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藏嬌 第三集 第294章 我們做些夫妻該做的事情  
   
第三集 第294章 我們做些夫妻該做的事情


周欣茗當然不會告訴田為民葉凌飛真正的身份,她所能告訴田為民的僅僅是葉凌飛目前的公開身份,世紀國際集團白景崇的女婿,新亞集團的部門經理,僅此而已.

葉凌飛不管政府會如何處理這件事情,那已經不是他關心的東西了.葉凌飛所關心的僅僅是他身邊的人,如何保護好這些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人.

葉凌飛離開市政府後,就開車回到位于南山的別墅.野狼只負責白晴婷在外面的安全,至于白晴婷一回家,野狼就沒有必要繼續保護白晴婷.

葉凌飛回到家里時,白晴婷腰間紮著圍裙正在廚房里面跟吳媽學做菜.聽到傳來腳步聲,白晴婷圍著圍裙就跑到客廳,剛好看見葉凌飛從門外走到客廳.

"老公,你回來的很晚啊!"白晴婷這和葉凌飛登記完,就稱呼葉凌飛為老公.看著白晴婷手里拿著一個青皮蘿蔔,葉凌飛笑道:"老婆,你打算做菜?"

"嗯,我正和吳媽學做蘿蔔毛豆雞丁,等下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嗯,那我可要好好吃一頓了."葉凌飛說著走到白晴婷身前,俯下頭,在白晴婷嘴唇上輕輕一吻,又抬起頭說道:"我去洗個澡,忙了一天,快累死了."

"嗯,去吧,去吧!"白晴婷拿著蘿蔔又走回廚房.葉凌飛踩著樓梯上到二樓,他這忙了一天,感覺渾身都快要臭死了,恨不得早點洗個澡.這三步並作兩步走進臥室,剛把外衣脫下來.手機就響起來.

葉凌飛本以為是周欣茗打過來的電話.等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一個陌生號碼.葉凌飛接了電話後,頗感意外的聽到鄭可樂的聲音.

"葉經理,不好意思這個時候還打擾你."鄭可樂的聲音帶著抱歉地味道.

"嗯.沒事,有事情你說吧."

"我….我是想問問…問問…."鄭可樂支吾半天,也沒有說出來.葉凌飛笑了,說道:"你還是問你男朋友弟弟地案子吧,我今天在警察局看見你地男朋友了,這個案子我告訴過你,不簡單是搶劫.還涉及到大案.鄭可樂,看在咱們是同事的份上,我給你透露點實情吧,你男朋友的弟弟這次不好出來,可能涉及到另外一系列很嚴重地搶劫案.要我說,你和你的男朋友明說,要想讓他弟弟出來很難.現在沒必要讓他去警察局天天打聽了,警察不會告訴他內幕的."

"葉經理,你是不是和警察局的人很熟?"鄭可樂問道.

"算是熟吧.你問我這個干什麼,不要指望我幫忙.我現在有一大堆事情沒處理完,再說了,像你男朋友弟弟這種人渣早就該被抓起來,你明確告訴你男朋友,就算我能幫忙我也不會管.還有事情嗎,如果沒有事情的話,我掛電話了."葉凌飛聽到鄭可樂沒有說話.立刻把電話掛了.

嘟嘟聲音傳過來.鄭可樂把手機放下.她和陸俊坐在餐廳大廳中,面前的桌子上擺著兩份牛排.

"陸俊.你應該聽見了吧,這種事情以後別求我,本來我就感覺丟人,你還要我求人家,你是不是想別人知道我男朋友的弟弟是搶劫犯,你不在乎,我可丟不起這人."鄭可樂把臉拉下來,沒好氣說道:"我這是最後一次幫你,以後別在求我了."

陸俊聽到葉凌飛電話里說得事情,從葉凌飛口氣里,他感覺葉凌飛應該是能幫他地弟弟出來,只是不願意幫忙而已.陸俊眼見鄭可樂生氣了,趕忙陪笑道:"可樂,你別生氣,怎麼說小天都是我的親弟弟,我總不能眼看著他坐牢吧.你再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求求你的同事幫忙,要多少錢都行."

鄭可樂鄙視地看了陸俊一眼道:"你真當人家葉經理缺錢嗎,不說別的,人家怎麼都是世紀國際集團總裁的女婿,上下班都是開車,能在乎你這點錢.陸俊,不是我瞧不起你家,你家能出多少錢保你弟弟出來,要是你家有錢的話,干嘛你的弟弟要去搶劫."

鄭可樂這幾句話說得有些重,陸俊面子上掛不住,眼看著四周有人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陸俊頭腦熱了起來,有些惱火地說道:"可樂,你說什麼呢,那怎麼說都是我的弟弟,我當然要救他出來."

鄭可樂一聽陸俊這語氣有些重,她心里不快,陸俊一直都沒用這種語氣和她頂過嘴,現在竟然用這種語氣說話,鄭可樂可來了氣.她冷哼一句道:"你弟弟和我有什麼關系,那是你家地事情,以後別來求我."說著,鄭可樂就要起身離開.

陸俊還在氣頭上,這長期積壓在心里的氣一瞬間爆發出來.怎麼說他都是男人,原來是因為鄭可樂漂亮,自己交了這樣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在學校里面特有面子,因此,雖然鄭可樂脾氣不好,但他也能忍下來.但長久下來,又不讓親,又不讓摸,就是一個掛名的男朋友,陸俊心里本來就憋了很大的氣.再趕上上次看見葉凌飛竟然動作很親密地摸著鄭可樂的腳,而鄭可樂卻沒有任何不快,心里那股火就竄起來,只是後來硬壓下去而已.

但背地里陸俊卻在琢磨,鄭可樂是不是早就和別人有一腿,就和自己裝聖潔.這男人一旦有了這種想法,那是越想越對,心里火氣是越來越大.

今天被鄭可樂徹底點燃了,他一見鄭可樂拂袖而走,也來了氣,從錢包里摸出一百塊錢,扔在桌子上,追了出去.

鄭可樂站在道邊,伸手叫住一輛出租車.這時候陸俊追了上來,一把將正要上車的鄭可樂給拽了回來.

"可樂,你給我說明白,你到底和那姓葉的有沒有關系?"

看見陸俊瞪著眼睛看自己.鄭可樂也不甘示弱.氣惱道:"我和他之間有沒有什麼事情關你什麼事情.你不在乎你地弟弟嗎,你去找你弟弟去."

鄭可樂這番話讓陸俊誤會鄭可樂和葉凌飛之間有什麼事情,眼見鄭可樂這樣說.陸俊心里更來氣.他心里暗想:"我和她交往好幾年,連嘴都沒親過,卻沒有想到竟然被那個姓葉地家伙占了先."這越想越感覺不值,瞪著眼睛直視鄭可樂道:"你是我地女朋友,我怎麼不管.你自己想想,我對你哪點不好,你想要什麼我就買什麼.簡直寵著你.你卻這樣對我,你對得起我嗎?"

聽陸俊這樣一說,鄭可樂心里暗生愧疚,她只是一時來氣,其實她對陸俊還是有感情,不然也不會幫陸俊找葉凌飛問有關陸天地事情.只是鄭可樂平常日子都習慣陸俊對她服服帖帖,陸俊突然來了脾氣,鄭可樂還是有些不習慣.雖然心里感覺愧疚,但鄭可樂嘴上可不服軟.她帶氣地頂嘴道:"我是你女朋友怎麼了,誰說我不能和別人交往,難道你想我不上班,你養我嗎.哼,陸俊,我告訴你,我不是一個靠男人活的女孩子.我有自己的生活,我愛跟誰交往就跟誰交往.你別想阻擾我地生活."

陸俊握著鄭可樂的手腕很用力.他現在被沖昏了頭,如果他冷靜下來.就能看見鄭可樂說話時目光是不敢和陸俊對視的,那代表鄭可樂心里有愧,只是嘴上這樣說而已.稍微哄哄,就沒事了.但陸俊此刻腦袋發熱,誤會鄭可樂這樣說就是承認她在和葉凌飛交往,氣得陸俊大罵道:"你這個騷貨,我這樣寵你,愛你,甚至都沒親過你,你卻和別的男人交往,是不是上過床了.媽的,你當我沒脾氣嗎,我告訴你,我也是男人."說著,陸俊一把抱住鄭可樂,嘴巴想要強吻鄭可樂的嘴唇.鄭可樂被嚇到了,就在陸俊抱住她的瞬間,幾乎是本能反應一般,右膝頂向陸俊地下身.這可是女子防身術最簡單的防狼手段,像鄭可樂這樣漂亮的女孩子,不學點女子防身術,那在外面可是十分危險.

這一下子頂在陸俊下身,陸俊兩手松開,兩手緊捂下身,蹲在地上.

受到驚嚇的鄭可樂趕忙上了出租車,催促司機快開車.就在這輛出租車開動那瞬間,鄭可樂對陸俊喊道:"我們分手,我不要再看見你."

葉凌飛掛了鄭可樂的電話後,就穿著睡衣走進浴室.

浴室里面還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味,很顯然白晴婷剛剛洗過澡了.葉凌飛躺在浴缸里面,浸泡了五六分鍾,這才拿著搓澡巾搓著自己的上身.

整天洗澡哪里有那樣多的灰,但葉凌飛還是使勁兒地搓,大有不搓出灰就把皮搓下來的意思.搓了半天,搞得全身都紅了起來,這才停下手.

沐浴露這玩意葉凌飛用起來不太習慣,他拿著舒膚佳香皂在身上抹了一大氣,這才用水沖乾淨身上地肥皂沫.

"老公,吃飯了!"白晴婷的聲音在浴室的門外響起,看起來是白晴婷感覺葉凌飛好半天都沒下來,這才上樓叫葉凌飛下樓吃飯.

葉凌飛只穿著黑色的褲頭,兩腿之間隆起一大片,把睡衣放在手臂上,打開浴室的門.

"呀!"

白晴婷沒有准備葉凌飛會這一副打扮出現在自己面前,本能失聲叫了一聲.葉凌飛撇著嘴唇說道:"老婆,有什麼的呀,咱們都登記了,你還不得早晚看見我光著身子,現在就叫提前適應."

"人家不習慣."白晴婷嘴里說著,但她的眼睛卻不肯離開葉凌飛的身體,那散發著男性美地強健體魄深深吸引著白晴婷.比起之前地白晴婷,此刻的白晴婷心里多了一份自豪,少了一份羞澀.她為自己有這樣地丈夫而自豪,但一想起自己要裸著身體和葉凌飛睡在一起,那顆芳心又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臉頰沒來由的羞紅起來.

葉凌飛眼看著白晴婷臉頰紅了起來,他順著白晴婷的目光望去.才發現白晴婷地目光落在自己下身隆起地內褲上.心里好笑.葉凌飛已經猜透了白晴婷心中所想.雖然此刻白晴婷地俏樣嬌豔無比.但因為有殺手組織的事情,葉凌飛心里卻沒有騷動.明白了殺手組織的用意,葉凌飛擔心說不定今天晚上殺手組織地人就會來找白晴婷.比起自己來.白晴婷等人都是暴露在殺手組織的魔爪之下,要知道殺手組織一查,就很容易查到那些公眾人物的住址.

但葉凌飛卻想逗逗白晴婷,他輕握住白晴婷如藕一般粉白的左臂,壞壞得把白晴婷的手拉到自己的下身,白晴婷的那滑嫩柔軟地小手一把按在葉凌飛的下身上.

即使隔著內褲,白晴婷還是能強烈感覺到那從未碰過的男性部位不一樣的感覺.就如同被鐵棒重擊腦袋一般,一瞬間她的腦袋一片空白,猶如失去思想一般,不能支配自己的軀體.本能反應一般,白晴婷的小手微微用力,竟然握住了葉凌飛的男性器官.

時間如同停止一般,倆人都沒有任何反應.葉凌飛那是在享受著白晴婷小手帶給自己的愉悅,而白晴婷卻是腦袋在一瞬間短路了.

只不過兩三秒之後,白晴婷像是突然之間被電流點過.有了反應.就看見她身體一顫抖,"呀"地叫了一聲,轉身就向樓梯跑過去,那急促的腳步聲不斷在別墅里面回蕩.

葉凌飛穿著睡衣下了樓,一直走到廚房,就看見白晴婷背對著自己正和吳媽倆人在盛飯.葉凌飛背靠在門框上,盯著白晴婷後背看,他也不說話.白晴婷端著兩碗盛好的米飯一轉身.看見正靠在門框上的葉凌飛在看自己.臉又紅了起來,低著頭從葉凌飛身邊走過.低聲說道:"吃飯了."

葉凌飛跟著白晴婷走進餐廳,白晴婷把兩碗米飯放在餐桌上,轉過身又打算回去拿菜時,看見葉凌飛站在她身前.

"老公,別鬧了,吃飯吧."白晴婷羞澀地說道,聲音輕柔,溫情脈脈,頗有點賢妻良母的味道.

葉凌飛身體立刻被溫暖包圍起來,白晴婷這一聲老公叫得,讓葉凌飛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也不顧忌吳媽就在廚房里面,兩手摟住白晴婷,就給白晴婷來了一個熱吻.

白晴婷差點喘不上來氣,葉凌飛這個熱吻實在太熱烈了.一直到葉凌飛的嘴唇從她的小嘴上挪開,白晴婷才長長吐了一口氣.她粉拳輕捶著葉凌飛地胸口,嬌聲說道:"別鬧,吳媽還在這里."

話音剛落,就聽到吳媽在她身邊笑道:"大小姐,我什麼都沒看見,你們繼續!"

原來就在白晴婷閉著雙眼沉寂在葉凌飛親吻中時,吳媽已經端著菜到了餐桌邊.白晴婷根本就沒注意到這點,她還以為吳媽還在廚房里面.

白晴婷想到自己剛才地樣子都被吳媽看在眼里,她離開葉凌飛懷抱,跑到吳媽身邊撒嬌一般說道:"吳媽,都是他主動的,你幫我打他."

"我可不敢,現在葉先生可是大小姐地丈夫,我沒這個膽量啊."吳媽開著玩笑道,"再說,你們小兩口這剛結婚,處于結婚的甜蜜是正常的,我是過來人,大小姐不用擔心我.如果感覺我在這里礙事的話,我可以回房間."

"吳媽,你又亂說,誰和他剛結婚啊,人家只是剛登記."白晴婷羞澀的糾正道.

"登記不就是結婚了嗎,你不要以為吳媽我不知道這些事情.現在你們是合法夫妻,至于這婚禮的事情還不快嗎,再過個三四天,你們就舉行婚禮.咳,要我說啊,你們現在就是夫妻了,至于婚禮,不過是給外人看的."

"吳媽,我不和你說了."白晴婷把嘴一撅,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吳媽的這番話說到了白晴婷心里,白晴婷一琢磨也是這麼一回事,偷偷掃了葉凌飛一眼,發現葉凌飛正壞壞地對她笑.白晴婷兩手不由自主放在下身上,不知道為何,此刻的心里特緊張,總感覺今天晚上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這腦袋中不由自主又浮現出葉凌飛那隆起的下身來,心頭又撲通撲通亂跳起來.

葉凌飛哪里知道白晴婷腦袋里想得如此多,此刻的葉凌飛表面上和白晴婷逗鬧,但他卻提起了十二分精神.白景崇那邊,他安排野獸保護著.葉凌飛畢竟不是神人,不知道斯特文下個目標會是誰,可以說在名單上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是下一個目標.葉凌飛自從回到望海市以來,這是第一次真正讓葉凌飛感覺到危險來臨.那早在安逸的普通人生活中被消磨的對危險的敏感又再次出現在葉凌飛身上,此刻的葉凌飛,已經做好了迎接斯特文的准備,但葉凌飛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笨蛋,他要主動出擊,而且要讓斯特文知道,他這一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來望海,望海市,是屬于葉凌飛的城市,這里會埋葬所有撒旦的敵人,這里就是撒旦的人間殺場.

上篇:第三集 第293章 我打個電話讓別人解釋     下篇:第三集 第295章 我來獻身