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85章 真巧,我又抓到你了  
   
第三集 第285章 真巧,我又抓到你了


白晴婷完全憑一個女人的直覺說葉凌飛和安琪之間沒有任何關系,女人的感覺有時候是最為敏感的.雖然安琪的話說得很曖昧,尤其是說在葉凌飛救了安琪之後,安琪沒有說她到底和葉凌飛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但白晴婷卻從安琪的語氣之間感覺到安琪對葉凌飛很崇拜,這種崇拜化成了一股淡淡的幽怨.

如果換成別的女孩子會錯誤認為葉凌飛在救了安琪之後,安琪跟著葉凌飛,勢必想到安琪會用身體報答葉凌飛的恩情.但白晴婷卻沒有這樣想,以她看來,安琪這女孩子野性十足,說話的時候也毫不顧忌,但最後那句要白晴婷好好愛葉凌飛的話卻暴露了安琪的內心真實的想法,在安琪的心中有葉凌飛的地位,而且還有些連安琪本人都不清楚的另種感情.

安琪的到來反倒讓白晴婷從另一個角度認識葉凌飛,那就是葉凌飛身上有很多令女人著迷的地方.白晴婷以前並沒有意識到這點,但現在她想起自己和葉凌飛之前相處的點點滴滴之後,豁然發現葉凌飛有很多的優點被自己忽視了,現在的白晴婷更愛葉凌飛了.

雖然安琪走了,但安琪要的那份比薩卻被葉凌飛吃了.吃完之後,葉凌飛拍著肚子,打著飽嗝問道:"老婆,下午想不想玩玩."

"去哪里?"白晴婷問道.

"我還沒想好,等想好了就知道了."葉凌飛呵呵笑道.

"下午我還有事情,沒時間陪你玩,我需要在結婚前把我手里的工作做完,除非,你不打算和我結婚了,或許我可以考慮不著急工作."

"那老婆你去忙吧.我現在巴不得明天就結婚呢."葉凌飛掰著手指頭算道,,"下個星期三去登記,周末舉行婚禮,老婆.要不咱們現在就去登記吧,登記完也就算結婚了,咱們可以先那個,我都等不急了."

"哼,你們男人都想那個.是不是你和我那個後,就不想和我結婚了."白晴婷撅著小嘴,顯得有些不滿.葉凌飛趕忙解釋道:"不是了,我只是亂說說,難道你讓人家開個玩笑還不行嗎.再說了,你早晚是我的人,我大半年都等了,再等幾天又何妨.這就像紅酒.這年份越長.喝起來口感越好.我相信等咱們倆人結婚那晚上,我們...."葉凌飛說到這里,把嘴巴貼在白晴婷耳邊低聲嘀咕著.白晴婷粉嫩的臉蛋刷得一下就變紅了.她伸手在葉凌飛大腿上扭了一把,羞澀道:"我不理你了,我去公司了,你記得付帳啊."

看著白晴婷離開餐廳,葉凌飛咧著嘴低聲嘟囔道:"人家就說了實話,難道你不想要.唉,我還要忍幾天了,真巴不得那天早點來啊."

葉凌飛結了賬.離開這家餐廳.

葉凌飛打算到越洋百貨對面取車.就在他准備過橫道之際,就看見一輛摩托車從大街的南邊飛馳過來.一名少婦剛好拿著包走到道邊,那輛摩托車緊貼著道邊從那名少婦身邊駛過,坐在後座的那名戴頭盔的男人一把奪過那少婦地包.

"我靠,怎麼又是這種事!"葉凌飛瞧眼左右,就看見距離自己大約一米遠處停著一輛自行車.這輛自行車是郵政那樣的綠色,在自行車後座還掛著一個綠色的包,上面寫著中國郵政.應該是郵政局的人來這里辦事,可能事情很快就辦完,因此並沒有把車停在專門停放自行車地地方,而是簡單的用車鎖鎖上.

葉凌飛也顧不得多想,一步跨到那輛自行車前,左手一握自行車的車把,另一只手把著後車架,就把自行車舉起來.雖然從這里距離街邊至少還有一米半的樣子,葉凌飛連理都沒理,把那輛自行車甩了出去.

這龐然大物斜著就直奔那輛正在高速飛馳的摩托車上,葉凌飛這個點把握得恰到好處,那輛摩托車剛到這里,自行車也恰好飛了過去,就聽得噼里啪啦一陣亂想,自行車和摩托車絞在一起,那輛摩托車上地兩人全摔在街面上.

葉凌飛走到那兩個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人前,把其中一個人的頭盔拿下來後,葉凌飛大罵道:"我靠,怎麼又是你."

那人正是上次搶劫鄭可樂那名騎摩托車的年輕人,也就是鄭可樂男朋友陸俊的親弟弟陸天.

陸天這次可摔得夠嗆,他躺在地上,直喘粗氣.等看清楚葉凌飛的長相後,這名年輕人哭了起來,邊哭邊嚷道:"吉祥貓你***就是害我,還吉祥貓呢,你就是倒黴貓."陸天這一哭罵,距離他不遠的那名男人躺在地上哼哼呀呀說道:"你這小子才是掃把星,我說今天不出來吧,你偏要出來."

"吉祥貓,不是你說沒錢花了嗎."陸天說完,哭哭啼啼對葉凌飛哀求道:"大哥,你就放過我們吧."

葉凌飛看見這年輕人哭了,反倒笑起來,笑呵呵說道:"哥們,你說你他娘地怎麼就這樣倒黴,怎麼偏偏讓我打了兩次.老實說吧,我活了三十來年,管閑事也就兩次,上次是在世界大廈,這次是在這里.咳,還巧了,兩次打地都是你.我看你是夠倒黴了,也別在這里哭哭啼啼的,你看這周圍的人很多,在這里說話多鬧騰,等下咱們去個好地方聊天,那里安靜,還有人專門陪你們聊天."

"哪里?"陸天問道.

"警察局啊!"

警察局里,葉凌飛坐在周欣茗地辦公室,周欣茗低著頭在查閱卷宗.周欣茗現在滿心只想著如何抓住李哲豪父子,上次等他們趕到李哲豪家時,李哲豪父子早就跑了,就連李哲豪的老婆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抓不到李哲豪父子,這案子就不算完.周欣茗把這案子上報總局,請求發出全國通緝令,通輯李哲豪父子.

葉凌飛也沒告訴周欣茗李哲豪父子早就被他干掉了.上哪里去找這兩人.但葉凌飛就是想要李哲豪死不瞑目,就算死了,這名字還要掛在通緝名單上.

"周隊長,那兩個小子招了.你猜猜我們從這兩個小子嘴里套出什麼?"小趙興奮地跑進來,顯得很開心.

"啥事,說吧."周欣茗頭也沒抬,只是隨口說道.

"周隊長,你還記得去年十月份的那個飛車黨嗎?"小趙問道.

"飛車黨?"周欣茗抬起頭."哪個飛車黨?"

"就是十一國慶期間連續在咱們市作案六七十起的那個飛車黨啊,那些家伙都是騎著摩托車專門搶包,還有是從受害人後面打昏受害人搶走受害的包及首飾等,然後坐摩托車人跑的.這可是大案啊,受害人八十多人,市政府要求我們限期破案."

"哦,那個案子啊,不是已經了結了嗎.咱們不是把人都抓了嗎.我記得好像十幾個吧,現在這些人都在監獄里呢."周欣茗沒明白這小趙怎麼會提這件已經了結的案子.

"周隊長,我告訴你啊.咱們當時沒抓全,那些被抓地小子對咱們沒說實話.他們並非是自發聚集在一起,而是由一個老大控制地.剛才葉哥抓進來這兩個小子被我們套出口供了,他們上次就參加了那次搶劫,而且那次至少還有十多個人被咱們漏掉了."

周欣茗一聽小趙這樣一說,立刻站起來,和葉凌飛連招呼都不大,帶著小趙急匆匆奔著審訊室而去.

這樣倒好.把葉凌飛老哥一個人給扔在辦公室里.葉凌飛在周欣茗辦公室里坐了一會.也沒有看見周欣茗回來.他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就站起身來.向著大廳溜達過去.

葉凌飛和這里地警察都熟了,他跑到大廳里,和坐在大廳里的幾名警察閑聊起來.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周欣茗還沒有從審訊室里出來.葉凌飛也瞧出來這對于周欣茗來講,是一個大案子,依照周欣茗地性格,不審問幾個小時徹底把這兩個倒黴的家伙給掏空了,周欣茗是不會出來的.他不打算再等下去,還是先回家好了.

葉凌飛這邊正打算離開警察局時,就看見陸俊急急忙忙跑進來,張口就問道:"警察同志,我的弟弟在哪里?"

葉凌飛再向後一望,竟然看見鄭可樂正跟在陸俊身後,往大廳這里走來.看鄭可樂的打扮,就能猜出來這陸俊和鄭可樂可能是在約會,聽說了這碼事,陸俊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鄭可樂怎麼說都算陸俊地女朋友,也跟著過來了.但很顯然,鄭可樂是極不情願跟過來的.

葉凌飛也明白就算上次鄭可樂和陸俊吵架,也不會分手,因此,看見鄭可樂和陸俊都出現在自己面前也不感覺有什麼意外.

陸俊很著急打聽他弟弟的消息,並沒有在意葉凌飛,反倒是後來走進大廳的鄭可樂看見了葉凌飛.

"葉經理,你怎麼會在這里?"鄭可樂先是微微一愣,隨即問道.

"我啊,沒事瞎溜達,順手抓了兩個人進警察局.哦,我倒忘記了,其中一個就是陸俊的弟弟,也不知道這兩個小子怎麼這樣倒黴,上次就被我抓了一次,這次又被我碰上了."葉凌飛笑道.

鄭可樂上次本就氣陸天搶自己,就為這件事情,鄭可樂對陸俊發了一通火,一連幾天都不接陸俊打過來的電話,還是過了幾天,鄭可樂這火氣消了之後,才接了陸俊的電話.今天是倆人和好後第一次約會,卻沒有想到又聽到陸俊弟弟因為搶劫被抓的事情.鄭可樂一聽到這事情火氣就大,上次礙于陸俊地面子,鄭可樂沒報案,這次陸天又搶劫了.本來鄭可樂不想來,這事情夠丟人了,但又是礙于面子,怎麼說都是陸俊地女朋友,鄭可樂只得硬著頭皮來了.偏偏又在這里遇到葉凌飛,這事實在太巧了.

鄭可樂聽葉凌飛這樣一說,不僅沒有怪陸天運氣不好.相反倒贊同道:"這種屢教不改的人就該抓,真是死性不改."

葉凌飛一愣,隨即呵呵笑了.他像是這里的警察一般招呼鄭可樂道:"來,咱們坐一下吧.這事情可不簡單,你要是想見人地話,恐怕很麻煩了."說完,葉凌飛對一名警察道:"小周,幫我們倒杯茶吧.你說你們這些人民警察怎麼這樣不好好招待我們這些普通的市民,應該全心全意為我們服務."

小周一聽笑了,他站起身,拿了兩個杯子,一邊泡茶一邊笑道:"葉哥,你就別拿我們開玩笑了,我們忙啊,哪里有時間招呼啊.再說了.葉哥你還不熟悉我們這里嗎.要我說你和周姐商量下,讓你進刑警隊得了.就憑葉哥的伸手,在刑警隊這里就坐著.我保證咱們望海市犯罪率直線下降."

"得了,小周,你就拿我開心是吧,讓我在你們刑警隊坐著,你們周隊長能放過我,她現在看見我就感覺心煩,我躲都躲不起呢,還自己送到她眼皮底下找罵.算了吧.你就讓我多活兩天吧."葉凌飛從小周手里接過杯子,和鄭可樂坐在小周對面地桌子前.

鄭可樂喝了口茶水.好奇地問道:"葉經理,你和這些人很熟?"

葉凌飛還沒有說話,小周就把投抬起來,笑道:"何止熟啊,簡直太熟了,葉哥沒事就來刑警隊."說著,他話中帶話道:"有些事情問我們這些小警察,還不如問葉哥,他可比我更了解."

"得了,小周趕緊干活去吧.我老婆那案子你們破了嗎,綁架我老婆的幕後主謀你們可還沒抓到啊.小心,我投訴你們辦事不利."

"葉哥,你這事還提呢,那天我們趕到時,人全跑了.周姐氣得差點發飆,我們那天晚上這個抓啊,把望海市通向外面的路全封起來了,但是這李哲豪父子就像是憑空消失一般,根本找不到.通緝令是發出去了,我們正在等消息呢.葉哥,這件案子可是大案,不用你投訴,我們自己就給自己壓力了,誰不想把這個案子了結了,拿了嘉獎,這年終拿個獎金,過年不愁了."

"你小子好好干活吧,需不需要我給你們過年發年終獎啊."

"葉哥,這敢情好."小周笑道,"就是我們有規定,是不能收錢的.要不,你請我們刑警隊地人吃頓飯得了,那個香格里拉飯店,我還沒在那里吃過飯呢!"

"干活去,你要是想吃飯地話,去和你們周隊說,她有錢."葉凌飛笑道.

鄭可樂可有些發呆,她沒想到葉凌飛會和刑警隊地人如此熟悉,看葉凌飛和這些警察聊天的樣子,簡直就是這里地人.她不明白,到底葉凌飛有什麼背景.

那邊地陸俊只顧著和一名接待警察詢問有關他弟弟的事情,那名警察以無可奉告回絕了陸俊.陸俊問了半天,也沒有問清楚怎麼回事.他這一扭頭,就看見葉凌飛正和他的女朋友鄭可樂聊得正歡,陸俊想不明白葉凌飛怎麼也會出現在這里.難道是警察,但陸俊記得鄭可樂提到葉凌飛是她們新亞集團的組織部部門經理,根本不是什麼警察.不管怎麼樣,陸俊看葉凌飛和鄭可樂聊天心里就吃醋,他一臉愁云走過來,和鄭可樂說道:"可樂,我們等一會吧."

鄭可樂微微點了點頭,陸俊一把這里沒有椅子,雖然在別的辦公桌前有椅子,但他卻沒有膽子去拿.只得站著對葉凌飛說道:"葉經理是吧,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你別見怪,是我多想了."

"沒關系,這有啥的.反正只要你不介意,我就不介意."葉凌飛這話說得可是夠氣人了,也是,那天是葉凌飛把陸俊給打得夠嗆.陸俊雖說心里不快,但他卻想打聽自己弟弟的事情,只得陪笑道:"是,是,那是.哦,葉經理,你知道我弟弟到底怎麼回事嗎?"

葉凌飛慢悠悠喝了口茶水,擺出一副訓人地架勢道:"我說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今天管了一次閑事,把一對搶劫地小子送了進來,沒想到這次恰好又抓到你的弟弟了.你說你弟弟怎麼這樣倒黴,偏偏能被我抓兩次.唉,你也回去說說你的弟弟,出門搶劫前先看看黃曆,別稀里糊塗就出來搶劫了.哦,你看我這話說地,誰知道你弟弟這次能不能出來了."

陸俊心里把葉凌飛好通罵,搞了半天就是葉凌飛管閑事,把自己的弟弟抓進來的.但考慮到自己現在還不清楚內幕,瞧葉凌飛這架勢,好像了解什麼內幕,只得強壓怒氣,笑道:"我弟弟這次犯了事,抓了也應該,就是不知道到底怎麼樣了,不就是搶劫嗎,怎麼搞得這樣嚴密,我想見弟弟都不行.葉先生,你和這些的人很熟,能不能幫我問問."

"能啊,幫你問沒問題,但是你怎麼謝我,我可說了,沒好處的事情我不干."葉凌飛說道這里,站起身來,"不過,我倒很佩服你,明明心里把我好頓罵,這臉上還露出笑容,你這種人也不簡單啊.得了,就看在你做人不容易的份上,我告訴你內幕好了."

陸俊強壓怒氣,陪笑道:"葉先生,那謝謝你了."說著,他仔細聆聽葉凌飛的話.

葉凌飛清了清嗓子,慢悠悠說道:"這內幕就是你弟弟犯了事,現在被抓起來,至于你還想問其他的內幕地話,只能問這些地警察同志了,我不知道."

這不是明顯耍人嗎,陸俊此刻才感覺到自己被葉凌飛耍了.葉凌飛看著陸俊那想發火卻又不敢發火的樣子,笑道:"沒事,你想罵我盡管罵,我不會怪你地."

陸俊繼續強忍道:"葉先生,看你說的,我怎麼會罵你呢."

"唉呦,這話說得那是口不對心,難道你的弟弟被我抓進來你還不罵我,那可奇怪了."葉凌飛撇了撇嘴唇道,"得了,不管你罵不罵我,總之你隨便吧,我可沒時間陪你在這里玩,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就在這里等吧."葉凌飛說完,沖著小周說道:"等你們周隊長出來的話,就說我走了.讓她加把勁兒,像這種危害社會的人渣一定要嚴厲打擊,千萬不能手軟.真他娘的,不好好做人,專門想搶劫.有種的話搶劫我啊,就會搶劫老弱病殘.哼,要是下次再讓我遇到,我非把這些人的胳膊給打折了,再送進來."

"葉哥,一定要注意,別打得過了,我們不好處理啊."小周提醒道.

"知道了,你忙吧."葉凌飛說完,只和鄭可樂打聲招呼,連陸俊看都不看,就離開了大廳.

陸俊看著葉凌飛離開,他的心里憋著一口火,但又不敢發出來,只得把牙咬得咯吱,咯吱響.

"麻煩兩位到接待室等,這里不是接待的地方."一看葉凌飛走了,這里的警察可就不客氣了,把陸俊和鄭可樂給支到接待室去了.

在接待室里,鄭可樂抱怨道:"都是你的那個弟弟,整天都不學好."

"你別說了,那是我的親弟弟,我能怎麼辦,再說,都是那個姓葉的混蛋干的,沒有他,我的弟弟怎麼能進來?"陸俊罵道.

"陸俊,這就是你不對了,你怎麼能是非不分呢.人家葉經理做得也沒錯,要怪就應該怪你弟弟."

"你閉嘴,不要在我面前提那個姓葉的混蛋."陸俊竟然對鄭可樂發火道.

鄭可樂一愣,這陸俊還從未對她發這樣大火,鄭可樂也來了脾氣,站起來,冷哼道:"你自己待著我,我回去了."說完邁步就走,陸俊這才意識到自己被氣昏了頭,不經意之間對鄭可樂發火,他想攔鄭可樂,但鄭可樂哪里肯聽他的,氣呼呼得離開了警察局.陸俊一個人坐在接待室,把拳頭握得緊緊的.

上篇:第三集 第284章 自己的老公要看住     下篇:第三集 第286章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