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79章 我的小祖宗  
   
第三集 第279章 我的小祖宗


宋施雖然聲音不大,但卻如同在迪廳中響起一個驚雷,那些斧頭幫的人都屏住呼吸,一字不漏聽著宋施的話.

"你們身為霹靂堂的人,卻自作主張,私自行動,違反幫規."宋施那冰冷,威嚴的聲音在迪廳響起,"今天晚上,當著霹靂堂堂口的兄弟門前,按照幫規對你們處罰,希望所有幫會的兄弟以此為戒,切忌不可置幫會與不顧."

宋施說完,直視那帶頭的男人說道:"你在霹靂堂許久,卻帶頭違犯幫規,必嚴懲.但顧慮你一直為幫會出力,故決定只砍掉你左手,驅逐出幫會.但假如你反水的話,任憑你躲在哪里,也難逃一死."

那男人聽到宋施這番話,嘴里連連求饒道:"我知道錯了,這次就饒我一次,我下次絕對不敢了."

"幫規就是幫規,如果饒了你,下次有人再犯幫規,是否也饒了他們,那以後斧頭幫的幫規將有何用."宋施冷哼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來啊,執法."

執法堂四個人過來,不由分手把那男人按在地上,其中一人按住那男人左手,另一人高舉斧頭,連眼皮都不眨一下,一斧頭砍下.只聽一聲慘叫,一只血淋淋的斷手滾落在一邊.

那男人痛死過去,這是,一名執法堂的人從身上拿出一條布帶,把失去左手的左臂狠狠綁死,以切斷大量鮮血從斷手處流出.止血藥很快也撒上去,緊跟著用紗布幫個結實.畢竟只是砍去一只手.沒有要這人的性命,因此,執法堂地人反倒處理一番.

宋施連眼皮都不眨一下.對這血淋淋的場面視若無睹.他轉向那些跪在地上渾身發抖的少年,冷冷說道:"念你們新入幫會,不懂幫規,這次輕饒你們.但為示警戒,故切去一根手指頭.你們可服?"

"服,服!"這些年輕人一聽只切手指頭,比砍去整只手已經輕了許多,一個勁兒地磕頭.

"執法."

隨著宋施地一聲令下.執法堂的四人面無表情,手握斧頭,紛紛落下.一聲聲淒慘的叫聲在整個大廳響起.那些不過十六七的少年平日只知道混黑社會砍人很牛X,哪里知道幫規卻如此嚴格,這被砍去手指頭.一個個都連聲慘叫.

好在執法堂的人手法十分嫻熟,再砍掉這些人左手尾指之後.手腳麻利地塗藥,包紮.

宋施看了眼孫宏,微微點頭道:"孫堂主,既然已經執法完畢,我先帶人走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你們霹靂堂的事情,與執法堂無關."

孫宏一點頭,目送宋施帶人離去他一坐回正座,那臉色立刻陰沉起來.厲聲喝道:"所有人都聽著.既然入我斧頭幫霹靂堂,就要遵守幫規.以後凡是任何事情都必要告訴我.不需私自行事.現在望海市一直對于黑社會嚴打,要是讓警察找到我們的證據,我們幫會就要被警察橫掃,所以,所有人都小心點,不要隨便在外面惹事."

整個大廳鴉雀無聲,霹靂堂地人都靜靜聽著,誰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孫宏掃了一眼那十幾個年輕人,厲聲喝道:"你們還不去和葉先生道歉,一群小混蛋,就算砍人也要看清楚再砍."

那十幾個年輕人趕忙到了葉凌飛面前,一個個臉色慘白,連聲道歉.

葉凌飛笑呵呵看著十幾個被砍去手指頭的小年輕,說道:"你說你們小小年紀就學會砍人了,不過,既然你們都受到懲戒,我也不想多說了."說到這里,葉凌飛忽然臉色一拉,陰森冷笑道:"你要謝謝你們堂主,不是你們堂主,我讓你們活不過今天晚上."

這句話不僅這十幾個年輕人,就連在場的其他人聽了,渾身都冷不丁打顫一下.這聲音實在太嚇人了,那孫宏雖為霹靂堂堂主,一想到葉凌飛那神不知鬼不覺地取走錢通性命地手段,也感覺後背發冷.他相信葉凌飛具有這種實力,絕對不是隨便開玩笑的.

"好了,你們走吧,別耽誤我喝酒."葉凌飛擺了擺手,那十幾名小年輕才如釋重負返回人群當中.

孫宏眼見幫會的事情處理完了,他示意霹靂堂地人散去,安排人清掃這里的血跡.之後才對一直站在一旁地沈梁冷笑道:"梁姐,你過來."

沈梁渾身一哆嗦,剛才斧頭幫執行家法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雖說這沈梁和孫宏有點交情,但眼見孫宏沖她冷笑.她心里沒底,只得硬著頭皮走到孫宏面前,唯唯諾諾輕聲稱呼道:"孫堂主."

孫宏冷笑道:"梁姐,平日里我自認沒少幫你的忙,也算對得起你了."

"那是,那是,孫堂主一直很關照我的生意."

"梁姐,你是別人介紹我認識的,當初只是看在我那位朋友的份上,對你多照顧了一番.但我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打著我們斧頭幫的名號在外面招搖,這次,我的十幾個人就是被你叫出去地.這些小子竟然敢不跟我打招呼,只憑你一句話就去砍人,你說這以後我這個堂主還怎麼當?"

沈梁一聽到這些,撲通跪下去,嘴里連連哀求道:"孫堂主,你放過我吧,我沒想過這些,我只是被人打了,想教訓那混…..."沈梁剛說道那混這兩字時,猛然看見葉凌飛正笑呵呵望著她,沈梁活生生地把後面那些話吞了回去,改口道:"我只是想為自己出口氣,並沒有多想."

"梁姐,你讓我怎麼說你好.你平日裝橫也就算了.那是別人.但你今天也不看看你招惹了誰,這葉先生可是我們斧頭幫地上賓,就連我們龍頭都是請葉先生過去.你卻要讓我的人砍葉先生.好在葉先生不想追究,不然,你讓我怎麼辦."孫宏冷言道,"今兒這個事情你去求葉先生吧,如果他要饒你,我便不追究,他要不肯放過你,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孫宏拋下這句話.轉身對葉凌飛說道:"葉先生,你看怎麼辦?"

葉凌飛手握著酒杯站起身來,他走到孫宏身邊.拍了拍孫宏地肩膀,笑道:"兄弟,我不是混黑道的.也就是一個普通人.黑幫的事情我不想管,但是這女人口口聲稱她是混黑道地.而且還打了我的朋友.我這塊兒倒無所謂,但我朋友那邊可不好交代.要不這樣吧,你隨便安排個人打她一兩百個耳光子,替我朋友出口氣就算了."

孫宏那是毫不猶豫答應下來,對沈梁說道:"梁姐,你有怨言嗎?"

那沈梁哪里敢說半個不字,她親眼看見黑道的血腥,這要是說半個不字.自己的小命還能保住嗎.

孫宏吩咐孟東給沈梁打一百個耳光子.孟東過來,毫不客氣.抬手就是啪,啪扇起耳光子來.

葉凌飛一臉冷酷的笑容,看著沈梁被打得口鼻竄血.他不時喝上一小口酒,頗有點看戲的味道.

當一百個耳光子打完後,沈梁已經被打得不成人形,兩臉腫得連她親爹親媽都認不出她是誰了.就在沈梁以為這下子可以回去時,又聽到葉凌飛冷冷說道:"死女人,你給我聽好,今後要是我的朋友有任何意外,我就要了你的命."

沈梁渾身直哆嗦,被葉凌飛嚇得.

沈梁被人架出去了,偌大地迪廳沒剩下幾個人.孫宏笑道:"葉先生,要不要找幾個女孩子陪陪?"

"我不好那口,咳,你看這時間也不晚了,我還是回去得好.哦,等我下次來你這里玩時,能不能給我免費啊."

孫宏哈哈笑道:"葉先生,看你說的,你要是能來這里玩,那是我的榮幸,你來我這里那是隨便玩."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這人很喜歡不花錢地東西."葉凌飛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拍了拍手,說道:"好了,我也該走了."

孫宏陪著葉凌飛剛走到迪廳的門口,就聽到迪廳門外傳來一個女孩子大嚷聲道:"怎麼回事,什麼暫停營業,難得我帶同學來玩,你們竟然暫停營業,是不是不給我面子?"

"不是,絕對不是,真是有事情."孟東在外面說道,他似乎很害怕那女孩子,說話十分小心.

"放開,別擋我的路."女孩子大嚷道.

葉凌飛聽到這聲音不感覺有什麼,但孫宏聽到之後卻苦笑道:"葉先生,我現在有麻煩了,咳,小祖宗來了,誰也惹不起啊."說著,他趕忙走出迪廳.葉凌飛不明白這孫宏所指地小祖宗是什麼意思,一頭霧水跟著走了出去.

葉凌飛剛一出去,就看見外面站著四名年紀大約在二十左右的少女.領頭地是一名中等身材,體型偏瘦的美貌少女.那少女留著一頭披肩長發,瓜子臉,眼睛大大的,她的嘴唇微微上翹,一張潔白如美玉的臉上微微浮現一股傲氣.這女孩子身著一身緊身皮裝,胸部和屁股都不大,可能恰恰是這個原因,因此這少女才用一身緊身皮裝勾勒出她身體的曲線,以此來掩蓋她的胸部和臀部的不足.

這少女頭發染成淡紅色,手腕帶著兩串玉鐲.她看見孫宏出來時,親熱喊道:"孫哥,你這場子怎麼不營業啊,我帶同學想來這里玩,孟東這家伙卻告訴我不營業."

孟東這時候早就閃在一邊,聽到這少女提他名字,他趕忙笑道:"不是我說地."

"我地小祖宗,你哪天來不行,偏偏今天來,我今天場子有事情."孫宏連連笑道,"要不你明天來玩吧."

"明天我還有事情要做,只想著今天來晚,你看我都帶著同學來了."

"真有事情.我看你去別的場子玩,華南那邊地黑豹迪廳也不錯,你去那里玩."孫宏推薦地是黑豹堂的場子.

這少女一聽那地方.把嘴撇得老高道:"孫哥,就你這最好,我只想在你這里玩."

孫宏無奈歎了口氣道:"好吧,你先在外面等一會,我把里面收拾乾淨,就營業."說著孫宏招呼孟東道,"快多帶幾個人把場子收拾完."

孟東立刻走進去,孫宏這時候才對葉凌飛說道:"葉先生.我現在送你出去."

葉凌飛點了下頭,剛走過那少女身邊時,不小心碰了少女一下.就看見這少女把眉毛一挑,喝道:"你沒長眼睛啊."

葉凌飛反過身來,看著那滿臉都是怒氣的少女.笑道:"我怎麼沒長眼睛,應該是你擋了我地路.我還沒有怪罪你了,你倒惡人先告狀."你說什麼,我擋你的路."那少女把兩手一叉腰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混了,敢和我說這種話."

孫宏一見不好,趕忙攔在倆人中間,打圓場道:"好了,大家不要吵.都是自家人.沒必要吵."說著孫宏對葉凌飛介紹道:"葉先生,這是我們家老爺子的寶貝孫女.看在她是小孩子份上,就不要和她計較了."

葉凌飛點了下頭道:"好吧,我還有事情,先走了,這小丫頭你慢慢招呼吧.咳,真是缺少管教啊."葉凌飛說完,邁步就向外面走去.

"你站住,你說什麼我缺少管教,你才缺少管教呢."這少女被孫宏攔住,依舊不依不饒喊道.孫宏暗暗歎氣,心道:"小祖宗,你惹誰都行,就別惹這人.不要說你了,就你爺爺都得核計核計."當然,他不能對少女說,只是好言安慰.

葉凌飛回到別墅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白晴婷正坐在電視前,看著新聞.打她知道望海投資集團被騙後,白晴婷特別喜歡看電視新聞.一看見葉凌飛回來後,白晴婷招呼葉凌飛坐到自己身邊,很開心說道:"你猜今天李哲豪都說什麼了?"

"我哪里知道,我不關心他說什麼."葉凌飛右手摟著白晴婷的肩膀,一臉和我無關的表情.

"你就是不喜歡關心這點東西,我告訴你吧,李哲豪上午召開記者發布會,說他們集團沒有購買巴黎聖母院,只是和別人合作投資巴黎聖母院的土建工程.傻子也聽得出來,他這是想糊弄過關."

"或許是吧,不過,我聽說李哲豪這次好像被人騙了三,四十億人民幣."葉凌飛說道.

"好多錢呀."白晴婷驚訝地張大嘴巴,隨即,她開心大笑道:"這下子李家不是要破產了嗎?"

"有這個可能,但是,同樣存在另外一個可能,李哲豪說不定能暗中搗鬼."葉凌飛沒有點名,而是故意提醒白晴婷.

"暗中搗鬼?"白晴婷一愣,她眨著美麗的眼睛,糊塗地問道:"能搗什麼鬼,難道他還有本事把這些錢全要回來."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李哲豪說不定可能逃跑."

白晴婷眨了眨眼睛,點了點頭說道:"嗯,很有這個可能,要是我被騙這樣多錢的話,一定會跑.我相信望海投資集團一定和銀行貸了不少款,這樣以來,他沒有錢了,那些銀行一定不會放過他,到時候李哲豪就會跑了."

"這樣問題就來了,李家現在哪里還有錢跑路.按照李哲豪地為人,說不定他會綁架有錢人勒索巨額贖金,而晴婷你無疑就是最適合的人選."葉凌飛眼看時機成熟,把事情全盤托出道,"老婆,你最近要小心一點,最好找人保護你."

"你是說李哲豪會綁架我,這不可能吧,他為什麼要綁架我?"白晴婷想法很單純,傻乎乎地問道.

看著白晴婷那傻乎乎的樣子,葉凌飛笑著親了白晴婷粉嫩地小嘴一口,這才說道:"這是周欣茗告訴我的,他們警方得到內幕消息,李哲豪可能在策劃綁架你.我本來不想告訴你,但是我突然改變了主意,老婆,我有一個更好的計策,你想不想聽?"

"什麼計策?"白晴婷來了興趣,她聽到葉凌飛提到周欣茗,就相信葉凌飛說李哲豪綁架自己地事情,因此,很認真聽葉凌飛說他的計策.

"老婆,咱們看電視劇里不是經常有人當誘餌,把壞人引出來嗎,咱們也可以搞一出來.明天,你聽我地安排,咱們演一出好戲.保證讓李哲豪這家伙上當,到時候周欣茗就可以抓住李哲豪.而老婆你,也不用擔憂李哲豪會綁架你了."

白晴婷聽完之後,有點擔憂說道:"老公,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我有點害怕."

"怕什麼,有我在呢.你什麼也不用顧慮,明天記住,不要離開世紀國際集團.下午的時候,我會去找你.一切聽從我的安排."

白晴婷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葉凌飛把白晴婷摟在懷里,柔聲說道:"老婆,等後天咱們倆人就去選婚紗,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和你結婚了."

白晴婷聽到葉凌飛這句話,心里湧起了甜蜜.此刻的她沒有半點害怕了,只想著盡快把這件事情解決掉,好和葉凌飛選婚紗去.

上篇:第三集 第278章 國有國法、幫有幫規     下篇:第三集 第280章 我要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