

陳玉婷微微搖了搖頭,努力擠出一絲笑容,裝出輕松的樣子說道:"我今天應該謝謝你,讓我幡然醒悟.不然,我還不知道會得罪多少人呢."

葉凌飛微微搖了搖頭,說道:"陳副總,你總是不肯說實話."

聽到葉凌飛這句話,陳玉婷一愣,不解地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來,先喝酒吧."葉凌飛拿起侍者剛端上來的紅酒,先給陳玉婷倒了小半杯,他握著紅酒,對陳玉婷說道:"陳副總,事先說好,不要逞強喝多."

"我知道自己的酒量,你放心好了."陳玉婷拿過紅酒,一口喝了下去.看陳玉婷喝酒的樣子,葉凌飛微微晃著頭.但他卻沒有多說,自顧自的倒了半杯紅酒,喝下去.

似乎陳玉婷今天晚上想把自己灌醉一般,對于桌子上的點心視若無睹,一杯接一杯喝酒.就連葉凌飛勸解全拋在一邊.隱約之間,葉凌飛預感到陳玉婷似乎有話想對自己說,但依著陳玉婷的性格,她很難說出口,想借助酒水的麻醉作用,把話說給葉凌飛聽

果不其然,當新上來地兩瓶紅酒再次被喝光時,陳玉婷果真帶著醉意說道:"葉凌飛.你是不是很不喜歡我這個人."

"你是說私事還是公事.如果是私事的話,我認為你這個人不錯,是屬于我佩服的那種女強人.但如果說公事的話,我確實有些不太喜歡你的處事風格."葉凌飛直言不諱,沒有絲毫隱瞞的意味,把他心里的想法完完全全地說出來.

陳玉婷笑了,那迷離的目光注視著葉凌飛,帶著酒醉後那般放肆地笑聲道:"你總算說出實話了,一直以來.你都對我的處事方式不滿,而你卻不說.今天是忍無可忍了吧,呵呵,我沒想到我連你也得罪了."說話間,陳玉婷的身體一晃,葉凌飛趕忙一扶陳玉婷,陳玉婷那豐滿散發著熟女韻味的身軀順勢倒進葉凌飛的懷里.葉凌飛一看陳玉婷這樣,只得摟住陳玉婷那豐滿的腰,右手握著酒杯,微微笑道:"我不是忍無可忍.只是不想再讓你錯下去."

陳玉婷躺在葉凌飛懷里,嗤嗤自嘲道:"我的老公也是這樣說我,他忍了我很多年.他從不對我發火,直到有一次他喝醉了,才對我發火.就和你下午發火的樣子一模一樣,你們說的話也很相似.當時我很生氣,真地很生氣,我認為我的做事方式沒有錯,我只要盡職做好我份內的工作,為什麼要考慮別人."

葉凌飛點了點頭道:"或許這就是你的個性造成你現在這種處事方式."

陳玉婷沒有回答,而是繼續說下去.道:"你和他有很多地方像,都是發起火來讓人無法接受,你們的眼睛也很像,有時候我看見你的眼睛,就錯以為是我老公回來了.這就是我為什麼不敢和你接觸,你讓我很容易想起我的老公."陳玉婷說著伸出右手摸向葉凌飛的臉龐,葉凌飛皺著眉頭.他感覺到陳玉婷喝多了.這樣下去的話,說不定陳玉婷會鬧出什麼事情來.

"陳副總."葉凌飛剛喊出陳副總這三個字時.陳玉婷右手已經按在葉凌飛的嘴唇上,她那散發著迷離目光地眼睛望著葉凌飛,柔情說道:"不要喊我陳副總,你可以喊我玉婷嗎,我很想聽到你喊我玉婷,就今天晚上,可以嗎?"

葉凌飛心里產生了一股悲哀的感覺,原來這陳玉婷把自己當成她過世的老公.眼看著陳玉婷那雙散發著迷離的眼睛注視自己,葉凌飛只好柔聲喊道:"玉婷,不要喝了,我送你回去."

"不,我想再喝."陳玉婷竟然撒嬌道,"我還沒喝夠呢."

此刻的陳玉婷哪里還有往日那個總板著臉地女上司的樣子,分明就是一個小女人.越是這樣,葉凌飛越擔心.這熟女可不比小女孩,那要是真瘋起來,比誰都瘋.葉凌飛不敢讓陳玉婷再在這里待下去,趕忙安慰道:"玉婷,你別說話,我送你回家,咱們回你家喝怎麼樣?"

葉凌飛本以為陳玉婷的兒子在家,只要先把陳玉婷糊弄回家就行了.不管陳玉婷醉成什麼樣子,在兒子面前,她總會收斂一點.

"嗯,好,我家里還有一些紅酒,拿出來繼續喝."

葉凌飛無語了,這女人要是喝醉了,果然是男人想像不到的.他只得先答應下來,招呼過來侍應生接了賬,攙扶著陳玉婷出了酒吧.

葉凌飛還是第一次來陳玉婷的家,在陳玉婷家樓下,陳玉婷就扶著牆猛吐了一氣.葉凌飛拍著陳玉婷的後背,低聲問道:"玉婷,要不要叫你兒子下來接你?"

"他不在家,今天去她外婆那里了."陳玉婷吐了一氣後,稍微恢複了點神志,踉踉蹌蹌要爬樓梯.葉凌飛看陳玉婷那樣子也知道陳玉婷上不了樓,他攔腰抱起了陳玉婷,邁步上了樓梯.

一口氣上到四樓,到了陳玉婷家門口.葉凌飛本想把懷里的美人放下.但沒有想到陳玉婷兩手摟著葉凌飛死死地,生怕他跑了一般.

要說葉凌飛那也是正常男人,聞到陳玉婷身上的體香時早就勾起欲火.這抱著陳玉婷上樓更是欲火大盛.只是葉凌飛眼見著陳玉婷喝醉了酒,他不想趁機占了人家便宜.要是等陳玉婷清醒過來的話,憎恨自己趁機占有了她,那他以後和陳玉婷還怎麼在公司見面.這可都是在同一家公司,而且還是上下級,那是抬頭不見低頭見.不管葉凌飛在工作上和陳玉婷有什麼矛盾,那都是階級內部矛盾,不傷根本的.但要是自己趁著陳玉婷醉酒後,占了人家便宜,那問題可就大了.

陳玉婷兩手緊摟著葉凌飛地脖子,葉凌飛只得騰出手來在陳玉婷包里摸索半天,總算摸索出鑰匙來.他打開陳玉婷的房門,抱著陳玉婷走進了房間.

房間里面漆黑一片,葉凌飛伸手在門邊的牆上摸到了燈地開關.點亮客廳地燈後,才看清楚陳玉婷的客廳很大,足有四十多平了.

抱著陳玉婷到了沙發前,彎著腰把陳玉婷放在沙發上.

"玉婷,我給你倒點水來."

"不,我要喝酒,咱們繼續喝酒."陳玉婷不肯松開抱著葉凌飛脖子地手,相反反倒用力,葉凌飛沒有提防,一下子壓在陳玉婷的身上.

葉凌飛本就身體里欲火燃燒.只是顧慮太多才沒有表現出來.這猝不及防地壓在陳玉婷身上,那欲火一下子就被引燃到全身.

葉凌飛的喘息急速起來,他還想極力壓制自己的欲望,偏偏看到陳玉婷那散發著淫靡的目光的雙眼直盯著自己.

從陳玉婷炙熱的目光中,葉凌飛看到了渴望.那是長期壓抑身體欲火的女人在被點燃欲火時散發出來的足夠融化任何男人的欲火.

"葉凌飛,當我一次老公好嗎,就一次."陳玉婷呼吸急速,那高聳地酥胸上下起伏著.陳玉婷的兩手緊緊摟著葉凌飛的脖子,她的兩腿像兩條蛇一般纏繞在葉凌飛的身上.

雖然葉凌飛也可能占有這身下的熟婦,但他卻有諸多的顧慮.他雖然喘著粗氣,但還是費力說道:"玉婷.你清醒下,你喝多了,如果你清醒過來的話,你會後悔的."

"我很清醒,明白我在干什麼."陳玉婷說道,"我只想要一次,就這一次."

葉凌飛舌頭舔舐著自己有些發干的嘴唇.他逐漸被欲火沖散了理智.葉凌飛很吃力地說道:"玉婷.你真考慮好了,必竟…..."葉凌飛這句話還沒有說完.陳玉婷已經用手捂住葉凌飛地嘴唇,她張開紅潤的嘴唇,輕聲說道:"我只想放縱這一次,我很清楚我現在做的事情.我只愛我的丈夫,這輩子我只會有一個老公,那就是我過世的丈夫.但是對于一個女人來說,我也有需要."

這句話說到這里,已經無須多說了.陳玉婷地手從葉凌飛的嘴唇挪開,她的嘴唇主動貼到葉凌飛的嘴唇上.就在陳玉婷的嘴唇和葉凌飛嘴唇相碰那瞬間,葉凌飛猛然抱住了陳玉婷,狠狠親了下去.

陳玉婷的兩手抱住葉凌飛的後背,她用力吻著葉凌飛,帶著和白晴婷,周欣茗等人不同地熱情,葉凌飛感覺到來自陳玉婷的欲火,甚至于倆人沒有過多的前奏,葉凌飛身體就起了劇烈反應,陳玉婷何嘗不是如此,她那多年壓抑著的感情在瞬間爆發出來,還沒有等葉凌飛主動時,陳玉婷已經主動引導著葉凌飛進入了她的身體.

熟婦永遠比青澀少女更懂得技巧,那看似不經意的扭動臀部總會引來男人更炙熱的欲火.陳玉婷那瞬間被引爆地欲火差點要燒掉葉凌飛,葉凌飛所感受地是從周欣茗那邊體現不來的炙熱.他每次地撞擊都會引起陳玉婷大聲的呻吟,那彼此的愛撫,總能引起新一輪的劇烈撞擊.

從沙發床上一直到地板,又從地板到了陳玉婷的臥室,處處都留有倆人纏綿的痕跡.葉凌飛那充沛的體力在此刻得到了全部釋放,陳玉婷更是以超過周欣茗幾倍的耐力承受著這一切.

兩個小時之後,葉凌飛躺在床上氣喘呼呼,整個床單都凌亂不堪.而陳玉婷把她地頭放在葉凌飛胸口.兩手如蔥一般的玉手撫摸著葉凌飛那一條條傷痕.

"老公,我好想你,好想你."陳玉婷如同囈語一般低聲念道.

葉凌飛聽在耳朵里,他明白此刻的陳玉婷把自己當成了她的老公了.與此說這次放縱是和自己,不如說陳玉婷是在幻想著和她老公在纏綿.

雖然葉凌飛心里有些悲哀,但他從陳玉婷那邊得到的快感卻讓葉凌飛很快忘掉這一切.他的右手放在陳玉婷那渾圓白嫩的粉臀上,嘴里大口喘著粗氣.

忽然,陳玉婷抬起頭.望向葉凌飛,她那變得紅潤的臉上帶著一絲幸福地笑容.柔情說道:"謝謝你,這是我這些年來最快樂的一刻."

"我有個問題,可以問你嗎?"葉凌飛問道.

陳玉婷點了點頭,葉凌飛這才說道:"你為什麼不找男人呢,即使你只愛你的丈夫,但你卻可以找男人過一夜情.當然,我可能這話說得難聽,你現在和我不就像是在和一個男人放縱嗎?"

陳玉婷並沒有生氣.而是柔聲說道:"因為你優秀,我如果想找男人的話,很容易就會找到男人.但是那些男人卻讓我感覺惡心,只想著如何占有的我身體,卻無法給我心靈上的慰籍.而你卻不同,你當初的出現就讓我感覺與眾不同,我很害怕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會愛上你.尤其是你今天下午所說的那番話,讓我錯誤以為我地老公又站在我的面前.就在那一刻,我決定放縱一次.葉凌飛,我只是和你放縱這一次.明天上班時,我不會再提到這件事情,而你也不要提及這件事情,就當我們從未發生過關系."

"你能做到嗎?"葉凌飛露出一個笑容道:"你不應該和我發生關系,我們可是在同一家公司.而且你還是我的上司."

"我考慮得很清楚,我可以坦然面對這件事情."陳玉婷說道,"我會忘記和你有過這次關系."

葉凌飛笑了笑,右手在陳玉婷的大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一把,笑道:"你知道嗎,讓我忘記和你做愛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我想每個男人都能像我這樣,只要一次.就會記住一生.但是,我會盡可能忘記這件事情.就如同你有很多顧慮一樣,我也有很多顧慮."

"我知道你的事情,也知道你的岳父是世紀國際集團的總裁.所以說,我才有理由相信你會忘記這件事情."陳玉婷兩手放在葉凌飛下身,頭慢慢向著葉凌飛的下身挪去,她的小嘴張開.一口含了下去.

葉凌飛享受著陳玉婷給自己地服務.這種舒服的感覺是他從來望海市從未有過的.周欣茗雖然肯和葉凌飛發生關系,卻一直沒有用過這種方式為葉凌飛服務.也只有像陳玉婷這般熟女才能作出這種事情來.葉凌飛就感覺身體又有了力量.

忽然,從客廳里面傳來一陣悅耳的鈴聲.陳玉婷把嘴從葉凌飛的下身挪開,低聲問道:"是你地電話在響吧葉凌飛聽到那悅耳的鈴聲時,就知道是白晴婷打來的電話.他給白晴婷設定了特殊的來電悅鈴,可以立刻判斷出白晴婷的電話來.

葉凌飛顧不得穿上短褲,就光著身體走到客廳.從散亂扔在地板上的褲子里摸出了電話,在接電話前,葉凌飛深深吸了一口氣,

"老婆,找我有事情嗎?"葉凌飛笑呵呵問道.

"你在哪里,現在都幾點了,還回不回來."白晴婷帶著責怪的聲音從電話里面傳了過來,"你如果不回來地話,麻煩事先給我打個電話."

"唉呦,老婆,我在外面有事情.我們公司這邊來了幾個客戶,我陪著他們吃飯,你看我倒忘記了,怪我怪我."

就在葉凌飛打電話這工夫,一身赤裸的陳玉婷也赤著腳從臥室里走出來.她還帶著醉意,走到葉凌飛面前,蹲了下去,嘴巴又挪了下去.

白晴婷明顯氣消了不少,她只是抱怨道:"你下次要是晚回來就打個電話,不要讓吳媽做好了飯,還得等你回來吃.你既然陪客戶的話,少喝點酒,記得不要酒後開車.好了,我先掛了."

當白晴婷掛上電話後,葉凌飛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氣,心里暗暗挖苦自己道:"我這是不是在欺騙我的老婆嗎,明明在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卻說謊陪客戶.看來,我也學會說謊了."葉凌飛感覺作為一個普通人確實不容易,比起當年他即使和女人在鬼混,他也可以毫不顧忌地說出來,現在的他多了一份顧慮,也許這就是普通人生活的樂趣,多了一份責任,少了一份放蕩.

但很快,葉凌飛就被陳玉婷勾引起欲火來.他拍了拍陳玉婷地肩膀道:"看來我得回家了."

"最後一次,我不會再想你."陳玉婷抬起頭仰望著葉凌飛,此刻地陳玉婷更像是一個放蕩的女人.誰也想象不到,平日里總是高傲不理男人地陳玉婷,此刻卻放蕩不堪.

"抓緊時間,爭取每分每秒."葉凌飛抱起陳玉婷,疾步走向臥室

上篇:第三集 第269章 你開你的會,我玩我的游戲     下篇:第三集 第271章 傷口上撒把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