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81章 行動取消  
   
第三集 第281章 行動取消


在白晴婷的辦公室吃完飯,葉凌飛就霸占了白晴婷的電腦,打起了CS游戲.而白晴婷則被葉凌飛逼著用起筆記本電腦辦公.

打從白晴婷正式接管越洋百貨之後,白晴婷很大一部分時間都在越洋百貨辦公室里,只有在現場,才能更全面了解越洋百貨.

這幾天在世紀國際集團總部,白晴婷一個方面是把她從年後搜集來的資料和信息進行整理,從而計劃全面對越洋百貨進行改革;另一方面,是需要世紀國際集團的集團采購部門的支持,她可以把集團采購部的部門經理叫到辦公室,提出對于越洋百貨供應商的更換,協調,尋找新的供應商等諸多要求.

白晴婷主管越洋百貨無疑比以往越洋百貨的經理有很大的優勢,那就是白晴婷隨時可以調動集團的采購部門進行協調,這是普通經理所不具有的權力.

葉凌飛把手機放在右手邊,一便隨時可以接電話.而他則專心打CS.這些天于筱笑總是拉葉凌飛去浩方平台虐待菜鳥,雖說這樣讓葉凌飛感覺有點過于殘忍,但于筱笑卻樂此不疲,頗有點"老娘這次總算成為高手"的感覺.每次,虐待完那些稀里糊塗闖進地圖里面的菜鳥時,于筱笑都會用她招牌的歡迎語和那些新人打招呼:zhneiho因為是拼音字母,那些新人總是看了半天才能反應過來,回過去一句:SB之後,這些新人專門找于筱笑打.偏偏這就中了于筱笑的陰謀,在二對二的小地圖里,于筱笑總是自願當作誘餌.每次看見對方倆人奔著她沖過來,于筱笑總是恨不得大喊道:向我開炮.

葉凌飛實在搞不懂于筱笑這樣做的目地到底是什麼.難道天生就喜歡被虐待.當然,于筱笑並不是完全挨打的主,她的槍法也在虐待中日益高超起來.再加上有了葉凌飛這種猥瑣流的宗師級別人物,于筱笑逐漸變成一個極其猥瑣地高手.

這于筱笑在家里,還沒到開學,有得是時間打游戲.但葉凌飛卻沒有這樣多時間打游戲,經常葉凌飛手機會收到于筱笑發過的短信.上面就寫道:師父,爆菊花去.

這條短信就像一條催命短信一般,只要葉凌飛一看見這條短信,有時間上網打游戲,就乖乖上網打游戲.葉凌飛害怕這個爆強美少女再來點更火爆的短信.那樣他是受不了的.

利用白晴婷下午工作工夫,葉凌飛又和于筱笑打了十來局CS,直到讓于筱笑感覺爽了,葉凌飛才松了口氣.心里感覺自己快成為人家陪練了,就是這陪練沒啥工資.關了電腦.葉凌飛跑到白晴婷身邊,兩手不老實起來.白晴婷這邊正忙著.被葉凌飛一騷擾,她不耐煩說道:"別煩人了,你沒事做的話,就在集團里面轉轉."

"老婆,這叫增進夫妻之間感情."葉凌飛為自己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他話音未落,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葉凌飛接了電話,里面傳來野獸地聲音道:"老大,李哲豪在郊區一棟舊樓里待了兩個多小時.從那里出來好幾輛車.這些車一直開到中山路就分開了.李哲豪是回他別墅的方向,另外那些車奔著碼頭去了.老大.我們跟蹤誰?"

"廢話,這還用我教你."葉凌飛郁悶道,"玩過抓兔子游戲嗎,不會再玩一次嗎,你跟著那群飯桶干什麼嗎,他們又不是兔子."

"老大,我知道了."野獸被葉凌飛一說,立刻把電話掛了.

葉凌飛也掛了電話,伸了伸胳膊,說道:"老婆,李哲豪那家伙開始動了,你想不想看好戲啊!"

白晴婷松開手里的鼠標,望向葉凌飛,說道:"你打算怎麼辦?"

"很簡單,咱們倆人去見見想綁架你的那些人,看看是什麼來頭."陳翰林在葉凌飛的安排下,給李哲豪打了電話,告訴李哲豪自己已經成功騙到白晴婷,可以按照約定地時間到停車場.電話那頭的李哲豪十分高興,再次重複道這次事情結束後,他和陳翰林之間就沒有任何關系了.

陳翰林開著一輛車,白晴婷開著車跟在陳翰林車後,葉凌飛坐在白晴婷車里給周欣茗打了電話,告訴周欣茗他們已經出發了.

現在是晚上六點中,天色有點暗.等陳翰林和白晴婷的車一離開世紀國際集團大廈,一輛在世紀國際集團附近停了一天的福特嘉年華緊跟了上去.這輛福特嘉年華車里坐著兩人,都非善類.坐在副駕駛座的那二十出頭地年輕人拿著手機撥打了李哲豪的電話.

"老板,我們已經看見他們了,那女人開一輛奔馳離開了世紀國際集團."

李哲豪坐在別墅大廳里遙控著整個綁架計劃,他確信白晴婷真開車跟著陳翰林後,笑道:"到時候不要客氣,把那女人抓起來,至于那個男人就給我干掉.手腳麻利點,別留下痕跡,知道嗎.哦,還有,那女地歸你們了,記住,千萬別客氣,只要給我留個活口就行了."

李天鵬坐在李哲豪身邊,等李哲豪掛上電話,李天鵬惋惜地說道:"爸爸,多可惜啊,白晴婷讓那些人給糟蹋了,還不如讓我來呢."

"天鵬,一個女人算什麼,男人志在四方,千萬不能著迷女色."李哲豪得意笑道,"我要讓白景崇後悔一輩子,這次我不僅要拿他的錢,還要讓他蒙受恥辱.哼.就算我要走,在走之前我也會給你留點紀念."李哲豪心情大好,招呼李天鵬道:"天鵬,走.咱們下盤象棋去."李天鵬點了點頭.

倆父子到了書房,擺開象棋棋盤殺了起來.這中國的象棋不同于圍棋那般複雜難懂,只要明白馬走日,相走田,隔山打炮等之類最基本的走法,這象棋就能下了.

當然,象棋也有棋譜,只要能熟記棋譜,再稍微一點領悟.棋藝就能提升地很快.

李哲豪就是象棋資深愛好者,他曾經搞過象棋職業隊參加全國的象棋聯賽,只是後來因為生意忙起來,這沒時間繼續管理這支象棋職業隊.但只要有空閑,就拉著兒子殺上兩盤.今天晚上李哲豪也是心情大好.拉上李天鵬下起了象棋.

李天鵬哪里是李哲豪的對手,這一連兩盤下來,都被李哲豪殺得片甲不留.第三局時,李天鵬格外小心,但還是被李哲豪殺到只剩下一帥,一車和兩士.雖說這盤棋未下完.但勝負已分,只是李天鵬沒有認輸而已.

李天鵬把車走到李哲豪兵旁.笑道:"爸爸,可小心我偷吃了你的車,到那時候,說不定我會反敗為勝."

李哲豪把車挪到李天鵬那側,哈哈大笑道:"天鵬,難道你認為我會犯那種錯誤.我下棋如做事,勢必做到百無一疏."

"爸爸,那倒未必吧.說不定我可以抓住一個機會.就反敗為勝."李天鵬手拿自己地車.在尋找著最佳位置,嘴里嘟囔道:"我就不相信不能找到爸爸地漏步.說不定這局我就贏了."

"天鵬,認輸吧,你怎麼可能贏得了我."李哲豪已經准備下下一盤了,從棋勢上看,明顯李天鵬大勢已去,不過是在做垂死掙紮而已.李哲豪笑道:"天鵬,這下棋關鍵在于胸中有局,做到進可攻,退可以守.做到隨時可以把你有的棋子用到極致,看似不經意步下地一顆棋子,將來就可殺機無限.就如我用陳翰林這顆棋子,我早早布置在白景崇身邊,就是要好好將白景崇一軍,現在不是用上了嗎."

李天鵬還在思考,隨口問道:"爸爸,你說陳翰林是怎麼騙白晴婷的,就算白晴婷好騙,白晴婷的未婚夫葉凌飛可跟猴一樣精,別被這姓葉的小子算計到了."

李天鵬這句話剛一說完,就看見李哲豪突然臉色一變,連聲說道:"我怎麼沒有想到葉凌飛,該死,這姓葉地上次就查過陳翰林,說不定陳翰林早就被姓葉的盯上.今天晚上陳翰林說騙到白晴婷,有點過分容易了,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對."李哲豪猛然站起身來,急急忙忙跑下樓.

李哲豪跑到客廳里面,把自己扔在茶桌上的手機拿起來,急忙撥打電話.等電話接通那瞬間,李哲豪幾乎是在吼道:"快走,行動取消."

"李老板,晚了吧,你的人都被抓起來了."葉凌飛的笑聲從電話里面傳了過來.

原來,就在李哲豪和李天鵬下棋之時,陳翰林和白晴婷已經到了碼頭.陳翰林下了車,朝四處張望.而此刻,坐在車里地葉凌飛沒有動,他讓白晴婷下車,就站在車邊不要動.白晴婷就是誘餌,當白晴婷一露面時,七八個男人從停車場的陰暗處跑了出來.同時,後面的那輛福特嘉年華也沖了上來,那在世紀國際集團附近盯梢了一整天的兩個小子也跳了下車.

就在這些綁匪圍向白晴婷時,四周想起警車聲,周欣茗帶著人包圍了這些綁匪,一個也沒跑掉,全被抓起來.

李哲豪偏偏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葉凌飛接了電話,聽到李哲豪說行動取消後,葉凌飛才笑呵呵說道.

李哲豪聽到電話里面葉凌飛的聲音後,立刻掛了電話.招呼李天鵬道:"天鵬,快通知你媽,咱們馬上離開."

李天鵬也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正待上樓招呼自己地媽媽時,就看見馬紫燕出現在二樓.比起李哲豪的驚慌失措,馬紫燕反倒從容很多.她語氣十分冷靜,說道:"哲豪,是不是綁架地事情沒成功?"

李哲豪焦急地點了點頭道:"紫煙.不要多問了,把現金拿著,咱們立刻離開,警察會很快到這里的."

馬紫燕並沒有驚慌.她從容不迫說道:"天鵬,你和你爸爸立刻開車離開,不要走高速公路,警察一定會在高速公路上圍堵你們.從大黑山饒道到海豐那等我,我會隨後開車趕過去."

"紫煙,你不走?"李哲豪問道.

馬紫燕淡然一笑道:"我當然要走,只是我要把東西收拾一下.隨後就跟上你們.警察一定想抓你和天鵬,而他們對于我沒有辦法.我會立刻收拾東西離開.退一步講,就算能趕到,他們沒有證據拘留我.我也會平安地和你們彙合."

李哲豪和李天鵬兩父子一聽,確實是這個道理.倆人也不多想.拿了一些現金,連衣服都沒有多帶,穿著外套就沖到別墅的車庫.小黑坐上寶馬車的駕駛座,李天鵬和李哲豪也打開後門,上了車.這輛寶馬車沖出了別墅,一直向西開去.

看見一輛白色的寶馬車從李家沖出去.野狼推了一把有點犯困地野獸,低聲說道:"人走了."

"果然和老大預料一樣,這下子有好玩的了."野獸咧嘴笑道,"我看他們怎麼從我手心里跑掉."

野狼沒理野獸,而是撥打了葉凌飛地電話,通知葉凌飛李家父子已經開車跑了.

這些都在葉凌飛預料之中,葉凌飛本來就沒有想讓周欣茗帶人把李哲豪抓住,要是被警察抓住了.最多就是判刑.葉凌飛這次要親手干掉李哲豪.不給李哲豪任何一點活命地機會.事情到了現在,也已經到了該了斷的時候了.葉凌飛讓周欣茗護送白晴婷回家.而他則開著白晴婷地車,沿著野狼所說的方向追了過去.

小黑開著車駛上大黑山地盤山公路,他不時從反光鏡向車後瞟著.

"老板,我們被跟蹤了."小黑說道.李哲豪和李天鵬同時一驚,他們向後望去,就看見一輛車在他們後面行駛.

"小黑,你確定嗎?"李哲豪問道.

"這輛車我注意很久了,從我們出市區後,就跟著我們."小黑突然一加速,後面的那輛車也跟著加速起來.這下子李哲豪和李天鵬都相信了,李哲豪十分緊張,催促道:"小黑,快想辦法."

"老板,我知道怎麼做."小黑沒有半點驚慌,語氣十分平靜.

此刻,李哲豪和李天鵬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小黑身上,就看見小黑故意把車速放慢下來,而後面那輛的車速也慢起來.當小黑的車開到盤山路一處拐彎時,突然,一個漂亮地拐彎,拐過了那個山彎,之後,又向前開了十幾米,小黑把車停下來.

小黑一伸手,從腰間拔出手槍,對車里的李哲豪和李天鵬說道:"老板,你坐著別動,我去干掉後面車里的人."說著,小黑推開車門下了車.

小黑的右手握著槍低垂下去,他站在盤山公路中央,等著後面的那輛車從拐彎處出現.

兩道車燈地燈光劃破黑夜,小黑握住手槍,准備隨時開槍.就在他看見後面那輛車的車身時,那輛車地車燈晃了小黑眼睛一下.小黑微微眯起眼睛,手里的槍口對向汽車.

啪,啪,啪,啪

四聲槍響劃破了夜空,緊跟著就聽到撲通一聲,小黑向後仰倒過去.他身上出現四個血洞,小黑躺在公路上,兩腳抽搐著.

那輛寶馬車挺在小黑尸體前,野狼和野獸倆人拎著手槍到了小黑尸體前,野獸用腳踢了踢小黑還在抽搐的身體,冷笑道:"你當老子是什麼人,能讓你打中,廢物."

"別說廢話了."野狼看不慣野獸這種處事方式,握著手槍對著小黑的腦袋啪,啪又是兩槍,打爆了小黑的腦袋.野狼拎著槍直奔前面那輛寶馬車而去,野獸撇了撇嘴,嘟囔一句"沒有幽默感的家伙"後,也拎著槍走上前去.

車里的李哲豪和李天鵬再聽到清脆的槍聲後,倆人本能向小黑望去.在這兩人心中,小黑是他們最值得信任地保鏢,一直以來,小黑給他們地印象就是這人心狠手辣,辦事乾淨利落,不留下一點尾巴,只要交給小黑辦的事情,小黑都辦得十分完美,沒有一點麻煩.

在他們心中,小黑是沒人能打敗地.但他們這次很顯然失望了,李哲豪和李天鵬清楚地看見小黑倒了下去.

這兩人心中大駭,心里咯噔一下.倆人本能反應一般推開車門,打算下車逃跑.但他們倆人剛打開車門,就聽到有人冷笑道:"兩位,不要動,我的老大要見你們."

李哲豪和李天鵬倆人果真沒敢動,被野狼把倆人又塞進車里.

野獸這家伙把小黑的尸體給拖到車邊,打開車門,塞在車前座上.

"兩位對不起了,這位兄弟你們的手下,你們多看他幾眼."野獸咧著大嘴笑著,緊跟著野獸砰得一聲關上車門.

坐在車里的李哲豪和李天鵬倆父子面面相覷,他們心里清楚,這次真得完了.但李哲豪卻不甘心就這樣完了,他右手偷偷摸進口袋里,剛想撥打110,卻被野狼一拳頭打在李哲豪的下巴上,把李哲豪的下巴打得粉碎,那手機也被扔在地上踩成了碎片

上篇:第三集 第280章 我要辭職     下篇:第三集 第282章 我發誓,我一定要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