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78章 國有國法、幫有幫規  
   
第三集 第278章 國有國法、幫有幫規


周欣茗怒氣沖沖闖進接待室,她一進去就看見里面坐著三個男人,其中一個戴著眼鏡頗為斯文的男人背著一個包,看樣子有些像律師;另外那兩名男人也不過二十七八歲,這兩名男人坐在接待室里,倆人彼此小聲交談著.

"哪個混蛋要領這些小混混的?"周欣茗一進來就高聲喝道,"真是反了,聚眾砍人還想領人,真當警察局是旅館啊,隨便來就來嗎."

周欣茗這一聲立刻把接待室里的三個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那戴眼鏡的男人趕忙站起身來,笑道:"這位就是周隊長吧."

"我是周欣茗,你是誰?"周欣茗掃了那男人一眼,語氣冰冷地問道.

"在下姓何,這是我的名片."那男人遞過去一張名片.

周欣茗連看都沒看,直接把名片握在手里搓成一圈,隨手扔進垃圾桶里.冷哼道:"我不管你是干什麼的,你直接說來干什麼,我還有事情,沒心情陪你玩."

那姓何的男人有些尷尬,極力擠出一絲笑容道:"是這樣,我的當事人想私了這件事情,我們想和受害人談談.可以做出一些賠償."

"說得簡單,這些人是黑社會,知道不,黑社會是需要被打擊的,我們刑警就是干這事的."周欣茗也不顧忌場合,把抓住姓何那個律師的衣服領子,喝道:"賠償,你把人砍死之後.那還怎麼賠償?"

何律師還沒遇過這樣凶悍的女警,他連忙說道:"周警官,慢慢說話,咱們都是斯文人.不要這樣."

"放屁,老娘就沒斯文過,要不要我和你輕聲細雨說話,順便給你來個按摩服務啊.你少來這套,老娘不吃這套.你想要那樣地話去找小姐去,別在警察局里亂嚷."

周欣茗這話引得那名正在接待室里接待這幾名男人的男警察笑出聲來,周欣茗瞪了他一眼,說道:"你沒事干嗎,沒事出去巡邏,多抓幾個小偷回來.別在這里浪費時間."

"周隊長,我這就去."那名男警一看情況不妙,趕忙跑了出去.

何律師算是服了,他早就聽說這新任刑警大隊長不好打交道,那是軟硬不吃,就從這現場的架勢來看,自己還真得小心點.他笑道:"周警官,你看是這樣的,你說地那些年輕人並不是黑社會,就是一群小孩經常一起玩.他們根本不懂得法律,要不.就教訓教訓放了他們.我的當事人….."何律師剛說到這里,就聽到那兩名男人中的一人咳嗽一聲,這何律師立刻改口道:"我的當事人想和受害人見見面,也許是一場誤會,也說不定."

"誤會,有這樣誤會的嗎,十幾個人拿凶器砍人.你說這也叫誤會?"周欣茗質問道.

"這個…..."何律師沒詞了.他對于法律可是十分了解,明白這樣地案子十分棘手.那是當場抓住的.但所謂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這何律師不得已,只得硬著頭皮說道:"周警官,您就通融一下吧,我們會賠償當事人的."

這時,葉凌飛晃悠悠走進接待室,他這一走進接待室就看見坐著的孫宏.此刻,孫宏也看見葉凌飛了.上次錢通被人在蕭朝陽的別墅里干掉,整個斧頭幫都被鎮住了.凡是知道此事的堂主都暗暗打怵,這些黑道地人要是看見有人被砍死,倒也不感覺什麼,整天混黑道,早就見怪不怪.他們最怕地就是這樣被人不明不白地干掉,神不知鬼不覺.蕭朝陽那是什麼人,斧頭幫的龍頭.要是他的別墅能那麼輕易進去的話,蕭朝陽說不定早被人干掉幾百遍了.但那晚上的事情卻讓斧頭幫的龍頭和堂主一個個心里都打鼓,葉凌飛那是當著所有人的面說要干掉錢通,而且只是一個晚上.最讓人恐怖地就是明明知道葉凌飛要干掉錢通,到最後錢通還是被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干掉了.

那晚上就是人家手下留情,不然想把整個別墅的人干掉都輕而易舉.這種心理上的威懾力遠遠大于當面殺人,蕭朝陽立刻傳來令來,今後凡是斧頭幫的人都不許招惹葉凌飛這人.其實,就算蕭朝陽不下這個令,那些知道此事地堂主早就在心里打定主意,死活不惹葉凌飛,而這孫宏就是其中一個.

孫宏今天中午時聽說他的下屬被人抓了,作為堂主,孫宏最怕這些下屬被抓起來亂供一番,那樣警察就會盯上他了.雖說斧頭幫不像以前那樣公開收保護費,但暗地里這犯法地事情可干了不少,不然怎麼能生存下去.

孫宏立刻帶了一個人約上律師趕到刑警大隊,想按照以前的方式把這些人帶出來.結果卻遇到周欣茗這硬茬子.

孫宏這一看葉凌飛進來,他腦袋就翁了一聲.心道:"怎麼回事,難道他是警察?"但孫宏轉念一想,感覺不是那麼一回事.葉凌飛那鐵血的手段比他們這些混黑道的還要凶殘,怎麼可能是警察呢.

孫宏這心里雖然忐忑不安,但他卻沒有閑著,趕忙起身,笑呵呵對葉凌飛打招呼道:"葉先生,你怎麼也在這?"

葉凌飛呵呵笑道:"沒啥事,就是我剛才被一群小毛孩子砍,我這人膽子小,就報警了.這不,那些毛孩子被抓進來,而我也就跟著進來了."

何律師一聽葉凌飛說這話,猜到葉凌飛就是那當事人,他立刻張口說道:"您就是當事人吧,實在太好了,我的當事人想…..."

何律師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孫宏喝道:"何律師,現在這里沒你的事情了."說完.孫宏滿臉陪笑道:"葉先生,你看這里說話也不方便,要不咱們出去聊聊."

孫宏心里可是七上八下,他哪里想到自己那些下屬竟然砍的是葉凌飛.這不是給自己捅了天大地窟窿嗎.孫宏現在把這群小子地祖宗八代都給罵翻了.他甯願這些小子砍死別人,也不願意這些小子得罪了葉凌飛.一想到葉凌飛那凶殘的手段,孫宏心里就打怵.

"出去聊天,嗯,沒問題啊."葉凌飛點了點頭.忽然,葉凌飛驚訝地說道:"我記得你好像是混黑社會地吧,難道那些砍我地人都是你的小弟?"

"啊,不是,哦,是."孫宏這個尷尬.說不是也不行,說是也感覺不好,直在葉凌飛面前支吾道.

周欣茗反應過來,原來眼前這二十七八歲的男人就是這些人的老大.但周欣茗就納悶了,怎麼這個老大看見葉凌飛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她用眼睛一瞟葉凌飛,問道:"你和他認識?""算是認識吧."葉凌飛笑道,"就是有過一兩面交道."說著,葉凌飛伸手拍了拍孫宏的肩膀,笑呵呵說道:"哥們,你看這件事情怎麼辦.你那群小弟很凶啊,不分青紅皂白下車拿著砍刀和鐵棒就砍我.好在我跑得快.不然今天你就看不見我了.我這個人恩怨分明,對我有仇地人我記得很清楚.兄弟,你是個爽快人,你看該怎麼辦?"

孫宏就感覺自己後背發涼,明明這里不熱,孫宏不知道為何總感覺這里熱得要命.他低聲說道:"葉先生,你要什麼.咱們都好說話.你盡管要,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給你."

"其實也沒啥,這里是警察局,我又是一個文明守法的人,怎麼能在這里要我想要的東西呢.兄弟,要不這樣吧,你核計一下,怎麼賠償我.我可事先說明了,我這人不缺錢,想賠償我錢就算了."

孫宏那可是明白人,一看這架勢就明白葉凌飛的意思了.他回頭望了一眼周欣茗,緊跟著又轉過身來,低聲道:"葉先生,我的人都在警察局里,要不等這些人放出去,我給葉先生一個滿意地賠償."

"嗯,兄弟是個爽快人,我喜歡.好吧,咱們就這樣定了."葉凌飛說完,一轉身,就當著孫宏等人的面拉著周欣茗就往外面走.周欣茗本不想當著別人的面被葉凌飛拉著走,但她卻掙脫不開,只得被葉凌飛拉出了接待室.

葉凌飛一直把周欣茗拉到走廊的盡頭,靠著走廊盡頭那扇窗戶,葉凌飛小聲說道:"欣茗,這件事情就算了,把人全放了吧."

"放人?"周欣茗一愣,不願意地說道:"怎麼能隨便放人,我不干."

葉凌飛靠近周欣茗,笑呵呵:"寶貝,你也別生氣.把這些人放了都是為我好,你想啊,現在那個小子知道我有人罩著了,一定會告誡他的手下以後繞著我走,那樣以來誰還敢打我."

周欣茗看著葉凌飛,哼了一句道:"你別給我上眼藥,我才不相信你害怕這些人.你告訴我,你到底想干什麼,不說實話,我就不打算放人."

"我打算讓這些小子以後看見我就像見了祖宗一般."葉凌飛語氣一轉,拉下臉道:"這小子就算被抓了又能怎麼樣,最多不是判個三年嗎,而且還有些小混蛋是未滿十八周歲的,法律根本不能嚴懲,說不定會來個緩刑,連監獄都坐不了.要是這樣以來,那些小子出來的話還會繼續找我麻煩,所以,我不會讓他們就這樣舒舒服服待著,我要他們永遠記住,這輩子都後悔砍過我."周欣茗臉色也拉下來,她低聲地說道:"我不允許你這樣做,你這是犯法."

"寶貝,我沒有說過是我自己做.那些小混蛋自然有人收拾,難道你認為他們的老大會放過他們.寶貝,你如果真想幫我,就把這些小混蛋放回去.這次,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

周欣茗咬著嘴唇,瞪著葉凌飛.她過了好半天,才不情願地說道:"這是最後一次.以後我不會再這樣做."

"好了,謝謝我最親愛的寶貝."葉凌飛呵呵笑道.

周欣茗沒有和葉凌飛笑,而是一轉身,大步朝大廳走去.

葉凌飛笑呵呵轉身回到接待室.他這一出現,孫宏立刻帶著自己那些人一起迎過來.

"葉先生,我剛才核計過了,如果你火氣沒消的話,我就派人混進來.收拾那幫小子.就算他們在警察局也不怕,我照樣可以收拾他們."孫宏小聲說道.

"誰說你地人要在警察局里."葉凌飛笑道,"你現在就准備領人吧,哦,順便把那個臭女人也帶回去,娘的.很囂張地女人.兄弟,那女人該不會是你的框吧."

"葉先生,你誤會了,那女人就是跟我認識,沒啥交情.至于我地那些下屬都是剛剛招進來的,你也知道,現在混黑道的,總是希望自己的人多點.誰想到會找來這一群有眼無珠的混蛋.要不這樣,等下跟我去我那里,葉先生也親眼看看.好消消氣."

葉凌飛眼珠一轉,笑道:"那兄弟是不是請我喝點東西啊.可說好了,沒東西喝可不去."

"有,怎麼能沒有呢!"孫宏一聽,立刻笑起來,"放心,我別地沒有,就酒多."

周欣茗果真把人都給放了.當然這些年輕人都留下了案底.警告他們要是有下次地話,就要嚴懲.

沈梁走出警察局時.總算長長松了口氣.這一趟警察局差點把她折騰死,沈梁站在街邊,嘴里罵道:"那個,竟然找到一名警察做靠山,看老娘回去怎麼玩死你."

她正在這邊罵著徐瑩時,一輛黑色的奧迪車停在她面前,剛才跟著孫宏地那名男人從車里探出腦袋,招呼沈梁道:"我們孫堂主要見你,現在立刻上車."

聽到是孫宏要見她,沈梁哪里敢耽擱半點,趕忙上了車.一上車,沈梁就殷情笑道:"東哥,不知道孫老大找我什麼事情."

"我哪里知道,堂主找你就是找你,干嘛問這麼多廢話,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嗎."這叫孟東的男人也不給沈梁好臉色,這一通語氣嚴厲的話下來,沈梁只得閉上嘴,再也不敢多問一句話.

沈梁一直被帶到位于五一廣場地地下廣場入口,從這里直達孫宏的迪廳.

"下車吧!"孟東沒好氣說道.

沈梁趕忙下了車,跟著孟東走到地下廣場的迪廳門前.此刻,就在迪廳門前站著四個魁梧的男人.這四個男人擋在迪廳入口,在迪廳門口正前方立著一個牌子,上面寫道:暫時休業.

"東哥!"

那四個男人看見孟東後,都叫聲東哥.

孟東點了點頭,問道:"堂主呢?"

"在里面!"

孟東沒有多說,帶著沈梁走進迪廳,那四個男人隨即擋在迪廳門口.

一走進迪廳里,沈梁就看見迪廳里面站了不少人,不下一百多號人.這沈梁心里可就七上八下,沒有了底.她哪里見過這種大場面,緊跟著孟東,小聲問道:"東哥,這是干什麼呢?"

"問這麼多干什麼,去了不就知道了."孟東沒好氣說道,他帶著沈梁穿過人群一直走到最面前.

"堂主,人帶來了."孟東對坐在正前面的孫宏說道.

"讓她先在一邊站著."孫宏連理都沒理,擺擺手.孟東點了點頭,一推沈梁說道:"去那邊站著."

沈梁臉色有些泛白,她剛走到這里就看見在孫宏面前跪著自己叫的那十幾個人.她再望孫宏身後望去,就看見葉凌飛坐在一張桌子前,手里端著酒杯,正悠閑喝著酒.一看這架勢,沈梁心里又咯噔一下,她現在對于葉凌飛的身份感覺高深莫測,似乎這男人黑白通殺.在警察局里,他和那些警察十分熟悉;在斧頭幫的霹靂堂堂口這里似乎也吃得開,竟然能坐著悠閑喝酒,看輩份也不低.

沈梁剛站在一邊,這時從人群後面又來了五名男人,其中一名男人正是執法堂堂主宋施.宋施帶著四名堂口的人走到孫宏面前一站,孫宏趕忙起身,讓出座位.

宋施也沒客氣,一屁股坐在正面的椅子上.

"孫堂主,你來說還是我來說?"宋施一貫冷面,這和他長期執掌執法堂有關,很難從宋施地臉上看到笑容,甚至于宋施的語氣都是冷冰冰地.

"宋堂主,這事情還是你來吧.我既然把我的手下交給執法堂,我就沒有必要插手此事,畢竟,我不想沾了自己堂口人的血."

宋施點了點頭,沒有客氣.他先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喝酒的葉凌飛,面無表情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和葉凌飛打過招呼,緊跟著吩咐道:"上刑法.他帶著那四個人從身上拿出四把手柄和斧頭連在一起不超過一尺的小斧頭,一直走到那些跪在地上的年輕人面前.

先前砍葉凌飛時,這伙人還囂張無限,尤其是那個帶頭的男人那時候簡直嘴巴都快撇到頭頂上了,但現在這群小年輕都渾身發抖,面如土色,尤其是那個帶頭地男人臉都變成一張白紙,煞白,煞白地.

"堂主,求你饒了我吧,我下次絕對不敢了."那男人哀求孫宏道.

孫宏沒理他,反倒是宋施冷言道:"所謂國有國法,幫有幫規,觸犯幫規者,絕不饒恕,這是你們自找的,又怨得何人."

上篇:第三集 第277章 引蛇出洞     下篇:第三集 第279章 我的小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