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92章 事態嚴重  
   
第三集 第292章 事態嚴重


葉凌飛開車急急忙忙趕到刑警大隊,剛一走進大廳,就看見陸俊和一個老頭正在警察局的大廳圍著小趙詢問.

小趙那是一問三不知,嘴巴很嚴,就是不肯說出一個字.

葉凌飛大步走到小趙身前,小趙一看是葉凌飛到了,趕忙站起來,笑道:"葉哥,你來了."

"東西呢?"葉凌飛沒看陸俊和那老頭,這時候他哪里有閑心理會陸俊,滿腦袋就想著那份名單.

"葉哥,你稍等."小趙暫且拋開陸俊和那老頭,趕忙坐回電腦前,招呼坐在打印機旁邊的那名女警道:"小李,快重啟下打印機,我怎麼打印不出來了."

那女警按了一下打印機的電源,重新啟動打印機,隨著咔嚓咔嚓的聲音,兩張還散發著油墨香味的A4紙疊在打印機的出紙口處.葉凌飛過去拿起那兩張剛剛打印出來的名單,對小趙笑道:"改日請你吃飯."

"葉哥,可說死了,別騙我."小趙笑著答道.

"警察先生,我弟弟的事情能不能告訴我們."陸俊說道.

小趙收起笑容,板著臉說道:"你們怎麼就不明白,我都解釋多少次了,陸天的案子是大案,在沒有提起公訴前,我們不能透露任何消息."

那老頭抽出一盒玉溪,拿出一根煙道:"警察同志.抽煙."

小趙推開那只遞在他面前地煙,板著臉說道:"老爺子,我知道你關心你兒子.但是這是我們的規定,不能說.你就別為難我了,你們請回吧."

這老頭子就是陸天的父親陸肖揚,這兩天和陸俊來了好幾次都打聽陸天地消息,但一直都是沒有能得到任何消息.這老頭那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心里也知道這次的事情很麻煩.眼見著這名警察不肯說,他只得把煙又收回來,陪笑道:"警察同志.你們的領導在嗎?"

"你問我們大隊長啊,出去執行任務了."小趙不耐煩道,"如果你們願意等,那就等好了."

陸肖揚陪著笑說道:"那我們等等就是了."說著,他就打算坐在小趙身邊,卻聽到小趙說道:"唉,老爺子你別在這里等啊,我們這里是辦公的地方,你要等人的話麻煩到接待室去等."

"好,好!"陸肖揚說著和陸俊出了大廳.

葉凌飛一直都沒理會這爺倆.他拿到名單後,就坐在一張辦公桌前,很隨便得從辦公桌角的筆筒里面抽出一支黑色的碳素筆,在名單上面勾勒著名字.小趙拿出一個紙杯,放上茶包,打滿了開水放在葉凌飛地桌子邊,笑道:"葉哥,喝水."

"謝謝!"葉凌飛把名單放在桌子上,端起紙杯喝了一小

小趙目光掃過葉凌飛拿著那份名單,看見葉凌飛已經圈了兩個人名.他很奇怪地說道:"葉哥,這份名單有什麼用,似乎周隊長很看重這份名單."

"那你怎麼看?"葉凌飛笑著問道.

"我不清楚."小趙撓著腦門子笑道,"我就看見上面好像有剛剛被暗殺的人名.這還沒考慮清楚了,葉哥你就來了."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就是感覺這其中有些很古怪的東西."葉凌飛沒有告訴小趙自己是怎麼想的,他放下紙杯,又拿起這份名單道:"咱們倆人好好研究下,看看其中是否有些必然的聯系,說不定你能破大案呢!"

"嗯,我回去看看."小趙急忙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對著電腦屏幕.果真研究起這份名單來.

葉凌飛笑了笑,低著頭.繼續用筆在名單上劃著.他現在已經明白了大概,基本上他可以斷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這里也有令葉凌飛感覺不解的地方,那就是斯特文這種做法很容易招來警方的注意,就算能達到向自己傳達消息的目的,但這樣以來,警察也會盯上他們,難道斯特文有信心順利離開望海市?

葉凌飛手持著名單走出大廳,經過接待室時,看見陸俊父子正在接待室里坐著.陸俊看他地眼神是一種帶著敵意的目光,葉凌飛心里好笑,心道:"你弟弟的事情關我屁事,要怪就怪他倒黴."但葉凌飛卻沒有耐心和陸俊逗嘴,而是急急忙忙出了警察局.

陸肖揚看出來陸俊認識這名進出警察局的男人,陸肖揚這人外表看起來老實,但就這副外表下卻有一股肚子壞水.陸肖揚這人很自私,如果有必要,他甚至于連老朋友也騙,這些年虧心事做了不少.

"小俊,你認識這男人?"陸肖揚不動聲色地問道.

陸俊對于葉凌飛有種說不出來的恨,這很大程度上源于葉凌飛和鄭可樂之間的關系.雖說他表面上不再提鄭可樂和葉凌飛那天的事情,但在陸俊心里卻想了很多次.在加上這次又是葉凌飛把他弟弟抓進來,更加重了陸俊對葉凌飛的恨.

"爸爸,這人是可樂公司的同事,似乎和可樂關系很熟.到底他們之間有什麼事情我說不清楚,上次我托可樂問他有關弟弟的事情,可樂只說小天這次地案子並非搶劫這樣簡單.我看他一定知道內幕,而且弟弟還是他親手抓進來的."

陸肖揚微微點了點頭道:"看來這人和警察很熟,小俊,看來你弟弟這案子要找人打探下內幕了,不然沒有辦法把你弟弟救出來.我也知道小天這孩子是頑劣一些,但終歸是你弟弟,這次出了事,無論如何你都得幫忙給他救出來.嗯.他不是你女朋友地同事嗎,就讓你女朋友多和他了解下情況,不行就送點錢給他.我就不相信他不愛錢."

"爸爸,我不想可樂和他多接觸."陸俊不太願意的說道,"上次,我就撞見可樂和他在一起,當時動作很親密.我總感覺這人色迷迷地,可樂上次和我吵架就是因為他."

陸肖揚看了眼兒子,臉上露出不屑地笑容道:"小俊,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不要相信女人.你的那個女朋友我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和她相處這麼久,連手都不怎麼拉,這話說出去不被人笑話死.要我看你那個女朋友根本就是把你當跳板,遇到好的就把你給甩了.憑咱們的家世,什麼樣的女孩子找不到.我就沒看出來你那個女朋友怎麼好,不就漂亮點嗎,這個年頭漂亮的女孩子一大堆,你只要有錢還不任你挑.我陸肖揚的兒子不能被別人耍著玩,你應該想辦法耍她玩."

"爸爸.可樂不是這種人,再說,我和她之間是講感情地."陸俊說到最後連自己都沒有能力說服自己,他支吾道:"我相信可樂會接受我地."

"傻兒子,你等到什麼時候,做了多年朋友,竟然連手都不怎麼拉.要我看這女孩子沒安什麼好心,你考慮清楚.有些話我沒法說,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我要告訴你,人都是自私地.只有你的親人才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要是真打架的話,你弟弟會為你拼命,但你的女朋友會嗎?"

這句話說中了陸俊的心事,他沉默不語.

陸肖揚繼續說道:"什麼談感情.我告訴你,要是你拿一百萬砸在你女朋友面前,她還不乖乖聽你話.小子,別傻了,這個世界女人只認錢.你現在別指望你的女朋友會跟你一輩子,你沒錢早晚她會離開你."

"爸爸,我該怎麼辦?"陸俊有些左右為難說道,"但是.我總不能讓可樂投進這小子的懷抱吧.我不想給他們這機會."

"哼,你知道背地里他們是不是早就好上了.全天下就你這個傻瓜還蒙在谷里.有很多事情自己想想就會明白了,你要學會利用別人,不然就只能被別人利用."陸肖揚那就是平常日子一個經常利用別人地主,在他眼里,除了自己的家人外,什麼人都可以騙,都可以利用.他也要把這種觀念灌輸到自己兒子身上,讓陸俊懂得如何利用手中的牌.

這陸俊別看外表老實,但內心這鬼心眼並不少,有其父必有其子,陸俊只是一直沒有表現出來而已.聽到自己的父親這樣一說,陸俊像是幡然醒悟一般點了點頭道:"爸爸,我知道怎麼辦了."

"那就好."陸肖揚贊許的點了點頭.

葉凌飛出了警察局,開車在去世界大廈的路上,葉凌飛給周欣茗打了個電話.

"欣茗,我知道怎麼回事了?"葉凌飛笑呵呵地說道.

"怎麼回事,別賣關子."周欣茗顯然很迫切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葉凌飛把車停在路邊,拿起那份名單說道:"你記得奧納朗嗎?"

"當然記得,你已經問過我了."

"那就好,我告訴你,是奧納朗出賣了我."葉凌飛發出一陣開心的笑聲,他的笑聲讓電話這頭的周欣茗直皺眉,這聲音實在過分尖銳,讓她感覺耳邊有些痛.她站在警車邊,把手里的電話離自己地耳邊遠了點,抱怨道:"你聲音不會小點嗎?""我是開心啊,奧納朗這家伙竟然敢出賣我.我把整個過程告訴你,是奧納朗告訴斯特文我在望海市,因為那次宴會我出現了.奧納朗知道我就在望海市,但是,他卻不知道我到底住在哪里,是什麼樣的身份.就憑這一點,斯特文只能知道我望海市,卻不知道我的具體位置.他所能知道的就是那次酒會地事情,在他看來,既然我參加了那次酒會,就一定和那些酒會的人認識,甚至于我是那個***里地人.我不清楚他如何搞到酒會名單.也許是奧納朗告訴他的,奧納朗這人的記憶力很驚人,不管如何.斯特文知道了那些倒黴蛋.他現在殺地人都是那晚參加酒會的人,我相信還有更多的人要被殺掉,他這樣做地目地就是想把我引出來.不可否認,他這次成功了,因為白晴婷和白景崇的名字都在酒會地名單上,按照斯特文的方式,他們很快就會成為暗殺地目標,或許有可能是在今晚.欣茗.不管如何,我想有必要和斯特文來場正面的接觸了."

周欣茗意識到事態嚴重了,這樣一來,望海市的著名人物都在暗殺范圍之內,她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忍不住問道:"那我的父親呢?"

"按照理論來說,你的父親也在暗殺之列,總之那晚上出現的人都在暗殺之列,僅僅是斯特文想干掉我."葉凌飛反倒輕松地笑了起來,"欣茗.這樣以來,斯特文反倒要倒黴了.他想要襲擊如此多的目標,那就說明他帶得人很多,人越多,目標越大,我看你有必要立刻找你的父親商量全市盤查,重點是外國人.記住,你行動越速度,危險性越小.噢,順便提醒你一句.我的人也在望海市,千萬不要把我地人也抓起來啊."

"什麼,你的人,難道狼牙組織的人也到望海市了?"周欣茗感覺一下子消化不了這些.

"嗯.確實來了.當然,並不是我要求他們來的,他們純粹是想保護我,但現在看來,也許是到了我的人發揮作用的時候.欣茗,把一切你所掌握的消息告訴我,你不要讓警察還有望海市其他武警部隊在我的人行動之前行動.比起你的那些同事來,我組織里的人行動更為迅速."

"不行.我不能讓望海市亂起來.葉凌飛.這次我不能答應你.守護望海市地安全是我的職責,我不能讓你把望海市搞亂.對不起,我做不到這點."周欣茗拒絕道,"我要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周欣茗說著掛斷了電話.

葉凌飛聽到電話里面傳來嘟嘟的聲音,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之所以這樣要求周欣茗,恰恰是不想讓望海市亂起來.葉凌飛相信這個世界只有死人最安全,既然斯特文這次行動的目標如此大,那就證明他帶地人很多.中國是一個不同于英國,法國,美國等國家,殺手俱樂部的殺手來到望海市,會很容易就被盤查出來.查到這些人的行蹤並不是難事,而是如何把這些人徹底解決掉才是重點,就算望海市的政府和警方有足夠的能力把這些人圍剿,但只要有人活著,那就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不同于警方,狼牙組織的人出手會不留活口,完全杜絕這種麻煩.但現在周欣茗卻把自己的要求拒絕了,葉凌飛這才發現有地時候,他也是無法左右周欣茗地.

葉凌飛歎了口氣,只得開車到了世界大廈.

狼牙組織的人早就把野獸這家保安公司當成臨時地總部,當葉凌飛出現時,老鷹快步迎上葉凌飛,把飛狐查到的信息告訴葉凌飛.根據飛狐所掌握的信息,奧納朗在兩個月前突然失蹤,之後就沒有了他的消息,初步懷疑奧納朗被仇家干掉.

葉凌飛擺擺手,笑道:"老鷹,我可以很明確告訴你,奧納朗沒有死,他正躲在世界某個很難被找到的地方過著隱居的生活."

"撒旦,你這是什麼意思?"老鷹不解地問道著二郎腿道:"斯特文和奧納朗關系不錯,我之前並沒有意識到這點,我現在可以斷定斯特文一定是受到了奧納朗的保護.作為前特工培訓專家和中情局的副局長認識很正常,但之前我卻沒有意識到這點,這可以說是我的失誤.我可以想想斯特文這些年在干什麼,他一直都在盡可能躲避我們的追殺,很有可能,殺人俱樂部就是在斯特文的支持下創立的,作為一名優秀的特工培訓專家,創立這樣一家很特別的殺人俱樂部很容易.他在尋找機會報複我,哦,不僅僅是報複我,而是針對整個狼牙組織.一旦干掉我,下個目標就是狼牙組織的成員.老鷹,你通知狼牙組織的其他人,要盡快鏟除殺手俱樂部,不然不僅僅是我一個人,所有的組織成員都在殺手俱樂部暗殺的名單里."

老鷹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短時間內就消化了葉凌飛所說的話.按照葉凌飛看來,斯特文這僅僅是開始,撒旦作為狼牙組織的領袖,能首先干掉撒旦無疑就是對狼牙組織的打擊.至于狼牙組織的其他人,都面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暗殺掉的危險.現在殺手俱樂部不僅僅是針對葉凌飛,而是針對整個狼牙組織.

老鷹沒有猶豫,馬上就要去通知總部.這時候葉凌飛又說道:"順便把奧納朗找出來,我要活的.他出賣了我,我要親手干掉奧納朗."

上篇:第三集 第291章 扒光衣服展覽去     下篇:第三集 第293章 我打個電話讓別人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