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87章 最可怕的對手  
   
第三集 第287章 最可怕的對手


葉凌飛吃完飯,並沒有立刻去廣場,而是回了自己辦公室.話是這樣說,部門領導要當志願者,但又有幾個部門領導真能當志願者,不過是擺擺架勢而已.

葉凌飛回到辦公室,剛坐下來,就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

"請進!"

隨著葉凌飛這句話,鄭可樂推開門走進來.這倒出乎葉凌飛意料,他沒想到鄭可樂會來自己辦公室找自己.

"葉經理,現在有事情嗎?"鄭可樂顯得很猶豫,問道.

"沒事,就是坐坐,等下要出去參加活動."葉凌飛笑道.

鄭可樂走到葉凌飛面前,坐下來,似乎有話要說,但又說不出來.正在遲疑是否應該說時,葉凌飛依然笑道:"讓我猜猜吧,你是不是為了你男朋友來的?"

鄭可樂對于葉凌飛這種敏銳的觀察力暗暗吃驚,她點了下頭道:"葉經理,你猜對了.昨天晚上我男朋友給我打了很多電話,我都沒接.半夜,他到我住的地方,求我幫這個忙.不管怎麼說,畢竟他是我的男朋友,于情于理,我都應該幫這個忙."

"呵呵,人之常情,這有什麼的."葉凌飛說道.

"我想知道陸天的案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警察對此嚴格保密,就連見一面都不允許見."鄭可樂說道,"如果單純意義上的搶劫,不應該如此.不僅我的男朋友疑惑,我也是.我之所以答應陸俊幫忙,很大一部分是出于我的好奇心,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案子吧很複雜,我想就這兩三天應該有結果.至于到底是因為什麼,我也說不好.畢竟我不是警察.但我可以告訴你,你男朋友的弟弟不光光是搶劫案,還牽扯到另外一件大案.這次,恐怕你男朋友的弟弟想出來的話.有些難.好了,我只能說這樣多了,剩下地事情你們自己打聽吧."

鄭可樂眼見葉凌飛不肯多說,她也沒有再追問下去.鄭可樂站起身,說道:"葉經理.謝謝你了.現在我要下去參加游戲,葉經理你不下去嗎?"

葉凌飛也站起來,笑道:"當然下去了."

倆人走出新亞集團的大廈,一直走向前面的廣場.廣場里,早就聚集了很多新亞集團的職員,在四周,還有一些圍觀地路人,這些路人只是經過這里.看見廣場上有很多人.不免好奇起來,站在外面向里面張望.

葉凌飛和鄭可樂走進去,迎面正趕上一群人聚在一起套圈.唐曉婉也擠在那里.手里拿著圈圈,向距離大約有三米之外的那些禮品上扔圈.很顯然,唐曉婉的手法明顯不行,一連扔了十個圈,什麼也沒有套到.唐曉婉顯得十分失望,站在那里撅起了小嘴.

葉凌飛走到唐曉婉身後,笑呵呵說道:"曉婉,手法不行啊."

"太遠了.而且一點都不好套."唐曉婉撅著小嘴抱怨道.

她話音剛落時.就聽到圍著這里的男女職員發出一陣驚歎聲.葉凌飛和唐曉婉望去,就看見蔡浩手里拿著四個圈.正在那里比量向哪里扔.在他已經扔出去的六個圈中,有兩個套中了兩瓶冰紅茶,,一個套住了一個小飾品,這已經算很不錯了,所以那些圍觀地人才發出驚訝聲.

蔡浩有些小得意,手里拿著剩下的四個圈,在考慮套哪個.看見唐曉婉望著自己,蔡浩笑道:"曉婉,你想要什麼東西,我給你套過來."

唐曉婉最想要的就是一個布娃娃,雖說這個布娃娃不值幾個錢,但畢竟是免費的,只要能套到就是自己的.女孩子多少有些貪心,于是唐曉婉手指著那個布娃娃說道:"那個布娃娃."

蔡浩開始套那個布娃娃,那個布娃娃並不大,套起來比後面那些大的布娃娃可容易多了.蔡浩心里估算好距離,把手里的圈圈拋了出去.雖然前面三個沒有套中,但最後一個圈卻套在布娃娃身上.圍觀的人又是一陣驚歎聲,蔡浩把那個布娃娃拿過來,遞給唐曉婉.

"謝謝!"唐曉婉低聲謝道.

那些圍觀地男女職員開始起哄起來,有幾個女八卦起哄道:"蔡經理,你該不會是喜歡曉婉吧,為什麼不給我們呢."

蔡浩滿臉帶笑,嘴里嚷道:"別鬧,你們就會起哄."

葉凌飛從唐曉婉手里拿過那個布娃娃,捏了捏那布娃娃,也贊揚道:"沒想到蔡經理還有這手,厲害!"

蔡浩聽到葉凌飛也稱贊自己,不免得意道:"葉經理,你可別誇我了,就是隨便玩玩,要不葉經理也玩玩吧,我想葉經理一定很厲害."

蔡浩這一提,其他人也紛紛附和道:"是啊,葉經理,你也玩玩."

"哎呀,你們這些人是唯恐天下不亂.你們看我像是會玩這東西地人嗎,我要是套不中的話,豈不是丟人了."

聽葉凌飛這句話,蔡浩心里更得意.他故意說道:"葉經理,你就會謙虛,我看葉經理是深藏不露."

葉凌飛看了蔡浩一眼,拍了拍蔡浩的肩膀道:"好小子,將我地軍.要是我自己一個人玩也沒啥意思,要不這樣吧,咱們比賽,看誰套得多,輸的人就拿兩百塊錢給大家買點小東西吃好了."

蔡浩以為葉凌飛這是故意嚇唬自己,想讓自己退縮.他心里一核計,要是專門套那些小東西,自己十個至少能中五個,如果發揮好得話,還能多中.剛才聽葉凌飛的語氣,似乎葉凌飛並沒有玩過這種游戲.他這一核計,感覺自己穩贏.主意打定之後,蔡浩爽快答應道:"沒有問題,不就兩百塊錢嗎.就算我輸了,也權當給大家改善一下了.但是,葉經理,怎麼說你都是我的領導.你的工資可比我高,作為你的下屬,貌似你拿兩百塊錢也太不公平了."

葉凌飛心里暗暗好笑道:"蔡浩這小子挺有意思,仰仗著是陳玉婷把他調到組織部當部門副經理,全然不把我這個部門經理放在眼中.還想讓我出丑."想到這里,葉凌飛微微笑道:"沒問題,這樣吧,我要是輸了我拿出一千塊錢,這個滿意嗎?"

"葉經理,看你說的,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只要稍微比我多點讓我心里感覺公平就行了."蔡浩嘴上這樣說.但卻拿起十個套圈.說道:"那我們開始吧!"

葉凌飛微微笑道:"好吧,是你先開始,還是我先開始呢?"

"既然你是我的領導.當然你先開始了.葉經理,你先來,然後我再來就是了."

"這樣你可能會很吃虧,我要是把容易地東西套了,你不是套不到了."葉凌飛說著,拿起一個圈圈,指了指最遠處那兩排大地禮品道:"我就套那里好."

最遠處的禮品也是最難套地,因為那些禮品地直徑剛好和套圈差不多.只要稍微套得不准.就套不進去.

葉凌飛拿著圈,正准備套時.他的電話響了起來.葉凌飛對蔡浩微微抱歉道:"不好意思,等我接完電話."說著,葉凌飛接了電話.

葉凌飛剛開始接電話時,臉上還帶著笑容,但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地嚴肅.他用低沉地聲音說道:"好吧,我二十分後趕到."葉凌飛說完,掛了電話.

"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至于最後的勝負,全憑你自覺了."葉凌飛對蔡浩說完,站在線前大約三到四秒地樣子,手里的圈就一個個飛了出去,這些圈幾乎是一個接著一個飛出去,中間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從第一個圈扔出去到第十個圈,不超過五秒鍾.扔完手里的圈之後,葉凌飛連看都沒有看,急匆匆得擠了出去,直奔他的車而去.

在場所有的人都傻了眼,就看見葉凌飛扔出去的十個圈全部套進後面那兩排最難套的禮品上.不需要蔡浩再套了,傻子也能看出來,蔡浩就給二十個圈也贏不了葉凌飛.

"啊,咱們葉經理不是人啊,這怎麼可能?"有人不相信地嚷起來.

蔡浩面如死灰,他手里地圈全部從手里滑落下去.此刻,蔡浩終于明白,葉凌飛恰恰如他所說地那樣深藏不露.

葉凌飛急急忙忙開著車到了刑警大隊,一走進刑警大隊,葉凌飛就問坐在辦公大廳的小趙,周欣茗在哪里.

"葉哥,隊長現在還會議室."

小趙這句話還沒有說完,葉凌飛就急急忙忙奔向會議室.一走進會議室,就看見會議室的窗戶都被拉上窗簾.周欣茗正站會議室最前面地大顯示屏前,背對著顯示屏,在操作電腦.

"欣茗!"葉凌飛把房門關上,走到周欣茗面前.周欣茗示意葉凌飛坐在最前排,而她則用鼠標操作著電腦,從電子顯示屏上出現了一具尸體.

"葉凌飛,你認識這個人嗎?"周欣茗問道.

葉凌飛搖了搖頭,道:"我怎麼會認識他."

"他叫王光行,是旺芳紡織品公司的老板."周欣茗介紹道.

"這和我有什麼關系?"葉凌飛不解地問道,"你不是說這件案子和我關系很大嗎,怎麼讓我看一具和我無關的尸體."

"葉凌飛,不要著急,聽我慢慢說."周欣茗用鼠標換了一張圖片,介紹道:"我們是今天上午接到的報案,旺芳紡織品公司的老板王光行被人殺死在自家的房子里.我們趕到現場後,發現現場並不非像我們料想的那般零落,幾乎找不到一個痕跡.王光行是睡覺時,被人干掉的.而且看得出來,對手是職業殺手,因為王光行地脖子被人扭斷.最讓人感覺不可思議地,王光行所住地那棟樓的隔壁竟然沒有聽到一點聲音."

"或許是他得罪了什麼人.所以才被人干掉.普通地殺手都能做到這點,只需要從樓下爬到樓上,就可以干掉這個笨蛋.在我看來,他沒有任何的能力反抗."

"葉凌飛.你說對了一點,殺手確實從樓下爬上去的.但我認為普通的殺手是沒有這種能力,而且殺人地手法都絕對是受過訓練的.當然,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地就是留下這個紙條."周欣茗把電腦屏幕切到一張被拍下來的紙條.上面用英語寫著"撒旦",同時在字條下方還有一串密密麻麻的英文,當周欣茗把這小的英文放大之後,葉凌飛才看清楚上面寫道:"這僅僅是開始,撒旦,我們會再見面地,落款是斯特文."

"葉凌飛,你怎麼認為這個紙條.很明顯.這個字條是寫給你的.但是,我不明白斯特文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用這種方式來向你警告呢.還有最為重要的一點.他怎麼知道這條紙條你會看見?"周欣茗把腦袋里一系列的疑問都問了出來.

"斯特文,他果真來找我了."葉凌飛沒有回答周欣茗的問題,而是站起身來,對周欣茗沉聲說道:"欣茗,你不要插手這件事情了,如果你插足太深的話,你會很危險.嗯,還有最近不要和我聯系.這樣很容易被斯特文把你當成誘餌.這是一個卑鄙的家伙.他會利用一切他所能利用的手段對付我,無疑.誘餌是他最喜歡地手段."

"葉凌飛,你給我站住."周欣茗看見葉凌飛朝門口走去,大喝一聲道:"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想干什麼?"

"盡快把他找出來,干掉他."葉凌飛回答得乾淨利落.

"我不准你這樣做,我要知道事情地全部,一點不許遺漏.如果你騙我的話,我會把你抓起來關在拘留所里.我要時刻盯著你,不讓你從我的眼前消失.我不和你開玩笑,相信我,我一定會這樣做地."周欣茗直視著葉凌飛,沒有半點開玩笑的味道,很認真地說道.

"你真想知道?"葉凌飛轉過身,不確定地問道.

"嗯,我想知道,我要你一字不漏地告訴我."周欣茗的態度十分堅決,沒有半點商量的余地.

葉凌飛直視著周欣茗的眼睛,半響之後,他終于點了點頭道:"陪我出去轉轉吧,我會告訴你全部的."

周欣茗和葉凌飛走出了警局,葉凌飛上了車,周欣茗坐在葉凌飛的副駕駛座上.在開車之前,葉凌飛打電話給老鷹,用英語說道:"老鷹,斯特文來望海市了,現在到了該發揮你本事的時候了,查查為什麼斯特文知道我在這座城市.我懷疑有人出賣了我,如果查到是誰出賣了我,給我干掉他."

聽到葉凌飛說干掉那個出賣他地人地時候,周欣茗就感覺自己後背發涼.雖說她是警察,而且還和葉凌飛的關系如此親密,但聽到葉凌飛最後那句話時,她還是感覺這句話令她感覺到一陣發涼.那聲音如此地陰森,就連周欣茗都感覺眼前的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是人類,而是來自地獄的死神.

一路上,葉凌飛都沒有再說話,他的眉宇之間彌漫著陰云.周欣茗從未見過葉凌飛這種樣子,從葉凌飛那冷峻的臉上,周欣茗看到了葉凌飛心中的不安.

葉凌飛把車停在山崖邊,他下了車,步行到山崖邊修建的護欄.兩手把住護欄,向下俯視著大海.大海的波浪不斷拍打著山崖下方的巨石,發出一陣陣震耳欲聾的海浪聲.

周欣茗悄無聲息到了葉凌飛身邊,她側著身,靠著護欄,望著葉凌飛.她在等,等待葉凌飛告訴她這一切,等待著葉凌飛告訴她誰是斯特文.

葉凌飛並沒有著急告訴周欣茗,他從身上摸出一根煙,用打火機一連點了四次,才把煙點著.狠狠吸了一口煙之後,葉凌飛把頭微微抬起,把嘴里那口煙霧一下子吐了出去,煙霧很快地就消失在風中.

"欣茗,如果你了解美國特工的話,你一定會聽過斯特文這個名字.他是美國最優秀的特工培訓專家,可以說美國的特工中有很多都是經過他培訓過的.但是,這個人卻在一次培訓中因為意外事故的發生而導致他被調查,進而被判刑入獄,當他出獄後,一切都變了."葉凌飛說到這里,又狠狠抽了一口煙道:"我本以為他已經死了,但沒有想到他還活著,你知道我們的對手是誰嗎,是美國最優秀的特工培訓專家,他最擅長的就是圈套,一次次給他的敵人布置下圈套,直到最後,他的敵人被他折磨而死."

周欣茗聽完葉凌飛的話後,沉默了.足足半響,周欣茗才問道:"斯特文為什麼會改變,那次意外又是什麼,為什麼你以為斯特文會死了,為什麼斯特文要找你……."

周欣茗問了葉凌飛一連串的問題,葉凌飛微微歎氣道:"看來你需要給我時間,欣茗,我想我們應該找一個地方,慢慢談了,要我回答完你這些問題,需要至少一個小時或者更多的時間."

上篇:第三集 第286章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下篇:第三集 第288章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